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尺之下第四季

  • 主演:彼得·克劳斯,劳伦·艾波罗丝,弗莱迪·罗德里格兹,迈克尔·C·豪尔,瑞切尔·格里菲斯
  • 导演:Michael Cuesta,Craig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4

六尺之下第四季第一集

等炎老回转之后,从云长老那里听闻了云月瑶已经回转的消息。

同时,云长老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的,在炎老面前,炫耀了一把云月瑶那些未雨绸缪的众多手段。

炎老倒是没在意云长老的炫耀,反而是闻听云月瑶所做的那一系列部署,眼睛就是一亮,恨不能拍手叫绝。

“实在是妙啊!”

炎老的一声感叹,将云长老噎了一下。

他本以为能够刺激刺激炎老的,证明自己受宠了。

可这一拳头砸在棉花上的感觉,是个怎么回事儿?

云长老气闷,又试图再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哪知,炎老压根不搭茬,直接当着他的面,就给云月瑶传音,先一番嘘寒问暖后,就开始了对于齐家动向的探讨。

云长老好似一下子就明白了,心中气闷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炎老心思够深。

他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人家可是直接就当着他的面回击了,且这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他感觉牙齿都要松动了。

云长老这般想,是因为自己下意识咬牙,此时牙齿都快咬崩了,正疼着呢。

炎老并不在意云长老的这番举动,他跟云月瑶的交情,又哪里是能被这么三言两语就分裂了的?

......

云月瑶回了登仙书院,先去了易市,发现货品果然已经卖光了,先补了一批货品,转头又去看了看秦子昂怎么样了。

登仙书院的楼船回转,秦子昂第一时间就得了消息,伸长了脖子,等着云月瑶回转了。

然而,奇怪的是,云月瑶并没跟着楼船一起回归。

他去接,扑了个空。

后来又接到了自家老爹的传音,才知晓,云月瑶居然半途就下了楼船,还带着司徒明去了他家。

乍然听闻这个消息,秦子昂心中一个咯噔,以为自己偷偷背着云月瑶做的事情曝光了。

这不,都将人送去秦家了,也不知等她回来了,会不会找他兴师问罪。

秦子昂心虚得很,甚至心中还埋怨司徒明,不是特级雇佣兵么?怎么就暴露了呢?

而转念一想,秦子昂又十分佩服云月瑶,觉得自己抱了这么条粗大腿,实在是自己时运来了,眼光也好。

甚至感叹着:“真不愧是自己抱稳的大腿,就连那么厉害的特级雇佣兵,在她这里也轻易就暴露了身份。”

因着这样的想法,在云月瑶出现的时候,秦子昂是忐忑不安、心虚而又骄傲、与有荣焉的。

那份复杂的心情,几乎都写在了他的脸上。

云月瑶本就五识敏锐于常人,这一切都被她尽收眼底。

但云月瑶心下转动了几圈,也没想明白,秦子昂怎会突然露出这样的神情。

然,聪慧如她,自然不会傻敷敷地直接问,而是到了她洞府门前,进入到那片阵法与结界之中后,巧妙的淡淡丢出两个字:“说吧。”

这么两个字一出,再配上她高深莫测的眼神,和一片淡然的神态,秦子昂哪里还绷得住?一时间心中既有慌乱,又有佩服的,如同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背着云月瑶做的事情,一股脑都摊牌,说了出来。

云月瑶:......

六尺之下第四季

六尺之下第四季第二集

纪叙白又从坐榻那边抱了一件厚厚的白色斗篷给她看。

温知故这才把自己的东西也放上去,并嘱咐他:“把手套戴上。”

昨夜虽然下过一场雨,但这会儿天气却很好,整片天空万里无云的蓝,仿佛是一夜之间被雨水冲刷了个一干二净,冬日的暖阳照射下来,平添了一抹淡淡温凉的光芒。

不过地上还是湿湿的,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缕缕的潮意。

温知故锁好门便上了马车,让车夫出发了。

“天气真好啊。”纪叙白眯着眸看向窗外,温声道。

温知故没忍住伸出手儿去捧了冰冰冷冷的小雪花,接回来的时候,小雪花很快在她手心里融化成了冰水,温知故有点遗憾的说:“是啊。”

