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合家欢

  • 主演:DaphnéeC?té-Hallé,安尼塞·赫斯梅,埃里克·朱多尔,珍妮·布尔诺,安娜贝尔·洛佩斯,HafidF.Benamar,LionaBordonaro
  • 导演:未知
  • 地区:法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法语
  • 年份:2022

周末合家欢第一集

李墨白嚣张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说的时候,看见众人吃惊的表情,一边说一边转身,当看到洒了一地的红色钞票时,他愣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这间屋子就巴掌点大,一目了然,如他所说,想藏那么多钱确实藏不了。

所以……满地的红色钞票嚣张的躺在那里,正讥笑的看着他……

“不可能!这不可能!”

李墨白就像见了鬼一样的,连续朝后退了两步,直到退到谢哥面前,谢哥一把将他擒住。

“李墨白,你还有什么话说!”

谢哥严厉的质问,就像一把刀一样狠狠的刺进了李墨白的心脏。

李墨白疼得大哭出声,“这不可能!我没有拿那些钱,真的不是我拿的!”

“不是你拿的,那这些是什么?”

陆言遇嘲讽的看了李墨白一眼,对其它几个保安说,“你们去数数看,这地上一共有多少钱。”

“是!”

几个保安得到命令,立刻走过去蹲在地上,将钞票一张一张的捡起来,并且一百张落成一沓,没一会儿功夫,散落在地上的钞票就被整齐的摆成了几排。

“一百九十六,一百九十七,一百九十八,一百九十九,两百!”

其中一个保安转过身,恭敬的说,“陆总,刚好两百沓,一共两百万,一张不少,一张不多!”

“不是,不可能!怎么会?”

李墨白到现在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他真的没有拿啊,这些钱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屋子里?

并且一张不多,一张不少?

他忽然想到什么,转头看向白葭,恨得牙齿都咬出了血,“贱人,一定是你,一定是你!从我到分公司开始,每一步都是你设下的圈套,肯定是你冤枉我的!”

白葭挑眼看向他,面无表情的说,“我设套?李墨白,你以为你是谁?我堂堂陆悦总裁夫人需要给你这么个小人物设这么大一个套?”

旁边众人立刻哈哈大笑起来,那嘲讽的意味,简直毫不掩饰,压根就没有一个人相信李墨白的话。

正如白葭所说,她那么大个人物,又是公众人物,会为了李墨白这么个小垃圾设这么大的套?

那简直不可能嘛!

慕清月笑倒在白厉行的怀里,得意的花枝乱颤,“哎呀,李墨白,你这话说得真的,我都替你脸红!我小婶婶什么人呐,为难你,她是嫌自己过得太清闲了吗?陆悦那么多事等着她处理,她哪里有那个闲心给你设套!”

“放屁!你们全都在放屁!”

李墨白这时候才真正的想明白,从他被徐晓雯从宣传部调到分公司开始,每一步都环环相扣,包括楚秋在内,他们所有人都配合的天衣无缝,竟是让他一点破绽都没有看出来。

但现在,看到这些钱就堂而皇之的摆在他家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白葭故意陷害他的!

“白葭,你这个贱人,为了楚秋,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这样陷害我,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报应?”白葭冷笑,“什么是报应?李墨白,你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你自己心里清楚,要说报应的话,也是你的报应先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墨白忽然放声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就给笑出来了,他勾起唇角邪佞的看向白葭,“好!行!你们可以的!是你们逼我的!别以为楚秋收了我的手机,我就拿她没有办法了,我告诉你们,我还有备份!”

说这话的时候,他转头朝着自己放电脑的地方看去,忽然看见那里空荡荡的一片,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了!

本就苍白的脸忽然变得像纸一样刷白,李墨白在谢哥的手里拼命挣扎了起来,痛苦的大喊,“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的电脑呢?你们这些贱人,把我的电脑还给我!”

