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尺之下第五季

  • 主演:彼得·克劳斯,劳伦·艾波罗丝,弗莱迪·罗德里格兹,迈克尔·C·豪尔
  • 导演:Rodrigo García,Kate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5

六尺之下第五季第一集

阮灵和裴殊二人告别孟婆,回到县衙后院。

阮灵又把玩了一会儿莫邪剑,才爱不释手的收起来。

裴殊微微笑着,注视着她,见她停下来,便问:“除了莫邪剑,你还需要什么吗,灵儿?”

“是的,还有一件要紧东西。”阮灵笑道,“不过这个东西没处找去,需要现做。”

“哦?是什么?”裴殊来了兴致。

阮灵找来纸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了一会儿,画出一个轮廓出来给他看:“我要做这个。”

裴殊看着这东西,却看不懂,便笑道:“灵儿真是聪慧,我竟看不懂。”

“没关系,做出来你就知道了。”

阮灵就趴在桌上,握着羊毫笔,拿着尺子,在白色宣纸上画图纸。

一晚上过去,裴殊醒来的时候,看见书房满地都是揉皱的纸团,蜡烛也早已经燃尽。

阮灵依旧坐在桌前,卷着衣袖,精神奕奕的拿着尺子比划。

“灵儿,休息一会再画。”裴殊很是心疼,走过去说道。

“没关系。”阮灵对着宣纸小心翼翼的吹了吹,直到墨迹干了,才拿起纸给他看,兴奋的说,“我终于画出来了。不过,能不能起作用,还要做出来才知道。”

裴殊看着宣纸上整齐的线条,细密整洁的文字注解,心里也颇为惊讶。

他真的有些好奇,这小姑娘做土地神之前,是什么出身来历。

这也太聪明了。

“接下来怎么办?”裴殊看着图纸,问道。

“接下来,阿殊你替我拿着图纸,回靠山村去找杨铁匠。”阮灵说道,“如果有谁能做出来的话,应该只有杨铁匠了。”

“不行。我不懂这个东西,替你送过去,怎么跟杨铁匠解释清楚?”裴殊摇头,“这是你设计的,还是需要你和杨铁匠亲自说明。”

阮灵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个理。

这种东西,差一点都不行。

“行,我自己去。”阮灵说道,“阿殊,你帮我弄一些东西来。”

“什么?”

“火药。”

……

天光四亮后,阮灵和裴殊坐下来,一起吃了顿饭。

一笼汁水四溢的滚烫汤包,两碗稀饭,两个煮鸡蛋,一碟清脆的腌黄瓜,便是他们的早饭。

阮灵喜欢这样清淡简单却有滋有味的食物。

吃过饭后,他们分头行动。

裴殊去弄火药。

以他的身份,在县里弄一些火药是极容易的事情。

阮灵则去了靠山村。

她已经好些日子没来靠山村了。

靠山村依旧青山绿水,祥和悠闲。

这村子自从出了一位状元,名声大噪,村子里筹钱建了一间书塾,引的不少其他地方的学童竞相来念书。

走在村子里,能隐约听见学童们的读书声。

阮灵径直去了杨铁匠家。

她跟杨铁匠是老熟人,合作制作过的铁球,活生生把叶小小炸了个半死。

再一次上门,她却不能以熟人的身份。

没法用宿体,她只能真身显形。

当然,不能以平常的那副白裙打扮,太惹眼。

她特意换了一身寻常农女穿的蓝布裙,挽起头发,头戴一块碎花巾,脚踩布鞋,走进杨铁匠家。

六尺之下第五季

六尺之下第五季第二集

青衣圣使毫不避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不过,影魔还没说话,青衣圣使身旁,一个帝都的高手便是站出来道:“圣使,这个不行!临行前,我们殿下说了,宝物他全要,你不能自作主张……”

呼呼呼!

那人话没说完,青衣圣使陡然间转头,眼神中放出一道青光,随后,青光化作利刃,直接便是在眨眼之间出现在说话那人喉咙处,那人连续闪躲,竟然是无论如何都躲不开!

“你、你……圣使,你做什么!?”

说话这人乃是四皇子手下一名顶级杀手,这一次乃是奉了四皇子的命令和大阴圣教青衣圣使一起前来夺宝。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青衣圣使竟然会突然向他出手!

“我干什么?杜将军,你小心说话,不然,我要你三更死,你活不过五更!”

青衣圣使用青光真气剑吓了一吓杜秋龙,冷冷道:“殿下……他是你们的殿下,不是我大阴圣教的,懂么?”

“我们大阴圣教,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还用不着你的殿下来指指点点,哼哼,就算你们殿下现在在我面前,他又能如何?杜将军,这一次我不追究,可别再想利用天元王朝皇室的名头来吓唬我,你觉得,大阴圣教,会畏惧?”

