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瑞第三季

巴瑞第三季
  • 主演:比尔·哈德尔,斯蒂芬·鲁特,莎拉·伯恩斯,萨拉·古德伯格,安东尼·卡里根,亨利·温克勒,JaneYubinKim,RusselDonahue,StephenCan
  • 导演:比尔·哈德尔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HBO的《#巴里# Barry》第二季才播了两集,不过电视台已宣布续订这部赢了艾美奖的喜剧第三季。

巴瑞第三季第一集

就在王小川他们从天灵洞中回来的时候,夷州天师道山门之内议事殿,大天师张天海正在殿中与万兽宗宗主杨峰商议着对敌之事。

这几天里,张天海已经从华天宇那得到消息,华家的人似乎已经彻底跟丢了那名王小川的属下,他们搜索了全北市的大小宾馆和民宿,都没有找到王小川的属下。所以华家那边怀疑,那人可能已经从夷州逃走了。

本来抓不抓此人,对张天海来说并无所谓,那人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并不能对他们天师道产生什么危险,所以当初华天宇把此人赶走之时,他也并没有阻拦。

只是后来他临时起意,又想到可以把此人当作人质来引诱王小川主动步入他们准备的陷阱,才会让华家的人去把他抓回来。

现在人既然已经跑了,那就跑了算了,他堂堂一届大天师,并不会对此多么在乎。

不过问题的关键是,此人的逃跑也同时就意味着他们缺少了一个吸引王小川来夷州的手段,若是那王小川就此选择放弃,不来夷州追究华家的背叛行径的话,那他们在这里大张旗鼓搞得除魔大会,岂不是要成为了无用功?

张天海现在和杨峰谈论的事情,便是关于他们是否要组织人手,北上进入大陆对付王小川。

对于张天海的这个提议,杨峰却是从一开始就不太赞同。

“张天师,你有所不知,眼下大陆的749局可不太好对付,就算我们这边主力齐出,怕也很难在他们的庇护下杀了王小川。”

张天海微眯眼皮,不屑道:“杨宗主,大战在前,你为何要讲这种涨他人士气的话?你可要知道,眼下我们这边已经聚集了上百名修炼者,再加上我们天师道的人马,就有数百之数。虽然这里面有许多人只能算是炮灰,但在进入天灵洞中修炼之后,他们的实力也已经今非昔比。”

“你可知道,光是前两批进入天灵洞的人里,就有一共五人成为了玄通境高手,等到所有人都进入天灵洞修炼之后,我相信我们至少能再拥有超过二十名玄通境修炼者。这样的实力,那些大陆人抵挡的住?”

杨峰闻言,眼中闪过精光,对天师道的天灵洞,他其实也眼馋的很,只是杨峰毕竟已经活了数百年,见多识广,心智也远非常人可比。

对天灵洞的贪念,只在他心中停留了不到几秒的时间,便被他强行压下。

“张天师,你还是太小瞧大陆的实力了。你可知道,就在几个月前,黑龙会曾经派出过一支集结了他们半数实力的大部队前往大陆诛杀那王小川,可是这支部队进入大陆之后不久,就落了一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有这种事情?”张天海只知道王小川曾经亲自在东瀛大闹了一场的事情,对于黑龙会进入大陆袭击王小川的事情,他就不太清楚了。

“千真万确。”杨峰点头道:“张天师明察,那时候,大陆的749局只是派出了一直特战队,便和王小川一块把东瀛人团灭了,而749局麾下的特战队数量,其实一共有四支!这样的实力,张天师您还是慎重一些为好。”

“那些大陆人竟然有如此手段?”

张天海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作为和东瀛关系密切的夷州上的修炼门派,对于称霸东瀛的黑龙会的实力,他自然也是格外清楚。

所以对于749局仅仅以一支特战队,就将黑龙会半数兵力全歼一事,他才会感到格外的不可思议。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大陆那边因为灵气稀薄,已经多年没有出现过强者,偶尔有一两个天才,也是势单力孤,对整个大陆的实力提升不了太多。

想不到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竟然还能做到这种地步?

“张天师,虽然我必须承认,借着你的除魔大会的计划,我们的确已经积累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但要用来去大陆诛杀王小川,我觉得似乎还太过勉强。”杨峰劝解道。

“那你说该怎么办?”张天海眉头深锁道,“你也知道外头那些人都只是因为利益才汇聚到了这里,一时半会儿还好说,可要是时间久了,我们却迟迟不去对王小川动手,那人心便会散,到时候要想把他们再集合起来就难了。”

“这我也知道,所以依我看,不如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看看能不能把那王小川从大陆诱骗出来……”

两人话刚说到一半,就见一名夷州天师道的人走进了议事殿,对着上首位置的张天海禀报道:“张天师,外头有一参加除魔大会的修炼者想要见你,说是要有天大的事要和您谈。”

“没看到我在和杨宗主谈正事吗?哪里有时间见什么阿猫阿狗,把那人给我赶回去,记得,除了去天灵洞的人之外,其余人一律不准他们离开居住区!”

