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夫三田园5

家政夫三田园5
  • 主演:松冈昌宏,伊野尾慧,山本舞香,主浜晴美,平田敦子,余贵美子
  • 导演:片山修,小松隆志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家事のスキルは完璧、でも無表情で何を考えているのかわからない上、なぜか女装しているという謎多き“最強の家政夫”ミタゾノさん。依頼人の家庭の内情を覗き見しては、その秘密をネタにその家を崩壊させるのが趣味、というなんともハタ迷惑な家政夫なのですが、そのダークヒーローぶりが視聴者を独特な爽快感へといざない、“家政夫(婦)ドラマ界”に確実に新たなページを刻み込み続けています。

家政夫三田园5第一集

第951章蔚蓝星

“确实。我也不喜欢随便处死别人。”李画眉继续道:“如果是星盗团内部哗变,胜利者会将失败者放到一个星球上,只留下一点点生活用品和镭射手枪当做武器。”

“哦,这个方法稍微温和了点。”夏星辰点头说道。

“阿星大师,你的意思是将他们的机甲和飞船抢走,然后将他们放在这个D76星球上,让他们自生自灭吗?不错,这是一个好方法!既不用动手杀人,而且我们的行踪也不会被泄露出去。”李画眉的眼神一亮。

“把机甲和飞船全抢走,只留下一些防身武器,在这个荒蛮危险的星球上。你这种做法,跟直接杀了他们又有什么两样?”夏星辰反问李画眉。

“这……”李画眉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我的意见是,给他们一艘飞船。”夏星辰微微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一艘飞船?这未免太便宜他们了吧。”李画眉的秀眉紧紧的皱了起来,她没想到,夏星辰会做出如此“仁慈”的决定。

这种“仁慈”,甚至仁慈的有些圣母了。

但是,李画眉能够感觉到夏星辰身上有一种铁血之气,明显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为什么在这件事上,会如此的圣母?

李画眉更是想不通了。

“杀戮之子的星盗船,比玛丽号怎么样?”夏星辰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忽然转变了话题。

“大得多,也先进的多。”李画眉老老实实说道。

“那我们就换船,驾驶杀戮之子星盗船离开。将玛丽号留给他们。你舍得吗?”夏星辰说道。

“舍得倒是舍得,但是我还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将飞船留给他们。”李画眉还是一头雾水。

“不是一艘完整的船。而是一艘没有通讯装置,并且引擎功率只剩下一成的飞船。”夏星辰笑着道:“他们至少要在星空中流浪几个月,甚至一两年……”

“这……”

李画眉楞了一下,猛地明白了夏星辰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代桃僵,调虎离山!

不管是杀死这些被俘的星盗,还是将他们放在荒凉的星球上自生自灭。这些星盗一点作用都没有。

但是,如果让这些星盗驾驶着玛丽号在星空中流浪。那么追兵们受到误导,等醒悟过来的时候,李画眉和夏星辰这群人,肯定早就到蔚蓝星上了。

这才是物尽其用。

李画眉这时候才明白,夏星辰的这个办法,跟“仁慈”没有半点交集,甚至可以说是残忍了!

想想看,一伙星盗在动力损失到一成的飞船里,在无尽的星空中漫无目的漂流,这种感觉何其的让人绝望。

关键,他们心里还都明白,自己是鱼饵!

如果他们最终被商船救了,倒也罢了。

可是,他们十有八九会被黑胡子的悬赏诱惑,在混乱星域寻找玛丽号下落的星盗们找到。

这些星盗历尽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了玛丽号,结果知道船上的人没有一个是“血腥玛丽”星盗团的人。星盗们愤怒之下,会怎么对付威金这伙人?

