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烈火

  • 主演:叶璇,莫小奇,刘恩佑,巫迪文
  • 导演:谭俏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国难当头,生灵涂炭,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人们面临各种各样乃至截然不同的选择,而这个选择也将决定了他们今后的人生道路。十里洋场,鱼龙混杂,群雄并起。拥有显赫家室和俊朗外表的纳兰东(刘恩佑 饰)毅然担起家国重任,他召集余夏(莫小棋 饰)、曲枫(侯俊丞 饰)、程诺(左腾云 饰)、爱迪生(吉阳 饰)等身怀绝技且一腔热血的年轻人组成KR特战队,与驻沪日军展开不懈的斗争。在此过程中,纳兰与交际花琉璃子(叶璇 饰)相识,不同的身份背景让他们彼此吸引却又远隔万里。   混乱的大时代,所有人的命运都被投入洪流之中,他们以各自渺小却耀眼的生命,谱写着一曲曲儿女传奇

青春烈火第一集

第九百四十二章腐骨噬心丸

然而,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有想要刺杀皇上的意向,楚青云也稍稍放松了心情,只是那双眼睛依旧丝毫不曾停歇的在众人身上扫来扫去,抽空还不忘看一眼雪阳宫的方向,虽然他并不能看到雪阳宫的情况,但见那边并没有传来什么特别大的响动,他心中也稍稍宽慰!

皇上与大臣们站在一起,所有人都看着天机谷的人,点燃火炮,90度垂直,朝天空射去,爆发出一阵阵火光,炮弹爆炸之后,天空中点点银色落下,这是炮弹的碎片,从高空落下之后,已经失去了温度,落在众人身上,手上。

众人一起侃侃而谈,胸口似乎有着无法平息的热血,每个人心中似乎都有这么一个念头,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雪阳宫这边,一阵冷风吹过,静荷身上的貂皮披风在北风中,微微晃动,上面的纯白毛,就像黑夜耀眼的植物,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点点银光。

静荷看着桌子上那纯金打造的小匣子,匣子四周,雕刻着貔貅等神物,看起来华丽异常。

“丫头,你若能将这个毒药的毒解了,本尊愿意认输!”乾天术士自信的看着中间的黄金匣子,目光坚决的说道。

“哦,是吗?”静荷淡淡扫了一眼,而后说道:“这是咱们两个的比试,你来出题,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呢,这样吧,不是解毒吗,你也解一个我的毒药!”静荷笑了笑,十分随意的从怀中拿出一个沉香木的匣子,古朴简单,四周光滑,没有任何雕刻,他将这盒子,也放在桌子中间,而后看着乾天,眸中尽是挑衅!

“哈哈哈,好!”乾天见静荷如此自信,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神情甚是萧索与不屑,不屑的是,当年李沐阳都比不过自己,她的学生能高明到哪里去,萧索的则是,如今自己只是一个没有身体的一律残魂,说起来无人能碰触自己,但遇到真正的高手,没有身体始终是缺陷。

“前辈的药,我吃,我的药,前辈亲自吃,虽然你没有身体,原来是客,这个好处就让你占了又如何!”静荷十分大气的说道,声音中很是豪放。

“吃?好大的口气!你可知我这毒药的名字?”乾天一愣,得意说道,同时有些警惕的看着静荷那沉香木的盒子,他总觉得里面那里面有很不好的东西。

“若是我解不了你的毒,我自认倒霉,死而无憾,而你,反正已经是死人了,这买卖我都不计较,你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如此唧唧歪歪,不像个男人!”静荷有些鄙视的看着他,上上下下打量着那血红的人影,他只是灵魂, 单薄的灵魂状态,模模糊糊的,外面似乎穿着短衫一样的衣服,但也只是贴身的。

因此除了声音,众人无法看清他的性别,饶是如此,被一个小他五十多岁的小丫头如此鄙视,乾天身体一震,微微一滞,若他此时有身体,脸色定然是血红一片。

“哼,既然你执意找死,本尊就成全你,可怜了这身好皮囊!”他啧啧啧的叹着,目光惋惜的在静荷身上扫来扫去。

“啪!”静荷猛地拍击一下桌子,缓缓打开黄金的匣子,里面一个漆黑的鸽子蛋般大小的药丸,出现在众人面前。

刚刚打开,静荷便问道一股极其难闻,令人作呕的臭味,十分的恶臭,气味飘入鼻中,她便感觉有些头晕,身体晃了晃,这才诧然说道:“腐骨噬心丸?”

