六尺之下第二季

  • 主演:理查德·詹金斯,瑞切尔·格里菲斯,弗莱迪·罗德里格兹,彼得·克劳斯,劳伦·艾波罗丝,迈克尔·C·豪尔,弗兰西丝·康罗伊
  • 导演:罗德里戈·加西亚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2

六尺之下第二季第一集

少年撇嘴,意思很明显,母亲既然到了现在都没有对外人透露自己的身份,甚至连水柔姐都相传是一位故人的后代,受托收为亲传弟子。

那说明,哪怕顶着丹城客卿的勋章,到了玄女宗分分钟就得被神武阁整死!

甚至云千秋估计,若是自己大摇大摆,连玄女宗都到不了,就得死在路上……

所以,再没有一击便可碾碎神武阁的完全准备之前,少年不准备暴露身份。

将想法讲出来后,风玉才微微颔首,沉吟道:“可若想不暴露身份,又能重回玄女宗……”

如今玄女宗上下,可谓守卫森严。

或者说,针对宗主阁,尤其是云水柔的监视极为森严。

三女一筹莫展,反倒是云千秋笑了:“这个简单,我能易容啊。”

“你们只要帮我把一位境界和云某相仿,身形体态差不多,平时与同门交际不多,很少展露灵力,接近母亲又不会惹人怀疑的人叫出来就行。”

通过绝命之谷,云千秋明白了一点,易容虽然能解决很多麻烦,可他的灵力却无法改变啊!

顿了一顿,少年又补充道:“最重要的,是忠于宗主阁,或者说忠于母亲!”

话音落毕,三女顿时陷入了沉思。

这招瞒天过海确实高明,但条件有点苛刻啊!

要知道武炼中阶,在宗主阁内门并不少见,平时哪有资格接触宗主?

片刻过后,却见风玉目光一亮:“有了,可以把李师弟叫出来!”

“噢?那是谁?”

“李师弟,原名李画竹,是宗主大人的侍奉弟子,境界和少宗主一样,皆是武炼中阶,而且平时很少与人切磋。”

侍奉弟子?

云千秋揉着下巴,侍奉弟子,几乎每处宗门的长老级别人物都有。

简而言之,类似皇帝身边的随行太监。

除了侍奉宗主的日常外,并无太大权利,当然,若是八面玲珑,懂得讨欢心的话,没准还能得到旁人难以想象的机缘。

当然,这些和云千秋关系不大,他只关心……

“那人可靠么?”

风玉两女对视一样,才展颜笑道:“少宗主放心,李师弟和我们都是被宗主从小收养,绝不会升有二心。”

云千秋闻言,这才点了点头。

也对,能跟在身旁的,无一不是亲信心腹。

“好吧,咱们现在就动身,到时你把他叫出来……”

眺望东方,万里之外,少年星眸闪烁。

母亲,你的秋儿,回来了!

谁敢欺你,秋儿定千百倍奉还回去!

玄女宗的势力很大,这还是以宗门为首的附庸帝国雄城,都要足足飞上七天。

这期间,四人稍作易容,一路无话,反倒是听到了不少关于绝命之谷的消息。

半月已过,相传直到那死气变得漆黑至极,也无一道人影跑出来。

这让等在绝命城的诸多宗门傻了眼!

要知道,进去的那些,可都是宗门的希望啊。

尤其是八九品宗门,他们折损的,无一不是将来继任峰主阁主的顶尖天才啊!

然而在漫天死气面前,任你实力如何,皆尸骨无存。

这一次,除了几天前便离开的玄女宗八人外,无一人生还!

此事一出,两域震惊!

毕竟从绝命之谷百年开启一次到现在,都从没有这么惨的伤亡啊。

联想到接连两次令天地变色的异象,顿时涌出各种猜测。

有人说什么误闯死门,遭遇无数死灵,导致所有宗门天才折损其中。

更有甚者,说什么有人无意间触怒圣山,连累了所有人。

总之,各种版本,层出不决。

更夸张的,竟然还有人怀疑是玄女宗的八人见财起意,大杀四方。

这类传言,就比较作死,而且很可笑。

要知道玄女宗可是七品宗门,八人眼高过顶,怎看得上那些不入流的宝物?

再者说了,就算他们真有杀心,可也没那实力啊!

八人虽强,但又怎可能灭了上千位武炼境强者?

造谣的人下场如何不知道,但云千秋听得肆虐飞快的传言,不禁偷笑。

传的能不快么!

此次历练,让得多少宗门世家折尽羽翼,青黄不接?

甚至还有几位世家家主激动之下,想要闯入绝命城,最终留下几具前车之鉴,这才止住了悲痛欲绝的心情……

真相究竟如何,恐怕这世间,仅有四人知晓。

而他,就是其中之一。

“什么狗屁圣山,那不过是魔族的坟墓罢了,亏众生还虔诚向往,真是可笑!”

当然,少年虽知道真相,可却并未提及。

反倒是在旁的云水柔目光伶俐:“云弟,你不会也去了绝命之谷吧?”