到了城外后,纪叙白便说要下车走走了。

温知故便依着他,和车夫两个人放下了轮椅,把人搀扶到了轮椅上,整个过程还挺折腾的,纪叙白坐回轮椅上时,额头上已经疼得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温知故这时候又是不明白他的了,纪叙白好好地不在纪府里休养身体,非要跑出来折腾,还美名其曰是散心。

温知故给纪叙白披上了斗篷,让车夫在这里等着,便推着纪叙白往雪林那边走了。

一路上,凛冽的风,又难得温暖的冬阳。

纪叙白舒舒服服地闭了一会眼睛,听到温知故说话的声音,“去树林那边吗?”

纪叙白散漫地“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温知故望着漫天的白茫茫,今天的雪下得很小,小雪点飘落在林间,有一种岁月静好的美丽。

“知故,昨晚翰林院的老院长来找我了。”纪叙白一边眯着眼欣赏林间飘落下来的小雪,是挺平静地跟温知故说这事的,就是听起来有些让人心里头觉得压抑,“老院长问了我的身体状况,他说我现在这个情况吧,身体不便,以后也不能跑外地办事了,我还挺想跟他说,我还可以,但是老院长看起来并不相信我。老院长说我愿意的话,便在翰林院处理一些琐事,这样也不用折腾了身子骨,听起来是挺颐养天年的啊。”

纪叙白说着,微微地笑了笑。

温知故却觉得纪叙白的笑容有些刺眼。

她顿住了脚步,沉默了好一会,有些冰冷的语气:“你功勋赫赫地归来时,怎么没见他给你想过颐养天年的职务……”

纪叙白静默了一下,又笑了,这次是觉得心里有了几分暖意进来,“知故你在心疼我吗?”

温知故瞪他一眼:“我是就事论事。”

“可是换作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吧。”纪叙白垂下眸静静道:“毕竟是没了双腿,做许多事情都不方便,还会连累旁人,老院长的话也不无道理,我思来想去,不往外跑也行,只要还有个位置是需要我的,我会用心去做的。”

温知故咬了咬唇,冷声道:“以你纪太傅的实力,去坐那样的位置只会屈才!”

纪叙白沉默了下来,抿着薄唇没说话。

六尺之下第四季

六尺之下第四季第三集

御书房内,皇上也是被暮雨给惊到了,上一次他对江奕淳这个手下印象还不错,还有心问问江奕淳要不要提拔一下,却不想此刻暮雨完全没了上一次的冷静和坚持,甚至仪态都没了。

他哪里想到暮雨本来就是个逗比,上一次是恰好想到江奕淳的样子,情记一下模仿着说了那番话,平日里他可没那么冷静沉着。

“皇上,那种企图勾搭我家主子的女人,我怎么好娶进门?这让我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啊?如果那个贺莲儿一定要赖上我,我宁愿去娶那个傻了的窦家姑娘了,反正不是非得我对谁负责吗?那不如娶那个傻子了。”暮雨气鼓鼓的说道。

白若竹到御书房门外还没通传,老远就听到他大嗓门说的这番话了,她气的捂额,暮雨这是傻了吧?用窦芸当挡箭牌来拒绝娶贺莲儿,他以为自己解决问题了吗?

她急的想跺脚,真想冲进去对着暮雨的脑袋狠敲几下,他的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

可惜她还没能传报,就是听到什么也只能装作没听到,更不能硬闯进去了。

这边太监向她行礼,说去通传,那边御书房里就传来皇上冰冷的声音:“好,既然你决定了,朕也不会强逼你,你能照顾窦家那个病了的姑娘,也算是善举了。”

白若竹嘴角抽了抽,这是敲定了?