“哈哈哈,是的,正是腐骨噬心丸,没想到你竟然认识,不知你可有解药?”

“呵呵,这就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事情了!”说着挑眉,看了一眼沉香木的匣子,道:“怎么,你打不开盒子吗 ,还是说您想耍赖?”

“这有何难!”乾天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右手抬起,轻轻一挥,那沉香木的匣子便漂浮起来,缓缓飘到乾天面前,匣子自动打开,里面也是一粒药丸,色泽金黄,看起来光泽饱满,到不像是毒药,很像是大补之药一般。

“前辈可看出来这是什么药?”静荷勾唇笑了笑,自己炼制的药,味道果然非同一般,匣子打开之后,一股浓郁的香味飘散出来,令在场所有人同时感觉到心口一阵沁甜,原本紧张的心情也舒缓了起来。

“这……”乾天没有嗅觉,他只能凭借眼睛看,光看这色泽来说,若是毒药,光成色上,自己的腐骨噬心丸,便已经落了下称,只是这药,到底是什么用处,他却不得而知!

“哈哈,前辈既然猜不出来,不如我们一同吞入腹中,您倒是可以品品看,我这药,究竟是什么毒!”说罢,静荷挑衅的看着乾天。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乾天凝眉问道,眼神中是无比凝重的抗拒。

“前辈,若是让我说出来,这局,您便输了!”静荷邪邪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此时,有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没想到堂堂轩辕过曾经的国师,竟然如此胆小怯懦,面对我一个赶刚及笄的女子,都如此小心翼翼,妇人之仁,还好您死了,若你活着,岂不是更加不像男人!”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静荷捏着手中的漆黑药丸,眼睛狡黠的看着乾天的愤怒的双眸,嘎嘎笑着说道:“前辈,难道您实际是女人吗,难道你最爱的人是我师父李沐阳?”

静荷这两句话,让一直平静的乾天顿时震惊的望着静和,破口而出的激动问道:“他还记得我?”声音中,有着些许颤抖,双眸中满是期待。

“谁?”静荷诧异,捻着药丸的手指微微停滞,随手往高空一抛,皱眉问道。

“李沐阳!”

“哦!记得记得,师父怎么能不记得你呢,师父对你可是又爱又恨,恨不得亲手杀了你呢!”静荷挑眉,嘴角邪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些事情,师父从来没有跟她说起过,她坐在梅山三年,虽然时常泡在药炉,但师父教授她的,都是医术的讨论,至于师父的往事,也就透漏了一些药王谷的学习而已,至于乾天,静荷听都没有听说过!

青春烈火

青春烈火第二集

听到叶家竟然还有一个大罗金仙,不仅轩辕姬洪脸色变了,就连白楚生和麟山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天衍大陆一直都有金仙中期的限制,他们也是一直以为叶瑞金仙后期已经是天衍大陆的最强者。

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叶家竟然还有大罗金仙。

他们去叶家的时候,都不敢正面迎战叶瑞,害怕叶瑞报复,何况是比叶瑞更强的大罗金仙。

这陈一飞让他们一起去对付叶家不等于是去送死?

陈一飞却不知道三人的心思,而是一直看着刘林。

刘林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他不是个傻子,自然不会像轩辕姬洪那样有幸灾乐祸的心思。

他也知道陈一飞说的都是事实。

他们轩辕一族和叶家现在也是不死不休了,他们如果不和陈一飞联合,等陈一飞灭亡了,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

一个大罗金仙绝对是致命的威胁,他不允许这种威胁悬在头顶。。

因为他们和叶家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他们轩辕一族想要忍辱投靠叶家都没有办法。

因为叶家的人只要不傻就不会相信一个差点被自己灭族的人的投靠。

所以,他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和陈一飞合作。

只有杀了叶家的金仙,也只有除了叶家,对他来说未来才有更多的可能。

片刻之后,刘林再次看向了陈一飞道:“陈一飞,我可以答应你一起对付叶家。”

“不过再这之前你必须将这把残枪帮我修复好,不然的,没有武器,我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的人大罗金仙。”

“刘林,我没有看错你,你是一个聪明人,不会像这轩辕姬洪一眼犯傻。”陈一飞听到刘林的答复,笑着嘲讽了轩辕姬洪一句,然后看向了手中的残枪道:“修复这残枪需要一些时间,我去密室找些材料修复,你们恐怕要等一些时间。”

