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粉飞第五季

  • 主演:戴姆森·伊德瑞斯,卡特·哈德森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白粉飞第五季第一集

这个时候还在古堡地下的通道内,疯狂阻拦李志的吸血鬼都比较强大。

按照自己炼魂过的吸血鬼记忆中得知的情况,这些家伙应该都是达到了吸血鬼子爵甚至等级更往上的存在。

这个级别的尸修,战斗力已然和修道者筑基境差不多了,甚至于因为走的是炼尸的邪路,身体不知疼痛悍不畏死,就算是筑基境后期的修道者,也会感觉到头疼。

好在李志修为极高,手中龙牙匕也锋利到了极致,再加上有江士仁仙人给的打僵尸术法帮忙。每遇上敢来阻挡自己的吸血鬼,都是一刀斩落其头颅,再如同踢球一般将它们的脑袋踹到石壁上撞成粉碎。

击杀邪恶尸修,速度斐然的前行,终于在经过五分钟之后的飞掠之后,古堡下方宽敞的大通道,出现了一个狭窄的收缩口子。

此处就如同漏斗底部一般形状,正中的地方,有一道重重的石门紧闭着。石门之前,一尊如同雕像一般的干瘪老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老者容貌上,有一点西方人的特征,但却是看不清楚了。因为其已经干瘪到了近乎脱水肉干的地步,褶皱的皮肤之下,更是如同没有血肉只是骨头存在。

端坐在通道石门之前,干尸一般的它双目睁开,两颗眼珠子就如同红色的灯泡似的,在漆黑的通道内散发出邪性的光芒。

“咔咔…我…咔…死…”

干尸老人嘴唇张合,发出一阵如同砂纸摩擦一般的声音,险些把李志带着的翻译器给搞崩溃掉。

这语言翻译器虽然科技含量很足,但让它来翻译这种干尸发出的鬼话,实在是有一点难为它,纵然这老家伙说的可能是英文。

不过用不着翻译器发威,李志已然很清楚的替它完成了使命。

这干尸口中的砂纸摩擦声线,无非就是‘闯入者死’之类的。懒得跟它罗嗦,李志左手一凝,体内灵力飞速刻画成一个‘镇尸符’,瞬间朝老干尸飞去。

嗡……

镇尸符快如闪电,直接飙到了对方身体之上,只不过这一次,对付吸血鬼屡试不爽的镇尸符,对干尸没有丝毫作用,甚至连极为短暂的让其身体暂停一秒都不行。

纯灵气凝聚的符咒打在干尸身上,只是发出如同金属撞击一般的嗡鸣声。

唰~~

咚……

漏斗形的通道中,剧烈的响动瞬间爆炸开来,维系通道的石壁不断的颤抖破裂,整个大地都瞬间震颤。

古堡上方,正在忙着救人与对吸血鬼补刀的安芙妮等人,一瞬间只感觉大地摇晃不止,如同地震一般的颤动瞬间让古堡大厅出现巨大的裂缝。

开裂坍塌,无数燃烧着的羊脂蜡烛落下,瞬间点燃了大厅地面上被打翻的美酒,又蔓延到了各处去。

吸血鬼们堆叠而成的小山,也浮现了冲天的火光,骤然间便替安芙妮四人解决古堡内的吸血鬼,省下的大批的事儿。

“快,伤势较轻者,扶着还能走的人;健康者背上重伤员,离开此处,古堡要塌了…”

西方英腐国牛津市北面的山区中,深夜中有火光浮现,与英国有着时差的华夏西北,乱石嶙峋干风凌冽的昆仑山下,一堆篝火却在晨曦中悄然熄灭,只剩下一道缓缓飘起的青烟。

青烟旁边,一名衣衫褴褛如同乞丐一般的蓬头垢面青年,蜷缩成一团的身体猛然打了个冷摆子,瞬间从躺着的冰冷石床上窜了起来,露出一张污垢遍布凶戾非常的脸。

这张脸虽然很脏很粗糙,但眉宇间的样子还是能让熟知的人认出来,赫然正是曾经不可一世的第一隐世世家少主段和誉。

西北干旱的荒漠地区,昼夜温差极大,段和誉已经记不得这是漫漫长夜,自己第几十次次被冻醒了,也不知道自己在这见鬼的荒凉地方,捱过了多少天的时间。

但在干冷刺骨的风沙与不见人烟的孤寂中,他脸上的凶戾与阴毒,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是积累得越来越剧烈。

