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贼、妻子及皮划艇

  • 主演:埃迪·马森,莫妮卡·杜兰,马克·斯坦利,多米尼克·阿普尔怀特,卡尔·皮尔金顿,大卫·芬恩,安德鲁·朗塞尔,弗朗西丝卡
  • 导演:未知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这部4集剧讲述John Darwin伪造自己的死亡,以骗取人寿保险并避免破产。他和妻子Anne Darwin串谋,说服保险公司John Darwin独自去乘皮划艇时失踪,并得到超过25万英镑保险金。   当时债台高筑的Darwin家已经有抵押贷款,还刷爆了13张信用卡,共欠下6.4万债务,当时Anne想申请破产,但最终被丈夫说服实行这看似荒谬的计划;但这计划成功实行长达5年,甚至骗过了两名儿子,得到保险金的John及Anne后来搬到巴拿马去,直至07年John Darwin在伦敦现身才被揭发。

窃贼、妻子及皮划艇第一集

“我知道!”萧晓冷冷的说道,现在算是明白了。

原来这些菜鸟在幕后黑手的授意下还学会了演戏啊,现在见里面的战斗暴露了,一个个都朝着萧晓冲了过来。

毕竟他们也不傻,萧晓能够从外面走进来还没有被吃掉那就是一种实力啊,现在这些菜鸟们不得不面对萧晓这个高手了。

换做是刚才,萧晓肯定会毫不吝啬的把他们干掉,不过现在,救人要紧啊。

顺势将吴小艾抱在怀中,萧晓一脚踹在第一个扑上来的菜鸟胸膛上,并且一跃而起踩在了小镇街道上的房顶上。

“你也不是人!”吴小艾狠狠地咽了口口水忐忑的说道。

“你才不是人。”,萧晓没好气的笑道,抱着吴小艾飞快的朝着枪声发出来的地方跑过去。

“飞檐走壁啊。”吴小艾喃喃道,躺在萧晓怀里看着莫问的眼神都开始发亮了。

“原来这个家伙还是挺帅的。”随着萧晓实力的初现,吴小艾这个焊妞不由想道。

看来萧晓比她的偶像姬十二还要厉害不少呢,至少姬十二不会一跃几米高呗,不会被这群菜鸟包围还云淡风轻呗。

不过下一刻吴小艾就见识到了真正的差别是什么。

“姬十二?”看着院里的场景后,萧晓疑惑的说道。

闻言后吴小艾也急忙的看了下去。

下面被一群看起来就高大上的吸血鬼为攻的可不就是姬十二和他的队员嘛。

“我们快下去。”吴小艾心中一紧,急忙说道。

萧晓点了点头,从房檐上跳了下去,站在了战圈当中。

因为萧晓的加入,也使得双方的对抗一缓,都注视着莫问。

“你怎么来了!”虽然是询问,可是姬十二的语气当中充满了欣喜若狂。

萧晓来了,那还担心什么,至少命是抱住了呗。

“巧合,巧合。”萧晓尴尬的笑道。

天知道竟然在这里遇见了姬十二等人,不过这也算是说得通姬十二的手机为什么打不通了。

“真是够巧啊。”姬十二也乐呵呵的笑道。

“哼!”反倒是吴小艾白了姬十二一眼,对于这个偶像被别人打的衣衫褴褛有些瞧不起。

可想而知,如果没有她吴小艾把萧晓来个美丽的邂逅,天知道姬十二会怎么样啊,天知道她贸然冲进来又会如何啊。

不由的,吴小艾看向萧晓的眼神充满了灼热,搞得萧晓脑袋赶紧一别想到“这个丫头又犯病了?”