“是!”那名门人闻言,便准备离开。

但就在此时,张天海却忽然叫住了那名门人。

“慢着!那人到底是谁?”

“禀大天师,是马来西亚天师道的张洛掌门。”

“是他?”张天海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那张洛他有印象,据说是在这海外诸多天师道分支掌门人中最为出色的一人。

对于此人,张天海决定还是保持必要的尊重,于是他便问道:“张洛掌门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

“禀大天师,那张洛自称有大事要告与大天师,说是和天灵洞那的龙头锁有关……”

听到“龙头锁”三个字,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张天海已经惊呼了起来。

“什么?龙头锁?”

“是的大天师,他还说事关重大,若是我不禀报大天师,您知道了还会怪罪我。”

张天海闻言安静了下来,眼珠子却一直在转动,显然是在想什么事情。

边上的杨峰见了,不由得有些好奇:“张天师,那人说的龙头锁,有什么问题吗?”

天灵洞那边,杨峰之前也有参观过,所以也知道他们所说的龙头锁是什么东西。

而对于那龙头锁,杨峰自己也有疑问,是以在听到又有人谈起这龙头锁时,便不由得多留了一颗心。

巴瑞第三季

巴瑞第三季第二集

“你差不多就可以回去录歌了,我拍戏呢!不然你实在无聊,你可以去找你的余先生,看他行不行。”白筱离边走边说。

“白讨厌,你这个态度很容易失去我的。”祁薇一边跟上她的脚步,一边不满的抱怨。

“白讨厌?你才讨厌,明明人家很可爱的说。”说着,白筱离转过头,朝着祁薇露出可爱的笑容。

“你还是可爱给我表哥看吧!我消受不起。”祁薇一脸嫌弃。

……

崖顶风一直在吹,枯黄的树叶唰唰的往下掉,在风的卷席下不断翻滚。

那处,伫立这一道白色的身影,墨发长至腰间,只用了一根发带束起,那白色的袍子随风翻飞。

一道水蓝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镜头里,手持一柄剑朝着他而去。

男子似有所觉,身子微微一侧,伸出手指轻而易举的夹住了剑身。

女子迅速抽回剑,一个旋身,手中的剑再次挥向男子……

不过是几息之间,两个人已经过招几十。

女子收回剑,退身几步堪堪站稳,“大师兄果真宝刀未老。”

季北辰面色不变,弹了弹身上的尘埃,不紧不慢的开口:“师妹一如既往的喜欢胡闹。”

白筱离够唇一笑,“我何曾胡闹了,刚刚不过是试试大师兄的反应是否如从前那般敏捷罢了。”

……

“好,卡!这段表现得不错。”郝云满意的看着摄像机。

这边,工作人员在帮白筱离解威亚,刚刚她飞过去用力过猛了,威亚卡的时候太勒了,腰勒得有点疼。

解完威亚,白筱离叹了口气朝着休息棚过去,揉着腰。

“你没事吧?”季北辰走过去,递了一瓶矿泉水给她。

“没事,谢了。”白筱离接过他手中的矿泉水。

“你助理呢?也不见人影。”他没看见白筱离身旁有谁跟着。

“哦,我叫她帮我去买肯德基了。”白筱离不在意的说完,拧开瓶盖,喝了几口矿泉水。

肯德基?

季北辰眉头微微一挑,“你们女艺人不是最怕发胖的吗?肯德基那些高热量的东西,你敢吃?”

白筱离面色一凝:“肯德基怎么了?得罪你了吗?自己要吃肯德基,吃完又不健身,发胖了怪肯德基?什么人嘛……”

怎么可以怪美食?世间万物,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季北辰……他不就问了一句?至于吗?

“季影帝,我觉得你应该向肯德基道歉。”见季北辰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自己,白筱离严肃的开口道。

“好吧,我不该说肯德基坏话。”季北辰怀着无比无语的心情说道。

很好,这次白筱离收到的不是季北辰看傻逼一样的眼神,收到的是季北辰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

╮(╯▽╰)╭

“麻烦用看小仙女的眼神来看我,谢谢。”白筱离标准仙女笑(假笑)。

遇到傻逼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啧,郝导怎么会破例让你饰演主角之一呢?”季北辰摇头叹息。

“你想知道原因?”白筱离摸着下巴道。

巴瑞第三季

巴瑞第三季第三集

“那个时候程泽恺的父亲是我爷爷的警卫,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当时是他把我救了下来,找到了军营里当军医的肖霖,带着我还有八岁的程泽恺一路东躲四藏,来到了悉城……”

“你一定很好奇,也有可能你已经想到了,都姓陆,陆国明一家和我有什么关系,不然当时怎么可能冒着危险收留我们。其实我们是远房亲戚,祖上受了我爷爷的恩惠,说以后不管爷爷遇到什么事,都会倾力相助。当然也要感谢我爷爷,他似乎预感到了有这么一天,提前就私下跟程泽恺的父亲说,如果万一有一天家里有事,就让他带着陆家活下来的后人拿上他的亲笔信,躲到悉城,找到陆国明一家,隐姓埋名好好生活,不要为他们报仇。”

“只是让爷爷没想到的是,事情就么快就发生了……”

是啊!那个刚刚局势形成的时候,司正华又包藏祸心,爷爷若是带着他们躲起来,也免不了这件事会发生,而且还有可能被司正华告上一状,被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到时司正华要杀他们更是光明正大,易如反掌。

能做的也只有为后人留下一条退路。

没想到,人人称赞的司正华居然是这么一个人!