总之,等待威金这伙星盗的,是极其悲惨的命运。

李画眉立刻采取了夏星辰的意见,让船员将玛丽号上的东西,全部都搬到“杀戮之子”星盗船上。而夏星辰也已经将玛丽号上的通讯系统拆了下来,引擎的功率缩小到原来的十分之一。

威金一伙星盗,被驱赶到玛丽号上,经过杀戮之子的牵引,这才进入到太空中,以极低的航速,朝着宇宙空间深处航行。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玛丽号上的生命维持设备还是完好的,而且能源也很充足。

不过,他们的食物只能是口感极差的合成营养餐,而且还要吃上数月,甚至数年。

而杀戮之子号星盗船,则是按照原来的航线,继续朝着蔚蓝星的方向飞去。

四个月后,玛丽号被一伙追逐黑胡子悬赏的星盗发现。

这伙星盗在试探攻击之后,壮着胆子登上了玛丽号。

他们愕然发现,玛丽号上已经一个活人都没有,所有的船员都已经死了。这些船员的死状十分凄惨,都是支离破碎,地板上都凝结了一层厚厚的血痂。

这些船员是自相残杀而死。

李画眉和夏星辰都高估了杀戮之子星盗团的凝聚力。

在航行的第二周,星盗团内部就出现了严重的分歧。最终,船员们自相残杀,将这艘飞船化为了真正了修罗地狱。

而此时,夏星辰一行人,打着杀戮之子的旗号,安然通过了黑胡子的领地,抵达了蔚蓝星。

蔚蓝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水球。”

超过百分之九十八的星球面积,都是海洋。陆地只有区区的百分之二,还基本上是寸草不生的海礁孤岛。

这样一个几乎没有陆地的星球,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太优越了。

蔚蓝星位于混乱星域和南极星域的交界处,银河帝国的货船和混乱星域的星盗船都要经过这里。

掌控了蔚蓝星的寒鸦爱德华,也是耗费了巨资,在蔚蓝星上修建了三座巨大的人工岛屿。星球上的人们,按照方位将这三个岛屿称之为“北岛”“南岛”“中心岛”。

北岛是贫民区,南岛是富人区,而中心岛则是商业区,三个岛屿之间,不仅有大桥链接和船舶通行,还有海底隧道,交通十分便利。

当然,去往各个岛屿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驾驶机甲,直接飞过去。

没错。

跟黑塔星不同,蔚蓝星并不让机甲进入的奇葩规定。

这里是一个真正自由的星球。

当然,为了遏制犯罪蔓延,爱德华派遣了自己最得力的手下“死亡使者”哈迪斯镇守在这个星球。

整个星球的法律,实行的是帝国法律,对于星盗来说,是十分严格的律法。

整体上来说,蔚蓝星的治安情况,要甩黑塔星十几条街。

由此可见,爱德华这个人在治理星球上,远比黑胡子有能力。

杀戮之子星盗船在北岛的航空港降落,夏星辰一出船舱,就嗅到了腥咸的海风,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

蔚蓝星的生态环境特殊,在这个全部都是海洋的星球上,机甲要么飞行速度快,要么擅长在水中行动。

但是青龙机甲,还没有搭载推进器,还能靠两条腿行动。

也就是说,在蔚蓝星上,青龙机甲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家政夫三田园5

家政夫三田园5第二集

莫筠他们集体跌倒——

你妹啊,你一个男人扮演什么不好,非要扮演女人。

还要和她上演千古绝恋……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吗?!

莫筠好想哭,她选男装就是为了避免和他扮演情侣,结果倒好,他竟然毫不在意的选了女装……

“花翎,这是女人的衣服,你就别穿了!重新选一个吧,我们可以扮演兄弟,或者父子,反正其他什么都行!”总之就是不能扮演情侣啊。

莫筠赶紧的劝他。

花翎却认定了就要扮演女人,“小云云,你都可以穿男装,我为什么不可以穿女装?你看这里这么多男人都扮演女性角色,我扮演祝英台已经很正常了!”

哪里正常了……

总之和她演情侣就是不正常啊。

“你是堂堂花家少爷,你扮演女人难道不会有损你的英明吗?”莫筠继续劝他。

花翎却毫不在意,“不会的,我以前也扮演过女人,还收获了一大批迷妹呢。她们好像更喜欢我穿女装的样子,很好看的哦,我可以穿给你看。”

“还是不用了……不如我们重新选一套吧……”

“不,就这个!”花翎的口气非常坚定,“我还没尝试过古装呢,这套红色的衣服其实还蛮好看的。反正就这样吧,我扮演祝英台,你就是梁山伯,我们一会儿随便演一段就行。没时间了,小云云,我去换衣服了啊,你也赶紧去。那个谁,你过来带她去换衣服化妆!”

