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金胜手

  • 主演:黄宗泽徐子珊胡定欣
  • 导演:庄伟建
  • 地区: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14
此剧以金融界为背景,生活时事为题材,透过塑造卓彧(黄宗泽饰)成为金融才俊,描写他的奋斗过程,以及他与两个女子资雅(徐子珊饰演)、方明瑜(胡定欣饰)纠结难分的命运,揭示人性对立,变质扭曲的人生观,,剧集气氛沉重,是香港版华尔街道和《大亨小传》。

点金胜手第一集

“你知道我什么?”封北宸转移了话题,直接问她刚才在楼下说的话。

他最是讨厌别人在北后说他的事情,既然听到了,就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也好让她明白,不可以乱说话。

不说她的问题,钟浈突然感觉好像是危机解除似的,心慢慢的放下来,小声的说,“你应该是看一位女士的吧?”

封北宸的脸色突然凝重严肃起来,冷冷的盯着她,周身散发出强大的冷气,熏染得房间的空气都有了冷森森的感觉。

“你可知道工作中最要不得的是什么?”他冷冷的盯着她,像是要把整个人看穿似的。

钟浈瞬间明白,或许自己就应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才对。

她马上改口道,“封总,对不起,我母亲的情况比较严重,所以我可能以后还要时不时的去医院里。”她想要岔开话题。

这一刻,她在心里重重的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祸从口出,这话实在太对。

“准备好衣服!”封北宸微微的闭上眼睛,他心里想着还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还有那么多的人要应付,怎么能松下弦?

太棒啦!如果是这样,那么今天就又算是要平安的开始了!

“是。”钟浈马上应声,又小声的问,“要不要帮您先把水放热?”反正自己的工作就是整理私务,说白了就是照顾好他的生活,尽量用心体贴就是。

“嗯。”封北宸淡淡的应声。

钟浈马上行动起来,去到他的卧室,先把淋浴的水开好,然后迅速的把浴巾和浴袍什么的准备好,待他进去以后,这才开始给他做搭配衣服。

都是她自己挑选的衣饰,搭配起来,当然得心应手得很。

当封北宸三下五除二冲好澡出来时,她已经把衣服准备得妥妥的,已经照顾着穿过一次衣服,这次自然就熟练许多,而且知道了他的套路,也不没有那么多的尴尬。

只是封北宸临出门时,却突然转身问她,“那个孩子是你收养的,那你现在不需要照顾他?”两周多的孩子,最是需要人片刻不停照顾的时候,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妈,总归是妈,总要照顾孩子的吧?

“他现在上托儿所,每周才用接一次,如果临时有事,再放老师那里就是。”钟浈根本就没有准备过应答这些问题,所以只能据实作答。

她不是会说谎的人,所以对于守护钟天佑小朋友的秘密,时刻都感觉心里有根弦绷得紧紧的。

原来是这样,两岁多的孩子竟然会这么乖,他倒有些想让他和自己的龙凤胎在一起处一下,也可以比较一下,找找差距。

他总感觉陆菁对于龙凤胎还是太过于宠爱,应该从小就培养他们的独立性才行,当然也要注意性格的塑造。

孩子的教育问题是一个特别复杂的工程,不是这样几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

“哦。”封北宸应一声就向外走去。

这是几个意思啊?钟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也不好多问什么。

目送着封北宸去上班,钟浈边做事边想着自己以后该要怎么办?对于孩子的事,她必须得要严格保密才行的。

哦,对啦,昨晚封北宸不是应该又去相亲才对的吗?也不知经过如何?是不是很快就会多一位直属的Boss夫人?

钟浈想着想着,竟然呵呵笑出声来,生活其实想开点,多有意思,她虽然各方面条件都有些自卑,可是却可以在封北宸这样的男神身边工作,让冼安安那样的主播都特别的羡慕嫉妒恨!

在一刻,她竟然特别的想要知道封北宸昨晚相亲的对象是什么人?既然是封夫人陆菁介绍的,那应该不会太差的吧?身份和地 位应该都会比冼安安要。

嗯,被金字塔顶的女人羡慕和嫉妒,感觉美美哒。

当看着她心情靓丽的走下来时,管家林启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心里想着,看来这位钟秘书在封北宸心中的地位不一般。

他是个特别会察言观色的人,当然不用封北宸再做任何吩咐,很快就把车子什么的安排得妥妥的。

和聪明的人说话省时省力,和脾气性格灵活的人相处,也是一件极为舒服的事情。

钟浈回到公司的时候刚好是十一点钟,在路上她就看过了封北宸行程表,发现今天他是没有外出计划的,所以是要给她订饭的。

才一进办公室,钟浈就轻手轻脚的走到封北宸的办公桌前,柔声问,“封总,你中餐订什么?要西餐还是中餐?”

