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尺之下第三季

  • 主演:彼得·克劳斯,迈克尔·C·豪尔,弗兰西丝·康罗伊,劳伦·艾波罗丝,弗莱迪·罗德里格兹,马修·圣·帕特里克,瑞切尔·格里
  • 导演:罗德里戈·加西亚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3
在美国殡仪业大势并购垄断下,Fisher meijubar.net一家仍然努力坚持家族式服务为生。创办人父亲Nathaniel尽管已经不在人世,但是他的形象却经常出现在家人的幻想中,留下的家族业务由家庭的其余四个人员打理。老大Nate(彼得·克劳斯Peter Krause 饰)一直在殡葬业务和初为人父的家庭角色中寻找平衡;老二David(迈克尔·霍尔Michael C. Hall 饰)和他极度情绪化的同性恋人在外居住,除主要负责家族业务外,还为教堂做事;小女儿Claire(劳伦·艾波罗丝Lauren Ambrose 饰)是个问题青年,富有艺术天赋,处于精力充沛的青春期;母亲Ruth(弗兰西丝·康罗伊 Frances Conroy 饰)则希望与儿孙们拉近距离。他们也会因死亡而被触动,思索什么才是短暂人生的意义。

六尺之下第三季第一集

林暮安对保安说:“这些人骑自行车撞到了我,我现在受伤了,要去医院处理一下,能不能先将他们人看管在你们t公司,不然的话,我怕他们跑了,没有人赔偿我。”

保安看着林暮安惨白的脸,还有一直捂着肩膀的动作,怎么会不相信林暮安。

当下就点头,“好,交给我们了,你先去医院处理伤口吧。”

&nbs公司的保安将这几个骑单车的人一起带走,总算是放心了一点。

她试着动了一下着急的肩膀,不像是骨折了,也没有脱臼。

但是仅仅凭借疼痛,林暮安也不能判断,她到底是外伤还是伤到骨头了,还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才可以。

陈然在刚刚就已经从薄氏集团叫了另一辆车来这里,现在刚好到。

本来是想着等他和林暮安从t公司回薄氏集团的时候再用的,但是现在看来刚好先带着林暮安去医院检查。

坐上车之后,林暮安对弈说,让他先通知一下方云鹤,就说汇报工作的事情,可能要另选时间。

方云鹤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他时不时看一下自己的手表。

明明已经快要到汇报的时间了,但是到现在林暮安也没有来。

就在方云鹤有些焦躁的时候,放在一边的电话响起来了。

看着上面是陈然的电话号码,方云鹤接起来。

“怎么了?”

陈然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方总,我是薄氏集团薄总的助理,陈然。”

“我知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和林暮安一起来给我汇报工作吗?”

陈然点点头,“我要说的,正是这件事情。”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林暮安,“刚才我和林暮安马上就要到t公司了,但是却出了一点意外,方总,汇报的事情可以改时间吗?”

方云鹤本来是想问出了什么事情的,但是却忍住了,他只是冷声说:“可以。”

挂断电话之后,陈然看了看林暮安。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薄总。”

林暮安想到这几天薄青城都没有休息好,边说:“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还是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陈然也没再说什么,跟着林暮安一起到医院。

医生检查了一下林暮安的肩膀,摇了摇头。

“我现在能看见的只是外伤,这一点淤青倒是不算什么,只是看你的情况,我还是建议你去拍个片子看一下。”

“毕竟骨裂的话,凭肉眼是看不出来的。”

医生都已经在这样说了,林暮自然是一下的。

林暮安将片子拿给医生的时候,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我判断的果然没错,现在肩胛骨有一点骨裂。”

医生将片子收起来,“你这个没有脏器的损伤,只要固定一下上肢就可以了。”

林暮安没有意见,医生很快就将林暮安的上肢固定起来了。

出院之后,林暮安的眼神渐渐变得阴冷。

在回去的路上,陈然忍不住问林暮安。

“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林暮安十分认真的对陈然说:“我觉得这几个人是故意的。”

陈然也开始认真的回忆着出事时的场景,那几个人看起来是想要扶林暮安起来,但是几个人在哪里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却没有一个人将林暮安

身上的单车拿走。

想到这里,陈然的眼神渐渐沉下去。

“夫人,那这件事,你要报警吗?”