不然前后的反应差别怎么这么大啊。

随着萧晓和姬十二的唠叨,将姬十二包围的这些个看起来比较高等的吸血鬼总算是爆发了。

“嘿嘿,去地狱聊个够吧。”然后一个穿着灰衣的吸血鬼便朝着莫问冲了过来。

只见他的衣服瞬间膨胀,背后像是冒出来了什么似得,看不见,却又能够感觉得到,整个人都大了一号,俯冲到了萧晓的面前。

“最讨厌别人打断我聊天了。”萧晓不屑的说道。

莫问眼睛都不带眨一下,视线一直锁定着这个家伙,直到他冲到身前后,萧晓一个轻松的侧身,使得它一抓落空后,萧晓顶膝踹在他的胸口,再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动作简直就是行云流水啊,这个家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就被扇回了原位,只是脸颊更加肿大罢了。

“姬十二,这些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淡淡的拍了拍手掌,萧晓皱着眉头询问道。

闻言后,姬十二等人才从震惊当中缓过来。

曾经的萧晓只活在传说当中,现在再一次见到萧晓出手后只有浓浓的敬佩和高不可攀啊。

刚才还把他们压制的死死的家伙,就这样被萧晓云淡风轻的给打的蒙圈了,姬十二现在才算是真正的明白差别是多么的巨大,传说果然是传说啊。

“应该是奔着项目来的。”姬十二无奈的说道。

“我靠!打我主意的人都得死。”萧晓顿时就怒了。

好不容易搞来的烫手山芋都有人要抢,他不捍卫一番都对不起曾经夸下的海口了。

这一次不用对面这些还没有缓过来的家伙出手,萧晓已经朝着他们展开的反攻。

脱离姬十二等人的防御圈,萧晓瞬间提速,以一己之身冲入敌营。

所谓万军丛中直取上将首级也不过所过。

和萧晓相接的吸血鬼从来没有挡得过两回合的,萧晓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做秒杀。

“滋滋滋!”

忽然,对面的吸血鬼同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萧晓瞳孔一缩,暗道不好。

果不其然,少许过后,小院被包围的严严实实,屋顶墙壁上站的密密麻麻的曾经的村民,现在一个个都咧着嘴张开獠牙狰狞的看着莫问。

“现在怎么办?”姬十二吼道。

双拳难敌四手啊,萧晓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他姬十二可是还带着手下的,他又不得不顾及手下的安危。

“自己保护好自己。”莫问冷冷的应道。

因为他已经锁定了敌人的核心人物。

站在这些比较高等的吸血鬼中间的一个银色长头发男人。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长得还算是挺帅气的,俊挺的面容,挺拔的鼻梁,活脱脱就是漫画中冒出来的男主角啊,只是一想到他们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萧晓就哭笑不得。

嘴里的两颗獠牙应该也是后期按上去的吧,现在科技发达了,什么都可以啊,如果这群家伙能够把他们掌握的基因科技用来造福人类,那该多好啊,可是他们并没有这个想法,反而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喂,报上名来。”萧晓嚣张的指着他挑衅道。

“无知的人类。”银发男人继续阴冷的笑着,看向萧晓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脱得光溜溜的大美人似得,弄得萧晓后背发麻直打颤。

“卑鄙的家伙。”萧晓不由的也学着他的口气调侃道。

既然话不投机,那就不多说呗,打到他说位置。

说罢,萧晓的身影在视线范围中化为了碎片,像是一阵微风一样略过了敌人的身边,带动他们耳边的一缕发丝,下一刻出现莫问依旧抓着银发男人的脖子将他给举了起来。

窃贼、妻子及皮划艇

窃贼、妻子及皮划艇第二集

傅景寒被说的哑口无言,胸口憋着一股怒火,却因为董婉云是长辈不能发泄出来。只在身侧握紧了拳头,下颚紧绷。

董婉云见状,又重重的冷哼了声,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如果没事的话,傅先生就请回去吧。我们顾家房子小,寒酸,傅先生以后也不必来了。”

傅景寒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他皱眉看着董婉云。

“我只是想见心柠一面,有话要跟她说。我们早晚是要见面的,妈您又何必赶我走?我……”

“傅先生,我们顾家不欢迎你!”

