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速侦探~春天的诡计反击祭~

神速侦探~春天的诡计反击祭~
  • 主演:泷藤贤一,广濑爱丽丝,水野美纪
  • 导演:瑠东东一郎,汤浅弘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22岁的美女十川一华(广濑爱丽丝饰)得到亡父的巨额遗产,因此亲戚们想将她伪装成事故杀害,夺取金钱。为了保护她,和她共住的家政妇桥田政子(水野美纪饰)雇用了名侦探千曲川光(泷藤贤一饰)。他能够察觉细微的“违和感”,抢先犯人一步,解开并阻止犯人“还没有设置的诡计”。千曲川能防患于未然,保护一华平安吗?@哦撸马(阿点)

神速侦探~春天的诡计反击祭~第一集

第89章 怀疑

周天福更是明白,只要宋家送进去,如果不把牢底坐穿,他是不可能会出来的。

“如果你可以反过来指控给你出谋划策的人,我可以既往不咎。”

周天福没有说话,只是低着脑袋。

许久了,这才看向宋惜渊。

“我无话可说。”

听到周天福的话,宋惜渊也不意外,只是冷毅的双眸更加冷了几分。

“既然是你的选择,我也尊重。”

周天福也没有想到,他突然间会这么好说话,一时间也有些愣住了。

而权天睿至始至终都看着这一幕,却没有说什么。

当他将周天福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权天睿这才抱着孩子准备离开。

“宋将军,权某很感激你帮我找到孩子,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请吩咐便是,告辞了。”

权天睿微微颔首,虽然只是简单的话语,却代表着深深的敬意。

权天睿准备离开,唐禹哲自然也不会留下,他本来就是权天睿的人。

“请等下……”

听到宋惜渊的话,权天睿跟唐禹哲齐齐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宋惜渊。

“暗枭,比我所想的要年轻啊!”

宋惜渊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轻笑,但是唐禹哲却防备的伸手准备拔枪。

权天睿快速的将他的手按住,这才没有将枪给拔出来。

唐禹哲懂权天睿的意思,这才收了手,看向宋惜渊。

“宋将军,久仰大名。”

唇边勾起一抹温文尔雅的笑意,那模样,任谁也没有想到,他就是黑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暗枭。

刚才那一抹狠厉的杀气,更是让人感觉到一阵错觉般。

宋惜渊自然将方才二人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只是却没有任何的异样。

“我一直有个疑问,想要请教暗枭。”

“请教不敢当,就是不知道宋将军想要问什么?”唐禹哲依旧笑的如沐春风,但是只要暗枭这个人的谁不知道,他还有个外号?

江湖人称笑面虎。

宋惜渊也不在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在找宫栩芙?”

听到宋惜渊的直接,二人却没有什么反应,有些东西,在二人的心中,已经渐渐的浮现出了一个眉目。

唐禹哲没有开口,反倒是权天睿开了口。

“宋将军这话可就说错了,宫栩芙是我的岳母。”

一句话,让宋惜渊愣住了,那一向冷毅刚强的模样,带着几许震惊,几许惊喜。

“你说什么?”

权天睿看着宋惜渊,没有说话。

宋惜渊或许也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这才将自己的情绪收敛了几分。

连忙让周围的人撤了下去,见此,权天睿也将所有人都扯了下去。

只留下三个人在这里,好在权天睿怀里的孩子睡得很安稳。

“那么她现在在哪里?”

宋惜渊所有的冷毅都不在,只有身为一个男人的对一个女人的痴情。

这样的神色,他们又如何不知?

“我岳母已经去世了。”

权天睿一一回答,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或许是自己老婆的父亲。

亲生父亲,事情查了那么久没有进展。

如今到了这一步,他更加不会放过。

宋惜渊像是被打击到了,整个身子跌落进了一旁的沙发上。

到了此刻,如果他还不确定的话,那就真的是智商问题了。

“宋将军,我妻子还等着孩子,就先走一步了。”

不等宋惜渊开口,二人直接走出了周家的别墅。

看着二人走出去,心里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答案。

不在多想,直接起身,朝外面走去,也离开了周家的别墅。

权天睿几乎是火速一般的朝H市赶。

而此刻的夏天,已经清醒了许多,不在像刚刚出手术室的那个时候那样虚弱了。

杨素素一边舀着鸡汤,慢慢的喂着夏天。

吃完鸡汤之后,夏天这才看向杨素素。

“素素,权天睿呢?”

她都快两天没有看到他了,现在自己才刚刚生完孩子,他就不见了,夏天的心里多少有些担忧的。

被问到的杨素素,手一顿,手中的瓷碗差点就没拿住。

好在她眼疾手快,这才让那瓷碗免于一场灾难。

夏天蹙眉,看着杨素素,越觉得这人有古怪。

“这不是去接孩子了嘛!”

