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田一少年事件簿2022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2022
  • 主演:道枝骏佑,上白石萌歌,泽村一树,岩崎大升
  • 导演:木村尚,丸谷俊平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金田一一(道枝骏佑饰)祖父是名侦探金田一耕助,是一位天才高中生侦探,用超过IQ180的头脑解开了充满难解之谜的杀人事件。平时是个充满热情的高中男生,事件发生后,会与青梅竹马的七濑美雪(上白石萌歌饰)、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剑持警部(泽村一树饰)一起,揭开大胆而缜密的诡计,追查犯人们可悲的动机。@哦撸马(阿点)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2022第一集

霍西顾像是故意一般,直直的看着她,将嗯哼两个字拖得老长老长,好半响才又眨着那双桃花眼很是暧昧的缓缓开口,“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觉得?”

这种事情,还要他觉得的吗?听到这话,傅浅心头的那股子闷着的气顿时就更旺了,想也不想就直接闷了他一句,“孤男寡女在一起,不是说睡觉还能干什么?”

霍西顾:“……”

不是睡觉就没别的事情可以做了吗?

在她眼里他就是那种人?

只会睡觉就不会干正事了吗?

该死的,他都这么努力,在她的心中可谓一点形象都没有变过,这个认知让霍西顾觉得很是不爽,下一刻……

“你都知道了,那你还问?”

傅浅:“……”

他的意思是承认了?

“你们睡了?”

傅浅清晰的听到自己脑子里紧绷的一根弦轰的一声就断了,跟着那只手就像是不受控制似的,扬手就是啪的一声直接甩在了他的脸颊上,“混蛋!”

霍西顾:“……”

“我怎么就混蛋了?”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男人原本白皙健康的脸颊倏地一下就多了一个清晰的五指印,看到男人脸颊上清晰的五指印,傅浅倏地一下就怔住了,心头划过一丝清晰的疼疼,顿时就后悔了,只是还没等她有所反应,男人淡笑的嗓音就直接脱口而出了,霍西顾像是没什么事儿似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扇了一巴掌的脸颊,懒懒的开口,“我什么都没说,就变成了混蛋了?”

“你老婆给你辛辛苦苦怀孕生儿子,你竟然跑到国外泡洋妞!”

傅浅的心底本来就窝火,被他这么理直气壮的一句话气得那股原本就蠢蠢欲动的火苗噌的一下就上升到了极点,那只刚扇了他一巴掌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握成了拳头,修剪的完整的指甲因为她的用力,紧紧的扣入了她的手心,“霍西顾,你个混蛋,渣男,耍流氓不负责任!”

“不负责任?”

听到这话,霍西顾大概是知道了怎么回事,“你是说的是上次我们滚床单的事情?”

傅浅:“……”

“难得你还记得!”

尼玛,说得这么脸不红心不跳,傅浅的眼角狠狠一阵抽搐,“我还以为你爽完了,提完裤子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呢,霍西顾,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他倒是想知道她问这话什么意思,“是你说的,是你要睡我的,睡完不要我负责任了,而且……”

“而且个屁!”

霍西顾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浅气急败坏的打断了,下意识的又伸手去扇他巴掌,然而目光在看到他白皙的脸颊上鲜红的五指印的时候,那只刚甩出来的手就生生的顿在了半空中,心头的那股子生生的憋着的气就这么的爆炸了出来了,“我是说睡完不用负责任,但是,我有说过让你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吗?”

“虎毒还不食子呢,霍西顾,你连畜生都不如!”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2022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2022第二集

