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

流星
  • 主演:李圣经,金永大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该剧是一部以演艺界,经纪公司为题材的剧,讲述了艺人就像是天空中无法独自发光发亮的星星一样,主要描述在艺人的身后,很多付诸血汗泪的人们的故事。剧中有宣传组长,经纪人,记者等多样职业的人们出场。

流星第一集

第九十七章 区区一个贱民

在场围观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情况,他们见鬼了吗,之前睥睨天下,俯视众生状态的公输海哪里去了,这一把小胡子,躬身请教一个稚气未干的少年,这情形怎么看怎么别扭。

现场落针可闻,君清洌脸色一片黑紫,他虽然也震惊,但是满心满眼都是怨毒之色,他不甘心,一个贱民,区区贱民,对自己如此不尊不说,竟然,竟然,他不信何静箜就真的是全项全能,他不信自自己堂堂太子之尊,对付不了一个贱民。

这个现场已经完全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再待下去,看着何静箜大出风头,他实在看不下去,哼了一声,悄无声息的离开机关峰。

“镜片为什么会有弧度是吧,我给你简单解释一下,来坐下慢慢说,望远镜是利用折射光线来聚焦,有放大的效果,弧度就是用来聚光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就拿眼睛来说,你们考虑过为什么咱们的眼睛是球形的吗,考虑过眼睛为什么会有弧度凸出来吗,这就是集中光线……”静荷先是用眼睛作为参考物,只是,静荷还没有说完,便被公输海打断。

“咳咳,何先生,不好意思,打断一下,什么叫折射,聚焦是什么?”公输海脸色微红,小心翼翼,生怕静荷因自己的打断而不高兴,又满脸的期待,连称呼都改了,先是对自己不假辞色,变成后来的何公子,现在又成了何先生,能被成为先生的,都是再某一个领域有造诣的人,或者是老师。

静荷眉头一皱,有些无语自己为什么要跟他们将原理,难道要让她把初中,高中物理给他们统统讲一下吗?想了想,静荷不耐烦道:“呃……这个说来话长,若详细的讲,恐怕要从盘古开天地说起了,那啥,那啥,既然你们都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原理,那这一局,算不算是我赢了。”静荷转移话题,她今日是过来踢馆的,可不是给他们普及物理知识的。

看着五六个一脸期待看着自己的中年人,小胡子一翘一翘的,尽是执着之色,显然对静荷的转移话题完全不感冒,静荷不由无语,也有些不忍心起来,甩了甩头,突然看到转身后撤的君清洌,当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她这个举动,倒把围着她的几人下了一蹦。

“太子殿下,您这是要走吗?”静荷眸光恶狠狠的盯着君清洌,今日自己冲着他来的,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走。

君清洌原本已经隐在众人身后的背影,陡然一僵,站在原地,观众们原本并没有在意他的存在,经过静荷这一喊,一指,纷纷看了过去。

众目睽睽之下,君清洌咬牙切齿,身体僵硬的转过身来,众人连忙为他让出一条道路来,君清洌不得已走上来,冷眉直竖道:“做什么?”语气十分不善。

“没什么,你不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难道你师哥的吗?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是不是要公布结果呢。”静荷平静的看着这个被怨恨嫉妒充满的太子,心中不屑,这样的人当太子,国家将亡啊。

“哼,谁知道你画的是什么,又没有做出来,说不定是你蒙人的!”君清洌狡辩道,众人停了虽然有些鄙夷他死不承认的性格,但仔细想想也十分有道理。

听了他的狡辩,静荷不怒反笑,冷喝道:“你当机关峰的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白痴吗,是真是假难道他们分辨不出?你也太小看你师兄和师父了!”

静荷这番话,倒让公输海等人羞愧的低下了头,这份图纸绝对不是骗人的,不管是望远镜的整体,还是细节,静荷都标注的很清楚,她们相信,东西若做出来,定然有图纸中注明的效果。

“冽儿,不得无礼,是我们输了!”公输海捧着图纸,朝君清洌轻斥道,接着,又朝静荷拱拱手道:“正所谓达者为先,何先生如此高明的图纸,在下佩服,只是,不知先生可方便给我们讲解一番,也好将这望远镜做出来,若能制作出来,领军打仗,观敌与千里之外,洞察先机,助力堪比上千前锋。”

静荷挑眉,对公输海也有了几分赞赏,道:“您倒是挺有眼光,这望远镜,原本就可以用在军事上,好,冲着你这为国的心思,我一定给您讲解清楚,只是……”静荷话锋一转,看向君清洌。

公输海瞬间会意道:“冽儿,快跟何先生道歉。”

这句话刚说出,君清洌就像炸了毛的公鸡道:“凭什么,我乃堂堂轩辕帝国太子,国之储君,为何要向一个贱民道歉,哼,没有见到实物,我是不会认输的。”

看着有些疯狂的太子君清洌,众人不由有些无奈,公输海虽然是君清洌的师父,但是,他太子的身份摆在那里,他却确实不好苛责过多。

“哦?我倒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轩辕帝国也出现了知错不改,以身份论高下的人了?”此时,原本默不作声的冷卿华站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眸光宛若从地狱里射出来的利剑,直直射向君清洌。