“这点时间我等的起。”刘林点了点头。

陈一飞点了点头,握着那残枪就往里面走去,再次来到了那个密室之中,然后盘坐,手掌之上快速凝聚出了一团太阳之火,开始修复刘林的这柄残枪。

…………

随着时间推移。刘林带着轩辕姬洪、白楚生、麟山在等候的时候,突然一道能量猛地朝轩辕姬洪飞射了过去。

“谁。”轩辕姬洪面对这道能量怒喝了一声,伪轩辕剑出现在了手中猛地朝那道能量斩了过去。

轰~!~

伪轩辕剑将那道能量斩碎了开来,可冲击的能量还是让四周出现了震荡。

“轩辕林,有埋伏,这陈一飞反悔了。”轩辕姬洪急忙朝刘林道。

这时,一道娇哼声响起:“轩辕姬洪,不是没个人的心里都和你一样肮脏,陈一飞要对付你还不需要埋伏,挥手就可以杀了你。”

武岚满脸阴沉的走了出来,双眼之中布满煞气。

她这是得到轩辕姬洪到了聚集地的消息,特地赶过来的。

看到武岚,满脸防备的白楚生、麟山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作为天衍大陆两个圣朝势力的主人,他们自然都知道轩辕姬洪和这武岚的矛盾。

要知道轩辕姬洪玩弄了这武岚,然后将她抛弃了,还差点利用她杀了她师傅,差点灭了百花宫,换做他们也要找轩辕姬洪拼命。

“武岚。”轩辕姬洪满脸阴沉,脸上露出了杀气。

这个女人从那件事之后,就一直找他晦气,可没少让他丢脸。

武岚满脸杀气道:“轩辕姬洪,你应该感觉到庆幸叶家有一个大罗金仙,不然的话,我现在肯定杀了你。”

轩辕姬洪脸色阴沉:“武岚,你真以为自己有多少本事?之前如果不是我念旧情,你百花圣朝早就已经灭亡。”

“轩辕姬洪,我不想和你磨嘴皮子,你给我等着,等叶家的事情一结束,我一定杀你,不死不休。”武岚满脸杀气得看着轩辕姬洪。

可以看得出她在克制,她想现在杀了轩辕姬洪,可她清楚现在不是时候,而且有那刘林在她也没有机会。

轩辕姬洪同样是满脸杀气的看着武岚。

两人之间充满了一种一触即发的火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双方之间。

正是陈一飞。

陈一飞出来的时候,自然是感觉到了轩辕姬洪和武岚身上的杀气。

如果现在是在换一个地方,而且只有这两人在场的话,说不定两人已经开打起来了。

这也让陈一飞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又想到了那个预言画面,轩辕姬洪杀了武岚的情景。

他是绝对不会让这预言一步步实现,所以,他要做的事情就是等事情结束后杀了轩辕姬洪,让轩辕姬洪没有可能去杀了武岚。

只有这样才能中断那预言,让那预言画面没有办法实现。

“陈一飞,修复好了?”刘林走了上前。

“给你,这把魂器威力很强,可惜的是没有器魂。”陈一飞将那修复好的长枪丢给了刘林道:“记住你的承诺,这一次事情结束之前,我们依然是盟友。”

“盟友吗?那就再当一段时间吧!”刘林拿过了那长枪,喃喃了一句,就带着轩辕姬洪三人往亚洲聚集地外窜去。

武岚看着轩辕姬洪的背影,满脸冰冷的朝陈一飞道:“陈一飞,你说了会帮我杀轩辕姬洪。”

“这一次事情结束之后,就是他的死期。”陈一飞看着轩辕姬洪,眼中杀气纵横。

得到答复,武岚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另外一边,刘林带着轩辕姬洪三人离开了亚洲聚集地之后,轩辕姬洪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戏谑之色:“轩辕林,看来那陈一飞没有发现,这柄武器将会是你最大的底牌。”

听到轩辕姬洪的话,刘林看了看手中的枪,也是戏谑道:“没有器魂吗?”

话一落,刘林就从体内召出了一个东西,那竟然也是一柄武器,可是那武器很怪异,仿佛是什么武器的刃边。

而这刃边上竟然同样涌动着恐怖的能量波动,一道虚影从那长枪之上凝聚了出来。

那竟然也是魂宝,而且,那两件魂宝似乎有着联系,竟然共振了起来,出现了同样的震动。

青春烈火

青春烈火第三集

秦风,一个仙王初期的修士,和这些仙王后期的血将如何能相提并论?

