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斗

  • 主演:郑在咏,金廷恩,梁世宗,徐恩秀,李娜云,崔雄,尹敬浩,李成旭,李艺恩,金基斗,林一圭,曹秀香,朴智一,严秀贞,宋俊熙,郑东
  • 导演:李钟宰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7
讲述了因遇到克隆人而被卷入令人震惊的事件中的刑警和为了生存而不得已互相展开对决的克隆人之间发生的故事,实力派演员郑在咏、金廷恩以及新人演员梁世宗确定出演。郑在咏在剧中饰演为了守护珍贵的东西而做出错误选择的老练刑警张得天,金廷恩饰演对成功野心勃勃的检察官崔朝惠,梁世宗则同时饰演失去记忆的嫌疑人“成俊”和给成俊扣上了莫须有罪名的克隆人“成勋”,令观众对这一追击惊悚题材期待不已。

决斗第一集

绿树村村民同仇敌忾的气势将马所长吓了一跳,此时他觉得他眼前的刁民似乎变成了一群想将他生撕活吞的野兽。他不露痕迹的摸了摸腰间的枪械,退后两步,指着绿树村的村民说道:“你们难道是想造反不成?”

“造反我们肯定不敢,但若你想将周茂带走,除非从我们的尸体上跨过去!”胡长树带领村民们将周茂团团围住,冷声说道。

“哥,绿树村的村民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我看你不如抓两个人出来杀鸡儆猴!”马力在旁边拼命的怂恿。

“我杀你妈个头!马所长抬手就扇了马力一耳光。他如今才刚刚担任所长,若是闹出事来,他绝对不好交代。况且他老觉得周茂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马所长,你也不用为难了。你可以把我带回去,不过你可要想好,把我带回去容易,可你若是不付出点代价,我可不会走!“周茂笑嘻嘻的推开人群,他不顾村民们的劝阻,一脸戏谑的看着马所长。

“你还想走?脑子没睡醒吧?落到我的手里,我不好好折磨你个十天半个月,我就不姓马!”马所长面露不屑,周茂在他上任第一天就给他找事儿,完全就是不给他面子。

“周茂,你不必妥协。今天说什么我们也不会让你被他带走!”胡长树虽然知道周茂的能力不小。但现在镇上的格局已经改变,他怕周茂被抓进派出所后会受些罪。

周茂微微摇头,他拍了拍胡长树的肩膀,宽慰道:“区区镇派出所我又不是没去过,怕什么?而且你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

“乡亲们,你们快听听,这个周茂肯定得了失心疯!”马力瞬间捧腹大笑,刚才周茂的话在他听来,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周茂一而再再而三的贬低自己,让马所长的脸色有些难瞧,不过带走周茂总,比将绿树村所有的村民带走好。

念及至此,他掏出怀里的手铐,对周茂招手道:

“小子,赶紧过来。你放心,把你带回派出所后我一定会好好的伺候你。”

马所长将伺候两个字咬得极重。就算是三岁的小孩,也知道他在说反话。

“不急,不急。”周茂微微挥手,拿着电话说道:“等我打个电话,我马上就跟你们走。”

也不待马所长同意,周茂便拿着电话离开了人群,马所长的视线一直牢牢的放在周茂的身上,若周茂打算逃跑,他会立即带人抓捕。

几分钟过后,周茂再次来到马所长的身前,他伸出双手,任由马所长将手铐铐在了他的手腕处。

他对村民们投去一个让村民们放心的眼神,便跟着马所长离开,坐上警车朝镇上驶去。

“哈哈!胡长树,我早就喊你们不要跟我斗。不过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只要你们能按照先前的约定,给予我们每个村子20万的补偿。那我就会让我哥大发慈悲,将周茂给放了!

马力放声大笑,双手怀抱,一副胜者的姿态说道。

“呸!”