杜秋龙此时被青衣圣使逼住了,实际上他也是知道,自己绝不会是这个大阴圣教厉害人物的对手,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识时务者为俊杰,点头道:“知道了。”

青衣圣使这才是收回了青光真气剑,回头看着有些看戏的影魔,道:“见笑了,以前帮帝都做了点小事,呵呵,帝都还真把我们使唤上了,不知天高地厚!要不是我们法王给某人面子,哼哼,就凭他?”

青衣圣使冷冷一笑,却见影魔点了点头,道:“知道,我们隐居多年,总有人会把咱们当成不存在,自以为是。教训教训便是了。”

他侧头看着不远处的龙族人,道:“青衣圣使,咱们只顾着聊天,可是把这龙族的几位贵宾给怠慢了,哟,这位不是龙族赫赫有名的天机大师么?幸会幸会。”

影魔与天机大师见过面,故作惊讶道。

青衣圣使看了天机大师一眼,冷笑:“呵呵,什么龙族的天机大师……告诉你,不管你们是谁,今天,这个宝物,我大阴圣教,要定了。不服气?”

“呵呵,久闻大阴圣教大名……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霸气。”

天机大师冲着青衣圣使呵呵一笑,道:“为了一个飞仙诀,你们大阴圣使,可谓是用心良苦啊。老朽听说,你们大阴圣教,原本就是出自仙域,后来在仙域被人差点灭门,最终苟延残喘来到了灵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

天机大师一番话直接是让得青衣圣使脸色非常不好看,脸颊抽了抽,咬牙,却没有说话。

天机大师继续笑道:“当初被人打到灵域来了,怎么,现在又想回去了?这是什么心态?还想回去找打?”

“放肆!”

青衣圣使说不过天机大师,目光如炬,盯着天机大师,道:“天机大师,你别以为你在龙族很厉害,在我们大阴圣教面前,你还没有嚣张资格!”

“如你所说,我大阴圣教来自仙域,哼哼,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们龙族,还不够看,我们只是不跟你一般见识而已。今日,就你们几个人,还敢与我大阴圣教争夺宝物?找死么?”

大阴圣教,在仙域的时候,被各路宗门压制,只能是夹着尾巴做人。

误打误撞,被仇敌宗门一路追杀差点灭门,机缘巧合,来到了灵域之中,却是发现,灵域的宗门势力,竟然比他们,还要弱!

所谓飞上枝头做凤凰,这么些年,大阴圣教,已经在灵域,习惯了嚣张。

所以,此时不论是面对帝都、魔族还是龙族,大阴圣教人都毫不畏惧。

虽然他们人数少,只有百余人,但是,他们的弟子,几乎全都是大仙境修为以上,招架不了帝都十万大军同时的疯狂围攻,但是,游击起来,他们杀十万人,也不过几天的事情。

这就是他们的资本,连四皇子,也是不敢得罪他们。

“嚣张。”

龙雪琪此时低声说了一句,道:“我们联合打开了宝藏之门,现在,你们想独吞,这个,未免不仗义。”

秦天来得晚,并不知道,之前,他们三方势力,在这大殿之中,连破这大殿里面六道机关法阵,最终,打开了一道密室之门,上面刻着打开最终宝藏的方法——

启动八个八卦图的方法。

他们三方势力,都是各派了一个人前去阵法中寻找八卦图,结果才半个小时,大殿墙壁上显示,那七个八卦图,已经亮了起来。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是秦天所为。

此时,大殿之中,就剩下最后一个八卦图没有启动,三方势力,都是跃跃欲试。

这才是有了大殿之中,三方之人,唇枪舌战。

“天机大师,算了吧,这一回,你们龙族,没有机会了。”

影魔站出来,盯着天机大师:“你的为人,我很敬佩,惊天,不准备与你们再动手。但是,今日这里面的宝物,我魔族和大阴圣教,决定联手夺取,其他人,休想染指!”

“那飞仙诀,人人可学,为什么你们要独吞,为何不能分享?”

天机大师道,“我们之前联手破了这里的阵法,现在,我们再联手打开这宝藏,都学会飞仙诀,岂不更好?”

此时此刻,看到魔族和大阴圣教有联手的倾向,天机大师心里也很明白,他们龙族,斗不过这两大实力联手,所以,他才是提出了这个方法。

“飞仙诀并不是修为达到飞仙境就一定能飞升,还要看运气。我们三方势力同时学,各不损伤,老朽觉得可行。我也可以保证,宝藏里面,我们只学飞仙诀,其他宝物,我们绝不觊觎,如何?”

此时此刻,天机大师已经是做出了很大让步了。

“不可能!”

但是,青衣圣使,完全不给面子,“你们龙族,没那个资格!”

