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魂

  • 主演:牛青峰,熊乃瑾,朱泳腾,林江国,姜华,肖涵
  • 导演:汪海林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8
师嘉——左家坟,社区医院护士,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医院地下室尽头有一间神秘的病房,里面躺着一个“木僵人” 总是值夜班的师嘉觉得医院里有种神秘的气氛,一些奇怪的事情一再发生,夜里经常有人说话的声音,有脚步声,还有隐约的哭声。值夜班时,在地下室女厕所,她发现隔壁厕隔内隐约有个穿着白高跟鞋的女人   探长刘卫东得知命案,赶到现场,发现死者面向窗外,表情惊恐,死前伸出的四个手指让刘卫东感到疑惑在死者高敞追悼会上,刘卫东见到神秘失踪的前女友方丽云。调查后得知方丽云正办一个规模空前的房地产项目,合作者就是死者高敞。与此同时,死者的三个生意合伙人乳品公司老总朱玉冰、房地产老总单斌、酒店业老板赵凯旋也出现在追悼会上他们惶恐地提到了高敞的死亡,并想起了十五年前的往事十五年前,胜利陶

步步惊魂第一集

还在想象着自己美好的未来的,却不知道自己演员的职业生涯已经结束了。

在众人吃完饭后,大家还显得意犹未尽,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寇,提议起了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的兴致高涨,霍骏庭和滕紫玥两人也抵挡不住众人热情的攻势,和他们一起坐到了一张大圆桌旁。

一个带着眼睛,圆脸的男生,拿过来一支空酒瓶,放在了桌面上,开始简单的描述起来游戏的规则:“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你们肯定是很熟悉了的,现在我就给你们简单的说一下,当我在桌子上转起这个空酒瓶的时候,瓶口对准谁,那个人就要从真心话和大冒险里面选择一个来完成,怎么样?”圆脸男生介绍完,众人纷纷点头答应,一旁的滕紫玥也是表现的兴趣十足。霍骏庭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显然此时的气氛并没有影响到霍骏庭的情绪。

第一轮游戏开始了,随着圆脸男生转动了瓶子,酒瓶在桌面上飞速转动起来,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速度慢慢降下来的瓶子,心中默默祈祷着:千万不要停在我这里!千万不要停在我这里!

这是大家此时的心声,瓶子已经停下来了,见并没有停在自己这里,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有些得意的笑容。获得头彩的是一个非常害羞的女生,她见瓶子停留在自己身上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在大家的注视下,红着脸说:“我选真心话。”

大家坏笑了一一身,讨论着要问什么问题,经过一致的决定之后问道:“你的初吻还在吗?”见大家问的只是这个问题的女孩,脸上的神色顿时显的轻松起来,也不再紧张了,偷偷的瞄了一脸,跟着众人起哄的一个看起来很阳光的男孩,羞涩的说道:“还在!”大家唏嘘了一声,便开始了下一轮的游戏。

这次瓶子还是没有指到滕紫玥,指到的是先前的那个,用露骨的眼神看着霍骏庭额那个女人,她惊呼了一声:“哎呀,怎么会是我呢?”声音甜的能腻死人,众人也好像是已经习惯了她这副做作的样子,和前面一样问了起来:“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

那身着暴露的女人毫不犹豫的说出了答案:大冒险。大家决定让她拥抱现场的一名男性。她听到这个加过似乎很满意,盯着霍骏庭的方向,正想有所动作,被霍骏庭轻飘飘的一眼给吓回去了,她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走向了她旁边的男生,给了他一个拥抱,那名男生像是被惊喜砸晕了似的良久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虽然说那名身着暴露的女子的口碑不大好,但是那相貌和身材,真的是一级棒的,要不然,盛导演也不会被她迷住,就连剧中重要的女配的角色都给了她演。

到了第三轮了,见始终没有中彩的自己,也不像之前那样紧张了,眼睛还是仅仅的粘在瓶子上,见中奖的是坐在自己旁边的一个短发的女生,正打算期待起她会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了,没想到就在那最后的关头,本来已经停下来,不在滚动的瓶子,又转了一圈,原本对准那名女生的瓶口,现在对准的人就换成已经有些呆住了的滕紫玥。

滕紫玥的内心瞬间泪流满面,新中在不断的吐槽这,旁边的霍骏庭见了坐在座位上,脸色变换莫测的滕紫玥,忍不住笑了一笑,眼前的众人瞬间就被霍骏庭的笑容给迷花了眼,都感叹道:世间怎么会有笑起来这么好看的男人,给了一副好相貌就算了,出身都那么好!还让不让人活啦?l

霍骏庭脸上的笑容是转瞬即逝,转眼间就又恢复了那个仿佛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霍骏庭。大家见中奖的人从短发女孩变成了滕紫玥,脸上都带着蜜汁微笑,让滕紫玥 玥在真心话和大冒险中选择一个。