胡长树朝地上重重的吐了一口吐沫,便头也不回的带着绿树村的村民们离开。

他打算去诊所找一下杨爽,他知道杨爽是县城首富杨洪海的女儿,想必杨爽应该有办法。至于修路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一切必须等周茂回来再说。

可让胡长树惊讶的是,当他急匆匆的找到杨爽,将事情的经过告知后。杨爽只淡淡的回答了一哦字,便没有了下文。

就连胡蔓蔓也并没露出任何担心的表现,他们都知道前段时间,诊所里来了一位大人物。

连那种大人物都对周茂另眼相看,区区一个镇上的所长,根本不能对周茂造成任何威胁。

“曼曼姐,你说那个马所长,什么时候才把周茂送回来?我觉得,最多只需要一天!”胡长树走后,杨爽眨巴着大眼睛,朝一旁的胡蔓蔓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快吧?”胡蔓蔓玩弄着肩上的秀发,一双美眸静静的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良久后,胡蔓蔓起身叹气,她揉了揉自己有些发胀的额头,无奈道:“为什么村里致富的事情这么麻烦,每到关键时刻,总有些跳梁小丑跑出来搅局?”

杨爽搂着胡蔓蔓的胳膊,没心没肺的说道:“这才叫做好事多磨!”

......

周茂被带进派出所的时候,已经临近午时。没有经过任何的询问,他便被马组长带到了拘留室。

“小子,你今天不是很拽吗?现在来到了我的地盘,你还有资格拽吗?”马所长找来了一根警棍,拿在手中,看着周茂阴阳怪气的问道。

周茂同情的看了马所长一眼,他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发出了一阵舒适的呻吟:

“马所长,你难道没有发现我走进这个派出所时,你的那些手下的眼神都不对吗?”

马所长身体忽然一怔,经过周茂的提醒,他忽然觉得,今天派出所的情景有些诡异。平时他的手下只要见到他,都会殷勤的上前打招呼问好,可今天他带着周茂进入派出所时,其他的警察看他的眼神纷纷有些躲闪。

马所长不知道的事,周茂好几次大闹派出所,派出所的民警对周茂都有些熟悉。眼看马所长把周茂抓了,他们就知道会出大事儿,躲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自个儿往枪口上撞?

“周茂,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再说了,我堂堂的所长,难道会被你三言两语就给唬住?”马所长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住心中那些不妙的预感。

周茂沉默了一会儿,眼中忽然一亮,他猛拍了一下手掌,恍然道:

“我知道了!你那些手下都是巴不得你赶紧倒台。对于你这种空降兵,他们虽然表面上恭维,但心里都巴不得你,赶紧去死。”

张所长心中咯噔一下,周茂的这话,确实说出了他内心中的担忧,他就之所以能来镇上当所长,是因为花费了不少钱财的缘故。其实他也隐约可以感觉到,派出所其他的人对他有些不满。

“你没去当神棍真的可惜了!”马所长惋惜道。

反正现在全力在自己手中,就算其他人不满,也拿他没办法。他此刻忽然觉得心中有些好笑,居然被周茂三言两语弄得心惊胆战,说出去怕要被人笑掉大牙。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反正你也是个草包!”周茂撇了撇嘴。

决斗

决斗第二集

风无心脸上露出一抹红色,她少年老成,很少有这样的神情,让凤承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什么舍不得他,他总要出去历练的,我不过是喜欢这里风景好。”风无心嘴硬的说道。

凤承也没戳穿她,笑着说:“好,那你继续守着吧。”

风无心吃了一惊,“你不是回来接替我的?上面会同意?”

“他们已经不管我了。”凤承脸上依旧带着笑,但眼底却有些凄凉之色,风无心愣了愣,很快难过起来。

她上下看了凤承一番,难道他的时间快到了?

凤承身上到了诅咒,看着不老,但身体总会垮了的。

“你……”

凤承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所以我得去做些有意义的事,你好好享受青春吧,想做什么就大胆去做,不要像我一把年纪才开始后悔。”

他心里有些发堵,如果早一点遇到她,或许就不会是这样吧?