六尺之下第五季

六尺之下第五季第三集

眼见焚情尊者的诡异变化,林宇双眼微眯。

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丝郑重以及感兴趣的神色。

焚情尊者这种诡异的变化绝不正常。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随着焚情尊者的变化。

噼啪的破裂声愈发密集。

气势,也在节节攀升。

要知道,焚情尊者本来就是天人境强者。

但现在,她的实力居然还在提升。

如此秘术,令人咋舌。

说实话,林宇完全可以在对方还未变化完之前发起攻击。

这样不仅大有可能占据先机,更有机会让对方实力无法全部发挥。

但他并没有选择这么做,只是好整以暇的静待焚情尊者变化完成。

在现在的林宇面前,哪怕是圣地长老,也难以翻起什么风浪。

实力越强,就越渴求能与自己旗鼓相当、可堪一战的对手。

对面的焚情尊者的变化,让他起了一些兴趣。

随着黑色气体的扩散,虚空,仿佛被凝滞固定了一般。

终于,破碎声戛然而止。

黑气弥漫下,焚情尊者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仿佛,是从九幽地狱中逃出的恶鬼。

狰狞的形状,令人望而生畏。

在她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凸起。

数量之多,数都数不清楚。

一个个凸起的顶部,幻化出一张张狰狞的面孔。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有无数个微型的人头,从她的体表延伸出来。

似鬼非鬼,似魔非魔。

浓郁的黑气中,蕴藏着无尽的煞气与杀意。

黑雾变幻,凝聚成一条条黑色的锁链。

有形无质的锁链,一端在虚空乱舞。

另一端,连接着焚情尊者皮肤下的凸起人脸。

乍一看,就像是一张张诡异的面孔,张开了嘴巴,吐出一条条锁链。

此刻,焚情尊者气息暴涨,双眸空洞的可怕。

身体,好像连接着一片鬼窟魔域。

影影焯焯,厉嚎隐现。

黑色锁链狂舞,朝林宇的躯体缠绕而去。

这一刻,周围的空间宛若被凝结禁锢。

眨眼间,一条条锁链便缠住了林宇。

剧烈的能量波动,在大厅内奔涌。

虚空颤动,耳畔响起嘎吱嘎吱的声音。

大厅支柱,上面的房梁好像也禁受不住波动的涟漪。

当锁链缠住林宇的那一瞬,众人的耳畔响起一阵阵桀桀的笑声。

声音中,充满了暴虐与得意。

“小畜生,受死吧!”

随着笑声响起,黑色的锁链仿佛具有某种诡异的灵性。

缠住林宇之后,竟向血肉之中钻去。

看到这一幕,大厅内的宾客纷纷面色一变。

如此诡异的手段,当真是前所未见。

传承古老的无量道,果然名不虚传。

大名鼎鼎的焚情尊者,确实高深莫测。

乌云滚滚,锁链缠空。

妖异的气息,令人心悸。

此时,林宇面色冷漠,对缠在身体上的黑链视而不见。

双眼,漠然地望着焚情尊者。

他轻哼一声,不屑地嗤笑道:“人不人,鬼不鬼,连修炼的功法都这么恶心。”

淡然的声音,缓缓响起。

闻言,焚情尊者的表情愈发狰狞。

方才林宇的那一句话,好像戳中了她心头的痛楚。

“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看我不吸尽了你的血肉。”

一声怒喝,狂舞的黑色锁链,刺中了林宇的皮肤。

嗖嗖嗖……

犀利的破空声,不绝于耳。

尖锐的穿透力,无坚不摧。

叮叮……

撞击声响起,黑色锁链受到了莫大的阻力。

林宇的体表外,迸溅出丝丝火花。

这一幕,让焚情尊者不禁悚然而惊。

由黑雾幻化而成的锁链,介于虚实之间,随意切换。

锁链端头,更是锐利无匹,足以穿金裂石。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向来无往而不胜的一招,居然连林宇的皮肤都刺不进去。

这家伙的防御力,简直可怕。

“在真实的力量面前,一切手段不过是雕虫小技。”

随着冷漠的声音响起,林宇浑身绷紧,骤然发力。

砰砰砰……

缠绕在他体表外的黑色锁链,寸寸崩碎。

见状,焚情尊者厉喝一声。

滚滚黑雾,遮天蔽日。

一团乌云,朝林宇涌去。

黑雾所及之处,连空气中都发出滋滋的声响。

一缕缕灰烟,袅袅升起。

腐蚀性的气味儿,在大厅内蔓延。

一道道的黑烟,似乎能侵蚀万物。

见此情形,大厅内的宾客纷纷纵身朝外面躲闪。

众人心里很清楚,沾染了那些黑雾,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但林宇却不闪不避,依旧从容淡定。