现在的世俗界,因为一个该死的李志,曾经辉煌不可一世的段家,已然灰飞烟灭了。

视万民为蝼蚁,天然高人一等的段家少主段和誉,也沦为了丧家之犬一般的存在。

这时候的他,甚至比之前那些被他不屑鄙夷,想杀就杀的世俗界贱民蝼蚁,还要不堪。

李志当日在段家那场大战,因为忙着去杀段家扑过来的修道者了,反倒是让段和誉这个最初的惹事者逃过了一劫。

当时目睹着血流成河的段家,段和誉担心自己被李志给顺手弄死,趁着混乱没有人注意自己,直接爬到了大理石门楣之外的荒草间躲了起来。本以为自己躲在荒草内,能亲眼见证金丹境爷爷段星云出手,亲眼看到李志这个让他恨得想吃肉吃肉寝皮的仇人死无葬身之地,哪知道段和誉最后看见的,只是自己视为神明的爷爷段星云,瞬间苍老陨落

段星云一死,段家注定只能是化为尘埃,好在李志当时关心文萧蔷伤势去了,并没有注意他这条漏网之鱼。

再之后,李志的援兵到了,段家仅剩的为数不多的修道者,也彻底投降,放弃修道者的尊严向世俗界的蝼蚁贱民们下跪。

此时尘埃落定,虽然段家的人并没有死光,但在段和誉看来,彻底融入世俗界,如同那些凡人蝼蚁一般的生活,不能对世俗界的贱民们为所欲为杀伐随心,和彻底亡族没有任何区别。

好在段家高手虽然死伤惨重,但庞大的家族产业与财富还在,甚至还有段家千年流传的宝库。段和誉觉得,有着这些东西,其实段家还是有崛起希望的。

哪知道这种希望在转瞬之间便成为了绝望。当李志和军方的人离开之后,段家那些下跪的修道者,那些原来在段和誉面前如同狗一般的旁系、家臣仆人,只在一夜之间,便化身为魔鬼一般的存在。于是,段家二度血流成河……

白粉飞第五季

白粉飞第五季第二集

“萱儿带粉粉呢!”

尼玛,傅西深,你也有今天啊,呵呵呵呵,看到他,霍西顾就开始阴暗了,没办法,谁让他当哥哥的时候拽过了,现在风水轮流转么……

“你的女儿,为什么要萱儿带!”

然而,男人并没有要做他妹夫的自觉而主动,反而转头细细的睨着霍西顾,挑眉开口,“你手脚残废了?那么漂亮的女儿,自己不带让萱儿带!”

不等霍西顾开口,男人又懒懒的来了一句,“我要是有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儿,谁敢碰一下,我都要跟谁批命,哪跟你一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霍西顾:“……”

握草,好像说得他是个十佳变态渣男一样的!

“谁说我事不关己的,那是……那是……那是你丈母娘让我来给你找内裤的!”那是了半天,霍西顾也那是没个什么所以然出来,一着急,把苏然抬出来的时候直接加了个丈母娘,这下他应该不嚣张了吧,然而……

“丈母娘?!”

听到这话,傅西深那双好看的眼睛重重的眯了起来,深邃的双眸里冒起了星星来了,“苏姨同意萱儿跟我的事情了?”

“她同意了,我好准备求婚了!”

霍西顾:“……”

我勒个去剧情不应该这么走的啊!

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了?

“靠,你丈母娘同意有什么用!”

看着男人兴奋得像是下一刻就准备跑出去买钻戒求婚的春风得意的小样,霍西湖就有种要手撕了他的感觉,这一气,霸气就来了,“丈母娘同意了,还有老丈人,老丈人同意了,还有她大哥二哥,想取我妹妹哪有那么容易的!”

“当初我要跟浅浅交往的时候,你这个假哥哥都这么威风,我个真哥哥!”

好歹也是嫡亲嫡亲的,“我可是她亲哥,有血缘关系的,还能不更威风?”

傅西深:“……”

“听你这意思,你不是来给我送内裤的?”

看着眼前男人嚣张的样子,傅西深先是一愣,随即看着他懒懒的开口道,“而是来找我茬的,萱儿知道吗?霍西顾,你这样为难我,萱儿会伤心的,你为浅浅做的,跟我为萱儿做的那有可比性吗?”

