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我的人生

加油,我的人生
  • 主演:南尚智,杨秉烈,李时刚,车敏智
  • 导演:成俊海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此剧讲述自发成为单身妈妈的女主角东熙,为了成为设计师而孤军奋战地生活,遇到不懂事的财阀二世后发生的故事。

加油,我的人生第一集

眉眉最大怀疑对象其实还是武月,她不相信那天武月仅仅只是被害者这一个无辜的身份。

武月可没那么软弱好欺负,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可惜宋家父子已经化成了灰,武月不可能说出真相,唯一知情的也只剩下何碧云了。

看来,是时候去监狱一趟了。

“对了,还有一个最大的疑点,差点给忘了!”

四人准备去餐厅吃饭,萧瑟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熊沐沐,刚走到门口,萧瑟突地平地一声吼,再一个猛回头,吓得熊沐沐蹦了三尺高。

“你发哪门子神经?吓死我了!”熊沐沐在胸口轻轻拍着,楚楚可怜,只可惜前面忒平了些。

萧瑟一把将他推开,兴致勃勃地说:“我刚想起来,何碧云是怎么知道颜姨在美术馆的?她又不是千里眼。”

眉眉心沉了沉,对呀,颜心雅那天去美术馆完全是临时起意,只有她和赵英华知道,还有就是美术馆的工作人员。

“很有可能是何碧云事先冲美术馆的人打听了颜姨的行程表……也不对。”

萧瑟自己否定了,神情费解,“眉眉你说过,颜姨那天本是要去京都的,美术馆出了突发状况才改变行程的,何碧云不可能打听到,奇怪了,她是怎么确定颜姨在美术馆的?”

“还有一点,那天美术馆最大的受害者阮宝慧,何碧云干嘛那么恨她?”熊沐沐好奇问。

武超忙说:“这个我知道,阮宝慧是我二叔现在的未婚妻,快要结婚了,何碧云杀她应该是嫉妒吧。”

“那这女人也真够倒霉的,出去采个访还让人给毁容了。”熊沐沐有些可惜,他并认识阮宝慧,只是纯粹基于同情,却得了眉眉一个大白眼,弄得莫名其妙。

“我们先去吃饭吧,这事慢慢查,迟早会真相大白的。”

眉眉心里沉甸甸的,他们只是四只小菜鸟,可都能分析出这么多疑点,公安局那些人怎么会看不出来?

可这件案子却草草结了案,实在是太仓促了些。

其中到底有谁在做手脚?

又想掩盖什么样的真相?

而且眉眉对赵英华也有些不满,实在是太没有警觉性了,怎么说也是津市一把手吧,只要赵英华下令严查,下面的人怎么也不至于糊弄吧。

其实这事也不能完全怪赵英华,他这段时间是真的很忙,要不是有眉眉的药水调理身体,他都撑不下来。

而且他和颜心雅都先入为主了,以为何碧云是精神病发作从而杀人,是以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自然也不可能像眉眉这样,特意分析这个案子。

赵英华让人判了何碧云五年,觉得这样的惩罚够严重了,毕竟颜心雅并没有出事。

之后赵英华就没有再过问这个案子,老太太的归西,繁忙的工作,还有赵家对眉眉的算计……

一桩桩,一件件,似山一般压在了赵英华头上,他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其他事。

吃过饭,眉眉回到家里,越想越不对,她打电话给了虎哥,想让他帮着查查命案那天,武月做了些什么。

虎哥的办事效率还不错,主要还是武月那天并没有刻意隐藏踪迹,晚上他便带来了消息。

“那天武月出院,来接她的是阮宝慧,阮宝慧送她在弄堂口下车,便回了电视台。”

加油,我的人生

加油,我的人生第二集

她不停盼望她的钦原哥哥能来看她一眼,问问她,可有吃饱,可有穿暖。

可是并没有,她什么也没有等到。

她的眼泪冻结在无数个寒冷的冬夜里,根本无人问津。

她已经傻够了,如今的她,不想再做那个傻兮兮只会等待的小姑娘。

若幸福不肯来找她,那她就主动去追寻幸福。

而她很幸运,在最悲惨的境遇里,遇见了大叔。

幸福于她而言,已然触手可及。

顾钦原听着她的话,垂下眼帘,轻声道:“你不在的这些天,我已经理清了自己的心。陶陶,咱们不和离好不好?我会给你正妻该有的尊重,不会再让谢昭欺负了你。你若爱掌家,我就把掌家的权力给你。”

谢陶认真凝望他的双眼,事到如今,他也仍旧没有提出休弃谢昭。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她已然不爱,又怎会在乎他对谢昭的态度?