罗凤枝夫妻的这档小生意做的很好,年前这些天,除了第一天收入一块多钱,另外几天每天都是二块到三块。

她们不只卖黄面条和馄饨,还另外搭了个灶安了个煎饼鏖子,烙南瓜饼和地瓜饼。

这个简单,南瓜或地瓜蒸好后压成泥,和上大黄米面就成,不用放油烙出来也好吃,这个便宜,二分钱一个三分钱两个,主要是卖给镇上居民或是坐火车的旅客。

便宜卖起来就有优势,你自家做还得有成本呢,所有销量非常好。

集上之所以人多,主要是这个县,只有这镇上通火车,交通方便。

林彤每天早上把徐念送到二嫂家,连自己没做完的衣服也带了过去。

徐小婉眼神不太好,可她不能绣花了缝衣服还是没问题的,不到两天就把林彤和徐念的衣服做出来了。

晚上林彤和徐念在二哥家吃完饭再回家。

喂鸡的活肯定不能留着,就为了为难一下她,让鸡鸭饿着,那可真是傻了。

但老太太不甘心,李玉波也不愿意,晚上的饭碗就留着等林彤洗。

这点小活干了也累不死人,林彤也不愿意计较,回家就洗洗碗,然后给孩子们讲故事,唱儿歌。

不仅是小红小梅,连徐老三家的铁柱、小柱也天天围着她,她成了名副其实的孩子王。

腊月二十九晚上,回家的时候罗凤枝非给她拿了一只鸡,林彤不肯要,“二嫂,家里就这一只鸡了,眼瞅着过年了,孩子们可都盼着这个年呢!”

“拿着,没有鸡咱们不是还有肉嘛!想吃鸡,过年我带他们回我娘家吃就行了。”罗凤枝是为她考虑,“你婆婆算不错了,要是搁别人家早不愿意了,听话,这鸡拿回去,让你婆婆也高兴高兴。”

林彤想了想没拒绝,“谢谢二嫂了。那二嫂,我明天就不过来了。”

“不用来了,好好在家过个年,”罗凤枝说着回头看婆婆,“妈,要不你就搁这过年吧,初三让小彤回这儿来。”

徐小婉摇头,这里再好也不是她的家,“明天一早我就回去,你大嫂啊一点家里的活都不愿意干,孩子们的衣服怕是都没补呢,我得回去。”

她犹豫了一下,“要不,初三小彤就还回你二嫂家?”她想了想,“也别初三了,就初二回得了,正好你二嫂初三也得回娘家。”

她在家说了不算,让女儿回去,大儿媳妇要是不管饭咋整?

反正女儿这几年没出嫁前都在她二哥家住着,干脆回娘家也回这儿得了。

罗凤枝倒没意见,林彤犹豫着道:“妈,我带着小念初二先去给你拜年,然后再回我二哥家。”

林建国接过话茬,“我也去,带孩子们一块咱都去。”

徐小婉眼睛又有点红,孩子们的心思她怎么会不明白,不过她还是拒绝了,“去啥去?我和你哥你嫂子在家呢,这大老远的,行了,等过完年我过来住几天。”

林彤带着儿子今天回家的比往常要稍晚些。

明天是大年三十,他们不再出摊,提前跟生产队说好了,借了牛车去把那些家伙什都搬了回来。

罗凤枝两口子还送了徐胜利一只鸡和一些干蘑菇,表示感谢。

老太太这些天已经麻木了,可能心里的郁气一直没发出来,哪天她回去都得刺挠她几句。

今天也不例外,刚要骂,就听林彤说:“妈,我二嫂给咱家拿了一只鸡,她还让我感谢你老呢,说让我去帮了这么多天的忙。”

老太太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林彤接着道:“鸡搁棚子里了,等明天下午咱炖了吧,明天我不用去帮忙了,年夜饭我包了,妈累了一年,也好好歇一歇。”

老太太撇嘴,心想这家伙也不是不会说话嘛!

今天的话听着挺受用的,又捞着一只鸡,老太太也没别的话了,“明天早上,你早点起,擦点萝卜丝,炸点丸子给孩子们吃。”

“行,明天早上我就做,妈还想吃啥?要不,再炸点地瓜球?”林彤见今天老太太好说话,就多说了几句。

“啥地瓜球?”老太太没领情她的好意,“就炸点丸子就行了,别整那些没用的,费油!”

林彤无语,干脆也不显摆了,你当家你说了算,你说做啥咱就做啥。

明天就过年了,她的被褥还没拆洗,她干脆去烧了一锅热水,然后把被单褥单都拆了来下,吭哧吭哧地洗起来。

这都是些旧布料,不结实了,她用力一搓,“次啦”,褥单都裂了个口子。

林彤叹口气,钱啊钱啊!心里发着狠,等我有钱的,买它十套八套,成天换新的。

都洗完了,被单太大,林彤喊了王桂华过来帮忙,二人一人拎一边,朝反方向拧去,拧干后叠好,先搭到凳子上。林彤拿面碱把锅盖蹭了一遍,锅台就是旧砖头垒的,稍微清理了一下,原本黑糊糊油花花的锅盖顿时锃光瓦亮。

林彤把被单就搭到了锅盖上,被单也一样摞上面。

屋子里暖墙边挂着的绳子只能晒个小件,这么大件可不行,而且这时候的墙都是些石灰墙,很容易蹭上白灰。

老太太出了屋子吓了一跳,“你作死啊,用这么多碱?”