董婉云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她看着傅景寒,毫不客气的说。

伸出手指,颤抖着指尖指着他,可见有多生气。

“我好好地女儿嫁给你,可你是怎么对她的?因为你,我的女儿受尽委屈,我的丈夫甚至身死,甚至连顾家也差点毁在你的手里。傅景寒,你还想做什么?”

董婉云的话一说出口,傅景寒的怒火机会按捺不住。

“您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我承认,是我对不起心柠,但是爸的死我也很遗憾。至于对顾氏做的事,如果不是心柠一再的逼迫,我也不可能利用顾氏来威胁她。”

傅景寒理直气壮的口吻让董婉云气得不轻,她的手抖的更厉害了。

指着傅景寒:“你……你……”

你了许久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一口气上不来竟然脸色发白的直直朝着后面倒去。恰好顾心柠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一幕,吓得面无血色。

“妈!”

她惊慌的大喊了声,匆忙跑过去,扶着董婉云,拍着她的胸口替她顺气。

“妈,您没事吧?别着急,放缓,慢慢呼吸。”说着,顾心柠又连忙倒了杯水端着,喂给董婉云喝:“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董婉云终于缓过一口气来,看着顾心柠好怕焦急的样子,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好孩子,妈没事。”

董婉云极力笑着安慰她,顾心柠这才松了口气。想到另一边的傅景寒,立刻起身,转身,用仇恨的目光冷冷的盯着他。

“傅景寒,你还来干什么?我们之间早就已经结束了,我家也不欢迎你。如果你还有点了良心,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更不要来打扰我的家人!”

“心柠,我是来跟你解释的。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打算跟顾心蕊结婚。我也不知道民政局那边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真的没有娶顾心蕊的意思。”

看着顾心柠的表情,傅景寒也知道不好,连忙解释。

顾心柠一脸冷漠的看着他,说:“你跟顾心蕊的事情跟我无关,不用跟我解释。现在,请你离开我家。”

“心柠,我……”

“滚!”

顾心柠气的恨不得杀了傅景寒!

他跟顾心蕊两人一起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还不够,竟然还上门来给她的母亲添堵。明知道母亲身体不好,却自私的只顾着自己。

她以前还真是瞎了眼。

“顾心柠,我好好跟你解释,你就是这样的态度?”

“我的态度很正常。傅景寒,你如果不想让我恶心的话,现在就给我滚。”

顾心柠冷眼看着傅景寒,眼神里满是冰冷和仇恨。从傅恒志到董婉云再到顾心柠,接连受到冷脸和斥责,高傲如傅景寒怎么可能忍的下去。

他脸色难看的瞪着顾心柠,面目狰狞的看着她,片刻后,一言不发的离开。

傅景寒走了,顾心柠才松了口气,又连忙看向董婉云。

“妈,您真的没事?”

“别担心,没事。刚才只是情绪有些失控,所以才……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顾心柠松了口气,眉头狠狠皱着:“妈,我下次不在家的时候你别再让傅景寒进来了。”

“妈知道了。”

董婉云笑着拍了拍顾心柠的手,安抚她。

吃过晚饭,顾心柠看着董婉云吃了药回房间休息才放心的回了自己的卧室。

洗漱完躺在床上,她只觉得浑身疲惫。

搞不懂傅景寒到底在坚持什么,明明两人之间再无可能。无论是曾经的不信任还是背叛,一桩桩一件件,那么肮脏阴暗且全都摊开来早就说明白的事情,他却要一味的纠缠。

是不甘心吗?

顾心柠嘲讽的想,似乎除了这个,根本就没有合适的理由。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

顾心柠也没看,随手就接了,听到傅池渊的声音才后悔自己手快。

“傅先生,有什么事吗?”