林暮安摇摇头“这件事报警的话,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我只是骨裂,不是什么大伤。”

“再说了,就算是报警,警察调查起来,那几个人一口咬死他们是不小心的,警察又能怎么办?”

林暮安放在膝盖上的手一点点收紧,“到时候,他们顶多只是赔我一点医药费,事情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陈然想了想,林暮安说的有道理。

“那夫人,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林暮安看向窗外,已经到了薄氏集团了。

她对陈然说:“现在人在t公司,我们做什么都不方便,将人带到薄氏集团去。”

“好,我现在就去办。”

林暮安跟着陈然一起走了进去,毕竟刚刚是麻烦人家保安将人看起来的,要是陈然过去了,保安不认人可就麻烦了。

但是林暮安万万没想到,她刚刚走进t公司,就迎头遇见了方云鹤。

看见林暮安的手臂上缠着绷带,方云鹤的眼神沉了沉。

他走上前,“你这是怎么了?”

林暮安笑笑,“刚刚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但是现在医生已经处理过了,已经没事了。”

其实到现在,林暮安还是有些后怕的。

要不是因为现在是初春,她穿的还是长袖长裤,否则,刚才的碰撞绝对不会让她能这样全身而退。

地面上都是小石子,要是林暮安穿的是短袖,和地面接触的地方肯定早就磨破皮了。

虽然林暮安说得轻描淡写,但是看着她的样子,方云鹤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林暮安转身走到保安身边,“麻烦你们了,我是来接人的。”

方云鹤看见,从值班室里走出好几个人,看见林暮安受伤之后,还冷笑了几声。

这里毕竟是方云鹤的地方,林暮安从这里将人带走还是要方云鹤打声招呼的。

“方总,这是不好意思,汇报只能改天再做了,我现在得和他们说一下赔偿的事情。”

“在你的地方不方便,我已经叫薄氏集团派车来了。”

方云鹤想说在这里也没有关系,但是想到之前方淮南说的那些话,还是没有这样说。

他点点头,“汇报的事,等你有时间了再和我的秘。”

他的眼神扫过那几个骑自行车的人,收回目光对林暮安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在方云鹤离开没多久,陈然叫来的车就来了。

一起来的,还有几个保镖。

他们将骑单车的人一起带上了车,两辆车坐的满满当当的。

站在对面大楼上的沐央,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一拳打在自己面前的栏杆上。

“没用,真是一群废物!”

但是在快要到薄氏集团的时候,林暮安却又改变了主意。

“将人带到薄家吧,不要去薄氏集团了,我不想打扰到其他人。”

虽然不知道林暮安是怎么想的,但是陈然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听她的比较好。

他和司机说:“去薄家。”

车子很快就到了薄家,赵妈看见林暮安这个样子回来,吓坏了。

六尺之下第三季

六尺之下第三季第二集

温盛予眼神突然迸射出冷芒来,又是拿苏缈来威胁他。

这时候不等他说话,苏缈也已经表态了,她将身子倚靠在温盛予胸膛,声音淡淡道,“你回去告诉你家老爷,他既不是警察,也不是法官,哪里来的权利追究我的责任。而我,又有什么责任?”

苏缈当真要桀骜起来,温盛予也是要大吃一惊的,如果他没记错,这是在面对他家庭这件事上,苏缈争取得最为积极的一次。

男人炙热的眼神落在她脸上,苏缈本来是冷着脸的,被他看得有些受不了了,抬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走吧,还愣着做什么。”

“这就走。”

温盛予忙十分勤快的开车门,苏缈钻了进去,那群人各个的面面相觑,但没人敢上前真的对温盛予怎么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车上,温盛予根本没往苏缈家开,而是提议干脆去文颖那边住上几天好了,去到文颖家时正好是晚上九点。

“你们来了。”

见到苏缈,文颖一点都不惊讶,很是寻常的说了一句,之后又指了指厨房的方向,“冰箱里还有些饭菜,要是饿的话,自己解决,我这会儿要去休息了。”

“没事,不用管我们。”

晚上上班的人还没到,一楼的客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苏缈想着是不是做点吃的,但也没觉着饿,又问了问温盛予,他也不觉得饿,便也就算了。

温盛予在这边已经住了两天了,房间有些乱,床上的被子也没叠,苏缈正要伸手稍微整理一下呢,男人就这么躺下去了,她扯也扯不动。

“一会儿就该睡了,不用管它。”

温盛予手撑着脑袋,笑看着她,苏缈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走到一旁开了电视,她心里藏着事儿,想看看晚上的订婚宴是怎么收场的。

床上躺着的男人也明白她的心思,悄无声息的拿了两个红酒杯,一瓶红酒,在苏缈身边坐下。

“你这是要做什么?”