“砵仔饭。”封北宸简单明了的说,头都不带抬一下的。

其实他对吃的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只要是不太油腻,味道不太怪的,营养搭配又均匀的,就可以,只是现在他没有时间去和她多说,事情慢慢的交待吧。

“好。”钟浈应一声,然后迅速的回到一边,发现旁边有摆放好的位置,不用说这应该就是为她准备的。

才打好电话,封北宸的座机响起,他招招手,示意她过去接。

明明说好,她只处理私务的,可怎么现在还要接公司的电话呢?不过既然是老板的吩咐,那就一定还是要做的。

她走过去,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传来,“封总,我就在楼下。”

天呀,这含糖量,真的有点惊人,让人感觉腻腻的。

“找你的。”钟浈用唇语说着,这样的声音,她听了都感觉到受不了,或许只有男人才消受得了吧!

封北宸当然瞬间就明白是谁打来的,只得按下免提,淡淡的说声,“上来。”

而那个娇滴滴的声音马上就对着前台道,“诺,现在没问题的了吧?”

不用说,肯定是前台拦她不让上来,她才打这个电话的。

封北宸的眉头皱皱,然后冷冷的说,“你去接她上来。”

也是哦,就算同意她上来,没有电梯的卡,也是无法上来的,必须得有人去接才行的。

钟浈应声是,然后就拿上电梯卡出门。

点金胜手

点金胜手第二集

阿四虽然不想这么做,但还是这么做了。

他站了起来,跪在地面之上,“教宗大人我错了,希望你惩罚我。”

纪天韵摆摆手,“算了,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阿四站了起来,连连的感谢。

“教宗大人,不要被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和不愉快的人扰乱了心情,我们喝酒,不醉不归。”艾赛亚举起了酒杯,豪气地说道。

纪天韵大声道:“好,我们喝酒。”

…………

倭国东京,服部家族驻地。

服部智仁跪坐在榻榻米上,品尝着美味的烧酒。喝的是醉醺醺的,一副享受的表情。自从他成为了服部家族的族长之后,就拥有了绝对的权力。

服部智仁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乐在其中。

之前的三十多年,他一直在战战兢兢之中生活着,见到人都是态度恭敬,就是为了给人家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而现在他尽可能的表现自己,不需要担心任何人的眼色。

这时候管家走进来,跪坐在榻榻米上,拱手道:“族长大人……”

“人都送去了吗?”服部智仁冷声问道。

“族长大人放心,人已经全部都给我送到了超忍局。”管家如实说道。

服部智仁的脸上露出了十分兴奋之色,点头赞许道:“管家,你辛苦了。我敬你一杯。”

说着,服部智仁端起了酒杯,递给了管家。

管家将酒杯接过来,一仰而尽。

他擦了擦嘴,十分感激地说道:“谢谢族长大人的赐酒,在下十分的荣幸。”

服部智仁的表情是相当的开心,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之色。他觉得当上族长的感觉真好。他稍微做点事情,手下就混对他感恩戴德。他十分享受这样的生活。

服部智仁现在已经不需要去超忍局的实验室了,但是他需要将服部家族的忍者送出去改造。对他来说,改造服部家族忍者既可以帮助他们服部家族提升实力,又可以和超忍局搞好关系,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服部智仁继续自顾自地喝酒,但是管家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管家,你还有事吗?”服部智仁面露不解之色。

看到他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族长大人,不是我多嘴,只是我觉得我们这样做合适吗?”管家面露为难之色。

“什么?什么是合适吗?你说清楚一点?”服部智仁不解地问道。

“族长大人,我们服部家族的势力虽然不如超忍局,但是和他们相差无几。但是我们现在就像是他们的跟班一样,把我们的服部家族的子弟陆续送到他们的实验室。”管家心中有疑虑,更深层次的是不服气。

服部智仁的面色一黑,凶狠的目光扫向他,冷声问道:“管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对我不服气?”