“还是更喜欢你叫我小叔叔。”

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

傅池渊在心里补充,顾心柠无声在心里唾弃。

“傅先生以后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好吧, 那就叫我池渊。乖,叫一声,我想听。”

叫池渊似乎也不错。

想象着自己的名字从顾心柠的嘴里叫出来,傅池渊竟然有股迫不及待的感觉。他想要听,迫切的想要听到,可惜顾心柠是不可能如他愿的。

“傅先生没事我就挂了。”

“小柠宝贝真不乖。”

傅池渊轻笑了声,宠溺的说,顾心柠听了却后背发凉。

“傅池渊,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的好侄子又去找你了?他还没有死心吗?”

顾心柠闻言,冷笑,意有所指的说:“对傅景寒的死缠烂打加无耻厚脸皮,傅先生应该最清楚不过。毕竟,你们可是一家人,是亲叔侄,不是吗?”

一句话骂了两个人。

傅池渊听了竟然也不生气,反而又轻笑了声。

低沉的笑声,带着几分沙哑,听在耳朵里竟然感觉痒痒的。

顾心柠的脸有些红,幸好只是打电话,如果面对面,她肯定要恼羞成怒。

“小柠呢,你还舍不得他吗?因为对我的侄子还有感情,所以才不愿意接受我?”

“难道就不能是我不喜欢你,讨厌你,想要远离你?”

顾心柠没忍住,没好气的反问。

“当然不能。乖小柠眼前在我身下享受迷醉的表情还刻在我的心里,对我当然是不讨厌的。所以,不接受我就只有一个理由。”傅池渊不紧不慢的补充:“对我的侄子念念不忘。如果不是的话,那小柠就答应跟我在一起,证明给我看。”

窃贼、妻子及皮划艇

窃贼、妻子及皮划艇第三集

第122章 人生中的贵人

云初凉再次找来金师傅,大概跟他说了下,还当场画了几张简单的图纸:“这边比较简单,你只要帮我多打几个这样的柜台,还有按这样的款式帮我打几个试妆台,然后里面帮我弄几张小床。”

“楚先生放心,这些都简单,保证给你弄好。”现在金师傅可是把云初凉当菩萨给供起来了,几天时间给了他三单生意,他怀疑这个楚先生家里是开金矿的,一天买两个铺子。

“那就谢谢金师傅了。”对于金师傅的上道,云初凉也是十分欣慰。

从寻欢馆目前的进度来看,这个金师傅还是很靠谱的,否则她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他,找个靠谱的装修师傅,她也能少操不少心。

玉娘看云初凉弄的还挺专业的,倒是多了几分信心:“我怎么觉得咱们能赚大钱呢。”

“要说玉姐姐眼光好呢,我保证咱们能赚大钱。”云初凉自信满满,神采飞扬。

玉娘笑了,“说真的,你找到货源了吗?要不要姐姐给你介绍几家?”

云初凉摇了摇头:“咱们不进货,咱们自己做。”

“自己做?”玉娘惊讶地看着云初凉,“你会做胭脂?”

云初凉骄傲地扬眉:“何止胭脂,眉粉,蔻丹,黛笔,口脂,还有水乳面霜,护理液,所有化妆品咱们都可以做。”

玉娘听完所有的惊讶都转换成了崇拜:“这些东西你都会做。”

她也算是做这一行很多年了,她说的东西有几样她听都没听过。

“不是我,是我们,我可以教你做。”云初凉冲着玉娘眨了眨眼。

玉娘顿时来了兴致:“你真要教我。”

这一行最重要的不是秘方吗?她竟然肯教她。

云初凉笑了:“怎么,我信你,你反倒不相信你自己了。”

她的眼力是不错,不过她的也不差,她在娱乐圈混迹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位是可以一直合作的对象。

玉娘愣了下,笑起来:“你敢教,我就敢学。”

“为什么不敢教,我们以后还要将店铺开满整个东秦,开到全九州去。”云初凉拍了拍玉娘的肩膀豪气道。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怕东怕西哪能做得成大事。