夏天直直的盯着杨素素,杨素素被她这样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

“你这么看的我做什么?”

杨素素赶紧别开脑袋,前两天能忽悠过去,那是因为她刚刚生完孩子,身体还很虚弱,每天都是控制不住的沉睡。

但是现在,杨素素感觉到一阵亚历山大。

心里都在呐喊,怎么还不回来,还不回来啊!

她真的快撑不住了。

夏天越发肯定杨素素在隐瞒着她什么。

“你没有做亏心事,还怕我看?”

杨素素想到前天自己抱着孩子被人抢走的画面,还心有余悸,面对夏天,就更心虚了。

但是想到权天睿走之前的交代,唐禹哲也跟她交代过。

都是一句话,千万别让夏天知道事情的真相。

她现在还在月子里面,根本就受不得刺激。

“我能做什么亏心事?你现在生了孩子,就是这样,疑神疑鬼的,也不知道以后我男神怎么受得了你。”

夏天看了看杨素素,这才说到。

“给我手机。”

杨素素不确定她要跟谁打电话,有些不太愿意给她手机。

但是看着明显开始怀疑的夏天,杨素素只好硬着头皮,将手机从包里摸了出来。

“你现在月子,少用手机,不然对眼睛不好。”

夏天定定的看着杨素素,“我只是给我公公打一个电话,我不上网。”

听到夏天是跟老爷子打电话,杨素素也松了口气。

那边权天睿早就打过招呼,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这才让将手机递给了夏天。“好吧!”

夏天接过手机,正要解开手机锁,病房门却被推开来。

夏天抬头望去,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帝都赶回来的权天睿。

杨素素见到权天睿也是松了口气,看来孩子找回来了。

心里的罪恶感也因此减少了许多,要是真的孩子一去复返,那么她自己就是最大的恶人。

“孩子。”

夏天手中的手机也掉落了下去,看着权天睿手中的孩子。

权天睿直接朝夏天快步走了过来。

“别起来,弄到伤口。”

夏天听话的没有在动,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所有的不安心,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安抚,孩子没事儿。

原来以为杨素素是骗自己的,却没有想到,孩子真的回来了。

或许是小家伙感受到母亲的味道,竟然睁开了小眼睛,直接朝夏天的身上拱了拱。

看到小家伙如此可爱的模样,夏天整颗心都被软化了。

杨素素见此,也是激动的差点掉下眼泪,连忙朝外面走去,这才没有让夏天发现她的异样。

权天睿看着夏天那笑着的样子,女儿老婆都平安,这比什么都重要。

周家他没有再出手,因为他知道,宋惜渊恐怕不会这么放过他的。

只要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摆明了,他就不可能会装作不知道。

虽然他跟自己是敌对,但是他的为人,这个他还是清楚的。

“小家伙的名字你娶了吗?”

逗弄着孩子的夏天,抬起头来,看向权天睿。

权天睿勾唇一笑,这才走了过来。

“嗯,权思妍”

夏天听着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索性就定下了这个名字。

“你以后叫思妍,喜不喜欢?”

夏天逗弄着躺在她身侧的孩子,小思妍像是听懂妈妈的话,继续朝夏天的话里拱了拱。

原本以为她只是想要跟夏天亲昵,但是后来发觉不是。

感情这是饿了,想要找吃的。

这几日因为小思妍不在身边,奶水早就充盈了,小家伙的鼻子可灵着呢!

夏天微囧,权天睿也看出了其中的意思,不由得有些好笑。

心里的所有阴霾,在这一刻得到了驱散。

连忙上前去帮忙,夏天毕竟是初为妈妈,尽管看了不少的育儿书,但动作还是生疏的。

“我帮你。”

夏天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这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老公。

但小思妍确实是饿极了,权天睿帮着夏天卷起衣服,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进餐了。

那模样,让两个人的心口都融化到不行。

这几日那些人虽然也有喂过小家伙东西,但是却始终不如母乳来的好。

显然是被饿的不轻,瞧着小家伙这样子,权天睿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寒光。

周家既然有宋惜渊收拾,那么指使周家的那个人,他一定要查出来。

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现在还一无所知。

小家伙吃饱了之后,继续呼呼的大睡了起来。

夏天看着那熟睡的小脸蛋,“老公,孩子为什么不哭?”

一般孩子饿了,她会哭着找吃的,这几乎是孩子的本能。

但是小思妍却没有,只是到处乱蹭,并没有哭。

权天睿会以安心的笑。“别乱想,没事儿的,孩子我听见她哭过,所以别担心。”

确实,她是有点担心,怕孩子以后不会说话。

不过听到权天睿的话,夏天也松了口气。

既然听到过哭,应该是没事儿的。

指尖轻轻的拨了拨她稚嫩的小脸颊。“看来孩子性子随你,不怎么爱说话。”

当然,除了在自己的面前,夏天心里补充到。

神速侦探~春天的诡计反击祭~

神速侦探~春天的诡计反击祭~第二集

“用石头啊。”

“哦,那鼻子呢?”