婉音当中满是关切,哪怕少年就安然无恙地站在她面前,云水柔也忍不住后怕。

摸了摸鼻尖,云千秋并未回答,而是转移话题:“说来,半年不见,水柔姐变化不小呢。”

在母亲的栽培下,水柔姐竟也到了武炼境!

而且,变得更漂亮了。

望着那风姿绰约的曲线,少年眸中闪过抹惊艳,一别崇阳镇已过年许,正值芳华之龄,却是倾国倾城之貌。

当然,若是萧洛颜在场,定会忍不住发飙。

你给本大人弄成苦命丫鬟的模样,为何给云水柔就只是稍作易容,一路走过,吸引无数目光!

同样,云千秋也只会笑着耸肩道,毕竟底子不一样嘛。

不说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哪怕站在公平角度来看待,水柔姐,也是他见过最完美无瑕的女子!

倾城之容,仙子之姿,几乎集结了他所有红颜知己的优点于一身。

此等尤物陪在身旁,云千秋怎忍心把她往丑里易容?

就算有心,也难以做到啊!

一男三女,缓缓走入巍峨宏伟的古城,此地,正是玄女宗域下主城——玄女城!

一路走过,除了远比玄天城繁荣百倍之外,两旁不时还有身着华袍的富家公子投来的嫉妒目光。

而且云千秋发现,这抹嫉妒,非但没有因为易容而有所收敛,反而比之前任何一次与水柔姐逛街更加充满仇恨……“少宗……公子,你与师姐先找一处酒楼歇着,我这就把李师弟找来。”

六尺之下第二季

六尺之下第二季第二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今天下午虽然来了拍摄场地,但是人却不在。

让他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洗完澡,一边从浴室里出来,一边用搭在脖颈上的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短发,霍远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消息。

“哒哒哒哒——”不一会儿,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

“霍远哥,我前天按你说的去查了下苏晚的底细,她就是苏家的大小姐,现在还在电影学院上学,至于别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助理敲门进来后直接道。

“……苏家?”闻言一愣,霍远抬头,目光送自己的手机上挪开。“哪个苏家?”

“对,就是那个苏家,经营餐厅连锁店的,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生意不太好,整个产业都出了点问题似乎。”

原来是那个苏家……

霍远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而后皱了皱眉。

不过身为苏家大小姐。

苏晚怎么会来这里……拍戏?

再问助理,他却说什么也查不到了,“嗯,反正只能查到这些,别的查不出来了……”

嘴里最想问的话“那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这句话到底没问出口。

毕竟这么说太奇怪的。

会让人误以为他有什么想法。

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你回去吧。”霍远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助理点点头,转身朝门外走去——

可是猛地想到了什么,脚下一顿。

又转回来。

“怎么了?还有事?”皱眉,霍远的声音里染了点点的不耐。

小助理一脸头疼的样子,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不好开口的样子,“那个……”

“……”

“霍远哥,今天下午你不在片场,我好想看见经纪人去找苏小姐谈什么事情了,也不知道——”

“什么!?”

猛地打断,霍远站起身,“他去找苏晚了?什么时候的事?”

陡然想起前几天经纪人私下里和自己叨叨的那些事,他有点头疼。

他……不会是去找苏晚说什么不该说的了吧。

“我也不知道……就是今天下午我来片场拿东西的时候,偶然看到的——”

“……”

此话一出,房间内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

半晌。

霍远有些烦躁的对助理挥了挥手,“你出去吧。”

“……哦好的。”

“吧嗒”一声。

等门被关上,霍远拿着手机打电话——

“嘟嘟嘟——”

从去年开始,公司给他新配的这个经纪人可真是……喜欢乱插手些莫名其妙多事情……

最初是白雪的事,再来就是苏晚。

白雪和他当初可以说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这个闹事的经纪人分手的。

当初他知道了白雪和自己在谈恋爱。

也是如此。

抽出时间就总是去对方的公司找白雪说些有的没有的……搞得白雪当时和自己吐槽了好几次。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交代过这个经纪人,让他别乱插手不该管的事。

可是他却还是这样。

和苏晚、、

本来别说他们两个人之间压根就没有什么事。

六尺之下第二季

六尺之下第二季第三集

一直到晚上快要睡觉的时间了,唐紫菀坐在床上在翻一本育儿杂志,傅安城坐在梳妆台跟前,再用吹风机吹头发。

看到他停下吹头发的动作,唐紫菀忍不住问道:“两天之后,我的同学聚会要举行,我希望你可以让我去,可以吗?”

本来她是不打算来问傅安城的,但是,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跟他说一下,毕竟,她的安全还是很重要的,现在自己不是一个人,是三个人了。

傅安城一听她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不由得想,如果不是他把她从那个小镇当中带回来,可能她的同学们都不会知道她在国内。

是谁又给她送来消息的?又让她去参加同学聚会呢?