滕紫玥转了转漆黑发亮的眼睛,稍稍思索了片刻,说道:“我选择真心话。”说完偷偷瞄了一眼霍骏庭,想不到此时霍骏庭也正在注视着自己,轻咳了一声,想用此来掩饰下自己的不自在 ,等待着他们在冥思苦想,在讨论到底要问自己什么问题。

商议了许久,终于是决定好了。问出了一个在场不少男同志都比较关心的问题,虽然看滕紫玥身边有霍骏庭陪着,但是有些人吗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那种。“你有没有男朋友?”圆脸男生,声音中带着难以发现的期待,在场的所有人都把耳朵竖了起来,生怕自己一不留声就会错过这个消息。

一旁的霍骏庭听到了他们问的是这个问题,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这些人还真的是没点眼力见,难道是还没有看出来,自己就是她的男朋友吗?想着等这轮结束,自己一定要快点找一个借口离开。

滕紫玥心中一喜,口中的答案退口而出:“有!”这一个字打破了在座许多人的那一丝丝的侥幸,幻想也破灭。圆脸男生听到这个消息。脸上也有一丝失落,不过只是一瞬间,马上就回复了正常。

新的一轮开始了,这次被瓶子选中的人是开始就一副鼻孔朝天的男人,是盛导演这个最新的一部戏的男主角,想必是刚刚红起来的新人吧,滕紫玥出国刚回来,回来没几条也没有关注娱乐圈的消息,自然不知道这位“红人”。

旁边站着的穿着暴露的衣服的女人,把错在霍骏庭那受到的气,全部怪在了滕紫玥身上,正想尽办法,想给滕紫玥一点颜色瞧一瞧,现在见机会来了。凑到了那名那鼻孔看人的男人身边,用轻柔的声音说道:“真心话一点都不刺激,要不要试试大冒险?”说完,把自己的胸部靠在男人的手臂上,蹭来蹭去了,而男人呢则是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

众人瞧见了那个女人又在使用自己的小手段,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火辣辣的,毕竟是一个剧组的人,大家也只好装做没有看到,心里,都在埋怨这这个不知羞的女人。

步步惊魂

步步惊魂第二集

当宝妮听到“沈梦”两个字时,她的表情不仅仅是一种惊讶,而是实实在在的恐惧!

这让我感到万分奇怪,我只是提起一个人名,她至于这样吗?

当然,她肯定知道那个曾经去过如梦地宫,长相和苗夕相同的沈梦;但她还不知道,那张从安然家里得到的照片上,那个镜子中倒映出来的拍照女人,也和那个沈梦以及苗夕长相一致。

如果她知道这些,被吓一跳还是有可能的,可为什么......

“宝妮姐,宝妮姐?你怎么了?”正当我准备将这个沈梦的事情讲给她听时,看到她的表情僵硬起来,原本还惊慌的眼神,突然呆滞了!

不对劲儿!

我猛的翻身而起,轻轻拍了几下宝妮的脸并喊她名字,可她像是根本听不到,竟还是保持着那个僵硬怪异的表情!

莫不是“沈梦”这个名字太霸道,她一听脑梗了吧?

也只有那种中风的情况才会这样啊......

一想到这我吓坏了,急忙将两只手搭在她的脑袋上,想要将生之力源源不断的给她注入进去,缓解一切可能出现的恶化情况!

可我突然发现,生之力只能缓缓注入,那感觉就像往石头中挤水一样难!

这是怎么了?

“呼~~~”就在我惊疑不定间,宝妮突然长出了一口气,表情迅速正常。

而就在这一刻,我刚刚还被她抵挡在体外的生之力,犹如江河湖海一般狂涌进她的体内!

“啊!阿、阿山......不、不要,我......”宝妮突然就兴奋起来,身上变得滚烫,眼中的春意快要化成一滩水,妩媚勾人。

看到这一幕我急忙收起生之力,等她稍稍平缓,便见到一层细汗出现在她的皮肤上。

这时宝妮才娇嗔道:“阿山,你要搞死我么?之前已经让我手软脚麻了,再来一次我就累死了!”

听她这么说我才确定她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刚才那一幕,为什么让我寒毛直竖?

“宝妮姐,还记得我刚才在跟你说什么吗?”

“刚才......刚才我不是问你那个和我爸爸,还有苗夕祖父一起去探险的女人是谁吗?”

“对!但我告诉你答案了!”

“你告诉我了?没有啊?”宝妮眉头皱起,一脸疑惑的样子不像作假。

我吃惊的看着她,心想刚才我明明说过,她怎么就忘了?这才几秒不到好不好!

我摇摇头认真道:“宝妮姐,我刚才确实和你说过那个女人的名字。可你听了只是嘀咕一声,整个人就僵住了。特别是你那表情太吓人了!”