一家子一年也用不上这么多的碱,她可倒好,全给用了。

“这锅盖也太黑了,看着埋汰。”林彤心想我好心好意的干活,这怎么还骂上了?

老太太指了指她,指着熏的黢黑的墙,“那也埋汰,你也洗洗得了。”

林彤嘀咕道:“你拿钱买点白灰,我把墙刷了。”

老太太差点一个踉跄倒那,无语极了,你还真要刷啊?

她可算看出来了,这个儿媳妇,根本就不怕她,说穿了就是脸皮厚。

她恨恨的道:“没钱!”

林彤撇撇嘴,没钱就没办法了,她又不能变出涂料来。

晚上照例给孩子们讲了故事,把徐念放到炕上,这才打了个呵欠自己睡了。

这小床太窄,她们娘俩睡了两天后就和徐念打了商量,晚上让他还是去炕上睡,要不然这一天下来腰酸腿疼的。

等她和孩子都睡了,老太太才憋屈的和老头道:“我看啊,等明年就先盖个一间房,让她们娘俩搬出去自己住吧,我是受不了啊!”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2022

金田一少年事件簿2022第三集

刘伯话说完,人已经御轻功离去。

不算宽敞的小巷子,只剩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朱子钺,还有面容狼狈不堪却一直盯着他看的叶蓁。

“你……”朱子钺开口,只说了一个你,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的胸膛处有些泛疼。

四年前的那道伤痕虽然已经消失,可在他心底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那是叶蓁亲手赋予他的伤痛。

他也知道,当年作为佟家杀手的叶蓁留情了,避开了他的要害。

叶蓁当年的抉择,他懂。

他被叶蓁所伤后,姜泽北就将调查叶蓁的生平经历,全部送到了他面前。

她从小就被佟家收养,说是收养其实不过是强取豪夺,以家人的性命为要挟,将她从小培养成佟家的杀手。

当年他偶遇叶蓁是真的偶然。

可后来的对方主动送上门,分明是佟家为他布的一步局。

在佟家倾倒之际,佟家给叶蓁下了最后一道命令,杀了他。

朱子钺每每回想起这些记忆,他的情绪就有些控制不住。

烙印在心上的伤痛,无法轻易抹除。

尤其是叶蓁对他来说,所代表的意义不同。

她与弟弟长相十分相似,即使如今已经成年,模样依然十分相似。

她对他来说代表了亲缘。

叶蓁的所作所为,对他来说根本就是背叛,是无法原谅的过错。

朱子钺望着不远处蹲在地上,模样看起来十分可怜的叶蓁,心情复杂有些犹豫不决。

叶蓁似是没有察觉到他的为难,他的揪痛,他的复杂,她缓缓地站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长相漂亮的男人,她心里很是欢喜,甚至还想要靠近。

叶蓁只想要遵从内心的真实所想。

她站起身来,拖着伤痛的腿,一点一点地朝男人移去。

叶蓁的行为,让朱子钺不由自主的后退,这是一种自然反应。

他刚后退一步,看到了叶蓁拖着带伤的腿,就立即停下来。

可已经晚了。

叶蓁虽然懵懂,虽然痴傻,可她明显察觉到朱子钺的后退。

她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狼狈的容颜之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朱子钺,眼底再无之前的浑浊。

朱子钺背在身后的手,不由轻轻握紧。

他抿了抿唇,出声道:“你……你可还好?”

话刚问完,他不由弯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他眼前所看到的叶蓁,哪里有半点好的迹象。

朱子钺深深地叹了口气,平静的眸子直视叶蓁,眼底再无之前的纠结。

他直言问道:“你可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可还认识我?”

在初相见的时候,他就看出叶蓁的不对劲,那种不似是伪装。

尽管心中有了猜测,可还是想要问上一问。

叶蓁似是听不懂他的话,脏乱不堪的容颜之上没什么表情,即使有怕是也看不出来,那双眸子一如之前懵懂而痴傻。

对此,朱子钺强压着心底的那丝伤痛,慢慢将身上的披风解下,露出了他下朝还来不及换官服。

他拎着手中的披风,朝懵懂而无措的叶蓁走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