面前的这个男人,当年居然经历了这么多事……

由一开始劝他别在回忆,别再说那些事……到后来知道他不过是在找人倾诉,要知道把事情憋在心里十多将近二十年,对一个人来说多么的不容易,就像是人的情绪一直隐忍到突然爆发,根本控制不住。

他既然想说,想要把情绪发泄出来,那么她就乖乖当一个倾听者听他述说好了。

黑暗里,陆之禛的墨眸像是染上了浓墨一般,情绪也低迷到了极至。

多少年过去了,那些久远的记忆全都涌进了脑海里,如此清晰。

“一路的颠沛流离,让我们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直到来了悉城,好在陆国明一家看到爷爷的亲笔信,二话没说就收留了我,在陆家安顿下来我才看到报纸。一把大火,将陆家该烧的都烧得一干二净,留下的除了灰烬,就是包括爷爷和父亲在内的十八具焦尸,其中一个被司正华他们误以为是我,实际上是我的一个挚友。而当时他们被埋进坟地,我们连去祭拜的资格都没有。”

陆之禛说的我们,指的是他还有程泽恺父亲等人。

原来当年陆之禛是这样来到陆家的。

听到这里,苏慕谨感觉自己发丝上沾上了温热的水渍。

他在哭?

妈妈在他面前被人活活杀死,都没有流眼泪的男人,居然在这个时候流下了眼泪。

想想如果换作她,不定会怎么样。自己的生活在一天之内就发生了改变,至亲也就这么离开了自己,仅剩下全部被烧作焦尸的他们,自己还不能去祭拜……

她觉得这件事应该还没有完,轻轻的拍着他,像是在无声的安慰,而后问道:“然后呢?”

“以前跟在我爷爷身边最亲近的人大多不是在那一夜出了事,就是后来相继出事,还有一些就是向司正华倒戈了后来的事你应该也有听说过。我爷爷还有父亲被首长追授了军衔,其实首长也不愿意在那个时候再发生动荡,便宣告他们是被人寻仇所害,把爷爷身边亲近的人去世的事隐瞒了下来,也没有再作追究。”

“但要把那些事忘记,好好的生活谈何容易?爷爷,父亲,妈妈……还有泽恺的妈妈……那些至亲的人就这么离开……我们活着的人,没有办法忘记,我也在那个时候发过誓言,有生之年,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就像闪电点醒了苏慕谨。

司玉洋的事,是他做的?不光是为司祈锐办事,更是为家人报仇?

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一震,两人心有灵犀一般,陆之禛知道聪明的她肯定知道了,也不否定。“司玉洋的事,我有参与,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

他将自己对司正华的报复无一隐瞒的告诉了她,“慕慕,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残忍?”

原来说了这么多,他是在乎自己的想法和看法。

苏慕谨抿了抿唇,沉淀了自己的想法,然后说道:“不会。如果换作我是你,我也想像你这么做,不过要是我,我肯定没有你这份果敢的勇气。”

她不是善良的人。

那一个个都是自己的亲人,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要是她,她也做不到忘记,但是要做到他这样,又谈何容易。

“我不会觉得你残忍,反而这个时候很庆幸,庆幸你经历了这么多,你没有感到绝望。”

陆之禛的面色却沉了下来,“为了找司正华报仇,我安排了很多人去他身边,可他不是一般的多疑,我们费了很多时间,精力,还是人力。特别是派去他身边当暗卫的,没有一个固定的,也不会光在一个地方挑选,而且每半年就会换上一批,之前每一次派去的只能被挑上一个两个,他们不仅常年不能过自己的生活,而且他们都知道当被司正华选做暗卫,到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因为到最后不用他们了,司正华也绝对不会留下他们,都会选一个地方秘密处决,为了不暴露,我们就算知道,也不能去救他们。在这之前,我们前前后后派过去三十二个人无一生还,有时候我会问自己,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为了给他们报仇,却送上了这么多人的性命……”

陆之禛的感慨,她听在耳朵里,心里也懂了他现在的矛盾心理。

其实他也不是内心险恶的人,如果他真的心狠手辣,那么现在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绪问题。

更不会因为这些人的事,感到内疚。

一切只因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这么做吗?”她问他。

“再给我一次机会……”陆之禛嘴里重复着她的话,也开始想这个问题。“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选择这么做。”

亲人的仇,他做不到无动于衷,苟且一生。

“那就行了,既然选择了,就别矛盾,朝着心声继续往前走。爷爷他们虽然希望你过得快乐,不想你被仇恨蒙蔽,但是心若不狠,也不足成事。如果你当时不逼自己,那你现在也没有如今的成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