“萱儿现在什么行情你不知道?男人垂涎,女人嫉妒,不男不女的羡慕!”

傅西深一边盯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霍西顾这个二舅子的威胁对他来说似乎一点用处都没有,“就我现在这个身体,好不容易恢复,接下去还要锻炼,你这一下马威,出来什么问题的话,我是无所谓,但是,萱儿谁来保护?你觉得你能二十四小时陪在萱儿身边保护她吗?”

“别说你现在满脑子都是浅浅和粉粉了,就算粉粉没出生的时候,萱儿哪次出事,你保护了她了?”

霍西顾:“……”

好像……好像……

保护的都是他……

一种类似于无言以对的感觉重重的上了心头,下马威,还没说出口就被直接给毙了!

“行,行,算我输了,内裤我也不给你找了,我也不管了,但是你要是再敢像刚才一样问萱儿拿内裤,下一刻,我爸爸肯定会直接拿枪过来,让你这辈子以后都不需要穿内裤了!”

白粉飞第五季

白粉飞第五季第三集

“切,我才没有吃醋!”

安小虞哼了一声,否定了沈御风的话。

沈御风没有再说话,只是扭过头,双唇吻住了她的耳垂,慢慢厮磨……

安小虞只觉得脑子里面轰的一声……耳朵什么都听不到了!

尼玛,说好的高冷大神,现在怎么变成了撩妹狂魔?

“沈御风,你给我起开!”

“小丫头,承认吧,你现在……已经开始喜欢我了!”

沈御风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的呼吸熨烫着她的耳膜。安小虞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无法自控地颤抖起来。

尼玛……真是够了!

安小虞刚要发飙,忽然车子停了下来,扭脸一看窗外,已经到了帝豪酒店大门口。

沈御风松开了安小虞,缓缓起身,按了一下车里的按钮,中间的挡板慢慢降下去。

安小虞:“……”

还好还好……幸亏有那个挡板,不然的话,今天晚上她跟沈御风之间发生的事情被司机看到或者听到,她真是要去撞墙了!

沈御风率先下车,然后冲安小虞招呼道:“下车吧,小心,别再碰着头!”

说着,他微笑凝视着她,目光之中满是温柔。

安小虞的心底一颤,大神那种温柔似水含情脉脉的眼神……真的让人无法招架!

她一晃神,结果脚下没站稳,身子歪了一下,沈御风适时地揽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喃道:

“我还没做什么,你就软成这样了?这可不行,以后我要是真对你做了什么,你岂不是连床都下不来?”

安小虞的脸瞬间爆红,她恨恨地瞪了沈御风一眼,压低声音,咬牙切齿说道:

“你这个色.胚、流.氓!”

“过奖过奖!耍流.氓也是技术活!”

安小虞:“……”

大神,你这么污,你家粉丝知道吗?

*

安小虞看着眼前那奢华的酒店,问道:“你要在这里吃晚餐?”

沈御风眉眼一挑,“有什么不对吗?”

安小虞默。果然是大神,挥金如土啊!

这家酒店的消费水平极端的高,沈御风居然会为了吃一顿晚餐来这里,简直有些难以想象。

“难道你不饿?”

见安小虞处在原地,沈御风冷不防问道。

“不饿。”

安小虞是真的不饿,实话实说。今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说实话,她还真是没有什么心情吃饭了!

更何况,还要时面对这个嚣张跋扈而又任性妄为偏偏又迷死人不偿命的可恶男人,她能吃的下去才有鬼!

沈御风倒也不勉强,他故意凉凉地说道:“那你就在这里等我,等我吃完出来。”

安小虞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

这个家伙,一转脸就变成了个霸道不可一世的混蛋了!

哼,姑奶奶还不奉陪了呢!

这样想着,安小虞就杵在原地没有动弹,沈御风看着她那张满是愤然的小脸,眉眼间漾起了层层笑意。

他伸出手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傻瓜!逗你玩你也信,还真是好骗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牵起了她的右手。

“还不赶紧陪着你老公我去吃饭?都快饿死了!”

那一刹那,安小虞的心突地怦了一下。

就在沈御风牵着安小虞的手走进电梯的时候,旁边的那部电梯走出一个男人,那就是沈云卿,他正好看到了他们俩的侧影。

沈云卿瞬间呆在原地。

尼玛……那个男人不是他老哥又是谁?

还有,他牵着的那个女人是谁?

天哪,重磅炸弹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