花翎随手招来一个志愿者,志愿者看到他和莫筠都长得很好看,就非常乐意替他们效劳。

然后花翎抱着衣服,乐呵呵的自己去了一个化妆室……

莫筠他们:“……”

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们莫名感觉花翎好像很期待扮演一个女人啊!

他一个男人,做点什么不好,干嘛要有这种兴趣爱好?

莫筠欲哭无泪的也去换衣服,这个时候她想反悔也来不及了。谁让她欠了花翎不少人请,谁让她已经答应了他,不能出尔反尔了呢。

不过还好,她是扮演男人,不是女人,也许到时候跟郝燕森解释起来,罪名会轻一些……

莫筠自我安慰的想着,却不知道,她真是又傻又天真!

与此同时,郝燕森打开手机后,发现之前关机的时候有一通未接电话,是莫筠打来的。

他立刻就拨打过去,但却没人接……

郝燕森疑惑了一下,只好拨打姜武的电话。

姜武和林锋正在后台等着莫筠他们的变装结果呢,他忽然接到郝燕森打来的电话,顿时就被惊吓了一跳。

“喂,郝先生。”姜武非常恭敬的接通。

“你们在哪?莫筠怎么没接电话?”郝燕森直接的问。

姜武的额头上莫名冒出冷汗,“我们在新华路的体育馆,莫小姐她在这里看演出……”

“演出?什么演出?”郝燕森疑惑的问。

姜武不敢说实话,只能含糊的回答,“就是一些业余表演爱好者的演出……”

“我知道了。”郝燕森真以为他们是在看演出,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家政夫三田园5

家政夫三田园5第三集

她闻言,低低地咳嗽了几声,这才慢慢道:“大伯娘,咱们说话可都得凭良心来。您是我的长辈,我也素来敬重您,您说冬日里家里粮食不多,克扣我们的饭粮,我们也应着,大冬天的您给我们穿的是破得连棉絮都没有的袄子,盖的是陈年积团的棉絮,我们也挨着。”

她喘了口气,继续道:“可是这次,明明是翠花姐和穆向把我推下山坡的,我这才会撞破头,连日高烧。如今,我这才刚刚醒过来,您就这般咒骂于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跟我是上辈子结了仇,今世来抱怨的!若是您实在看我们不过眼,您可以去跟爷爷说,直接把我们孤儿寡母地丢出去,也好过在这里碍着您的眼。”

“二姐姐,”穆良面色一白,忙跑到穆凌落身边,抓住了她的手,眼底满是惊恐,“你,你别跟大伯娘顶嘴了……”

他们爹爹都不在了,二房只剩下他一个男丁,他又还小,顶不起门楣。若是被赶出去,他们怕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这初春的寒意,足够冷死他们一家了!

穆凌落握了握穆良冰凉的手心,无声地安慰着他。

她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是心中有了计量。往日她们一家四口就是性子太包子了,原主才会被欺负死,其他三人更是连句重话都不敢跟那两个罪魁祸首说。

她们一家四口虽然在穆家吃住,那是因为还没分家,而不是大房养着她们。再说,她们也有干活,家里苦的累的活她们都干,不过是以劳动力赚取粮食,根本不存在大房的施舍。

“哟,你这刚醒就给老娘倔上了,开始伶牙俐齿起来了啊。你真以为老娘不敢么,就你们孤儿寡母的,丢出去还不给饿死在外头,我这是积德,你们居然还不知道感恩,说老娘苛待你们!你们这群良心被狗吃的白眼狼,老娘白养你们了,养头猪还能拿出去卖钱呢!”李凤一生气嗓门就大得震天,说着就冲过来要打穆凌落。

穆良怕得很,他姐姐才醒来,头上的伤还没好,若是大伯娘来打人,姐姐不知道会怎样,往常姐姐可经常被重手重脚的大伯娘打得一瘸一拐的。他也被打过,也是怕得很李凤的。

穆凌落忙低头在穆良耳边小声说了句,就推开了他。穆良被推到一边,他愣了愣,迟疑地看了看穆凌落,又看着凶神恶煞的李凤,终于趁着李凤扑过来的空档,一弯腰跑了出去。

他边跑还边大声喊着:“爷爷,救命啊,打人了,打人了,大伯娘要打死姐姐了,爷爷,救命啊……”