她笑了笑,低下头,缓慢拂开他搭在她腕上的手,“钦原哥哥,和离书已经写下,你我之间,再无可能。”

她转身,往木亭外走了几步,撩起垂落的素纱帐帘,又忽然顿住步子,微微侧首,“对了,钦原哥哥,我已经和大叔订婚了,等翻过黄历,就可以择日成亲。喜宴会订在花好月圆楼,到时候,会遣人送请帖去你府上。你若真对我有那么一点点怜惜,大可抱着放手的心态,前来观礼。我与大叔,都会真心欢迎你。”

她说完,便大步离开。

顾钦原独自站在原地。

寒风把四周的素白垂纱高高吹拂起来,那个穿云碧色小袄的姑娘,在他的视线中,终于渐行渐远,最后逐渐无影无踪。

他抬手扶住心口。

下一瞬,他猛地咯出一口污血!

冷峻清秀的面庞,在此刻惨白如金纸,他的身形摇摇欲坠,最后终是无法支撑躯体,重重倒落在地!

他望着木亭顶部的木雕,意识逐渐涣散开,耳边隐隐约约听见小厮们大喊着“相爷吐血了”,到最后,那嘈杂纷乱的声音也渐渐隐去,只余下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孤单。

而翠柏后面,一双琥珀色瞳眸,始终静静注视着这一切。

谢陶回到寿宴上,因着顾钦原和谢昭的事儿,所以寿宴也未能好好举办下去。

顾灵均急着去看弟弟,于是宣布寿宴提前结束。

张祁云牵着谢陶的手随着人流往外走,盛雨看不过他们恩爱的模样,在背后嘲讽道:“哼,破鞋一只罢了!男人也不是什么好男人,一把大胡子看着就丑,起码有四十多岁了!这样的老男人,配你这种破鞋正合适!”

谢陶大怒不已,正要回头骂她欺辱朝廷命官,张祁云紧了紧她的手,勾唇轻笑:“狗吠罢了,陶陶何必在意?”

谢陶噘嘴,“大叔是好脾气的人……看在大叔的面子上,我就不与她计较了。”

盛雨被人骂成“狗吠”,气得心肝儿疼,还想再挤兑谢陶几句,却见张祁云微微侧头,那双星眸虽然含笑,可其中闪烁着的点点寒光,却着实令人心惊胆颤。

她下意识地闭上嘴,怂得不敢再多说话。

另一边,顾府花园。

沈妙言独自穿过花园,往前院而去。

走到一半,却见前方花径上,负手立着一人,墨金袍摆在寒风中翻卷飞扬,不是君天澜又是谁。

她缓步走到他跟前,垂眸,屈膝见了个礼。

君天澜把她扶起,狭长凤眼深邃复杂:“妙妙这一箭双雕的计谋,倒是用得极为巧妙。”

沈妙言心中一咯噔,仰头望向他,却见他薄唇含着浅浅的弧度,三分嘲讽,七分无奈。

她收回视线,淡淡道:“我听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你安排君子佩折磨谢昭,以此来报谢昭欺辱谢陶之仇,此为借刀杀人。又借着谢陶与张祁云在一起的契机,用来刺激钦原,致使他旧病复发,以此来报复他过去对你的算计,此为美人计。”男人挑起沈妙言的下颌,“如此连环妙计,难道不值得朕夸奖一句?”

他的声音低哑深沉。

暗红凤眸中,酝酿着的东西,复杂到沈妙言也看不懂。

于是她面无表情地别过视线,“没有证据的东西,我是不会承认的。”

君天澜低低叹息了声,“妙妙,钦原是我的左膀右臂,更是我的表弟。你可知他此次旧病复发,要有多艰难,才能恢复痊愈?”

