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未遂

  • 主演:孙相渊,杨惠智,申润燮,赵基成,李书彬,文雨彬
  • 导演:Heum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9
《恋爱未遂》是一部讲述无数次告白但总是失败的青春单恋故事的网剧。   姜蔚蓝(孙相渊 饰)好像患有分离焦虑症,当周围没人在旁陪伴时,他就会感到不自在。他的人生目标是能找到一个可以无时无刻陪伴在身边的人。蔚蓝18岁时想要恋爱,但事情并不如他想象般发展,无数次告白总是以失败告终。这次他鼓起勇气向10年好友李诗源(杨惠智 饰)表白,这段青涩恋情会如何发展?

恋爱未遂第一集

林浅惊叫一声,突然从噩梦中醒来,她伸手一摸,额头上都是冷汗。

林浅从沙发上坐起来,一侧的 胳膊被压得有些麻木,她居然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了一夜,她甚至忘记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赤着脚踩在地板上,走进浴室。她站在镜子前,静静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双眼睛又红又肿。

那段不堪的曾经,哪怕如今变成了一场梦,都会让她如此的痛彻心扉。陆逸航理直气壮地说着‘重新开始’的时候,林浅只觉得是一个笑话。

她拧开水龙头,不停地用冷水冲洗脸颊,尽量的仍自己清醒一点,然后,洗了澡,化了妆,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糕后,才拎着包出门。

她刚走出楼宇门,就看到楼前不偏不倚停着的那辆宾利欧陆,一侧的车窗降下来,一只男人结实的手臂搭在车窗外,那是一只修长而漂亮的手,两指间夹着一根燃烧着的烟。

“早安,浅浅。”他微笑着和她打招呼。

林浅看到他,脸上的明媚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陆逸航, 你把车子停在这里,难道不觉得有碍交通吗?希望你讲一点公德心。”

陆逸航微笑着推门下车,他来到她面前,漆黑的眼眸中,温柔凝笑,好像昨天的拒绝,争

“我是来告诉你,车子已经修好了。账单我会让秘书发到你邮箱。”陆逸航说道。

“嗯,我知道了。”林浅没什么情绪的点了点头。

她踩着高跟鞋,从他身边越过,想要去车场提车,而陆逸航却亦步亦趋的跟着。

林倩因为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没睡好,有些头疼脑涨,心情自然也不会太好,此时也不知道怎么就涌起了一股怒火。她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瞪着他说,“陆逸航,你还跟着我干什么?我昨天难道还没有把话说清楚吗!我知道你生的好,你想要什么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你想要的女人,死缠烂打也一定要得到手。但请你能

不能不那么自私,也为别人考虑一点点。你知不知道你的死缠烂打和没完没了给别人造成了多大的困扰。

不爱就是不爱了,继续纠缠不休又能有什么结果!”

最后一句,林浅几乎是用吼的。

陆逸航的脚步僵硬在原地,剑眉微微的蹙着,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他把自己的情绪藏得很好,一双深眸看起来那么的平静。

林浅吼完,转身就走。快步的跑向了自己的车子。今天剧组在城郊的植物园取景,她需要开车过去。

而陆逸航高大的身体矗立,凝视着她纤弱的背影,纹丝未动的站在原地。

林浅拿着钥匙开锁,动作快速的坐进驾驶室。

她有些急躁的发动引擎想要离开,然而,车子竟然怎么都启动不了。

“不会这个时候坏掉了吧!”林浅低估了一句,懊恼不已。

她反复试了几次,都无法启动。有些气急败坏的下车,打开了前车盖。

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究竟有什么问题,汽油和机油都是新填满的,绝对不存在没有的情况。

她愤愤的合起了车盖,抬手看了眼腕表。这个时间恰好是上班高峰期,肯定打不到车,倒公交和到地铁时间都来不及。

如果是平时,她早到迟到影响都不大,但今天情况特殊,一个特约演员临时出了些问题,无法到场,这种情况欧洋肯定是抓林浅当免费劳动力。

昨天林浅可是亲口答应了欧洋,如果今天迟到,影响整个剧组的进度,陈导肯定要发飙,欧洋绝对会和她绝交。

林浅正急的团团转的时候,陆逸航的宾利欧陆不急不缓的停在了她面前。

“车坏了?需要搭车吗?我可以送你一程。”一侧的车窗降下来,露出陆逸航沉稳的俊脸。

林浅的内心经过一番剧烈的挣扎后,还是上了他的车。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宽阔平坦的路面上,混入车流之中。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林浅刚刚几乎都把话说绝了,这会儿却坐在了他的车里,简直是自己打脸,不尴尬才怪。