“好。”玉娘笑了,笑得那样迷人。这一刻她仿佛已经看到了她们成功的那一瞬间。

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她绝对是她人生中的贵人。

云初凉晚上都没回帝师府,跟玉娘在屋里捣鼓化妆品制作。

“这些东西都是你说的化妆品啊?”玉娘震惊看着云初凉拿出来的各种瓶瓶罐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啊。”云初凉笑着,指着那一排水乳面霜:“这几样都是我自己做的,效果非常好。”

“还有这款睡眠面膜,也是我特制的,熬夜用这个一敷,保证黑眼圈全部消失。”

云初凉又兴致勃勃地指着那一个蓝色小瓶:“还有这个眼霜和眼精华,长期用可以除皱的,比你们这里的什么雪肤膏,玉肌露可强多了。”

玉娘聚精会神地听着,情不自禁地跟着吞口水。

在女人胭脂这一方面,她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是今天她才知道,她是有多孤陋寡闻。

“这是什么?”玉娘拿起一个小管,稀奇地问道。

“这叫口红,这支是粉红色。”说到口红,云初凉就想到自己那支最喜欢的大红色口红不见了,她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口红?”玉娘皱眉,她还真没听过。

见玉娘依旧一脸疑惑,云初凉笑道:“就是你们这里的口脂,不过这可比口脂好用多了,而且更漂亮。我试给你看。”

云初凉说着拉过玉娘,将她按到镜子前面,帮她涂上口红,玉娘全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云初凉乐了:“放轻松点,口红可不会吃人。”

玉娘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身子渐渐放软,不是她要紧张,实在是她没见过这些东西呢。

很快云初凉便帮她涂好口红,“嘴巴像我这样抿一抿。”

玉娘按照云初凉做的示范抿唇。

“可以了。”云初凉抬着玉娘的下巴看了看,十分满意:“自己照照镜子。”

玉娘看着铜镜中那粉嫩的唇瓣,眸子倏地一亮:“真漂亮,这是我用过最好看也是最方便的口脂。”

得到玉娘这样的高度赞扬,云初凉得意起来:“是吧,若是咱们卖这种口脂,你说有人买吗?”

“当然。”玉娘兴奋道:“这颜色比我们现在用的普通口脂好看多了,那些大户人家的夫人小姐一定会很喜欢的。”

云初凉也知道现代化妆品在古代肯定会有超大的市场,只是……

“这口红不是我做的,我们如果自己做,可能做不到这么好看,颜色估计也会差些。”口红她自己可没做过,因为现代实在太多便宜又好用的口红了,完全没必要自己做。不过这些化妆品的原理她都懂,真要动手应该不难。

“没关系,这些就已经够新颖了,咱们一定能成功的。”玉娘现在可是对云初凉充满了信心。

云初凉乐了,拉着玉娘道:“不如我今天给你做个全套护肤,再帮你上个妆,咱们看看我这些化妆品的效果。”

“好啊。”玉娘顿时来了兴致,她正对她这些东西感兴趣呢,很多东西她都没见过,根本不知道怎么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好用。

“来。”云初凉拉着玉娘,让她躺到一张小榻上,“我先给你洗脸。”

云初凉拿出她自制的卸妆油,轻柔地抹到玉娘脸上。

油油的感觉抹到脸上,倒也不算难受,玉娘情不自禁地问道:“这是什么?”

“卸妆油,上妆之后,都得用这个卸妆,否则你们脸上的铅粉会卡到毛孔,毛孔变粗变糙,皮肤也会越来越粗糙的。”云初凉一边解释,一边给她卸妆。

玉娘心下微惊,因为她说的这些真的跟她的情况一模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纪,她的皮肤真的越来越不好了。

“那个,我以前都没有卸过妆,我现在用这些还来不来得及啊。”玉娘抬眸紧张地问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