那台电脑,现在正被刘明和张笑拿去分解了,里面的电路板,特别是重要的信息储存零件,被刘明一个一个的摘下来,然后掰断扔进火里,现在怕是只剩下一堆难闻的不知名物体。

对了,还有李墨白的那个手机!

就算李墨白现在发动所有人帮他去找,那也找不到了,就算找到了也无济于事,被分解的东西,就算是神仙下凡也不可能将那些废品重组,里面的东西随着那把火一起焚烧得干干净净。

李墨白不知道,在楚秋收了他的手机之后,楚秋和慕清月就在外面等着刘明和张笑了,刘明和张笑运着钱一出来,楚秋就把 手机交给了他们,还特意叮嘱,李墨白家里如果有电脑或者别的手机,U盘之类的东西,通通都要摧毁!

现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可以威胁到楚秋,还有那个女孩的东西了。

慕清月想到这,在白厉行的怀里笑得更欢了,这一场戏真的是太精彩了,如果不是白葭,别人可能还想不出这么精彩的戏来。

她甚至觉得,白葭也有当编剧的天赋,能把李墨白玩得团团转,从给他希望到让他绝望,摧毁心智的手段简直一等一的强。

李墨白还在发狂,“畜生,你们这群畜生,我要告你们!我要让你们下地狱,我要让你们死无全尸!”

白葭看都没看他一眼,让陆言遇给苟勋打电话。

这片刚好离苟勋那里不远,接到电话后,苟勋很快就赶到了。

李墨白看见他,就像看见救星一般,冲上去抱住他的大腿就说,“警察同志,你们终于来了,快把这些人都抓起来,他们冤枉我,还偷进我家,偷了我的电脑,你赶紧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啊!”

苟勋皱起眉头,“他们冤枉你什么?”

“他们冤枉我偷了他们的钱!”李墨白见苟勋搭理自己,愈发看到了希望,“真的,警察同志,我没有偷,你们要相信我……”

“我们讲究的是证据!”

苟勋推开李墨白,看了眼里面排列整齐的钱,转头问白葭,“什么情况?一点一点的告诉我,我顺便做个笔录。”

周末合家欢

周末合家欢第二集

“什么?”

顿时,只见年轻人当即脸色一变,当即直接站了起来,直接对着桌子拍去。

“啦擦!”

当即,那个实木的家具,顿时,也是犹如纸糊的一般,直接一条腿断裂。

“啪!”

“………”

桌子上的茶具,当即也是一股脑的直接掉落在了地上,摔了个稀吧碎!

只见此刻,年轻人的脸色,也是漆黑漆黑的,犹如墨水一般。

而且,眉头也是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势,当即,一下子散发出来,周围几个人,此刻脸色也是不由得一变,心中震惊,不过,却是又随即收拢了起来,似乎这一切,却是没有发生过一般。

“王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不愧是英才榜之上前十的存在。”

“不知道,所为何事?”

顿时,只见对面那个中年人,脸色也是带着一丝凝重的,当即对着那个年轻人说道。

果真不愧是英才榜前十的英才啊。

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内劲后期的地步。

而自己,大半辈子过去了,也仅仅只是内劲中期的地步,果真是没法比!

人比人,气死人啊。

“哼,我胞弟被人打断了一条腿。”

当即,只见年轻人脸色冷冷的说道,声音之中,也是带着一股凉意!

他已经怒了,他王守一的弟弟,竟然被人在天海打断了一条腿。简直是不可饶恕。

而且,最为可恨的是,自己弟弟报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对方却是不屑一顾,而且,还敢口出狂言,真的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什么?”

“简直是不知好歹!”

“王公子,我张某人在天海,也算是说的上几句话的,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走,今天,我张某人,就帮王公子讨一个公道!”

“我倒要看看,是谁,打伤了我张某人的客人!”

当即,中年人对着王守一说道,而且,脸上也是带着一丝愤怒,王守一,王天一兄弟,乃是他张家的客人,可是,此刻竟然被人打断了他,这不是落了他张家的面子么?

