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笔记

  • 主演:曾舜晞,肖宇梁,哈妮克孜,刘宇宁,范明,刘雪华,成方旭,刘昱晗,万沛鑫,王劲松
  • 导演:邹曦,马小刚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0
根据南派三叔原著小说改编的爱奇艺自制剧集《终极笔记》讲述了自云顶天宫事件之后,吴邪刚刚从三叔处得知西沙海底的隐情,以及战国帛书与老九门的恩怨,随即收到了两盘来自张起灵的录像带。为了进一步揭开事情的真相,他追寻着录像带中支离破碎的线索来到青海,却陷入了更深的谜团,自此一路历险不断。

终极笔记第一集

第794章

他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

他可以通过留在她身上的媒介,静静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所以他知道对方要做的任何的事情。

在知道她进入十八层地狱之后,他根本就来不及想,就飞快的将自己的灵魂分裂出来,附身在她的身体表面上。

原本他想整个灵魂都过去的,但是十八层地狱本来就是镇压灵魂的,如果他就这么过去的话,很有可能直接把自己整个灵魂也搭进去。

这样一来,不仅帮不到她,自己也脱不开身。

因此,他只能讲自己的灵魂剥离出一部分来,因为是残魂,所以十八层地狱中的刑柱,并没有检测到这是两个人的灵魂。

他附身在她的身上,刑柱不能发现他有独立的灵魂意识,只会认为她的灵魂不稳定,所以分裂出了残魂来。

于是刑柱锁定了她的残魂后,就会造成锁定住她的错觉来。

所以,所有的痛苦,都不需要她去承受,只要有他在就好了。

“你别告诉她。”残魂缓缓的开口说:“她现在不想见到我的。”

阎王一开始以为这残魂是想夺舍温卿尘的身体,从而意外被锁的。

但是没想到他们二人竟然是认识的。

他原本正打算去告诉温卿尘,转眼又听见他这么说。

阎王沉默了下,说:“你本不该镇压在十八层地狱,但你的残魂已经烙上了十八层地狱的烙印,已经无法融回本体的魂魄中。”

残魂也跟着阎王沉默了一下,说:“无妨,你直说我该怎么做。”

阎王冷漠的说:“本王可以将你的残魂放出十八层地狱,但因为无法回到本体魂魄,徒留人间,会变成怨鬼,本王会送这残魂去投胎转世。”

闻言,残魂难得多了一抹惊讶:“我的魂魄……竟可以投胎转世?”

阎王说:“只有残魂的话,可以,如果是整体的灵魂,不行。”

残魂就是相当于一个灵魂被分割出了一角出来,类似于灵魂碎片,这灵魂碎片没有独立意识,自然就不算是一个独立的灵魂,也算不上修灵人了。

逆天而行的修灵人,本来就已经比平凡人多出了修行而来的寿命,修为越高,寿命越长。

这多出来的寿命,就等于平凡人类的投胎转世。

天道都是公平的,想要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

想要成为修灵人的话,那么就失去了生老病死的生死轮回。

阎王声音已经很冷漠:“你考虑清楚,是让残魂转世,还是留它在人间成为怨鬼。”

即便成为怨鬼,那也是一个低等的怨鬼,毕竟连基本的意识都没有。

可转世的话,被打上十八层地狱烙印的残魂,转世也只会先入畜生道,或许会转生成猫狗猪牛羊,任人宰杀。

直到三世之后,重新为人,但也会过上颠沛流离的凄惨生活。

残魂这一次沉默得更久了。

久到阎王以为对方已经放弃了等到答案的时候,对方忽然轻轻的开了口,说——

“投胎吧。”

阎王:“确定了?投胎之后,你的灵魂再也不完整了,灵魂不完整你知道会如何吧。”

残魂:“不投胎不是也一样?”