管家赶紧地摆手,颤颤巍巍地说道:“族长大人,你不要误会。我对你是非常的服气。让我不服气的是超忍局,他们简直把我们当成是小弟。而我们服部家族本来是应该和他们平起平坐的。”

服部智仁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轻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道:“管家,你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也应该睁大眼睛看看现实。”

“请族长大人明示。因为这种观点不是我的,而是很多人都这么想。要是不解释清楚的话,下面的人会不满的。”管家解释道。

“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现在超忍局已经研制出了新型的基因药物,要是我们不赶紧地把人送过去改造,取得先机的话,那么我们服部家族必然会被他们远远的超过。”服部智仁耐心地解释道。

服部智仁虽然以前没有被当成族长接班人来侧重培养,但是他在管理手下人的方向是有自己的一套的。他也知道想要让这些人心服口服的话,仅仅靠武力的威慑还是不够的,还需要靠智慧。

管家点点头,但是他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族长大人,我不太明白的是既然这新型基因药物已经完善了,为什么他们不先去改造超忍局的忍者,却要来改造我服部家族的忍者。”

超武局和服部家族的关系一直都是不冷不热,表面上看是合作关系,为了倭国的利益共同奋进,其实都是做给倭国人看的。

他们背地里的斗争是相当的激烈。

服部智仁笑了笑,“管家,你这句话问的好。其实这也是让我很高兴的地方。”

“请家族大人明示。”管家拱手道。

他不明白服部智仁是什么意思,在他看来更像是故作姿态。

“你是不知道。但是我在超忍局呆了几个月,我知道他们内部之间的关系和矛盾。他们超忍局从外面看起来是铁板一块,其实内部矛盾重重。就像是之前我们的服部家族一样,各方势力的利益是不一样的。”服部智仁说的很耐心。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超忍局的实验室领头人大卫,还有那个嚣张乖戾的斯图亚特和他们的副局长安培由虎向来不和。上次因为寻找实验忍者的事情,双方更加闹得不可开交。所以实验室的大卫他们为了给安培由虎一点颜色看看,在新型基因药物测试好了之后,就先改造我们服部家族的忍者。而不去改造超忍局的忍者。不知道这么解释,你明白了吗?”

管家点了点头,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但是据我所知安培由虎虽然是超忍局副局长,却一直履行着局长的职责,在超武局是他说了算,难道他还管不了实验室?”

“他还真的管不了。”服部智仁十分肯定地说道,“据说大卫和斯图亚特他们本来就不是超忍局的人,他们只是超忍局的合作伙伴而已。那座实验大楼,超忍局的忍者是没有资格进入的。”

现在管家是完全的明白了。他竖起了大拇指,啧啧地称赞道:“没有想到族长大人深谋远虑,能够利用超忍局内部矛盾来为我们服部家族谋福利。”

点金胜手

点金胜手第三集

第七十七章 嗨

静荷嫌恶的抖了抖肩膀,屋内传来阵阵饭香,静荷顺着气味,走进花厅,果然,入目的便是冷卿华眸含笑意的侧颜,依旧是那么的高贵优雅。

“嗨!”静荷朝他打了个招呼,脸上带着难言的开心。

这一声招呼,让冷卿华好生熟悉,一切仿佛回到了六年前,童年的两人,女孩儿总是这样,一边摇着手,一边说嗨,仿佛在说你好一般。

“嗨……”冷卿华回应,嘴角勾起一道优美的弧度,让若陡然盛开的冰莲,美轮美奂。

“呃……”静荷正在摇摆的右手突然停了下来,脑中一阵空白,讶然道:“你怎么会说嗨?”静荷说的是英文的意思,难道他也是穿越过来的同道中人?

“什么?”冷卿华见静荷停顿,恍然道:“不是你说嗨吗,我学你,这不是你家乡打招呼的独特方式吗?”冷卿华解释道。

“是啊,但是我好像没有跟你说过啊!”静荷纳闷,还以为遇到天涯沦落人了呢,白激动了。

“你说过的,你肯定是忘记了!”冷卿华笃定地说道,说罢摆了摆手道:“先不说这些了,吃饭吧!”

