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女君未见第一季

  • 主演:温茉言,王祖一,侯东,靳阳阳,于杨梓,韩丹,牛志强,张净桐,徐雷智
  • 导演:刘爱东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延国宰相之女阿弃受三皇子赫连尘的陷害被挖心取命,阿弃死后,她的尸体被扔进湖中,但奇怪的是阿弃并未丧命,当她再一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的模样与身份变成了延国大将冷绍之女——冷离。还没等变为冷离的阿弃回过神来,她就被嫁到了延国五皇子赫连轩的府上,赫连轩虽然看起来有些憨直,但为人忠厚善良,对冷离更是温柔体贴。在与赫连轩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冷离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傻皇子”。冷离和赫连轩的生活却被一次次突如其来的变故掀起涟漪,两人只能共同面对困难和险境,一次次的同甘共苦让两人的心愈发紧密,但冷离也发现了赫连轩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

独女君未见第一季第一集

顾清歌第二天醒的时候,眼睛特别疼。

大概是昨天晚上哭得狠了,所以起来的时候眼睛都肿成青蛙眼了,她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好痛。

好难受。

顾清歌眨了一下眼睛,还是觉得很酸很涩,这种感觉只在很小的时候有过。

当时母亲过世,她自己一个人哭了一天一夜,眼睛都快哭瞎了,那个时候眼睛就是跟现在一样,酸涩得不要不要的。

没想到,自己第二次哭得这么难受的机会,居然就这样给了傅斯寒。

那个混蛋!

一想到她,委屈又弥漫上了顾清歌的心头,她咬住自己的下唇,低声地骂了一句,“混蛋。”

“醒了就起床。”

冷不防的,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把顾清歌吓了个激灵,回过头才发现傅斯寒倚靠在门边盯着她。

顾清歌后背出了一点冷汗,没有说话,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找了衣服准备去洗漱,听到傅斯寒的身后道:“给你十五分钟的准备时间,准备好了就出发。”

听言,顾清歌扭过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出发?你又要带我去哪里?”

囚禁在这里不行?要带她去其他地方吗?

“你不是说要见傅敬年?怎么?不见了?”傅斯寒反问。

傅敬年?

“你不是说暂时见不到吗?”

“现在能见了,见还是不见?”

顾清歌毫不犹豫地点头:“见。”

当然要见了。

她至少得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就算傅斯寒真的对她无感,那她也要证明一下自己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在傅斯寒面前,她想给自己洗白。

说她是卑微也好,她现在只想做这一件事。

十五分钟后,顾清歌跟着傅斯寒一块下楼,楼下的傅夫人和傅幽蓝正在用早餐,看到他们,傅幽蓝露出笑意。

“斯寒哥哥,清歌,你们起床啦?我刚想让舒姨去叫你们下来吃早餐呢,没想到你们就过来了,一起吃早饭吧?”

看到傅幽蓝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顾清歌便想到了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一幕,可是傅幽蓝看起来一脸无害,好像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浑然不在意。

又或者说,她是坦荡荡?

因为心里清明,所以无所畏惧吗?

想到这里,顾清歌轻抿了一下唇角,刚想开口说话,身边的傅斯寒便道:“不用。”

冷冰冰的两个字毫无温度地朝傅幽蓝和傅夫人砸了过去,傅幽蓝微愣,傅夫人一听脸色即变,放下了手中的叉子,表情不悦地朝傅斯寒扫了过来。

顾清歌轻眨了一下眼睛,下意识地开口道:“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出去办,所以暂时不留下来跟你们吃早饭了。”

“是什么事情呀?”傅幽蓝也不生气,反而很友好地询问。

“呃……”顾清歌不晓得怎么说,她是不知道傅敬年跟傅家之间的利害关系的,她应该不好直接在傅夫人面前说傅斯寒要带她去见傅敬年吧?

但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理由来搪塞傅夫人,倒是傅幽蓝善解人意地挽上她的手,“我陪你们一块去吧,反正我早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幽蓝、”傅夫人不悦地斥了她一句。

傅幽蓝回眸浅笑:“姨姨,让我去嘛,我只是好奇而已,再说我也只剩两三天的假期了,再过几天我可是要上班了。”

姨姨?

顾清歌敏感地捕捉到这一句称呼,傅幽蓝管傅夫人叫姨姨?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不是亲兄妹?

顾清歌又猛地想起了昨晚看到的那一幕,清澈的眸中闪过一抹惊惧,难道……

“你这丫头啊,早饭才吃了多少,看你瘦的,在国外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这样吃一半就不吃了?”

“没有啦姨姨,我虽然看起来瘦,但是我是健美的,我还有肌肉哒。”

“去吧去吧,顺便给你斯寒哥哥看看脸上的伤,昨晚不是上药了吗?怎么就没见好呢?”说完,傅夫人埋怨似地看了顾清歌一眼。

提到上药的事情,顾清歌有些心虚,昨天晚上她不仅没有给傅斯寒上药,反而还打了他一巴掌。

想到这里,顾清歌下意识地看了傅斯寒一眼,发现他的侧脸上还有手指的印痕。

顾清歌轻咬了一下下唇,应该不会被看到吧?