他忧郁的眼神看着唐紫菀。

唐紫菀好像被他看得有点心发怵,主动坦白:“下午的时候你在书房办公,婷婷给我打电话来,说小学同学聚会,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带家属,但我怕你工作忙,所以就没有马上告诉你,其实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去的。”

看着唐紫菀纠结的小表情和话语,傅安城笑了,他当然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他走过来,揉揉她的头发,说:“放心吧,我一定会和你一起去的,不为了别的,就为了你和肚子里的孩子的安全。”

听他这么一说,唐紫菀不由得叹了声气。

而傅安城也知道,自己如果和她一起去的话,她一定不能够像自己一个人去那样开心,但是,他必须跟着去,他不能够避免这聚会的现场有什么不必要的事情发生。

两天之后,唐紫菀和傅安城一起乘坐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出现在世纪酒店的门口,这个酒店并不是a市当中最好的酒店,但是也是属于高端高档酒店之一。

举办这场同学聚会的印浩宇,在全班学生当中,属于家庭条件非常富足的,可以算是他们这一届学生当中的首富。

而他为什么要在时隔多年之后,执意要举办这么一场同学聚会呢,没有人知道原因。

想要解答其原因,恐怕只有他自己解释出来,才能够让众人明白吧。

唐紫菀和傅安城出现在顶楼的VIP会议室当中,瞬间便引起了所有人的侧目。

唐紫菀当时在班级当中并不算是最突出的存在,可是这一刻,她身旁站着的这个男人,可是a市当中年轻才俊当中最出名的人。

一看到唐紫菀的婷婷,主动过来打招呼:“我以为你不会来的,没想到你没想到居然,傅安城和你一起来了,真高兴你们可以来参加这一场聚会,快来看看,这就是当年咱们小学时候的同学。”

可能因为小学的时候年纪太小,现在时隔已经20多年,这些人站在一起,就像是有千变万化一样。

很多人唐紫菀都不认识,除了几个跟她比较要好的,长大了上初中也一起同校的人之外,她们真没几个同学可以认出的。

但长袖善舞的婷婷悄悄来跟唐紫菀说,他们这个班级当中有40多个同学,好像除了两名没有来之外,其余的全来了。

突然一道男声打断了唐紫菀的思考。

“紫菀。”

唐紫菀缓缓的转过身去,看着不远处向她走来的那个男人,光洁白皙的脸上带着棱角分明的五官,薄而削的唇带着一丝轻佻,让人第一眼就能感觉出这是一个花花公子。

他微微一笑,眼神灼灼的看着唐紫菀,“好久不见。”

唐紫菀看着他十分眼熟,可是确实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了,她疑惑的看着对方的脸,并没有立即说话。

唐紫菀的神情轻易的便让印浩宇给看穿了,他愉悦的开口问道:“怎么?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他看起来并没有生气,可是唐紫菀不知道为什么,却从他的口气中听出了失望的情绪。

“抱歉,我真是想不起来了。”唐紫菀懊恼的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好像自从她怀孕之后,记忆力都变的越来越差了。

“我是印浩宇呀,你以前的同桌。”

“印浩宇……”唐紫菀轻轻的在嘴里念了一遍,这才将记忆中的人和眼前的人重合在一起,“我想起来了,真是没想到你的变化这么大,我都有点认不出你了。”

唐紫菀清眸流转,嘴角含笑。

印浩宇看的眼睛都直了,唐紫菀比以前更漂亮了。

如果说以前的唐紫菀在他心中一颗小雏菊,那么现在的她就如同一株绽放的牡丹,高贵大方。

他呵呵一笑,“没关系,以后我们多见几次就会知道了。”

印浩宇说完,将自己的目光扫向站在唐紫菀一旁的男人身上。

只见这男人冷着一张脸,眉头微微的蹙起,周身散发着冷厉的气息。

傅安城深邃的目光中闪现着防备的光,就好似一个紧紧盯着猎物的猎人一般犀利。

只可惜印浩宇现在并不是他的猎物,而是他的敌人。

傅安城对于出现在唐紫菀身边的所有陌生生物都具有强烈的防备心和攻击性,更何况现在是一个男人对着她表示出了好感。

印浩宇侧了侧身,摆出了一个帅气的姿势,对着唐紫菀问道:“不知这位是?”

唐紫菀抬头,一脸柔情的看向傅安城,轻轻一笑说:“这位是我男朋友。”

傅安城那薄削的嘴唇一抿,她男朋友?这个词听起来可真刺耳啊!

印浩宇礼貌的伸出手,“你好,我是印浩宇。”

傅安城冷漠的扯了扯嘴角,低声应道:“傅安城。”

傅安城?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印浩宇将傅安城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一身灰色的阿玛尼的高级定制西装,脚上一双意大利的纯手工皮鞋。

看着打扮确实是一个成功的人士,可印浩宇却也没有将眼前的人和神秘的傅氏集团总裁联想到一起。

有身份又如何,难道还能比得上我这个印家的小少爷吗?要知道,以后整个印家都会是我的呢!印浩宇洋洋得意的撇了傅安城一眼。

他眼光*的看着唐紫菀,热情的说:“紫菀,走吧,咱们去那边喝一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