从B大到植物园的车程并不近,车子几乎开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而由始至终,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陆逸航一直专注前方的路况。林浅微侧着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她即便是偶尔回头看他一眼,看到的也是他过于冷漠的侧脸轮廓。

她猜不透他的情绪。

车子停在了植物园正门,林浅推门下车。她站在车外,对他说了声,“谢谢。”

陆逸航不温不火的回了一句,“不必。”

他并不需要她道谢,他只希望她不要把话说得那么绝,不要伤他的心就好。

林浅几乎是没什么迟疑的转身走开。她的时间紧迫,进入剧组后,直接钻进了临时搭建的化妆棚里。

“刘姐,我没来晚吧?”林浅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化妆台前。

化妆师刘姐走过来替她上妆,“还来得及,男女主哪一组戏还没拍完呢,暂时轮不到你。”

“第一组还没拍完?”林浅略有几分诧异。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今天的第一场戏是男女主一起坐在向日葵园里看日出,所以才在植物园取景。可现在都九点多了,日头已经老高了,再拍下去,就不是日出而是艳阳高照了。

“听说丁茜的状态不好。”刘姐弯腰靠过来,贴在林浅耳边说,“昨天灯光组的小赵看到她被一辆豪车接走了,估计昨晚被折腾的不清,今早进剧组后,一直没精打采的,陈导已经发了几次飙。”

林浅听完,抿嘴笑了笑,情绪不高。剧组这个地方一向都不会少了八卦,只是林浅一直不太感兴趣。

刘姐给她做发型,林浅低头翻着剧本。今天和平时不同,平时只是在镜头前晃一晃,但今天有台词,还有特写镜头,当然不能含糊。

林浅一头垂直的长发被刘姐用卷发器烫成了波浪卷,遮掩了平时的青涩与清纯,变得极为妩媚动人。

“还是这个发型更适合你。”刘姐说。

“这种发型不好打理,我懒啊。”林浅不以为意的说。身为女人,林浅的确是懒得可以,但好在她底子好,不化妆一样可以出门见人。

头发弄好之后,林浅进了更衣室换衣服,她刚换到一般,就听到外面刘姐的声音。“这位先生,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剧组的化妆间,非工作人员不能随便出入。”

恋爱未遂

恋爱未遂第二集

吴教授此次来找孙宏儒,一方面是找他,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从他这里找到姜飞这个年轻的小神医,上次没有留下姜飞的电话,这次想问孙宏儒要,奈何这家伙根本不给。

姜飞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东西好像没啥问题,药方这东西,他这里多的是,就当当神农的传承里面就有着数以万计,不过有些却不是现在能够研制出来的。

“吴教授,不知道这交流有什么规定吗?我可连医师证都没有的。”姜飞虽然医术了得,但是说白了就是个赤脚医生,和那些科班出身的可是根本比不上。

吴教授一听姜飞这似乎有门,连招手道:“不要紧,不要紧,这些我来搞定,不过到时候要委屈姜飞小友,挂名在我的门下了。”

姜飞要是什么名头都没有,估计没有一个会看中他,所以吴教授只能说是姜飞是他学生,这样才能参加这交流会。

对于这条件姜飞倒是没有多大的反感,直接就答应了下来,准备在过一久参加者中西医交流会。

吴教授这才笑嘻嘻的离开,有了姜飞的加入,可比孙宏儒重要多了,毕竟姜飞的医术他可是亲自尝试过的,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孙老,你们都是师兄弟,干嘛那么针尖对麦芒的。”

看着吴教授离开,姜飞这才转头对孙宏儒道。

虽然和吴教授接触的不多,但姜飞的内心却是知道吴教授不容易,做的事情不被华夏中医界理解,大多还是和孙宏儒这样抵制的,认为他是中医的叛徒,姜飞却是知道,他这一切都是为了华夏中医。

而姜飞身为神农的传人,要是他都不能帮助振兴中医,那还是不要学习神农的传承了。

孙宏儒喝了口茶,淡淡说道:“他这所学颇为斑驳复杂,任何都是不专一,根本不行。”

“吴老这也是师夷长技以制夷,当初清朝怎么被灭的,还不是狂妄自大,中医现在是真的没落,要想振兴的话,必须要让那些老外知道知道中医的博大精深,你这闭门造车,不出去让别人见识见识,他们怎么知道?”