“庆祝啊。”

“嗯?”

“尝尝,味道还不错。”温盛予也不打算解释了,直接给苏缈倒上,突然,外头烟花声传来,砰砰砰地响,在窗帘上投射着一道道光亮。

苏缈循着声音去了阳台,放烟花的地方距离这里应该已经很远了,但还是能看得很清楚,“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怎么还放烟花了。”

温盛予眸光微闪,他并没有告诉她这是为他和安心订婚宴准备的烟火,而且会持续二十四分钟,因为今年安心二十四岁。

当然,这个事情是杨暖安排的,温盛予只是指定了场地,从这里看过去,才是最好的观赏场所。四周都是寂静无声的,四下里除了路灯的昏黄,也不会有霓虹灯来影响烟花的色彩。

按照杨暖的设计,这时候应该是他和安心交换订婚戒指的时候。想到这里,温盛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颗钻戒突然就出现在苏缈的眼前。

“既然有人都为我准备好烟火了,我怎么能浪费?苏缈,你愿意嫁给我吗?”

顺着这枚钻戒,苏缈视线定格在他脸上,他的眼中有烟火的光亮,时不时地闪烁着,很是明亮。

“要想这么久么?”温盛予见她长时间不回话,问了一句。

苏缈笑了笑,转过身子背对着他,温盛予眉头一皱,从背后将她抱了个满怀,“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总要给个回答吧。”

“我先问你个问题。这烟火是不是为你和安心的订婚宴准备的?”

要说今天在钟顺市叫得上名字的大事也就是他和安心的订婚宴了,对方身子僵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是我妈安排的,我就指了个地方。”温盛予嘟囔了一句,故作委屈。

苏缈心底一阵感慨,她没想到在自己想着怎么嫁给别人的时候,温盛予却在想着怎么逃了那场订婚宴,计划着怎么带着她来这里,让她看到这场为安心准备的烟火,却在她苏缈面前绽放得最为灿烂。

他是想告诉她,只要是他温盛予经手的东西,最好的都是她苏缈的,至于他的家人,温盛予自然无法左右。

在苏缈怔愣间,感觉到无名指上陡然一凉,手抖了一下,忙抬起来看了一眼,原来悄无声息间,温盛予已经偷偷的将戒指戴在她手上了。她怔怔地看着,有些恍惚。

温盛予手轻轻地扶在她肩膀上,往前走了一步,低头道,“喜欢吗?”

苏缈眼眶的泪往下落,手又去将眼泪擦掉,深吸口气,“你是说款式还是说这件事?”

“都有。”

“喜欢啊。”

她忽地抬头,盯着他的眼睛,带着泪的眼睛格外明亮。两人都看到彼此心底,外头烟火盛世早已经与他们无关,此时,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人。

温盛予挑起她光洁的下颚,吻上她的唇,细细品味她的甘甜。苏缈踮起脚尖,手环着他的脖子,纠缠于他的唇。

两人从阳台到房间里,到床上,但最后又顾及到孩子,温盛予忍了下来,苏缈躺在他怀中,感受着男人身上越来越紧绷的神经,最后男人轻叹口气,无奈道,“我去趟洗手间。”

苏缈抱着他不让他走,温盛予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她笑道,“我帮你吧。”

“你……”

他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死死的盯着眼前这张不够巴掌大的脸,“苏缈,你……轻点……啧……”

男人倒吸一口冷气,苏缈吓了一跳,“我那个,抱歉啊。”

她纠结着说了一句,温盛予长输出一口气,眼中暗藏万千星光,眸光只定在她脸上,摇了摇头。

郁结排出,两人都不太好受,温盛予先去处理了一番,出来时苏缈已经将外头清理干净,他心猿意马,忙跳上床躺在她身边。

之后不再有多余的动作,一觉到天亮。直到第二天一早,苏缈再次睁开眼时,瞥了一眼悄无声息的电视机,又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原来昨晚他悄悄地关了电视。