穆凌落没有避开李凤挥来的一巴掌,而是趁机狠狠地踢了她肥胖的肚子一脚,又顺手拧了把她身上的肥肉。

穆凌落被打得小脸火辣辣作疼,精致的脸上浮现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李凤显然没想到素来逆来顺受的穆凌落竟然敢反抗,加上穆凌落下手也重,当下疼得发出杀猪般的大叫。

穆凌落趁机跳下了炕,一弯身子,自她臂弯间穿过,跑了出来。

李凤果然边大骂着边追着过来,“死丫头片子,老娘今天就打死你这小贱货,别跑……”说着,扭着肥硕的腰身就追了出来。

而穆良那一嗓子吼得刚刚好,此时刚好是清晨,穆爷爷穆风和穆奶奶穆刘氏已经起了,正等着宋烟做好早饭,听得这救命的喊叫声,忙跑了出来。

“一大早的嚎什么嚎,嚎丧啊,谁要打死人啊,这要是被邻居听到了,看我不撕烂了你这张嘴!”穆刘氏一见是穆良,顿时就咬牙切齿地不满了起来。

她以前就不待见二郎家的,现在二郎死了,她虽然也难过,但是她更认为是宋烟她们四个扫把星害的,所以她从来不把好脸色给二房的。要不是老爷子拦着,她都想这些倒霉鬼都一个个扫地出门,而不是平白养着她们。

穆良看到穆刘氏,脸上浮现惧色,但想起正挨打的二姐,他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猛地跑到穆风面前哭了起来,“爷爷,您可要救救我二姐啊,大伯娘她要打死她,我二姐高烧方退,才醒过来啊……”

穆家屋子也就那么几间,如今这么大动静,呆在厨房做饭的宋烟也听到了,她听得自己儿子的大哭声,细长的手在身上的围裙上擦了擦,赶忙走出来。

“良儿,怎么哭了,大清早的,发生什么事儿了?”

她大姐儿穆婵娟出去干农活了,其他几房的孩子都在家里歇着,二姐儿砸破了头,现在还生死不知,若不是她上次以死相挟,公公开口,婆婆这才答应请了隔壁村的赤脚大夫来看。

这要是穆凌落出了个什么事儿,她怎么去地下面对那人,恐怕是万死也不足息。

现在见穆良也哭了,就唯恐他也挨打,这要是他再出个什么事儿,她还要不要活了!

要不是还有几个孩子,就这几房兄弟妯娌,还有偏心的爹娘,她早就随着二郎一起去了。

“娘。”穆良见惊动了自家娘亲,忙迈着短腿跑了过去。刚才李凤那张着血盘大口扑过来的狰狞模样真是吓着他了,二姐可不要出事啊!

正惦记着,就见穆凌落额头还绑着白布,被李凤给追出了院子。而穆凌落似是身体还很虚弱,被院子里的小石头给绊了一把,顿时整个人就地一个咕隆,打了个滚,直直滚到了穆风的脚边。

李凤面色狰狞,抬起蒲扇大的巴掌就冲了过来,“小贱人,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我让你跑……”

穆风和穆刘氏本来也是不当一回事的,至少在穆刘氏看来,大房比二房顶事儿多了,李凤身为她们的大伯娘,教训教训二房那些个好吃懒做的很正常。再加上,平日里李凤都是暗地里压着她们打,很少当着她们的面打,而穆凌落她们则是怕死了李凤,唯恐被赶出了家门,就一直捂着不说。就算穆风问及,也直说自己不小心弄的,绝对不会供出来李凤。

此时,见李凤凶态必现,穆风身为一家之主,忍不住蹙起了眉头。他是男人,自然是不会多加关注二房的妇孺,只是平时要求照料她们有吃有喝就可,但也没想到李凤竟然敢公然殴打她们。

穆风当下见她还敢当着他的面追打孙女,暴喝道:“你干什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