“小飞,我知道你这医术高明,但医术用来济世救人就行了,要什么名利。”孙宏儒又道。

姜飞看来这孙宏儒是真的说不通了,他认为他所做的利国利民,医者救世,不知道吴教授也是为中医扬名,振兴中医。

要知道老外研究中医之人是很少的,要是让他们知道中医的厉害,学习中医,一群老外以后拿着银针,开着药方,闻着药材,那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既然说不通,姜飞还是决定不要再说,还是用事实证明一下算了。

“孙老,这次我主要来找几味药材,你看看。”

姜飞把药材的名单递给了孙宏儒,果然如他所料,这些药材孙宏儒这里都有,看来真是没白跑,不然的话其他药材他要自己去购买,都不知道要买到什么时候。

配齐了药材之后,姜飞告辞离开,回去准备继续炼丹,现在有了凝肌期的修为,还需要在巩固一下,顺便还需要在炼制一下炼骨丹,这骨骼肌肉都需要加强。

毕竟姜飞现在可还要去代表罗威去参加火堂的比试,万一那里有高手怎么办,而且自己还要尽量不要暴露法术,所以用这炼体之术才行。

回到家中,姜飞炼好丹药之后,直接服用下去,巩固着自己的修为。

在此期间,罗威就通知他,让他一起去暮色酒吧,把韩治那个家伙给带回来。

有了这个消息,姜飞顺便给凌菲菲打了个电话,这个是大事件,带回来韩治,那小子可是跑了的,要是抓回去,他就洗好屁股准备去坐牢吧。

凌菲菲一听有韩治的消息,顿时就兴奋了起来,上次韩治可是差点把她在床上给办了,她都还没有找到机会收拾那小子,结果他就跑了,现在终于有机会,她怎么可能不去。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了,在此期间姜飞觉得自己的炼体之术又加强了几分,傍晚时分,凌菲菲和姜飞碰头。

今晚的凌菲菲没有穿着制服,毕竟要是穿制服去那里,估计他们这次交换人质的行动就该破产了。

她穿的是上次姜飞给自己买的衣服,很简单的白色T恤,破洞牛仔裤,打扮的就像是很普通的小太妹一般。

“菲菲,我发现你越来越会打扮了。”姜飞见到她之后,夸赞道。

凌菲菲很是自信的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嘴角浮现一丝弧度,笑道:“当然了,我们现在是不是更像情侣了。”

姜飞也是穿着白色的T恤,一条没有破洞的牛仔裤和运动鞋,看起来也是年轻了不少。

听到凌菲菲这话,姜飞撇撇嘴,这小妞是假装情侣上瘾了吗?

想想自己也真是倒霉,一个个都是假冒的男朋友,专业的挡箭牌,却是没有一个是真的,不过这些一个个都是大美女,这感觉也挺不错的。

“走吧,亲爱的,我们去看看那个韩治。”

姜飞很是装逼的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邀请凌菲菲进去,等到这小妞坐好之后,姜飞这才开车走人。

暮色酒吧之中,姜飞和凌菲菲选择了一个中间点的位置,酒吧之中所有的人都是一览无余。

震撼的音乐声依旧,客人也都是推杯换盏,吆五喝六,不过姜飞却是知道,这些人都是青龙帮的人,他们在喝酒之余,眼光都瞄向了门外。

而此时的罗威坐在姜飞一侧不远的位置,在他的身边,还有赵翔龙和那个林风,外加被罗威识破的那一个叛徒。

他们很是悠闲的在喝酒,林风那双眼睛却是很怨毒的盯着赵翔龙,他现在脸都没有完全恢复,看起来不像个猪头,但也有半个猪头那么大。

“怎么,你很不服气,不要紧,等你回去之后,随时可以回来报仇。”

赵翔龙笑眯眯的看着林风,手中端着一杯威士忌,而那威士忌的酒面之上,还在燃烧着丝丝火焰。

这家伙真够装逼的,喝酒还要喝这种轰炸机,上面的火焰都没有熄灭,他就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看的旁边青龙帮的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恋爱未遂

恋爱未遂第三集

几乎在那瞬间,厉千寻就愣住,又慌张的将她抱起,免去了这个鞠躬。

有那么一刻,心脏如同射入一只箭,在沸水中滚烫,生出熊熊炽热。

曾几何时,以为她都忘记了,还会这样叫着他的名字,而不是冷漠的连名带姓。

“你,能不能再说一次。”

连冷漠到残忍的就敢把人的脚砍了的冷血怪,这会儿,都发生颤音了。

霍寒看他脸色有些苍白,嘴角不止发生类似病变的症状,担心的摸了摸他的额头,“你这怎么了?没事吧?”

“你再说一遍。”厉千寻握住她的肩,垂下头,恳求道。

他还想再听听。

“说什么?”霍寒不明白他突然间为何这么激动。

“……我的名字。”有些压抑的急迫,这大概是内心无法言语的惊喜。

霍寒的眉豁然上扬,淡淡的明了,“千……寻?”