风无心追了几步,“你要去找若竹姐姐吗?”可是她都有江大哥了。

她到底没忍心把后面的话说出口。

“小孩子别问太多,容易老的的。”凤承笑着大步离开,看着是闲庭漫步,几步却已经在桃花林之外,再一转眼已经不见了踪影。

九黎的结界从来就对他没用,他就好像散步一样,悠闲的走出了结界。

他看向东边,目光幽深,“扶桑……”

与此同时,船行海上,路程继续着,众人又开始吃鱼闻海腥味的生活。

白若竹依旧是教魏薇她们认草药,以及一些基础的医术,但如今多了一个小学生——阿生。

大概是怕自己被送回去,阿生学什么都特别的刻苦,连汉语也学的很快。

松田是跟在船上当翻译的,但其实他不用翻译什么,白若竹就安排他来教导阿生了。

到了离开裹足岛的第三天晚上,风平浪静,并无什么状况,众人心情都不错,早早就歇下了。

阴暗的下层船舱里,一个黑影闪了出来,绕过巡逻的护卫,到了控制船上大阵的地方。

这艘船就是白若竹他们抢来的黑海盗船,如今改名叫了和谐号,但船上的大阵和船是一体的,白若竹他们没有去改动,袁立诚也表示不好改动。

黑影没有冒然去动机关,他拿出了几根针,嗖嗖的扔了出去,果然空中又气流波动,他轻易的发现了袁立诚在这里布置的防护阵法。

几枚针再次射出去,攻击到了一块阵石上,随即又是第二块阵石,黑影手中的针似乎特别的多。

终于,黑影停了下来,袁立诚的阵法被破了。

黑影再次伸手,在控制开关处点了几下,然后操控了起来。

就众人熟睡之下,保护船的阵法被改动了,黑影很快消失在原地,朝下层船舱潜去。

哗啦啦,海面平静,但依旧会有海水打在船的侧壁上,所有人都习惯了这个声音,不会轻易被吵醒,更没人发现异常。

突然,躺在床上的丁老一下子坐了起来,对着外面大喊:“赶快看看,船在下沉!”

他收了五人为徒,如今分了三人在另一艘船上,另外两人跟在他身边,平日就是住在外间的。

他的大徒弟一下子惊喜,“师父,我去跟守卫说!”

另一名徒弟急忙到内室扶他起床,帮他穿好了鞋。

“师父,为什么说船在下沉?”他问道。

丁老脸色不怎么好看,“我在船上生活了几十年,哪里能感觉不到?等你待了几十年后,也能察觉了。”

另一边守卫已经告诉禀告了白若竹等人,丁老也带人上了甲板,在船侧仔细查看,果然是他感觉的那般!

“快派人到最下面船舱查查,看看有没有地方漏水。”丁老急忙说道。

立即有人去看了,白若竹他们也走了过来。

“丁老,怎么回事?”白若竹问道。

“还不知道,但船身低了四寸,怕是进水了。”丁老表情有些凝重,“如果破损的地方不大,又或者我们有停靠的地方,也好处理,但这进水只会让破损越来越大,严重的话船都会沉了!”

袁立诚跟在后面皱起了眉头,“船上有阵法,怎么会破损了,又没触礁。”

刚刚说完,他脸色就变了,“不好,我在阵法控制处布的防御被人破了!”

他说完转身朝船舱下面跑,江奕淳怕有人藏在船上,急忙叫丘志跟上去保护他。

“大人,最下面船舱进水了,但是不确定哪里漏了!”护卫的声音从下面传了上来,果然船进水了!

最下层船舱的地板并不是船的最底层,下面还有一定的空间,依旧更坚固的一层,这样才能更好的保证船不易被撞沉。

但如果最下面船舱都有了水,可见中间的那部分隔层已经进满水了。

难怪船身会下沉!