“那就麻烦张叔叔了!”

王守一对着中年人说道。

“叫上人!”

“跟我来。”

随即,两人直接对着王天一所说的地方而去。

而后面的一辆车,也是装满了打手!

………………

“小子,第死定了!”

“我刚刚,已经和我哥哥说了。”

“我哥哥王守一,乃是龙国英才榜之上的天才,而且,排名前十。”

“他马上,就要赶过来了。”

“…………………”

当即,只见王天一收了手机,看着杨明,当即恶狠狠的说道。脸上也是带着一丝不屑!

“英才榜前十?”

“是么,你以为,英才榜前十,就可以吓到我了么?”

“在我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今天,我就在这里等着!”

“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够把我怎么样!”

当即,只见杨明不屑的看着王天一,而且,嘴角闪过一丝邪异笑容。

随即,对着一旁的地方坐了下去,随即,品尝了一口杯中红酒。

此刻,林艳茹也是一脸的笑容,看着杨明,经过这一闹,再加上本就之前喝的不是很醉,此刻的林艳茹,也是醒酒了。

其实,也是因为林艳茹,或许根本就没有喝醉罢了。

不过,有些事情,只有喝醉了,才能够说出口罢了。

而且,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啊!

“哼,真是狂妄!”

王天一看着杨明,此刻,虽然疼痛难忍,但是,仇恨,却是支撑着他,一直在坚持着。

他今天,一定要亲手打断这个土包子的腿。

一个内劲中期的土包子罢了。

他大哥,那可是内劲后期,而且,乃是龙国年轻一辈的天才,英才榜上,也是名列前茅,乃是前十的存在!

在他看来,收拾一下眼前的土包子,穷学生,不过是轻而易举而已。

“哼!”

“这里的经理是谁?”

“赶紧给我滚出来!”

“我张家的客人,竟然在这里被人给打折了一条腿!”

“我看你们是不想在这里开了!”

突然这时,只见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当即,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而且,脸色也是带着一丝愤怒。

“张……张家?”

“张家的客人……”

顿时,经理听到这一切,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当即心中再次一个激灵。

本来此刻,经理和那些服务员,此刻已经吓得躲了起来,可是,看到这个阵仗,经理也是不由得出来了。

当即听到是张家的客人之时,也是再次心中一惊,脸色直接一下子,变得煞白无比。

“天一!”

“你怎么样了!”

此刻,只见王守一当即看到了自己弟弟。

此刻,自己弟弟,已经躺在了桌子底下,犹如一条丧家之犬一般,而且,右腿也是变形了,本来应该往后的腿,此刻,却是直接拐了一个弯一般。

而且,脸色也是苍白无比,没有丝毫的血色!

“是谁?”

“是谁打伤了我弟弟?”

“…………”

顿时,只见王守一当即愤怒的站了起来,当即,眼中也是带着一丝厉色,对着四周看去!

“大哥,就是他!”

“就是那对狗男女打上的我!”

“而且,不仅如此。”

“那个土包子,还说你就是土鸡瓦狗一般罢了。”

“不仅打伤我,而且,还说英才榜,不过是蠢材榜罢了。”

当即,王天一对着自己大哥恶毒的说道,随即,眼中带着一丝厉色的,对着杨明看去,脸上的恶毒,尽显无疑,脸上满是挑衅的对着杨明看去。

“土包子,你死定了!”

“今天,我一定要打断你的双腿。”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当即,只见王天一当即恶狠狠的对着杨明看去,当即说道。

如今,他大哥已经来了,这个土包子的死期,也已经到了。

“王公子!”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张某人来解决吧。”

“你们乃是我张某人的客人。”

“出了这种事情,是我张某人照顾不周。”

“我张家,在天海也是说的上几句话的。我倒要看看,是谁,动了我的客人。”

“今天,无论是谁,都别想站着走出这里。”

“我要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当即,只见有些肥胖的中年人,顿时对着王守一说道。

当即,画风一转,当即脸色变得恶狠狠的,当即再次说道。

“是么?”