内侍进去后很快皇上传唤了她进入,她朝皇上行礼,说:“微臣听闻金水城知府贺利安家的小姐进京了,因着这是上次外派路上出的问题,所以微臣特意来跟皇上禀明情况。”

白若竹说完偷偷瞪了暮雨一眼,暮雨吓的缩了缩脖子,他是做错了什么吗?他还不是没办法嘛。

皇上暗暗扫了眼下首的两人,淡淡的说:“不用了,朕已经清楚了当时的情况,暮雨也自请娶窦家姑娘进门,朕已经准了。”

“这……”白若竹咬牙,“窦芸是奕淳的表妹,嫁给暮雨有些不合适吧。”

“暮雨不是奴藉,上次窦芸为了他差点撞死在大殿上,也算是一片深情,两人倒也相配。”皇上毫不脸红的说道。

白若竹一下子被说的噎住了,想跟皇上辩驳几句,但人家是皇上啊,人家说什么还不是什么?当然最主要是暮雨那个二货自己要求的,她能跟皇上辩什么?

可是谁让暮雨是自己人呢?白若竹是个护短的,虽然生暮雨的气,可该说的还是要说。

“只是我们实在不喜欢窦家夫妻的为人,也不想暮雨以后被他们给缠上了,一个窦芸已经够拖累他的了。”

皇上听了笑起来,“你放心,朕会下旨不准窦家人去骚扰暮雨他们,更不得去白府门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没有窦家还赖上暮雨的道理。”

白若竹听了这话,心里才略松了一口气。

暮雨急忙行礼,“多谢皇上体恤。”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朕还得想办法安抚下贺利安。”皇上挥了挥手,两人行礼退了出去。

白若竹暗中撇嘴,一个小知府安抚个屁啊,皇上也为这些事头痛,但也不好逼暮雨什么,哪知道暮雨个二货自请娶窦芸了,对于皇上来说,事情就简单多了。

出了御书房,好半天白若竹都没说话,暮雨在旁边战战兢兢的,实在憋不住了问:“夫人,我是不是做错了?”

白若竹一听直接停了下来,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你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如果你死活不娶贺莲儿,我和阿淳还能帮你想办法,可你怎么能想到去娶那个窦芸了?”

“我还不是想如果非得娶个不要脸的女人,还不如娶窦芸那个傻子呢,以后安排个人照顾她就好了。”暮雨声音小的好像蚊子叫。

“贺莲儿勾引阿淳就是不要脸,那窦芸还朝于成化怀里扑,勾引自己表妹夫呢,你怎么就敢娶了?”白若竹捂了捂额头,她真的觉得暮雨的脑回路跟别人不一样。

暮雨这会儿也是肠子都悔青了,还不是他太紧张了,也不够镇定,早知道就不该这么乱说话了。

看看人家惊雷那闷葫芦都娶了貌美如花性格温婉的绿萝,他就算不娶个那么出色的女子,至少也该是个好人家的女孩吧?

现在好了,他求的是个傻子不说,还是个之前行为不检点的傻子。

“如果窦芸真是傻了也就罢了,要是她装的,就她那些心思,以后非得闹腾死你不可!”白若竹说完扭头继续朝前走,暮雨惊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他追上白若竹,紧张的问:“夫人你说的什么意思?她不是真的傻了吗?那我怎么办?我这就去跟皇上说!”

他说完转身要往回走,白若竹气的扭头一脚踹到了他的后腿上,他一时不查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啃屎。

“你还去个屁啊,我要是有证据刚刚自己不会跟皇上说吗?你无凭无据就说窦芸是装傻,皇上怎么想你?”白若竹觉得自己不是恨铁不成,简直是想把他塞回炉子里重造了。

暮雨挠着头,但脸上一副急切的样子,“那现在怎么办啊,夫人你可要救救我啊。”

“现在想到我了?你要不是善做主张的乱说话,这事我已经帮你解决了。”白若竹气的白了他一眼,“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走一半看一步了,真娶了窦芸进门,再安排人好好看着她吧,如果有问题,就让她真傻一辈子也不是不行。”

白若竹眼底闪过寒光,如果窦芸跟他们玩心机,还想着害人,她不介意让窦芸一辈子都傻下去。

等惊雷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惊呆了,他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暮雨,说:“你娶个傻子倒也相配。”

白若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之前糟糕的心情也好转了一些,她不知道惊雷那个闷葫芦还有这么毒舌的一面,说相配不是骂暮雨也是个傻子吗?

暮雨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哼哼唧唧的说:“惊雷你太不够兄弟了,自己娶了如花惜玉的媳妇,就来嘲笑我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