无名指上的异物感让她又一次想起昨晚发生的种种,没有鲜花,没有香槟的求婚,一场以别人为名义的盛世烟火,借来的浪漫,真实的情感,格外让人心动,就好像此时的幸福也是偷来的一样,透着些许紧张和兴奋。

温盛予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见着苏缈在对着手上的戒指发呆,他眸光微闪,嘴角晕开笑来,忽然盖住她的手,凑上去吻上干涩地唇。

苏缈笑着回应,直到差点触动温盛予的开关,两人才算是停下来。男人大手掌搁在她小腹的地方,无奈道,“等这家伙出来了,一定要让他多吃点苦头。”

“为什么?”

“让他老子憋的辛苦,自然他要吃苦头。”

苏缈扑哧一笑,没好气道,“哪有你这样做父亲的。”

“我就是这样的,怎么,不服气啊?”他凑上来,在她身上蹭了蹭,苏缈忙将他脑袋推开,“快起床。”

温盛予抱着不肯动,“再睡会儿,已经好久没睡这么安稳了。”

苏缈听了心下一疼,便也由着他去了,温盛予很快又睡过去了,中途苏缈想起床给他做点吃的,但这男人抱着她不把他弄醒,自己根本就起不来。

好不容易等温盛予睡足了。苏缈手已经酸麻了,男人快速换好衣服,她却动弹不得,只埋怨地看着他。

“怎么了?”

“手麻!”

温盛予顿时反应过来,忙给她揉了揉,等到能动了,又将她拉起来,给她拿好衣服,这下,苏缈觉得自己突然成了个孩子似的。

两人下楼的时候,文颖在做午餐,苏缈想去帮忙来着,被文颖推出了厨房,“你怀着孩子,这里可不适合你。”

外头的温盛予也说了一句,“你过来坐会儿,这边有牛奶,不然喝点果汁也行,晚餐我来做就是了,别过意不去。”

“你今天不回去?”

苏缈很意外,温盛予半个身子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道,“回去做什么?今天老爷子肯定在气头上,我要是回去了,还不得掐死我啊!”

“那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苏缈在他身边坐下,温盛予将一颗草莓塞到她嘴里,淡淡道,“不知道,看心情吧。”

“我看时间越长,他才越生气吧。”

苏缈说了一句,但也没打算多问这件事,她这次想彻底放手,让温盛予去面对,只是要辛苦他了。

开了客厅的电视,正好是昨晚的新闻,温觅建请了不少记者,本想好好宣扬一番温盛予和安心的婚礼,现在这些人更像是他自己请来看笑话的。散场时,温觅建亲自站在酒店门口送客,画面中的他脸上虽带着笑,但怎么看也是在强颜欢笑。

苏缈看得很仔细,温盛予时不时地撩着她的头发,眼睛虽在她脸上,却其实听得也很认真。

“昨晚订婚宴现场,温老爷子突然宣布温少身子不适,暂时不能出席,仅有安小姐一人出席,而安老爷子更是未曾露面。今日,根据温家佣人所言,温盛予早在两天前就联系不上了,似乎是对这场订婚宴并不满意,再联系到前阵子突然出现的朋友一说,个中意味难免引人深思。”

六尺之下第三季

六尺之下第三季第三集

李局?白晓生反应相当快,立刻从李明的动作神态出嗅出了点什么,再结合最近局里上下最为关心的副局长兼刑侦支队支队长宝座之争,那么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猛然间,白晓生恍悟,为何这位李局长看上去有些眼熟——前不久他无意中在家中书房的桌上看到父亲带回家的一份文件,大致上是眼前这位的履历,一线刑警出身,做过政宣干部,之前江南省会江宁的一处分局统领刑警大队,而后被安排去香港执行秘密任务,身份暴露后直接以交流名义在香港警队呆了大半年,如今空降到浙北省会任副局长兼任刑侦支队支队长,不可谓不是现代版的平步青云,放眼整个华夏,三十岁的正处级也算得上是凤毛麟角,更不用说是在短短几年时间从一线刑警到如今的实职正处。哪怕眼前的青年不是市局一把手,但作为省会城市刑侦支队的当家人,可贯穿的社会资源足以让普通人瞠目结舌,这一点从小生长在警察世家的白晓生自然耳濡目染。