“僵住?没有啊,你在说什么呢!刚才明明是你又弄的我来了感觉,差一点点就要那个了......讨厌!你要真想,等我休息一天才行。”宝妮妩媚的瞪我一眼,然后伸手就在我某处轻轻拍打了一下,吃吃的笑起来。

这次轮到我僵住了,不是因为她的调情而僵,而是因为宝妮姐她竟然遗忘了一段几秒的记忆而僵!

莫名的,我的心跳有些快,鸡皮疙瘩也开始慢慢出现。

我忍住追问,让宝妮姐等一下。等我将手机从口袋里取出又开了卧室大灯,打开视频录制模式对着她。

宝妮姐愣了,问我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我喜欢拍女人的羞羞片?

我急忙摇头,有些啼笑皆非的告诉她,我想做一个实验,让她自己看看。

“好吧,不许露点!要露点也可以,不许同时露脸!”宝妮姐娇嗔几句,嘴里在拒绝,可身体却稍稍调整,摆出了一个极为诱人的姿势。

我心想再这么被她带下去绝对要玩出火,于是赶忙将手机架好在一边,然后认真道:“宝妮姐,我现在就告诉你,那个和你爸爸一起去探险的女人,名字叫做......沈梦!”

“沈梦!?”宝妮一听瞪大了双眼,脸上又呈现出和刚才一样的惊恐表情!

然后接下来的一幕,便完全是刚才的复制版,她又陷入僵住的状态,根本听不到我的话,表情也纹丝未变。

而就在几十秒后,她再次长吸一口气清醒过来,也再次问我,为什么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她。

我彻底被吓到了,一股凉意从腰椎直冲后脑,愣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说:宝妮姐你是不是不记得我刚才说了什么,那个和你爸一起去探险的女人名字?

看到她点头,我二话不说取过一边的手机,将录制的视频让她看。

可让我郁闷的是,她在听到手机里那个“沈梦”的名字,又来了一遍那种痛苦的经历!

看起来......沈梦这个词是关键词!她根本不能听!

我琢磨一下,便取过手机用软件将自己说“沈梦”那两个字截掉,等她恢复后让她再看一次,结果这一次没事,她还反问我为什么截去了答案。

“宝妮姐,每次当我提到那个女人的名字时,你就会陷入很不正常的状态,你看一下,这是当我告诉你那个名字后的样子......”我说着将第一段视频后半段她惊愕痴呆的样

子给她看。

宝妮“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脸色骤变:“这、这是我?”

我用力点头,认真道:“对,这就是我告诉你那个名字后,你的表现。只要过一两分钟你就会恢复到正常状态。而只要我不跟你提起那个名字,你就没事!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这个名字对于你来说,就像一个魔咒禁语,不能提!”

“怎么会有这种事?”宝妮姐还是有些不相信,她开始反复观看那后半段视频,脸色越来越白。

我根本无法解释,但想来想去,宝妮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肯定和沈梦有关。

沈梦不是江都人,她突然间从外省跑到如梦来玩,当时毛子哥说那只是巧合,因为如梦地宫在很多有权势的女人中很出名。

可现在看起来恐怕没那么简单,她的出现,不仅让我在黑暗中头顶挨了一针晕过去,只怕也对宝妮有什么动作......可惜的是,我现在没办法跟宝妮谈论沈梦这两个字。

可是让我奇怪的一点是,我出了事情后,宝妮还曾专门打电话慰问我,也提到了沈梦,当时她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表情怪异,会陷入某种状态。

那这样说来,一定是在后来我不知道的时间段里,宝妮姐和沈梦有过接触!

我仔细想了想,会不会是沈梦将安然从大学中带走去到海外小岛的那一段时间呢?

......

坐在我身边的宝妮姐再次沉默了,她翻来覆去的看两段截取过的视频,却越来越迷茫。

我看着她焦急的眼神,心想这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问题。

“宝妮姐,这件事只有放一放了,让我来调查吧。我现在怀疑,那个曾经和你父亲、苗夕祖父一起去罗布泊探险的女人,到现在还活着,并且和你父亲一样容颜未变!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预感,必须等我回国后才能找到答案。”

我说完后将手机从她手里取回,继续道:“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有一个叫安然的女孩,是古舟的外孙女,现在在江都经贸大学念大二。她与你也多多少少有一点血缘关系,不过她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同父异母的姐妹已经因病去世了,而你的异母也早就在古舟离开江都后几个月内自杀身亡。我不知道你是否查到了这些信息,但我觉得我还是告诉你的好。”