这群人当中,也就只有秦族大长老和秦鹰傑这两人有些看头了。

“小小血族,居然敢如此猖狂,老夫今日就灭了你们!”大长老浑浊的双目中寒芒一闪。

即便大长老表面上看起来老态龙钟的,但实际上却修为惊天,是秦族明面上最强大的生灵之一。

秦鹰傑那如鹰一般锐利的目光也浮现出冷芒,鹰爪般的枯手探出,猛地朝着那些血将隔空按去。

那可怕的气势震得时空荡漾,虚空扭曲。

秦鹰傑乃是绝世仙王,要比血将等人强上一个档次,绝世仙王杀仙王后期,就如仙王后期杀仙王初期一样。

“有本王在,岂容你放肆!”

就在秦鹰傑的大手即将落到那几尊血将身上的刹那,那几尊血将身前的虚空陡然扭曲,居然有一只修长血手探出,与秦鹰傑的大手硬撼在一起。

砰!秦鹰傑被撼退,接连倒退好几十步方才稳住身形。

秦鹰傑骇然的望去,只见到时空漩涡中,走出一个身披暗血铠甲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脸庞英俊,身材修长,那冷峻的目光俨然就是一个美男子。其身上有妖异气息散发出来,让人生畏。

最为可怕的是,那英俊男子的周身,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可怕气机浮现,那种气势惊人,竟是将秦鹰傑那绝世仙王的气息都给压制了。

“血王!”

秦风目光一凝,这俊美如妖的血甲男子,不就是他之前见到的血王么?

“看来你认得本座,你身上有一些让人讨厌的气息。”

血王锐利的目光望向秦风,在秦风身上扫过,冰冷一笑。秦风的身上,有当年那个人的气息。

那种血脉气息,血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年正是那个人,杀入宇宙深处,接连屠杀好几尊比他还要强大的血王,令得血族颤抖。

而今再从秦风身上感受到这般气息,血王不由得记忆都被拉扯。

“当年那个家伙欠我血族的债,今天就由你的命来偿还吧!”

血王冰冷一喝,而后猛地探出修长血手,朝着秦风抓去,要将秦风给抹杀。

轰!血王那手掌上有可怕的波动浮现,血芒滔天,无法形容的血腥气息和杀戮意志充斥在天地之间。

无论是秦族还是那些血族,都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意志。

血王的实力太强了,远远的超过了寻常的仙王,这些仙王加起来都不是血王一个人的对手。

“秦鹰傑,我们两个联手,先拖住它!”

原本老态龙钟的大长老陡然暴喝一声,目中有精芒爆射,气息复苏,像是一头复苏的猛虎一样,猛地运转仙王法则。

“好!就让老朽为秦族再贡献一把力!”

秦鹰傑锐利的双目射出两缕幽暗电芒,他猛地出手,双手成爪,如老鹰扑食,气息凌厉。

“铛铛铛!”

两大绝世仙王一同出手,瞬间就将那血王可怕的招数给拦了下来。

秦鹰傑和大长老两人都知道单打独斗秦族最顶尖的那三大强者都不是血王的对手,但若是两位或者三位绝世仙王联手,并非不可与血王一战。

“秦风,你继续!我们帮你拦住血王,速去救圣物!”

大长老暴喝一声,对着秦风提醒道。

大长老和秦鹰傑联手对抗血王,而余下的血将便可由秦族的其他仙王级长老勉强对抗,这样一来秦风也就能抽出身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秦风目光一闪,暗自点头:“两位前辈放心,我定不辜负秦族的期望!”

“杀!”

秦风脚下神光涌动,刹那间飞出,如混沌天河一般横贯天宇,向着下方掠去。

“你等,杀了他!”

血王英俊妖异的脸庞浮现出一抹冷色,对着诸多血将下令道。

那些血将纷纷动手拦截,秦族和血族的仙王级高手顿时厮杀成一团。

秦风抽身而出,去杀那些普通的真仙级血族,他要将秦族的这几座古城都给拯救回来,并且将祖祭坛中封印的那尊圣物,血脉之笔给救出来。

轰轰轰!

“今日你等入侵我秦族,就休要想着离开了!”

秦风脸庞冷漠,杀机浮现,他那日亲眼看到血族之人将秦族的旁系血脉分尸,吞噬,感染一座又一座古城的画面。

每每想起,秦风心如刀绞,这些可都是他的族人,却被这些妖物如此残忍屠杀,秦风早就暗中发誓:若有机会,定要杀光血族,为秦族那些亡灵报仇!

今天,正是秦风大开杀戒的机会!

“混沌神莲!”