白若竹突然庆幸起来,幸好当初救下了丁老这位老舵手,否则等发现进水的时候,恐怕谁都无法改变沉船的结局了。

而茫茫大海之上,没有船就只能等死。

“给另一艘船发信号,让他们检查船舱情况。”白若竹飞快的说道。

剑七立即发了信号出去,另一艘船离的不算太远,但如果两艘船都被人做了手脚,处理起来就更麻烦了。

丁老安排人到桅杆上面发旗语,又叫他一名徒弟到下面去检查漏水情况。

断念那边被魏薇扶了出来,说:“我去船下面看看,搞不好是被人从船底下做的手脚。”

江奕淳想了想说:“我去帮你。”

白若竹张张嘴,有些想阻止,如果江奕淳到海里,就会被断念发现他也能变成鱼尾吧。

“没事,我跟他说说。”江奕淳低声说道。

断念觉得两人挺奇怪的,但时间不等人,多浪费一秒,船就多下沉一分,他直接翻过栏杆,一头扎进了海里。

紧跟着一条鱼尾打起水花,断念朝船下游去。

江奕淳紧随其后,也跳入海中,但他先用水汽包裹自己,一直游到下面,才露出了那条鱼尾。

“你……”断念被他的鱼尾吓了一跳,眼睛瞪的老大。

决斗

决斗第三集

果然,顾子麟带着允诺进家,家里除了佣人,还一个人都没起呢。

佣人看到他们兄弟二人回来了,激动的想要上楼告诉顾卿言他们,却被顾子麟给阻止了。

顾子麟示意身边的允诺,“你先去餐厅吃点早餐,我上楼喊爸妈下来,你别紧张啊,我爸妈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他们绝对不会挑你的刺的。”

他顾子麟看中的,想来不管怎么样,父母肯定都不会插手管的。

现在看到身边的女人一副很紧张的样子,他就有点好笑,原来这个女人,也有怕的时候啊。

“算了,刚来你家就吃东西,不合适,还是等叔叔阿姨下来一起吃吧,我坐在那里等你们。”允诺不好意思一个人先去吃早餐,她在客厅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顾子麟看向身边的顾子麒,“那哥,你陪陪她,我上楼看看。”

“嗯,去吧。”顾子麒应道。

因为他们过来的时候有时差,所以太早到家,父母没起床也是情有可原的。

要是让他们一大早就看到他们兄弟二人回来了,想来父母应该是很高兴的吧。

顾子麟上了楼,轻步来到顾卿言跟苗喵的房间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顾卿言跟苗喵也才起床,刚梳妆好穿戴整洁,正准备下楼呢,就听到有人敲他们的房门。

苗喵走过来,直接拉开了门。

拉开门她也什么都没看见,正要出房门看看是谁敲的门时,忽然旁边一下子窜出来一个人影,站在她面前,抓着她就笑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苗喵:“……”

看着面前站着的儿子,苗喵觉得他怕是个傻子吧。

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她玩这套。

苗喵没好气的打开他的手,“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还以为你还有好几天呢。”

她惊喜个毛啊,这小子又没离开多久,而且他也老大不小了,她倒是也希望他出去闯闯的,顺便交个把女朋友。

他要是再不交女朋友,苗喵都怀疑他是不是个妹控了。

“妈妈,你这什么表情啊?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似的。”顾子麟没看到母亲脸上的惊喜,顿时有些失落起来。

“我意外什么啊?你能把你哥带回来,我才意外呢,说说吧,你哥怎么样了?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顾子麟一听,就有些吃醋了,“妈妈偏心,只关心哥哥,却不关心我。”

话音刚落,顾卿言也走了过来,口气酸溜溜的道:“事实上,她是只关心你们兄弟几个,才不关心我呢。”

说完,顾卿言就朝着楼下走了去。

听到这话,顾子麟就忍不住笑了,“那我还是比老爸好一点,至少我妈妈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吧?”

“就你最贫。”苗喵示意他,“去看看你妹妹吧,她要知道你回来,肯定会很高兴的。”

顾子麟是想去看妹妹的,但想到父母就这样下楼,允诺应该很无措吧。

于是他又跟着父母一起下楼。

“爸爸妈妈,我给你们带了个小惊喜来,你们提前做好心里准备啊!”顾子麟抬手搭在苗喵肩上,有种把她当兄弟的感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