沈妙言嗓音淡漠:“他自己造的孽,便该做好承受的准备。更何况这些事情,分明与我半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为何却偏偏要说是我设局做的?!你说你爱我,莫非不信任,就是你爱的方式?”

冬末的阳光带着温暖,轻柔洒落在她的侧脸上。

她本就生得美,被教坊司的三位掌事大嬷嬷细细调教过后,便是不经意的一个冷眼,都透着冷冽的妩媚,宛如盛开在白骨上的玫瑰,透出致命的诱惑。

而君天澜对这种诱惑,根本无从抵御。

他握住她的小手,抬步往厢房而去:“今夜就歇在顾府。”

沈妙言跟在他身后半步的位置,一步一步,踩着他的影子。

他这几日都歇在长欢宫,大约吃腻了徐思娇。

若是回宫,免不得还得去徐思娇那里过夜。

之所以留下来,其实是想睡她吧?

她仰起头,望着天穹那轮惨白的冬阳,唇角绽出的笑容,嘲讽而艳绝。

究竟是该庆幸这幅躯体生得美貌,被他喜欢留恋,让她不至于惨死在那群大臣手中,还是该憎恶这美貌给她带来的一切灾祸?

夜华如水。

随行的宫女,细细为沈妙言沐浴打扮过,才为她穿上薄纱衣裙,把她送到君天澜的厢房。

她赤脚站在地上,望向身着中衣坐在灯下看书的男人,艳绝小脸上,满满都是厌世的情绪。

君天澜注意到她,头也不抬,淡淡道:“过来。”

沈妙言踩着羊绒地毯,缓步走到他跟前。

君天澜伸手把她抱到怀里,俯首深嗅过她的纤细脖颈,评价道:“很香。”

——

加油,我的人生

加油,我的人生第三集

周云凡盯着眼前这两个“小美丽”,感觉特别养眼,继续笑着说:“我都把家底掏给你们看了,你们也就不要藏私,自个儿把私活抖出来吧。”

欧阳玉蕙咯咯笑道:“切!你都还没把真容相貌,给我们看看,凭什么让我们把私活抖出来?咱们姐妹不做亏本买卖。”

周云凡左手往面前一晃,就把脸上的硅胶全仿真人面具揭掉,毫秒之间就收入“玄空剑戒”,露出他那张越来越帅气的脸。

之所以越来越帅气,是他修炼了魏琳儿的“百变易容术”之后,体态和面容出现的微调,特别是他脸上的微表情越来越丰富,能让女人感应到一种谜离惝恍的魔力。

欧阳姐妹看到周云凡那张精致帅气的脸,双眼直冒桃心,这是她们望穿秋水,梦想中的男人脸,这就是相术里面说的人与人之间的眼缘。

一阵谜离扑朔之后,欧阳姐妹回过神来,相视一笑,心灵相通,就了决断,欧阳玉兰开口就开始交待自个老底:“周先生,其实我爸是神偷门的传人,我妈是千门中的传人“

“生出我们这对怪胎,十年前死于非命,没有善终,让我们姐妹成了孤儿,可以说我同妹妹是自学成才。”

周云凡笑问道:“你们琢磨出了那些绝活?”

欧阳玉蕙插嘴说:“我们学过千术,还学过幻术,如果学会影术,达到幻影百变的话,就有了自保能力,就算遇到周先生这样的高手,也就不用担心束手就擒。”

周云凡宽慰道:“被我逮住,是你们的幸运,不要觉得委屈,或许我能给你们一个精彩绝伦的人生。”

他脑内有一个闪念,上次在河间走廊的藏宝洞,得到末代燕帝慕容昊的独门绝技“雷电剑法”和“天影挪移”身法,假如把“天影挪移”传给她们,这对孪生姐妹或许会成为两把利刃。

“切,周先生,你能给我们精彩刺激的人生?你自己不过就是有一点功夫的土豪。”欧阳玉兰嗔道。

周云凡淡然处之地说:“信不信没所谓,无需让你们验证,我对你们的偷术和千术,不感兴趣,你们已经把有关白高飞的资料给我了,现在就可以走,我身边不养闲人。”