“树枝。”

……

温知故费了快一个时辰的工夫,可算是替纪叙白完成了心愿,她站起来跑到纪叙白那边远远地打量了一下立在风雪中的小雪人,有点难为情的说:“好像有点怪怪的。”

纪叙白静静地看着小雪人没说话。

温知故把两只脏兮兮的手往他身上擦了擦,“怎么样啊,你说一下啊。”

纪叙白忽然转头过来,握住了她两只冰凉的小手,温知故怔了一下,下意识要把手抽出来,皱着眉说:“撒手,我手凉。”

然而,纪叙白非但不放,还要把她两只手都紧紧地裹进掌心里,还要放到唇边一边帮她两只手哈气一边搓她的手。

温知故低头看着他的举动,眼睛热热地,哑声地叫了一声:“喂。”

纪叙白专心给她搓手,搓了好一会,才抬头问她:“还冷不冷?”

温知故吸吸鼻子,摇头。

纪叙白低头亲了一下她的手背,像是在笑,但是温知故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手背上,“你怎么这么傻啊……”

温知故有些鼻子泛酸,咬了咬唇问:“不是你要堆雪人的吗?”

“我说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吗?”

温知故怔怔地,说不上话来。

“那你怎么就不肯嫁给我呢?”纪叙白看着她,声音轻轻地开口,像是这绵绵飘下来的小雪花,很轻渺无边。

他明明是在笑,但却让温知故感觉到了心疼。

温知故垂着眸,轻声道:“你说嫁就嫁的吗?”

“知故,我是不是贪心了……我从北戈回来的时候,想着只要你原谅我就好,如今你原谅我了,我又奢望着你答应跟我在一起……”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

温知故说着,低头嘟囔了一句,“折腾了半天,也没夸我一句好。”

“小雪人堆得挺好的,就是没我堆的好看。”

“……”夸她就夸她,什么叫还没他堆的好看……温知故抬头瞪他一眼,一时气得忘了他不能下地,“那你怎么不自己堆一个去?”

纪叙白并没有多想的笑了一下,只觉得温知故生气起来都是好看的:“我这不是下不了嘛。”

温知故忽然又垂下了头,慢慢地蹲了下来,像是一下子泄了气,趴在了他双腿上,有些用力地缓缓抓着他的腿,但纪叙白并没有感觉。

“知故,怎么了?”

温知故声泪俱下:“你为什么要冲进去……你本来好好的啊……你本来,未来都会很好,很好……”她很用力地按着他的腿,两只手都在跟着发抖,想起那大火中的一幕,愈发的难受,“我不想看到你变成这样……”

再多的安慰都没有用。

纪叙白就坐在轮椅上,以后都要坐在轮椅上。

他那样才华横溢的一个人,下半辈子都要因为这两条腿被拖累了去。

纪叙白微微一怔,听着温知故哭了好一会,垂下眸,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低声哄道:“我不冲进去才要后悔一生了,知故,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神速侦探~春天的诡计反击祭~

神速侦探~春天的诡计反击祭~第三集

听见萧千寒的这一声喊,守陵人站住了。

第一次,守陵人的声音里包含了那么一丝丝的情绪,“他不会帮你们!”

这是一种笃定,一种自信!因为他了解皇帝,了解云景逸。

因为云景逸曾经是他某一个身份的儿子。

但是下一秒,皇帝的动作却大出了守陵人的预料。

皇帝动了,不是逃跑也不是进攻,而是直截了当的拦在守陵人跟萧千寒云默尽之间,“她说对了,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说完,他扬声朝着背后的萧千寒喊了一句,“虽然我同意再次合作,但这也是你设计逼迫的!所以等解决了守陵人,我们还是死敌!”

萧千寒笑了笑,“当然。”

之前跟皇帝的合作并不牢固,在守陵人表现出绝对的实力之后就瞬间崩溃!所以,她不得不再次设计,将守陵人逼入绝境,不得不跟她合作!

除非皇帝宁愿一死!

显然,如此惜命的皇帝是不会宁死不屈的。

锁魂灯当然是假的,而且是很假的那种假!

她用了一种她能力范围内最强的幻术,持续时间也很短!

无妨,她猜到守陵人会第一时间将假的锁魂灯毁灭!

那个最强幻术一定瞒不过守陵人,但也许能瞒过皇帝,尤其是在那么短,那么紧张的时间里!

接下来守陵人发现假货后坚定不移的逼问,就是她嫁祸皇帝的最佳时机!只是没想到守陵人会挟持云默尽,而不是自己!