阎王想想也是,于是不再多言,手一抬,便将残魂身上的锁魂链取下。

再看地上的徐万众,他已经平静了下来,说:“任由阎王处置。”

终极笔记

终极笔记第二集

来护送的GT组织的外勤队,全副武装,同那些平时的雇佣兵一样的装扮,但是,因为GT有钱,所以装备可是比他们要强多了。

上了船,顾敏之看着大家在那里休养生息。

顺便,约翰在跟叶柠聊着天。

QM在一边玩着枪。

再想想,刚刚叶柠那些表现和动作。

顾敏之心里有太多的疑惑,最后,却慢慢的,因为这些,似乎得到了答案。

叶柠见顾敏之站在那里发呆,起身走了过去。

“忙了一天还不累啊,你可以下去休息,里面很多房间。”

顾敏之看着她,“你其实,不是个普通人吧。”

叶柠挑眉,“你说的不是普通人,是什么意思呢。”

顾敏之说,“这些人,他还叫你小师妹,你跟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我……”叶柠耸肩,却不回答。

顾敏之紧紧盯着她,半晌,才哈哈的笑了下,说,“其实,叶柠,我真的很嫉妒你。”

叶柠愣了愣,“被堂堂的总统府千金来嫉妒,我是不是应该高兴?”

她说,“真的,其实,是叶紫给我发了你们的视频,我才看到,你跟慕夜黎,竟然可以那么甜蜜,我当时真的很嫉妒,我觉得,我跟慕夜黎认识了那么久,都没有过那么亲密过,可是,你一个后来者,凭什么跟他那么亲密,他那么优秀的男人……过去,我总觉得,虽然,我们没可能,但是,他跟任何人,都不会有可能,因为,他那么高傲,那么骄傲,那么高大。”

“可是,现在,他却跟你在一起了,而且,还对你那么疼爱,我一直在想,凭什么,我不服气,我不甘心,他可以结婚,可以有女朋友,但是……他不能跟人家那么亲密,他不可能爱上任何女人……因为,所有人都不配。”

叶柠笑笑,看着她。

顾敏之叹息了下,看了看周围,“没想到,叶柠,你并不是普通人,你现在一定在嘲笑我,说我眼光短浅,根本不懂你这些东西,是啊,我看的出来,你很厉害,而且,我真的不懂,我输给你了,我承认,你很厉害,比我厉害。”

叶柠只是笑笑,“你别这么说,我跟你,是不同的人,其实,没必要攀比。”

“不,我们都是女人,而我跟你是不同的人,却在男人的方面,我们都一样是女人,可能在男人的眼里,你到底是比我强的,尤其是慕夜黎这样的男人,你放心,我不会再跟你作对了。”

叶柠更是松了口气的样子,“那太好了,人家正好都在说,我跟总统府千金作对,是在找死呢。”

顾敏之也是觉得好笑。

那些人懂什么呢,不过是来看看热闹而已。

约翰这时来了。

“喂,小师妹,你来看看,大师兄在找你。”

叶柠赶紧走了过去。

“怎么了?”

大师兄正在**里。

“小王子已经被接到了组织,你不用担心了,等有消息了,我再告诉你,这次我就不去接你了,听说你也没惹出事来,我也就欣慰多了,行了,一会儿回来见。

QM还在那里研究着枪,大家也不敢惹他,在一边看着他摆弄。

QM还说,“你们GT就是有钱啊,什么东西都能搞得到呢。”

叶柠说,“是是是,你放下行不行,再乱动小心我跟你不客气。”

“哎呦,那么小气。”

(五更)

终极笔记

终极笔记第三集

【266】大叔带你回家

因为有门禁,傅天泽的车没法开进来,他抱着简宁一路跑出了小区。等上了车,他已经气喘吁吁了,而简宁异常虚弱地伏在他的怀里,根本不愿意松开他的脖子。

傅天泽将她放在副驾驶上,他半个身体在外,上半身探进车里,哄着她:“宝贝,大叔带你回去,大叔陪在你身边,不怕,不要怕,先松开手……”

夜色很黑,路灯的光亮照不到这里,周围的一切都朦朦胧胧的,连傅天泽的脸也是,简宁听了傅天泽的话,瑟缩了一下,松开了他的脖子,整个人却蜷缩在副驾驶上,一副受惊的模样。

傅天泽想为她系上安全带,简宁还挣扎了一下,眼神很是急躁不安,她抓着他的手,手在颤抖,连连道:“大叔,我怕,我害怕,他说我要是敢走,不会放过我的,也不会放过大叔……我们去报警好不好?报警,让警察来抓他……”