突然这时,只听一道声音传来!

ps:兄弟们,求打赏,求守护,求鲜花榜。

真的,非常的渴望啊。

昨天晚上的最后一章更新,被审核了,所以,没有出来,导致过了晚上十二点多才出来,抱歉。

周末合家欢

周末合家欢第三集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过于善良!

“谭云小儿,你别得意,你仇家众多,你迟早会死无葬身之地!”巫青颂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本宗主是否会死无葬身之地,本宗主不清楚。”谭云淡淡道:“不过本宗主知道,今日你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话音甫落,“咔嚓!”清晰的骨骼崩断声中,巫青颂被谭云一脚跺爆。仙胎、神魂俱灭!

接着,谭云又朝其他逃命的慕容一族长老追去……

这时,沈素冰、南宫玉沁、沈素贞、薛紫嫣、穆梦呓、拓跋莹莹几女,和天老等皇甫圣宗强者,也逐渐追上了逃命中慕容一族长老后,展开了厮杀……

又过了片刻后,慕容一族除了慕容政、慕容古道外,其他慕容一族强者,全部死亡。

此刻疯狂逃命中的慕容政,感到了深深地绝望,他清楚最多再有三刻,自己便会被弑天魔猿追上……

而另一方虚空中的慕容古道,已经被金龙神狮从天而降,挡住了去路。

魔儿则从后方,和金龙神狮前后夹击,对慕容古道展开了杀戮。

“砰!”

随着一声巨响,慕容古道持剑带起一道剑芒,斩在了金龙神狮的右翼根部,右翼立即血流如注,可令慕容古道不敢置信的是,自己这强横的一剑,居然未将金龙神狮的右翼斩掉!

“吼!”

金龙神狮一声怒吼,扇动着左翼抽向慕容古道!

“砰!”地一声巨响,当慕容古道险之又险的躲过后,整个左臂却被魔儿的龙尾扫中,顿时,左臂炸裂!

“啊……”慕容古道惨叫中,右手持剑,化为一道残影出现在魔儿龙首上空,右手一挥,飞剑自虚空中化成千丈之巨,带着撼碎天穹的力量,斩向魔儿的龙首。

“魔儿妹妹小心!”金龙神狮巨瞳中流露出担忧与坚定之色,它猛然凌空飞渡数千丈,探出巨大的狮蹄,挡住了魔儿的龙首。

“当——”巨剑斩在了金龙神狮右前蹄上,猩红的血液喷溅中,巨蹄血肉脱落,露出了金光闪闪的骨骼,巨剑斩在骨骼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神狮哥哥,你伤得怎么样?魔儿谢谢你!”魔儿感激不已。

“没事,都是小伤。”金龙神狮憨厚一笑,顿时冲天而起,巨大的蹄子,朝慕容古道踏去!

“嗖!”

慕容古道惊慌的躲闪开来时,金龙神狮挥动着双翼,带起两股巨大的旋风,猛然朝慕容古道拍去!

脸色苍白的慕容古道,刚满头大汗的躲过后,突然发出一道尖叫声,“不!”

却是金龙神狮骤然扭动庞大的身躯,那长达八百丈的巨尾,带着崩裂的虚空,轰然抽向慕容古道胸膛!

慕容古道仓皇躲闪中,右腿被巨尾的尾部抽爆,血雾弥漫,残肢横飞!

而慕容古道感到一阵天玄地转,整个身体炮弹般被抽飞上百里!

“奶奶的个熊的,吃俺两锤子!”这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天罗龙熊王,贼兮兮的笑了笑。

它那巨臂挥舞间,一双熊掌中的一对黝黑巨锤,脱掌而出,宛如两颗乌黑的陨石,带着震颤而龟裂的虚空,朝慕容古道轰去!