君清洌原本无赖的气势一弱,脸色一红。

“贱民?原来我在太子殿下的眼中只是贱民,先不说我师父乃是堂堂医学圣手李沐阳,单说我的才学,十八项考核,我样样通过,原以为咱们轩辕帝国以才论英雄,没想到,在您眼里,再高的才学,却终究是贱民,那么在场所有的老师在您眼里岂不是草芥?”静荷字字锋利如刀,刀刀切中要害。

此时,不仅是君清洌脸色很沉,所有在现场的老师脸色也都黑沉下来,他们学富五车,一心读取圣贤书,并没有趋炎附势去谋求一官半职,他们为国为民培育下一代,虽然没有头衔,但却受人尊敬,身无官职,说起来始终是低人一等,说起来,无非就是贱民罢了。

前来看热闹的学子们也都叫嚷起来,虽然他们之中父母有的有官职,有钱财,商贾之家,百姓出身的学子也不在少数,想必在这位高傲的太子眼里,估计他们所有人都是贱民吧,这一刻,群情激奋。

流星

流星第二集

帮莎伦注射过她调制出来的解药后,她就一直处于昏睡当中,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林风和卡尔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

这可是大家最后的机会,莎伦迟迟不见醒来,难免会让人往不好的方面去联想。

林风走了几步,看了眼莎伦,又望着卡尔明知故问的道:“她睡过去多久了?”

“两小时十八分,头儿,你说如果这药也没用那我们该怎么办?”卡尔已经想到了最糟糕的结果。

停下脚步,林风似乎陷入了思索,过了片刻他才摇着头坦白的说:“我也不知道……”

说完他又下意识把视线放在了莎伦的身上,原本这只是习惯性的动作,谁知他却发现莎伦的眼皮微微颤抖了一下,动作极其轻微,连他都以为自己眼花了,凑近了过去细看,还在微微的抖动。

“她快醒了么?”卡尔这时也注意到莎伦的异样,凑近过来激动的问。

靠在柜子旁瞌睡的苏珊也被他的声音惊醒,揉着眼睛凑到跟前,现在还说不准莎伦到底恢没恢复,万一她睁开眼六亲不认见人就咬,那苏珊可就危险了。

林风忙叫卡尔带着苏珊退开几步,他独自蹲在莎伦面前,表面看起来一脸的淡定,只有他自己清楚现在有多紧张。

大家的性命都寄托在她一个人身上了,可千万要好起来啊。

莎伦似乎听到了他心头的呼唤,这时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澈,只有淡淡的几根血丝,算不上感染后期的征兆。

“我睡了多久?”

莎伦一开口,众人悬着的心脏总算落地了,长长的出气声连走廊都能听清,林风还不放心的问道:“你睡了两个多小时,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我感觉很好,应该是解药起了效果。”莎伦翻身坐起,手脚明显要比之前灵活了许多。

林风也顾不得招她白眼,把手放在她额头上,没有发热的迹象,就跟正常人一样。

这下子总算是有救了,莎伦拿自己做实验最后一搏,竟然成功了。事不宜迟,需要马上动身回去,大家还在家里等着救命,之前配置好的解药足够给每人注射一支还有剩余,林风先给自己来了一针,又找来一个专门用来存放试管用的盒子,把这批解药小心翼翼的放进里

面。回去的路上还有遍地的感染者在等着他们,不过现在的心情跟来时已经完全不同了,卡尔拿着盒子,林风背着苏珊让莎伦紧跟着他,四个人沿着通道回到倒塌的栅栏门前,那辆被撞的面目全非的SUV还停

在原处。

林风走到车边却诧异的低头瞄了眼湿滑的地面,然后一脸无奈对正打算上车的三人说道:“不用上去,这车漏油跑不了了。”

事情一波三折,破破烂烂的SUV在之前一次次的撞击中把油箱给撞漏了,现在还在一滴一滴往下掉油,应该庆幸他们在车上时,这车没有漏油,要不然引起爆炸,他们恐怕一个都活不了。

街上除了感染者多,被遗弃的车辆也多,出去想办法再弄一辆就是,这难不倒林风,大家收拾起心情继续上路,沿途遇到几个感染者也被林风砍瓜切菜一样轻轻松松就给清理了。

到了大厅时才稍微麻烦一点,大概有二三十个感染者在里面四处游荡,众人刚刚从通道现身,感染者就发现了他们,一窝蜂似的涌了上来。

没有解药之前,对付这些感染者还会有些顾忌,深怕被他们的指甲牙齿擦着碰着一下,现在就完全没这方面的顾虑,林风把苏珊交给卡尔保护,独自提着寒光四射的千人斩大步向冲来的感染者迎去。

迎面一刀,跑到面前的感染者来不及发出声嚎叫,就被刀刃削掉了半个脑袋,血肉飞溅,残缺的尸体扑倒在地,卡尔忙把苏珊的眼睛蒙上,莎伦也偏过头,不想再看这血肉横飞的场面。

