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的果实~科学犯罪搜查档案~

潘多拉的果实~科学犯罪搜查档案~
  • 主演:藤冈靛,岸井雪乃,中山裕介,佐藤隆太,石野真子,板尾创路,西村和彦,本仮屋唯佳,安藤政信,シャララジマ
  • 导演:羽住英一郎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帝都大学生命工学专业,进入警察厅的警视正小比类卷祐一(藤冈靛饰),失去了深爱的妻子,作为单身父亲抚养着年幼的女儿。他相信科学之光,设立了专门处理尖端科学技术相关问题的部门“科学犯罪对策室”,同时聘请天才科学家最上友纪子(岸井雪乃饰)作为顾问。交给科学犯罪对策室的是警察机构应对不了的案件。按照以往的想法,只是“不可思议、不可理解的事件”。两人不是所谓的科学搜查,而是通过搜查来解开隐藏在事件背后的科学本身。@哦撸马(阿点)

潘多拉的果实~科学犯罪搜查档案~第一集

圣地这一边风平浪静,外面倒是发生了不少事情。

“九妹妹,我去赌坊看看,阿溪差不多准备好了,晋级之后去地下武殿。”六六道。

本来南宫溪该早点晋级的,但是自己母亲在跟父亲恩爱,他也不好意思打搅,正好给他多一点准备时间。

“总算是想起要晋级了,我再去准备一些丹药。”楚九歌道。

一切都准备就绪,月落亲自动手帮南宫溪引导。

“要不让首座长老出手。”南宫麒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妻子会有些吃力。

“不!我想亲自动手。”月落坚持自己的打算。

当着一些都准备好了之后,南宫溪准备晋级了,等南宫溪彻底释放出他身体里的力量还有血脉气息的时候,整个南宫家都感觉了。

那源自于自己血脉和灵魂深处的悸动,让南宫家度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股力量,是从月落长老那里传来的。”

“赶紧去问问!”

这绝对让南宫家族上上下下轰动,沐炼没有南宫家族的血脉感觉没有南宫家族的这一些人那么直接,却知道很不妙。

他杀了郁微灭口,所以还不知道南宫溪进入南宫古殿,找了其他几个南宫家族的年轻人一问,他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

南宫溪,进入了南宫古殿。

有这般收获却藏了那么久,这个时候才暴露,他倒是小看了那一个小兔崽子了。

无数道身影掠了过来,求见少主,求见月落长老,却被楚九歌给挡住了。

“现在我师傅不见客,任何人来了都不见!你们想知道什么?等一切都解决了自然会知道,现在都别围在这里了。”楚九歌冷声道。

“少主是不是在秘境里得到了什么宝贝?”

“这灵力波动,肯定是要晋级了,而且幅度很大!”

“莫非是得到了什么老祖宗的传承?”

“你们的话太多了。”六六那一张漂亮的脸变得冷漠了起来,这一些家伙难道不知道他们很烦人吗?

“我们也是关心少主!”

反正现在,是谁都不想进。

沐炼一脸阴郁之色,“南宫溪十有八九是在南宫古殿得到了南宫家族老祖的传承,一旦整个南宫家族知晓了,那么他注定成为南宫家族的家主。”

“必须要阻止他!”沐炼本不想在南宫家族动手,可是这是南宫溪逼他的。

几道黑影从家主的院落里掠了出去,沐炼也衣服关心的样子前往月落那一边。

“家主!”

“家主来了。”

“家主来了楚九歌你总该说是怎么回事了吧?”

楚九歌依旧回道,无可奉告!

“没事,肯定是溪儿有喜事,我在外面等着。”沐炼温和的笑道。

他是南宫家族的家主,自然知道从南宫古殿之后得到传承了不会立刻晋级变强,需要族中长老的全力辅助才行。

此时的南宫溪是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月落也没有任何战斗力,他派的那一些人,应该能成功的完成任务。

他没有想到,他派出的那一些人正准备动手,月落紧张却无暇分心,否则自己儿子会被毁掉。

一颗珠子挡在了他们面前,这一些人脸色大变,“这不是魂珠吗?”

“没错,是魂珠!”

“呵呵呵!还认识魂珠啊!眼力不错。”一阵冷笑圣传出。

“鬼啊!”白天活见鬼,即使这一些人的实力不错,也被吓了一大跳。

而且这一些人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的灵魂体如今加强了不少,正愁没能试试自己的实力,这不送上门来了几个找死的,他正好可以练练手。

“鬼啊!”南宫麒的出现,真的把他们给吓死了。

南宫麒当初也是圣地的风云人物,即使死去了这么多年有人记得他的样子。

南宫麒冷哼道:“心怀鬼胎才会怕鬼吧!你们,今天你们休想动我妻儿一根汗毛。”

如今的南宫麒看起来像是活着一般,他们也回过神来变得镇定了许多。

“也许是有人伪装成前家主装神弄鬼,没有什么好怕的!”