“李局好,我是西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第一大队刑警白晓生!”小白立刻整理警容,敬了一个标准的警礼。

李云道还礼后笑着道:“不要拘束,我听说过你。公安大学2014届优秀毕业生,跆拳道黑带,2015年公安系统大比武中的搏击亚军,你在大学里写的那篇关《清代刑侦体系初探》我看过,很有见地!”

白晓生似乎被惊到了——自己有斤两他还是很清楚的,知道他是白恒家小公子身份的人并不多,得个自由搏击亚军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放在整个西湖公安体系里,也是颇普通的一名警员,一个刚刚空降到浙北的刑侦支队支队长居然对自己如此了解,连他的毕业论文题目都记得一字不差。不过,良好的家教让他很快就从错愕中回过神,谦逊地笑着说道:“李局过奖了,那会我在学校里也没啥事情可以干,闲下来就光研究那些没用的了!”

李云道笑着摇头道:“以古鉴今,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方法#论。古代军事家都好读史书,为的就是由古及今,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研究前人,也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刑侦工作不比其他,需要大量的实践经验,所以一边在实践中汲取经验教训一边研究和探讨前人的案例,这也是非常必要的。”

李明打了个哈哈,见李云道与白晓生相谈甚欢,他也认为李云道给足了他面子:“你们干一线工作的就是比我们这些搞后勤保障的要高明啊!”

“李主任,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要打仗必须要粮草先行,赵子龙一身虎胆武艺卓绝,也是常年守在最重要的粮草官的位置上,况且,咱们大院里头要真缺了你这个大管家,估计就真的要乱套了!”

李云道说得真诚,李明也听也心中愉悦,两人相谈甚欢地在白晓生的目送下携手回了一号行政楼。

见白晓生神色颇怪地回了办公室,小叮当便凑上来好奇道:“怎么样,小白?打听到了没?新来的小帅哥是分在咱们刑侦吗?”

白晓生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是在咱们刑侦……”

小叮当顿时兴奋了起来:“哪个大队?是不是咱们一大队?小何调去东城区了以后,咱们一直没人填上小何的位置,应该是分在咱们队了吧?是不是?”

白晓生摇头:“是支队。”

“支队?”小叮当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又开心了起来,“支队也不错啊,就在楼上办公。咦,不对啊,支队长还没有到任,新的文书就安排过来了?”小叮当把李云道当成了是局里安排给马上上任的新领导的文职警员。

白晓生这才反应过,连忙做了让小叮当压低声音的动作:“天啊,你别咋咋呼呼的,丢死人了!”

“切……有什么好丢人的……除非……不会吧,小白,他已经结婚了?”小叮当大眼睛瞪得浑圆,“你告诉我,是不是已经结婚了?”

白晓生摇了摇头:“结没结婚,我不知道,但是你最好别去招惹他。”

小叮当撅嘴道:“为什么?只要男未婚女未嫁,就算是一个部门的,在一起了也能申请调职嘛!之前开大会的时候,朱局不是说过嘛,为了解决全局上下大龄青年的个人问题,局里鼓励大家内部解决。”

白晓生苦笑一声,道:“那敢得看是谁啊!”

“我怎么就不行了?”小叮当有些生气了。

白晓生连忙道:“我的小姑奶奶,不是说你,是他!”

“啊?真的结婚了?”小叮当有些偃旗息鼓了。

“不是结婚不结婚的问题。”白晓生压低了声音,“你知道刚刚为啥李主任会亲自送他过来吗?”

小叮当想了想,摇头道:“对啊,不是应该政治部的孙主任出面吗?老李这个大管家怎么干起了这种越俎代庖的事情?没听说朱局对政治部有什么不满啊,老孙也是老朱的左膀右臂啊!”

白晓生坏笑道:“唉,还是直接给你宣布答案吧,省得你一腔春水向东流……”

小叮当作势要打:“说谁春水呢……”

白晓生正色小声道:“小叮当,你记得前段日子局里上上下下传得沸沸扬扬,说是要空降一个副局长兼刑侦支队长下来吗?”