看到周云凡挥手,象赶苍蝇一样赶她们走,眼前的姐妹俩的心如同井里的吊桶,七上八下,脸色发白,楚楚可怜地来到他身边说,我们说错话了,敬请原谅。

周云凡对欲擒故纵这一招,早就运用得滚瓜烂熟,对付眼前两个小美丽,分分秒秒就会让她们唱征服:“亮一亮你们压箱底的绝活,或许我可以改变主意。”

欧阳姐姐知道,一旦把底交了,今生就铁定得跟着他混,她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姐妹俩对视了一眼,欧阳玉兰说道:“其实咱们精通极品柔术。”

欧阳玉蕙生怕打动不了周云凡,立即插嘴补充说:“我们会一门看家本领,叫‘百变缩骨术’,嘿嘿,我们的天赋不错吧。”她有点洋洋得意。

“百变缩骨术?”周云凡感到很惊奇:“表演一下。”

当他看到欧阳姐妹能把身体修炼得象橡皮泥,震惊了。

听说修炼这门绝技很苦,从会走路的时候,就得勤学苦练。她们会缩骨功,如同修炼“百变易容术”,进度肯定很快。

周云凡脑子里灵机一动,他想起赵玲珑喜欢瑜珈,眼下就立即问道:“你们懂瑜珈么?”

欧阳玉蕙听到后,呵呵笑道:“那是小玩法,所谓的高难度瑜珈,对咱俩来说,那是小儿科,不足挂齿。”说来也是,人家精通极品柔术,那些瑜珈动作,确实没难度。

十九岁的年纪,精通多门技艺,智商肯定差不了,只是这情商还有待自己开发,好在她俩是完璧之身。

周云凡心里有了想法,完全可以把她俩打造成超级保镖,反正自己和玲珑姐已经是“龙卫营”九处的编外成员,今后可以让欧阳姐妹去做很多隐秘的事。

想到这一层,周云凡偷笑了,于是双手一招,然后拍了拍膝盖。

欧阳姐妹混迹在“东方明宫”半年多,见多识广,眼前两道幻影一闪,就坐在周云凡的腿上,有了亲昵的行径,接下来就好说了。

两个小时后,欧阳姐妹完成了蜕变,食髓知味,更加粘乎在周云凡身边,说话也随意多了,洗浴一番,然后呼呼大睡到傍晚。

周云凡点开手机微信,住宿在隔壁的慕容晴兰刚好微信在线:周医师,别说我没提醒你,姐妹花是漂亮,只不过是带刺的花,小心扎了手。

周云凡看过她的文字微信,立即回复:为什么这样说她们,人家还是小女孩,你们之间有什么仇,让你对她们这个态度?

她们天生就是小偷,曾经偷过我的钱包,害得我补办各种银联卡,驾驶证,忙得头昏脑胀,等我忙完之后,她们竟然把钱包,神不知鬼不觉在还回来,你说气人不气人?

周云凡听到后,来兴趣了,发微信问道:你是先天境高手,被两个小丫头片子给捉弄了,呵呵,有点意思。

唉,别不把我的忠告不当一回事,你收容两个超级小偷,你不怕别她们把你偷得精光?别怪多没提醒你。慕容晴兰发微信,好心提醒。

周云凡先前对欧阳姐妹确实有顾虑,只不过刚才人家那么真心坦诚相待,奉上了投名状,打消了他的顾虑,心里对她俩也就有了爱怜之意。

只不过他不会拂慕容晴兰的好意,就在微信里回应:我会注意防范的。周云凡身怀储物灵器“玄空剑戒”,还真不怕贼偷,也不怕贼惦记。

沉吟了好一会儿,慕容晴兰续发微信:不过你放心,竟然我是你的贴身保镖,量她们也不敢乱来。

好了好了,就别聊她们了。已经到了吃晚餐的时候,咱们是到酒店的餐厅吃,还是到外面去撮一顿,你拿主意。他在微信里,对慕容晴兰连哄带骗。 周云凡在心里盘算,吃过晚餐之后,是该带她们去活动活动筋骨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