秦风手中掐诀,混沌仙血轰鸣,一朵朵混沌神莲浮现,混沌神莲直径足有数百丈长,绽放于虚空中。

混沌神莲上神纹交织,混沌气息荡漾开来,恢弘浩瀚,散发毁灭波动。

咻咻咻!一朵朵混沌神莲俯冲而下,向着地面上那些入侵的血族而去,那些真仙级的血族顷刻间就被混沌神莲抹杀。

噗噗噗!地面上,那些古城中,血族成片成片的陨落,真仙级的血族成员如割草一般被混沌神莲横扫。

秦风在真仙初期就借助逆天真仙的可怕战力可杀同境界的血祖,更何况这些普通的血族成员?现在秦风又是晋升仙王境,杀真仙级血族真的跟割草没有多大区别了。

一朵朵混沌神莲绽放开来,毁灭的波动横扫在古城中,古城中的血族力量被迅速的抹除掉。

秦风就像是一团炽热火焰,而那些血族就像是万古冰封,火焰横扫之地,冰川融化,冰山消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便有上万只真仙级血族成员被抹杀,化为血水。

“净化之力!”

将血族真仙击杀后,秦风眉心绽放出可怕光辉来,那是大涅槃经的波动。

大涅槃经乃是至神至圣的功法,蕴含净化气息,可以将各种污垢和污秽族群给净化。

无论是对于阴兵、亡灵,还是对于血族成员,都有特殊的抵抗之力。

嗤嗤嗤……古城中,一阵阵犹如水汽蒸发的声音响彻,一团团的暗血烟雾冒起,而后那充斥在整个古城中的邪恶、血腥的气息都一点点的消退。

地面上,那些被感染成血尸的秦族成员也都恢复了原样,他们一个个的爬起来,呆愣的看着周遭的天地。当他们瞧见秦风和大长老等人激战血族仙王的画面后他们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是长老院的人,长老院的人来救我们了!”

“我们终于要得救了,长老院的人来救我们了!”

“……”

地面上一阵欢呼,那些秦族的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很多人都冲着秦风和大长老等人鞠躬行大礼。

“现在危险还没有解除,你们先撤离再说,去秦族圣脉的聚居地,这里不安全!”

秦风目光凝重,对着秦族的那些旁系成员提醒道。

“是!遵命!”

那些旁系的成员都不敢怠慢,他们也知道血族的厉害,一不小心血族的力量就有可能反噬过来,双方实力的天平就有可能颠倒。

“小辈,你找死!”

那些血将都脸庞狰狞,猩红的目光中充斥着杀戮气息。

这些血族可都是他们的部下,他们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精锐,全部都是真仙级,现在却被秦风一个人给横推,这让他们这几位血将损失惨重。

“到底谁找死还不一定,说不定今天死的会是你们!”

秦风冷漠道,他的目光充满了侵略性,看向那几位血将级高手。

“是么?小辈,你莫要以为,就凭这些老东西,就能拦得住我们,要不了多久,我等腾出手来就能抹杀你!”

那几尊血将冰冷道,声音森寒,血腥气息浓郁。

“不用等了,我现在就来杀你们!”

秦风暴喝一声,陡然转变了方向,向着那几尊血将杀来。

轰!斩天剑挥舞,一道道星芒剑气射出,璀璨到了极致,一条条星河剑气横扫。

天空中仿若有数道星河浮现,每一道星河都横击向一尊血将级高手。

“不知所谓的东西,这点雕虫小技,还敢在我等面前蹦跶?”

那些血将脸色讥讽,秦风的境界只不过是仙王境初期,即便他们都在被秦族的那些长老们拖着,也不是小小仙王级初期可以伤的了的。

嗤!然而,当剑气斩落,这些血将都面色一滞,剑气瞬间就将他们的肉身给击穿,带起一连串的血花。

有的剑气撕裂血将手臂,将血将的手臂都给斩断。

“该死,这小子的攻击力怎么这么强!这不太可能!”

那些血将皆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血将的境界,都要比同境界的人族修士强上一层。

也就是说,就算同为仙王后期,但血将也要比秦族的仙王后期的长老强。

同境界尚且如此,更何况是血将的修为都在仙王后期,比秦风高出两个层次。

按理说,他们即便是不怎么防御,秦风的招数落到他们身上也应该没有什么效果才对啊!

然而现在这个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乎他们的预料,秦风的剑气仿若能撕裂他们的肉身,给他们造成极大的伤害。

“不好,他的法则之力与其他秦族的法则之力有点不太一样,本将的手臂都不能恢复!”

忽然的,血将中传来一阵惊叫,有三位血将的手臂被削掉了,血将试图以精血滴血重生,再造一条手臂却失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