小叮当点点头,小声道:“当然知道,支队长的位置,老华是没兴趣,但我看二队和三队的两位头儿都盯得很紧,前段日子听说都在花大力气运作呢。”

白晓生努了努嘴道:“丁棠同志,我现在很郑重地向你宣布……你刚刚看中的帅哥就是这一次空降到咱们局的副局长兼刑侦支队长的李云道同志。”

小叮当的嘴巴张成一个“o”型,两眼瞪得浑圆:“小……小白,你……你……不会是在跟我玩笑吧?那么年……年轻的一个小伙子,是咱们以后的顶头上司?”

白晓生两手一摊,耸肩道:“很遗憾地告诉你,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闻言,小叮当猛地趴到办公室上,双肩不断耸动。

“怎么了?小叮当,就算是这样,也不用这么伤心,这世上帅哥多得是,在你面前就……”白晓生正想安慰安慰小叮当,却见她突然坐直了身子,表情依旧呈大笑状。

“小……小白,万一我成功了,以后我岂不就是局长夫人?”小叮当双手相握交叉,一脸神往。

白晓生哭笑不得道:“小叮当,你别忘了人家以后是我们的顶头上司。而且,我听说,这位可不是好相与的!”

小叮当翻了个白眼道:“那是工作关系,下了班,就是朋友关系!”

白晓生和小叮当说着些青春孩子气的话时,李云道再次步入一号楼的办公室。很显然,李明在朱子胥的授意下,将办公室收拾得很干净,家具也都是全新的,今天接触下来,朱子胥的善意李云道能够感受得到,或者说朱子胥完全没有将自己这个空降兵当作动摇其权威的威胁,相反倒是有种倒履相迎的招揽的味道在里头。

不出意外,朱子胥这个副市长兼市局一把手应该已经完全能够掌控西湖市公安系统的局面,这对于如今的李云道来说,有好有坏。好处在于,如果跟朱子胥关系处理妥当,接下来的工作便相当好开展,但是如果朱子胥对于刑侦上的态度太过于暧昧,自己接下来在刑侦支队的工作便可能会面临重重困境。如果掌控不了刑侦支队,接下来在浙北调查那个神秘组织的工作更是会面临巨大挑战。

李云道想了想,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很快,电话里就传来一个带着云海高原口音的男声:“怎么样,新官走马上任,感觉如何?”

李云道笑道:“还能怎样,跟咱俩刚到香港的时候差不多,基本一头雾水。”

此时已经在云海省公安厅缉毒总队任总队长的毛浪在电话里笑得很开心,与李云道已经算得上是生死之交,说话自然放松得很:“急啥,新官上任,就跟洞房花烛一样,你想事事顺当,那就有大问题了!只有碰到一些阻碍,你才知道上是不是原装货嘛!”

李云道大笑:“浪哥,才个把月没见,你就浪成这副得性了?”

毛浪得意道:“本来说回来要给她补个仪式,说什么都不肯。现在说好了,得有了孩子,满月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喝杯喜酒!”

“那是自然,你就是不请我,我也会自个儿过来!”李云道笑道。

“对了,弟妹快生了吧?”毛浪笑着道,“大弟妹挺个大肚子,我那位二弟妹岂不是要嫉妒死?”

李云道突然想起了临离京前的那几个荒唐的夜晚,说是夜夜**也不为过,偏偏蔡家大菩萨不但不阻止,相反可劲儿地怂恿大疯妞。“就这几个礼拜,我二十四小时待机,随时准备飞回京城。”

毛浪突然话风一转:“兄弟,不是哥哥说你,你现在也是有家有室的人了,之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敢打敢拼,枪林弹雨都不怕,这我能理解,你身上就是有这股子劲。但现在不一样了,之后做事情,要多想想家里的媳妇儿和孩子啊!一句话,坏人永远抓不完,但好人一个枪子儿就玩完,你得记住了。”

李云道“嗯”了一声,他知道毛浪是真把自己当成过命的好兄弟才会如此提醒。两人又唠了些日常工作,这才挂了电话。刚放下手机,就有一个年轻警员气喘吁吁地冲进他的办公室。

“李局,不好了,出大事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