千人斩在林风手里饱饮着鲜血,在半空中留下一道诡异的红芒,呼啦!刀刃切割肉体的声音不断响着,大约二三十秒之后,卡尔才提醒说:“我们跟上。”

地板横七竖八倒满了感染者,空气中的血腥气就像浓的化不开一样,从尸堆边走过时,看着这一个个被林风劈开脑袋的尸体,连卡尔也脸色发白,莎伦更是捂着嘴胃里一阵翻涌,差点没吐出来。

穿过这堆尸体,林风已经走到了大门前,出乎意料的是,外面跟他们想象的并不一样,原本成群的感染者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也许是被别幸存者给引走了,周围只看见寥寥几个感染者在晃悠。

一时间还有点不习惯外面这空荡荡的大街,不过没有了感染者的骚扰,倒是给他们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来到一辆汽车跟前,林风拍了拍被阳光晒得滚烫的引擎盖,就是它了,这次由卡尔动手盗车,林风负责清理周围那些零散的感染者。

这四周感染者数量看上去比之前少了许多,那也只是相对而言,随着他们出现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感染者也发现了他们,一个接一个往这方向跑来,没等靠近汽车,又被林风一刀一个劈翻在地上。

就在他们忙得不可开交之时,一架低空巡航的无人机从他们头顶蔚蓝的天空急速飞过,无人机显然也发现了他们这伙幸存者,在头顶上空来回兜了两圈才飞走。大家只把这当成一个小插曲,卡尔又忙碌的开着锁,林风一刀一个把送上门的感染者劈翻在地,他们并不知道,远在上百公里外一辆指挥车内,一群白人正站在显示屏幕前认真观察着无人机传回的实时画

面。以帝国现在的科技水平,早已掌握了先进的人脸识别技术,只要无人机上的高清摄像头把人物面部特征拍摄下来,系统就会利用数据库内的资料在最短时间内核对出该人的身份信息,原本他们派出无人机进入感染区是为了调查灾情,并收集一些样本资料,谁想误打误撞下,竟然让他们无意中碰上了一条大鱼。

流星

流星第三集

沐柏雄突然一个巴掌甩了过来,温美华始料未及,不止她没有料到,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没有料到。

一时间,客厅里变得静溢。

温美华捂着半边火辣辣生疼的脸,耳边嗡嗡直响,脑子一片空白。

她没有料到,沐柏雄会动手。

从嫁给他开始,虽然她明白当初娶她的时候,他并不是那么喜欢她。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他对自己,也是相当的宽容,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她说了算。

沐诗雨看着愤怒的父亲,她不知道怎么办,仿佛要把母亲打死一样。

她怔了一下,决定去找奶奶。

有奶奶出面说话,父亲多少还是会听奶奶的。

温美华缓过神,眼睛瞪大,“你…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你竟然敢对宋婉心下手,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

温美华看着他那样护着宋婉心,整个人彻底气炸了,“沐柏雄,我才是你老婆,宋婉心充其量,就是一个小三,你为了她,竟然动手打我?我跟你拼了。”

温美华平时娇贵跋扈惯了,从来没有被人甩过耳光的。

而且,沐柏雄还是为了宋婉心那个贱人动手打她,这口气,她怎么咽得下去?

只是,她怎么会是沐柏雄的对手,平时她再怎么过分,只要不过他的底线,他是不想跟她计较的。

这次,她实在是太过分。

沐柏雄一下子握住她的手,直接将她推到沙发上。

“我告诉你,你最好保佑宋婉心没事,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说完,沐柏雄看着她越来越气,巴不得再一巴掌甩过去。

这时,沐诗雨扶着沐老夫人出来,沐老夫人看到儿子一副想杀了温美华的样子,她赶紧阻止。

“柏雄,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动手打人?美华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对她,诗雨,赶紧把你妈扶起来。”

沐诗雨看到母亲的脸上,那个掌印都明显红肿起来。

这是当着家里这么多佣人的面前,以后母亲在家里,还有地位吗?

“妈,你没事吧?”

温美华看着老夫人出来了,哭得更加委屈,她知道老夫人也不喜欢宋婉心那对母女。

“妈,你给我评评理,他就是为了宋婉心那个女人动手打我。她都快死了,难不成还要把女儿塞进沐家,好给她分家产吗?我告诉你,沐柏雄,我不会让你把沐家的家产,分给那对她们的,我不答应。”

沐柏雄眉头一沉,他本来生气的是,沐氏的股价,因为她,今天已经跌停。

可是,现在听到温美华的话,她的意思是,婉心还有一个女儿?

难道,是他跟婉心的女儿?当年她走的时候,是怀孕了?

沐柏雄忍着怒气,手不自觉地握了起来,“温美华,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温美华冷哼了一声,躲到老夫人的身后,“妈,你给我作主,宋婉心没安好心,她肯定想着自己快死了,就让她那个贱种回来分家产,鬼知道她是不是沐家的种?说不定,是宋婉心在外面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