慕容古道被金龙神狮抽飞百里后,刚凌空止住身体,浑浑噩噩中便感受道后方涌来一波波强横的冲击力!

他蓦然转身,想都不想,倾尽全力挥剑劈去!

如今慕容古道身负重伤,所能发挥的实力,也不足巅峰时期的六成!

“当!”

火星四溅中,慕容古道一剑劈在了轰来的第一只巨锤上,顿时,巨锤被劈飞。而慕容古道持剑的右手,虎口崩裂血流如注,飞剑险些脱手而出。

“嗡——”

这时,虚空震荡中,第二只巨锤已袭来!

慕容古道想躲已然有心无力,他右手虎口血液潺潺,仓促挥剑迎击!

“当!”地一声,手中的飞剑被第二只巨锤震飞后,巨锤威力锐降,击中了慕容古道的胸膛!

“砰——咔嚓!”

沉闷的凿击声中夹杂着骨骼崩裂声,慕容古道胸膛十数根肋骨折断,胸膛塌陷中,七窍流血、口喷鲜血被轰飞!

“嘿嘿嘿嘿,不堪一击。”天罗龙熊王嘿嘿大笑,凌空飞渡上千里,将两只巨锤收入体内后,伸开熊掌将奄奄一息的慕容古道握在了手心。

金龙神狮面带憨厚的笑容,凌空飞到天罗龙熊王身前,无语道:“你这个家伙,尽是捡现成啊!”

“运气而已,运气而已了嘿嘿嘿!”天罗龙熊王笑罢,低头看着掌中重伤垂危的慕容古道,闷声如雷,“奶奶的熊的,给俺去死吧!”

说着便要捏死慕容古道,而这时,浑身是血的谭云,已凌空飞到天罗龙熊王身前。

“等等,本族长有话说!”慕容古道看向谭云,目光哀求,声音虚弱,“谭……谭云,求求你看在诗诗是你未婚妻诗瑶师父的份上,就饶我一命吧!”

“谭云,只要你饶我一命,我发誓今后以你马首是瞻,求求你了!”

面对哀求谭云付之一笑,命令道:“天罗龙熊王,给我灭了他!”

“是主人……”天罗龙熊王话音未落,便被一道虚弱之音打断,这时谭云耳中玲珑圣塔内传出了慕容诗诗的哀求声,“谭云等一等。”

这时塔内,之前被谭云禁锢住灵力的慕容诗诗,让钟吾诗瑶带着她离开了圣塔,自谭云面前凭空而出。

“女儿,爹的好女儿啊!”慕容古道浑浊的血泪从眼眶内流出。直到此刻他才想起他还有这样一个女儿。

“慕容古道你真够无耻的!”钟吾诗瑶搀扶着慕容诗诗,她冷视慕容古道,“当我师父自尽时你都不阻止,当我师父在灵舟上磕得头破血流阻止你今日所为时,你却不把她当女儿,当我师父……”

“好了诗瑶别说了。”慕容诗诗轻声话罢,看向谭云,“谭云,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父亲,我知道以你的个性不会放过他,我只求你给他灵魂转世为人的机会,好吗?”

说着慕容诗诗泪水模糊了视线。

“你就是太过于善良,太过于心软。”谭云看向慕容诗诗,叹息道:“在灵舟上时,若非我救你,拉了你一把,你已经被你所谓的父亲杀死了。”

谭云说的的确是事实。慕容诗诗确实太过于善良。

看着慕容诗诗哀求的目光,谭云长叹一声,“罢了,我今日便破例一次,饶他灵魂不死,给他一个投胎的机会。”

闻言,天罗龙熊王掌心内的慕容古道,低头间眼神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与狠辣,接着,变成泪流满面的嚎啕大哭起来,“女儿啊!为父真的对不起你,呜呜……为父要死了,为父好想抱抱你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