如果不是云默尽给他坚定的目光,她也许坚持不下来。

现在,是反击的时刻了。

看见云景逸选择和萧千寒云默尽合作,守陵人眼中出现了驳杂的不解,很淡,很轻微,也很破碎,仿佛那不解是来自于某个破碎的记忆。

云景逸似乎知道那破碎的东西是什么,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是那种情绪沉重的凝重,就连嗓音也仿佛受到感染,带着低沉,带着悲痛,“父皇,如果您还在,儿臣恳求您的帮助!”

唰!

就在皇帝话音刚落的瞬间,守陵人的目光也出现了变化——那是挣扎。

虽然很微弱,但确定无疑。

在这一瞬,守陵人又动了,不过不是之前那样的随意,而是显现出了杀气,让人连骨头都要打颤的杀气!

“嘭!”

皇帝毕竟是天旋境十阶巅峰,不会像萧千寒和云默尽那样毫无还手之力,但一击之下也被打的倒飞出去,脸色涨红!

下一秒,他又冲了回来,继续拦在守陵人面前,目光坚定如铁!

萧千寒同一时间也开始着手动作。她要施展的是封印之术!

当年的封印之术能够封印幻帝,现在封印一个守陵人应该没有问题!

至于锁魂灯,当初是用来对付天旋境的守陵人用的,虽然现在也未必没有作用,但结果不可知!更何况皇帝的攻击究竟能抵得上几个天旋境的围攻效果,同样尚未可知!

机会只有一次,她只能选择更稳妥的。

在她动作的一瞬,云默尽拦住了她,“这次我来!你负责操控封魔六令。”

毋庸置疑的语气,说明了他的态度。

但萧千寒还是摇头,“忘了跟你说,封魔六令已经毁了,或者说已经跟小喵融为一体了!所以这一次只能由我来施展!”

云默尽黑眸一沉,刚要再开口,被她打断,“我们没有时间!而且封印心旋境我的魂力不够,你要帮我!”

“好!”云默尽黑眸微闪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痛快的做到萧千寒背后,给萧千寒输送魂力。

一切,正式开始。

封印出现的很顺利,但情况仍旧不同乐观,因为皇帝未必能够撑到封印完全成型!

察觉到封印对自己可能存在的威胁,守陵人提高了攻击的速度和力量!

这让原本就疲于应对,无法撑足半柱香时间的皇帝,更加狼狈不堪!

吐了几口血不说,脸色也苍白如纸,内腑更是伤势严重!

可以说,现在的皇帝只剩下半条命都是多的!

守陵人带着那么一丝的意外看着皇帝,“云景逸,你什么时候能这么拼命的帮你的敌人了?”

皇帝摇头,目光冷毅,“你毕竟只是夺舍了我的父皇,并非真正的父皇!你,不够了解我!”

他当然不会帮他的敌人,更何况是拼上性命!

他帮的是他自己!

这句话也许是说道了守陵人的某个痛点,让守陵人的目光蓦然变得阴狠了许多!

至少是目前为止最为阴狠的一次!

“嘭!”

皇帝嗖的一下,就好像萧千寒之前被打一样,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打了出去!人在半空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连落地支撑的力气都没有,在地面一个翻滚,狼狈不堪!

之前就已经身受重伤的皇帝,加上守陵人的莫名爆发,这样的情况并不奇怪!

皇帝已经到极限了,而距离萧千寒约定的半柱香,还剩下一半左右的时间,萧千寒的封印之术也只进行到了一半。

情况非常不乐观。

萧千寒和云默尽就好像老僧入定一样,没有丁点的变化。

皇帝尝试着爬起来,但尝试了几次却都失败了。

“萧千寒,我尽力了。”短短的七个字,道不尽她无尽的遗憾和不甘。

萧千寒和云默尽仍旧犹若未闻,继续着。守陵人冷笑了一声,余光扫了一眼身上未完成的封印,并没有一丝谨慎,只有玩味和不屑。随后,他走到皇帝的跟前,一脚将皇帝踢的平躺过来,“不甘心?我知道你的计划,原本你的计划跟我的也并不冲

突,但是你太贪心了!北武洲,只能是我的!所以,你注定要为你的贪心付出代价!”

皇帝奄奄一息,连魂力仿佛都调动不了了,双眸直视着守陵人,张了张嘴,“父皇……”

守陵人刚要冷笑,忽然面色一变,冷漠无情的眼中挣扎再次出现,而且比之前还要剧烈!

这样的挣扎,让守陵人的动作一顿,也让皇帝的面色一喜!

机会来了!

瞬间,皇帝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雷电之力和灭属性的魂力,极其熟练的融合在一起,然后再双掌之间凝聚了雷电,朝着守陵人就轰了过去!“屠魔变!”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