“......”宝妮再次陷入吃惊的情绪中,久久不语。

不用问了,只看她现在的表现,肯定是不知道那些消息的。

这一次宝妮沉默的时间非常久,她就那样痴痴的依靠在我怀里,两眼毫无聚焦的看向某处,时不时呢喃两句我听不清的话。

当窗外的天色灰蒙蒙亮起来时,她终于说累了,和我一起躺下休息。这时我也有些困,便沉沉睡去。

当我再次醒来时,发现床上已不见了宝妮的身影,扭头看看窗外,天色昏黄已近傍晚。

起身来到客厅,只见宝妮姐正坐在一个小桌子旁边,对着桌子上那个上了电子密码锁的木盒子发呆。

“宝妮姐,你什么时候醒的,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看到她人还在,我松了一口气,用力伸个懒腰,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从身上各处传来。

宝妮回头看我,只见她两个眼袋乌青,显然没有睡好。

不过她回答的声音倒是中气十足,听起来已经将昨夜的种种负面情绪甩开,或者隐藏起来。

“中午就醒了,我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我在刘氏宗亲会收买了一个内线,他只告诉我从国内海运过来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其它一概不知。对了,就是这个内线告诉我刘九指的出行习惯,我才在良子按摩店潜伏下来准备逼问他印章一事,没想到遇见了你,我就顺手帮忙送他去见上帝了。”

我愣了一下反问道:“你知道我想杀刘九指?”

宝妮嗤笑一声说道:“当然!你以为花了我五万加元的内线是摆设么?他们内部早就预测到你们虎帮会有行动,可没想到你们的报复那么猛烈。顺便告诉你,那枚印章已经流落到波比的手中,波比你知道吧?”

波比?

那枚出现在照片上的印章居然到了波比的手里?

难不成......波比也知道罗布泊的秘密?

步步惊魂

步步惊魂第三集

洛景南见洛九九还站在原地不愿意动弹,于是伸出手去轻轻的拍了拍洛九九的后背,“好啦九九,你应该学会低头这个行为的。”

“雌性兽人虽然本性高傲,但也不是九九你现在这样的高傲方法,在面对自家夫郎的时候,其主们必须肩负起应该担当的责任。”

“只有当妻主真正将责任肩负起来的时候,家里的夫郎们才能安安心心的生崽崽,不用再担心他们会随时随地的被妻主抛弃。”

“所以九九你必须要去将弥晚酒给接进来,这样也能让我和可可、小白要安心许多。”

洛九九被洛景南那一套一套的大道理给弄得脑壳都有些大了。

看着洛景南这意思,如果洛九九今天没将弥晚酒带回来,就是对夫郎不负责任,这到底是什么奇葩的逻辑思维呀?

洛九九略微有些苦恼的朝着站在窗外的弥晚酒,怒气冲冲的从床榻上滑下去,然后三两步就跑到了草屋的外面,果不其然发现了弥晚酒。

“弥晚酒,你说说你站在哪里不好,为什么偏偏要站在阿景的实现范围内?”

“你这下可好,让阿景看到了之后,还给我说了一通大道理,还让我必须要将你带回去。”

“我现在完全都是茫然的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了,你果然就是我命中的克星吧?”

弥晚酒被洛九九劈头盖脸的指责了一顿之后,不但没有对洛九九生气,反而略显委屈的说道:“可是小狐狸,我也不是故意的呢。”

“我在外面站久了感觉很冷呀,所以情不自禁的往温暖的地方靠拢,这不就逐渐来到了你的草屋外面吗?”

洛九九瞧见弥晚酒那委屈巴巴的表情,内心气愤不已,若是让洛景南看见弥晚酒这样委屈,那肯定会被洛景南误会成自己在欺负弥晚酒的。

于是洛九九赶紧走到了弥晚酒的身边,动作亲昵的握住了弥晚酒的手臂,微笑着说道:“弥晚酒你再说些什么胡话呢?”

“我会让你站在屋外吹风吗?你也不仔细想想,我洛九九的性格那是多么的说一不二的?”

“所以你还是赶紧跟着我进去吧,我要证明被阿景还有小白他们看看,我不是个没有担当的妻主。”

洛九九在说得意气风华的时候,隐藏在洛九九身后那若隐若现的尾巴突然浮现出来,悄悄的缠住了弥晚酒的猫尾巴。

然后洛九九在带着弥晚酒回草屋的时候,微微一用力,就将弥晚酒的身影定在了草屋的外面,让弥晚酒看着近在咫尺的草屋就是进不去。

洛景南自然也注意到了门口发生的事情,由于草屋外面完全被漆黑的环境所笼罩,再加上洛景南和弥晚酒两人已经完全将草屋木门堵住了。

就算洛景南猜到了是洛九九在捣鬼,但也不知道洛九九到底在暗处做了些什么手脚,才让弥晚酒好像是被卡在了门边似的,根本就进不来。

洛九九优哉游哉的拍了拍手掌,仗着自己尾巴比弥晚酒多,丝毫没有半点悔恨的意思。

“哎哟,弥晚酒你这是怎么了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