“对!今天的任务只准成功,绝对不能失败!”

因为,他们也承受不住失败的后果,要知道他们的主子可是比鬼还可怕。

“轰!”这一些人跟南宫麒交手了,南宫麒一出手便是恐怖的灵魂威压,让他们感觉到头痛欲裂,瑟瑟发抖。

“砰砰砰!”轻轻的一挥手,把这一些人拍飞到了十多米之外。

南宫麒道:“看来现在的实力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跟沐炼那一个家伙相比如何?”

要是能稳赢沐炼,也该是他动手歌自己报仇的时候了。

院子里传来了动静,让楚九歌微微一怔,她道:“六六,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进去看看!”

“好!”

果然楚九歌一看,发现这院子里多了几只老鼠,只不过这一些老鼠被虐的很惨。

沐炼的脸色有些不好,让他们偷偷摸摸的解决掉,竟然闹出了动静。

要知道月落院子里除了他们母子两没有别人,压根没有理由会失败,如今被那小丫头发现了。

楚九歌笑道:“南宫麒前辈,玩的还过瘾吗?”

“这还要好好谢谢你,现在我的能力恢复的差不多了,揍人揍起来也是挺爽的。”

“砰砰砰!”南宫麒在他们身上又补了几拳,这一些人好歹都到了玄虚境,可是在南宫麒前辈面前,一个个都特别不能打。

那一些被打的头冒金星的家伙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南宫麒,“你……你真的是南宫麒!”

“前家主南宫麒!”

他们无比的恐慌,这真的是见鬼了。

“对啊!”楚九歌笑道,几根毒针飞了出去。

“噗噗噗!”他们被南宫麒吓得亡魂皆冒,到处都是破绽,楚九歌甩出毒针攻击,全部都命中。

“不过你们似乎知道的太多了,我觉得有必要要封口!所以……”

“砰砰砰!”他们全部都倒在了地上,唇瓣变成了乌黑色。

“南宫麒前辈,沐炼冲进来了,现在还是不要让他发现比较好。”楚九歌道。

潘多拉的果实~科学犯罪搜查档案~

潘多拉的果实~科学犯罪搜查档案~第二集

“咳咳。”诺曼岛主正在喝牛奶,直接一口被呛住。

三个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都差点被噎死。

“大小姐,少将大人,这两个孩子?”诺曼岛主已经猜了出来,可还是想要问问。

容槿勾唇:“是我们的。”

诺曼岛主:“.......”

孩子都这么大了!

天啦,这两人还做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比蓝末当维那岛的岛主还要惊人。

贝思三人:“.......”

(⊙o⊙)…

惊恐到了极点。

这孩子怎么看也有五岁了,蓝末现在二十四岁,那不就是18岁就有了孩子。

天,那么早两人就勾搭在了一起。

这饭是吃不下了。

“诺曼爷爷好。”蓝小蒽眼睛一眨,走到诺曼岛主面前。

诺曼岛主看见玉雪精致的蓝小蒽,一下就喜欢上了,伸手想要摸一下蓝小蒽,可是看见自己手上都是茧子,只摸了摸蓝小蒽的脑袋:“好,你叫什么名字。”

“蓝小蒽。”

蓝小蒽一开口,诺曼岛主愣了一下。

蓝?

不是应该姓容吗?

他看了一眼容槿,见没什么表情,这是人家的事他也不好多问。

“诺曼爷爷。”

蓝诺也开了口。

诺曼岛主摸了摸蓝诺的小脑袋:“你叫什么名字。”

“蓝诺。”

诺曼岛主更疑惑了,怎么都是跟着妈妈姓,现在年轻人的思想,真是让人越来越不懂。

“诺曼爷爷,你叫我蒽蒽就好了,叫他小诺。”蓝小蒽奶声奶气的声音,惹得诺曼岛主大笑了起来。

“你们是龙凤胎,谁大一点。”

诺曼岛主看了一眼两个小家伙,在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女儿,有生之年,只怕是等不到他的孙子孙女。

蓝诺开口:“我是哥哥。”

蓝小蒽不服气:“他只比我大二十分钟。”

“大二十秒也是你哥哥。”