他跨步迎上,如同一尊神魔。

笔直的身躯,蕴含着恐怖的力量。

咚咚咚……

脚步声,沉重如岳。

吱嘎……

整座大厅,摇摇欲坠。

狂暴的力量,不停地酝酿。

虚空,都似乎有了坍塌的迹象。

黑雾,迅速将林宇淹没。

耳畔,尽是鬼哭狼嚎之音。

黑影重重,似乎有万千厉鬼,欲要噬咬血肉。

啸声凄烈,恍若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炼狱之苦。

这一刻,林宇周围尽被黑雾充斥。

他的神色,冷漠如初。

双拳,忽地划出一道完美的轨迹。

“砰”

巨响传来,黑雾翻腾。

林宇双拳连击,黑色的雾气竟渐渐淡去。

看到这一幕,焚情尊者的眼眸中出现了一抹震怖之色。

一声厉啸,黑雾极具收缩。

在老妪的头顶上,凝聚出一只漆黑的手掌。

长长的发丝,迎风招展。

黑色巨手,向林宇横压而下。

一丝丝可怕的气息,湮灭了虚空。

焚情尊者身上流露出莫名的气韵,给人以极大的压力。

此时,林宇深邃的眸中,出现了一丝凝重。

“想杀我,你还不够格!”

暴喝声,响彻天地,犹若雷霆炸响。

一拳当空击出,拳风撕裂了空间。

咔嚓……

拳头所过之处,无形的虚空出现了一丝丝裂缝。

霸道无匹的一拳,硬撼诡异莫测的黑手。

轰……

两者碰撞的刹那,焚情尊者如遭雷击。

拳头上的力量太庞大了,跟大山压落下来了一般,沉重无比。

她大口咳血,横飞了出去。

轰隆一声,整座大殿骤然坍塌。

尘烟滚滚,碎石飞溅。

两股力量的撞击,让周围的空间陷入了一种狂暴的混乱之中。

弥漫的尘烟里,一道黑影倒飞出去。

随即,林宇紧跟而来,又是一拳打出。

势猛力沉,犹若一片太古山岳降临,砸崩虚空。

倒飞出去的焚情尊者,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凶戾模样。

头顶上的黑色手掌,也变得暗淡了许多。

噗嗤……

她喷出一口鲜血,融入了黑掌之中。

原本有些暗淡的手掌,重新变得漆黑如墨。

轰!

林宇的拳头,与黑手再次碰撞在一起。

焚情尊者大口咳血,再次被击飞。

“你还不配做我的对手,让你们宗主出来,今天我要把无量道连根拔起!”

一声虎吼,声音震动天际。

如此强势的林宇,惊得无量道众弟子都顿足不前。

连连受创的焚情尊者,何曾被人这般羞辱过。

羞怒与愤懑,在她心头积蓄到了顶点。

“你找死!”

尖利的声音,犹如一只只绣花针刺入了耳膜中。

她奋力对抗,黑袍早已被鲜血浸染。

体表皮肤上的一张张诡异的面孔,骤然爆裂。

浓郁的黑雾,自她体内喷涌。

随着黑雾的涌出,她的身体迅速干瘪下去。

皮肤下的血肉,似乎被抽取一口,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膜覆盖在骨架上。

黑手冲天而起,压塌了苍穹,湮灭了虚空。

乌黑光芒闪烁,慑人之极。

在林宇带来的致命压力下,焚情尊者决死反击。

当空中的黑色巨掌成型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干瘪的像是一具骷髅。

所有的生命精气,仿佛全部注入到那只漆黑的手掌之中。

林宇没有抢先攻击,反而好整以暇地望着对方。

等待着,焚情尊者的舍命一击。

漆黑的手掌再次压落下来,遮天蔽日,宛若一片云朵,恐怖无比。

形似一座黑色的五指山,向下压盖。

一掌压下,遮蔽天日。

景象骇人,宛如恶魔降世。

乌云滚滚,只手遮天。

磅礴的气息,令人震怖。

这一刻,林宇纵声长啸。

体表略带晶莹光泽,恐怖无边。

右拳高高挥起,击向天空。

可怕拳印绽放,神威凛凛。

周围掠起一股飓风,飞沙走石。

力量之大,搅动虚空崩裂。

拳掌之间的激烈碰撞,爆发出无尽的光芒。

轰!

这片天穹,似乎都要裂开。

黑色的巨掌,迅速黯淡。

拳意恢宏磅礴,古意沧桑。

劲风浩荡,脚下大地龟裂。

拳印击散了漆黑的手掌,去势不减。

林宇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焚情尊者像是一朵柳絮,倒飞出去。

噗的一声,血液溅起。

焚情尊者的胸膛上出现一个血洞,前后透亮。

噗通!

倒飞的身体,坠-落在地。

双手费力地撑起上身,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

“不……”

她眼眸暗淡,带着无尽震撼以及不甘,直挺挺倒了下去。

看那毫无起伏的胸膛。

生机竟然完全灭绝,当场便死了个彻彻底底!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