“我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呢!”苦思冥想半天,没有头绪,算了不计较这些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我现在也是学院的正式学生了,今天考试完,为什么我觉得他们并没有要公布给我什么特权的意思啊!难道是骗人的?”静荷啃了一口鸡腿,含糊不清的问道。

说来也怪,每次自己考试完成,都没有人告诉自己自己获得了什么特权,好像每次考试啊什么的都是自己主动去约的,前世,考试,又是摄像头,又是监考老师的,怎么感觉,梅山学院的考核,总感觉太儿戏呢。

“不是骗你,可能是因为你考的太全面,学校不知道怎么安排你!”冷卿华解释道。

“为什么,像我这种全才,不应该尽快安排,尽快拉拢吗?”静荷想了想,学生需要好学校,学校同样也需要拔尖的学生啊。

“那道不是,其实,今日应该宣布你的特权的,包括一些课题,科目等都应该给你说明的,但是,你现在身份不同,是李沐阳老先生的关门弟子,特权方面你就放心吧,只要是关门弟子,你已经可以享受所有特权了,只是科目学习嘛,可能要李老先生定了。”冷卿华解释。

“什么?”静荷惊讶的站了起来,道:“只要是关门弟子就可以享受所有特权了?那我还考这么多干什么?丢人现眼吗?你怎么不告诉我啊!”如果早知道只要成为了李沐阳师父的关门弟子,自己何苦去考什么十八项全能啊,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琴棋诗书画这几项,自己完全也可以不去考吗。

冷卿华眨眨眼,诧异地盯着静荷道:“是你扬言要考就考个最好最全面,看你如此斗志昂扬,我以为你知道呢,当时考核细则不是给你了吗?你没仔细看?”

静荷撇撇嘴,舔了舔粘在嘴上的一粒芝麻,道:“冤枉啊,我当时只看了科目,谁没事儿看那么一摞子几十页的细则啊。诶?难道你之前也考过,不然你怎么知道的那么详细啊。”翻了翻白眼,觉得有些不值。

“没有,我仔细研究了细则啊!”冷卿华挑眉,理所当然的道:“替你研究的!”

静荷无语,感情自己还错怪他了,算了,谁叫自己不长心,算了,考都考了,全考了也没什么,就当增加了点知名度吧,等什么时候自己名扬天下了,以男儿之身,开府建个院子,置一份家业,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嗯,也没什么坏处,想到这里,静荷又喜滋滋起来。

饭后,静荷拍了拍吃的饱饱的肚子,道:“对了,明天要去拜见师父,我是不是要准备些礼物啊!”古人最讲究礼数,拜师礼品不可少,自己没那么大财力,但是也得想着送些好的礼物。

“是的,今天上午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冷卿华十分霸气地道。

“什么?”静荷再次惊讶道:“你给我准备的?是什么东西啊?”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他啊,太操心了吧。

“也没什么,只是一个药炉!”冷卿华回答。

“哦,那就算了,礼物我自己准备吧,今天晚上我给老师制作一个药丸,我觉得他一定会喜欢的!”她实在不想再欠冷卿华人情了,什么都让冷卿华准备,她感觉自己真成他什么人了,她也怕,如果这种依赖,成为了习惯,那才是最绝望的。

冷卿华目光微微有些受伤,不过他很快收敛了那一分受伤,淡淡一笑,只说了声:“好,依你!”声音依旧是雪莲般的宠溺。

“嘿嘿!”静荷嘿嘿一笑道讨好的看着冷卿华道:“卿华,你不是说,我有空了你教我内功吗!”静荷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一脸谄媚。

冷卿华好笑,看着她小心翼翼讨好询问的样子,道:“嗯,你不用这个表情,你放心,我说过教你,就教你。”

“那咱们开始吧!”静荷开心,如果能学上等的内功,高来高去,这辈子自己还能有什么害怕的。

“现在?”冷卿华有些为难。

“不可以吗?”静荷疑惑,难道练功还要挑时间?

“可以,只是内功心法我还没有写下来,这样,咱们去寝室,我先教你心法路线!”冷卿华想了想,看了看四周,没有合适的地方,当即提议道。

“去寝室?为什么非要去寝室啊!”静荷不解。

“嗯,去贵妃榻上,盘膝坐下,方便些,这里只有椅子,无法两人并排而坐。”冷卿华简单解释,其实,练功也不是那么简单,说练就能直接练的,不过,既然静荷开口了,他不想推脱。

“好,走吧!”静荷爽快地回答,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但是他知道,冷卿华乃是正人君子,她也相信冷卿华绝对不会对自己做什么非礼的事情。

两人在寝室内,贵妃榻上,静荷盘膝而作,冷卿华坐在她身后,右手双指点在静荷脖颈间的穴道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