“哼。”

蓝小蒽扑在蓝末的怀里,小嘴一翘:“麻麻,你为什么不先生我。”

“这个不是我说了算。”蓝末淡淡道。

蓝小蒽想了想:“那你在生个妹妹。”

“现在没这个打算。”

蓝末根本没想过生孩子,当时,生他们都是意外,不过这些话,当然不会对着两个孩子说。

“那你什么时候才有这个打算。”蓝小蒽紧追不放。

“不久的以后。”

“麻麻,你又忽悠人。”蓝小蒽气鼓鼓道。

诺曼岛主笑的合不拢嘴:“哈哈哈哈。”

若这个小女孩,是他的孙女该有多好。

......

饭后。

两个小家伙陪诺曼岛主去散步。

姜楚然拿出手机翻看了一下:“蓝小姐,自从你继任了维那岛的岛主,现在全球都炸了,全都在说你。”

蓝末对这些新闻没有什么兴趣,无非是说她靠不正当手段得到的岛主之位。

“这些人太过分了,胡说八道。”霍翩翩也翻着手机,看着这些新闻就是一肚子的气。

“你看,这些人说你威胁了诺曼岛主,他才把岛主传给你的。”

“还有人说,你爬上了诺曼岛主的床,这也太离谱了吧。”

“越说越过分,这些人嘴巴也太臭了。”

霍翩翩看这些新闻,看得都快砸了手机。

潘多拉的果实~科学犯罪搜查档案~

潘多拉的果实~科学犯罪搜查档案~第三集

“你以为你现在的日子不好过么?我告诉你,你现在的日子算好的。要不是我当年把薄夏扔出去了,要不是我当年把你放在了薄家的门口,你以为你过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生?还能做这多年高高在上的公主么?做你的梦去吧!”

姜舞嘲讽的看着薄艺雅。

“如果没有我当年的做法,你或许都活不到现在,你早就被饿死了,或者被你的酒鬼老爸给卖了!”

“你以为我会感激你么?有你这样的母亲是我的耻辱!”

薄艺雅冷冷的看着姜舞,她把包放在一边之后开始收拾东西。

满地的垃圾,让她简直快受不了了,她可是有洁癖的人。

“耻辱?呵……再怎么耻辱,我也是生出你来的人。你必须承认这一点,你必须承认,我是你的母亲!”姜舞继续嗑瓜子。

地毯上,满满的都是瓜子壳。

“不跟你争论这些没用的事情了。药下了吧?按照我说去做了吧?最近薄帝怎么样?跟那个贱丫头有来往么?”姜舞问道。

“……”薄艺雅冷冷的看向了姜舞,“一定要毒杀父亲么?”

“父亲?他现在还有把你当亲生女儿么?你叫他父亲,他的心里可只有薄夏一个女儿!”姜舞满眼嘲讽。

“白夏怀孕了,她住在薄帝那边。应该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薄艺雅眼神沉了沉。

她一直都在挣扎着不想给父亲下药,但是父亲的行为让她失望。

他一直都跟白夏来往密切!

姜舞说的没错,父亲眼里只有白夏一个女儿,她杀了他又何妨!

“怀孕了?那你的地位可就更加的岌岌可危了。年纪大的人都喜欢小孩子,有小外孙了,谁还能想起你来?”姜舞扫了一眼薄艺雅,“还舍不得给他下药么?”

薄艺雅沉默。

“舍不得,到时候你就什么都没有了!”姜舞笑了起来,面容狰狞可怕,像是一个恶鬼,“不信我说的,到时候惨的是你!”

“我知道,所以我下药了!我要让他去死,让他们都去死!我要薄氏!”薄艺雅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这就对了!不过,薄夏可不好对付,她很聪明的。她说不定会知道你下药。好好想办法对付对付她吧。薄帝对你没多大心防,薄夏可未必,你防着她,她能不防着你么!”

姜舞二郎腿翘着,抖了起来。

————————————————————

白夏的牛肉化验结果当天就出来了,跟她猜测的一样,牛肉里面被下了药。

虽然不是一下子就会致命的药,但是医生说这药如果吃上两个月左右的话,就算不死掉也会疯掉。

白夏将检测结果告诉了薄帝。

薄帝一脸失望。

“我还以为雅雅没这么坏的……她只是接受不了家里多了一个你而已。”

“爸,我也希望她没这么坏,但她确实这样做了。防人之心不可无。以后她送的东西,都处理了,不能吃。不过,在她的面前就说吃了。”

白夏看着薄帝说道。

她已经有了一个计策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