她已经理智全无,傅天泽也被她弄得心烦意乱,然而他的脾气对她就是发不起来,他为了安抚莫苒的情绪,压低了头去吻她,想以此来平复她的恐惧。

“不要!不要!”简宁疯了般往一旁躲闪,整个人滑溜溜地钻到了驾驶座上,只剩下两条腿还在这边,她害怕他的触碰,像躲着洪水猛兽,她大哭,失去了理性。

傅天泽更加心疼,一想到她恐惧的来源,以及她遭受的粗暴对待,他就完全没有办法思考。不能怪莫苒,只能把所有的罪责都推给顾景臣,恨着顾景臣,恨意一点一点剧烈膨胀。

他还要按捺着心底的冲动和愤怒,语气温和地对他的宝贝说道:“小丫头,别怕,别怕,大叔不碰你,看清楚大叔是谁……大叔不是坏人,你不要激动,脚是不是又撞疼了?”

莫苒这才抬起头,可怜楚楚地看着他,她眼泪汪汪地点点头,抱着自己的脚,还是不肯往他身边靠近。

傅天泽只好将上半身从车里抽离,在车外低头对她说道:“宝贝,大叔关上车门,你先坐过来,大叔带你回家去,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

他说完,关上了车门。绕过车头朝驾驶室走去。

简宁也不想耽误时间被顾景臣发现,于是,也不跟他继续装疯卖傻,听话地又挪回了副驾驶。

傅天泽见状,拉开驾驶室的门坐了进来,很疼惜地摸了摸她的头,又为她系上了安全带:“宝贝,别怕,大叔开车了,我们走了,坏人追不上。”

说着,车在黑暗中打了个弯,朝着前方开去,简宁偏头看了一眼这个高级的公寓区,她不知道顾景臣醒来之后会有什么动作,会不会大发雷霆地四处找她。

但是,她跟顾景臣的戏份已经到此为止了,她已经没工夫再去应付他。接下来要做的,是如何在沈露的伤口上撒上细细的盐,以及送傅天泽下地狱!

车子行驶的方向很不对劲,一直驶出了市中心,简宁的心几乎跳出了嗓子眼,这段路她太熟悉了,她的手紧紧地抠住了自己的腿……

简宁认识路,可作为莫苒她却不应该认识,所以她强打起精神看着窗外的黑暗,问道:“大叔,我们要去哪儿啊?好黑,我害怕。”

傅天泽专心地开车,因为有心事,唇角抿得紧紧的,他回答道:“去大叔的家,在那里,很安全,没人能把宝贝带走。”

“嗯。”简宁很淡漠地回应了一句,可心里却砰砰直跳,傅天泽果然要带她回简家别墅!

她多少次想回去那里找妈妈,现在,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由傅天泽亲自带着她回去,她觉得像在做梦一样不真实。

她可怜的妈妈还被关在那里,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她将要见到她……

没有人可以理解她此刻复杂的心情,在妈妈眼里已经死去的她,以另一个身份回去她的身边,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剩下的亲人,妈妈会认出她吗?

妈妈已经被傅天泽逼疯了,而沈露毫无人性地对着一个年迈的妇孺下毒手……她亲眼所见,仇恨扩散得那样快,以至于即便知道了沈露此刻因流产而在医院做手术,简宁仍旧觉得不够,怎么能这样就算了?

孩子是孩子,仇怨是仇怨,必得以命相抵,否则,沈露的罪行她绝不原谅!

身体很虚弱,心却很满,简宁因紧张和激动而止不住地有些颤抖,她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倚靠在座椅上,头靠在车窗上,眼角流下了泪来。

“宝贝,你冷吗?”傅天泽的手忽然伸过来,简宁被他吓了一跳,看他的时候满脸都是泪痕。

这无声的泪痕看在傅天泽的眼中,又增加了一分对顾景臣的恨。

他什么都不说了,叹了口气,将车内的暖气打得高了些,又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哄道:“宝贝,睡一觉,乖乖的,醒了大叔叫你。”

“嗯。”简宁点了点头,乖乖地闭上了眼睛。醒了,醒了就可以看到妈妈了,只为此愿,她遭遇再多的折磨和痛苦,也都值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