刹那,拥抱过来,清新凛冽的气息扑入鼻腔。

一瞬间的相拥,厉千寻的怀抱总是来的快而迅猛,就像他的行事作风,永远,让你意想不到,避之不及。

拥抱的太过紧张,令霍寒很不舒服,并且,她不是很喜欢他的拥抱。

“以后都别这样,松开。”

霍寒命令。

然而,非也,厉千寻蓦地在她的额头上意外一吻,留下属于他的痕迹。

霍寒那瞬间愣住,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猛的推开。

她想告诉他的并不是这些,想带给他的也不是这些,“不要再这样做了。”

她冷冷道。

厉千寻的眼神装满了愉悦,并没有把她的那句话放在眼底,有什么东西在持续的燃烧,现在,又加了一把火。

“跟我回去吧。”

他说。

“回H市?”霍寒原本对墨霆谦的话没多大在意,而现在,却不得不在意。

“嗯,你不是想回H市?我带你回去。”

“不用。”没有犹豫的拒绝。

“为什么?”

霍寒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我是说过,但是并没有说要和你一起回去。”然后,她直接道,“我,是想和小雨一起回去。”

“我就不值得你一丝信任?”

霍寒的眼中淡然而深切,“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不想麻烦你。”

要说,她不信任,其实还真有。

没有人会将包子放在一个饥饿的人手里。

“别掩饰了,你终究就是不信任。”

厉千寻当场揭穿她,没有留任何余地。

霍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渗出疑虑:“为什么你还是没变?都过去这么久了,一个人怎么能做到像你这样?”

“因为这颗心够坚定,还不明白吗?”

他果断而犀利的言语,握住她的手,放在了心脏中央,“记住心跳,永远,只会为你一个人。”

霍寒的心猛然一滞,立刻收回自己白皙而纤瘦的手指。

呼吸有些紊乱,她不敢再去看厉千寻,生怕一个眼神,又会多出一丝无奈。

“哎,你们在呢。”

正两个人犹豫间,门外,唐小柔的身影赶来,身旁还有一个容澈,当然,这是必须的。

拉开门,正见他们对立而站,窗外的风飘进,吹起女人侧脸的长发,悠悠轻动。

“小柔。”

霍寒立刻走上前,避开了厉千寻想继续纠缠的动作,她不想在这时候,还出现什么其他岔子,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下意识的,抚手摸了摸肚子。

“什么情况?我看外面姜婉烟一直在和墨霆谦说话,你和厉千寻又在屋里,你们四个搞什么呢?”

唐小柔对这情况略显懵逼,不应该,是霍寒和墨霆谦在一起吗?

彼时,霍寒压低声音:“我怀孕的事,先不要说出去,明白吗?”

唐小柔不解,“为什么?如果现在告诉墨总,没准能让他离开姜婉烟那朵白莲花,看着她我就来气。”

“不要,一切等过了头三个月再说。”

霍寒固执的道。

这是留下的规矩,虽然是形式,但也得去遵守。

何况,还有两个月呢,前三个月最需要稳定,风云变化的事最容易更改,万一发生什么事,很难说。

何况,这段时间,与墨霆谦相处的算是黏腻,多多少少,也摸透了这个男人的一些个性。

一个孩子,捆绑不了他的,他的作风,向来唯我独尊,别人的意见,如何都左右不了他。

说白了,就是大男子主义太过分了!

这个孩子,也不知道对他来说是喜还是忧。

唐小柔还想说什么,被厉千寻看见,警惕的立刻闭上嘴,“好吧好吧,哼,关我什么事。”

霍寒的心,窜窜不安。

“决定好了什么时候回去吗?”

唐小柔机灵的很,立刻把话题岔开,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今天。”

“三天之后。”

声音接连响起,外面的人,这会儿,也进来了。

后面的那句话,是墨霆谦所言。

发生锐利的碰撞,两人面色不一。

“今天。”霍寒重新强调了一遍。

“容澈,你说几天。”墨霆谦把这棘手的问题直接抛向了外人。

彼时,置身事外的容澈闻言,金边丝质地的眼眶一推,内心,一万句妈卖批!

阴沉的目光睨向墨霆谦,感情这就是好兄弟!

“小祖宗,你说几天之后呢?”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容澈一个转身,就把问题抛给了唐小柔,十分无奈的唐小柔欲哭无泪。

目光看向墨霆谦,她还能说什么?

“要不……就三天之后吧?”

抿了抿唇,唐小柔做好被打的准备,立刻扑进容澈的怀里,脑袋使劲往他胸口里挤。

后者揉着她的小脑袋,拎起,“嗯?还是故意吃我豆腐?”。最无语的就是霍寒,所以,她就这么三言两语就被卖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