“走了。”傅斯寒根本没管她们怎么商量,直接迈开步子往外走,气势强硬冷冽。

顾清歌见状,赶紧跟上去。

“姨姨,我先走了。”

傅幽蓝跟上顾清歌的步子,亲密地挽住她的手。

“清歌,我们走慢一点。”

傅幽蓝温柔地开口道,顾清歌看了她脚下的高跟鞋一眼,点头放慢了脚步,傅斯寒走得快,所以渐渐地就离他们越来越远。

直到顾清歌确定他走得够远,听不见她们对话的时候,她才忍不住开口问道:“我刚才听到你管我母亲叫姨姨?你跟傅斯寒不是兄妹吗?”

“是兄妹啊。”傅幽蓝笑着答,“只不过我从小就喊的姨姨,所以让我叫妈一时就没改过口来。”

顾清歌了然,点头。

“原来是这样么?我还以为你跟傅斯寒不是亲兄妹呢。”

“怎么会呢?清歌,虽然我跟斯寒哥哥不是亲兄妹,但我们的感情却胜似亲兄妹啦。”

什么?顾清歌大吃一惊:“你的意思是……你们真的不是亲兄妹?”

傅幽蓝朝她挤了下眼睛:“嗯,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从小跟斯寒哥哥一起长大,已经从心里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哥哥了,所以清歌,你别担心,我不会跟你抢斯寒哥哥的。”

呃……

顾清歌仿佛被人戳中心事,白皙的脸蛋俏然一红,“你别这样说,我没有这样想。”

“真的吗?”傅幽蓝却抱紧她的手臂,眯起眼睛笑眯眯地靠近她:“可我怎么觉得你的脸上和眼睛里都写满了担忧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没有。”顾清歌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了当地戳破她的心事,脸上发烫得吓人,但又不好承认,只能一直否认:“我没有误会什么,是你误会了。”

“清歌,你跟我斯寒哥哥结婚多久了?你们感情好不好?”她突然问道。

顾清歌看向她。

“你别误会,身为他的妹妹,你也算是我的大嫂,我想知道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独女君未见第一季

独女君未见第一季第二集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戚秉昇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紧张:“青哥、嫂子,我身上的蛊虫,该不会就是那个女孩儿给我下的吧?嫂子刚刚说什么情蛊,难道我会因为这只蛊虫就爱上那个女孩儿?可我现在一点儿情情爱爱的想法都没有啊!我连那个女孩儿的具体相貌都还想不太起来呢!”

萧衍青:“……”

姜昭:“……”

这小子的脑袋在这种事情上转得倒是够快的啊!

“苗人向来对养生很有一套,看着年纪轻轻,实际上的年龄却未必如此。”姜昭很客观的道,“而且下蛊这种事情,越是亲密接触越是容易得手。照你的说法来看,你身上的蛊,的确有可能是她下的。但是现在情况未明,我们也没有见过你说的那个女孩子,所以对此还不能确定。”

戚秉昇不假思索的道:“这没关系,我们会所里面有监控,我让人把监控录像调出来再发过来,嫂子你看看就知道了!”

因为姜昭一口就说出了情蛊的名字,而且看起来还十分的镇定自若,所以戚秉昇下意识的信任她甚至多过了萧衍青。

萧衍青道:“看监控的事情不着急,当务之急,还是要解了你身上的蛊!”

虽然戚秉昇现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受到蛊虫的影响,但谁知道这玩意儿什么时候会生效?

到时候一旦蛊虫发作,他们再要想办法,可就要麻烦多了!

虽然找到下蛊的人解蛊才是最好的办法,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对方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把自己下的蛊收走。

所以,与其寄希望在别人身上,倒不如先靠自己把事情解决了,再和对方好好算算这笔账!

戚秉昇眼睛一亮:“青哥,你有办法?!”

谁愿意让自己身体内平白无故的多出一条虫子来啊?当然越早弄干净越放心了!

萧衍青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他扭头看向姜昭:“昭昭,这去除蛊虫一事……”

姜昭会意,心里好笑,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道:“去除蛊虫不是什么难事,用不着你青哥出手,我来就行了。”

萧衍青心中大定,深情又温柔的看着姜昭。

他家昭昭就是厉害,什么都会,连蛊虫这种事情都懂!

戚秉昇根本没看出萧衍青的心虚,见姜昭接了话茬他就立马盯住了姜昭,万分紧张的道:“真的吗嫂嫂?这事儿做起来难不难啊?需不需要我准备些什么?”

姜昭点点头:“我这里还真缺点东西。要去除蛊虫,不能直接从你体内将它灭掉,而要想办法先把它引出来再做打算。尤其是你中的是情蛊,与人的七情六欲相连,要把这种蛊虫引走的难度是极高的,我需要制作出能够吸引它的香料才行。不过我平时也没接触过蛊虫,更没有想过解蛊这种事情,所以手里压根儿就没准备制造香料的材料。”

原来只是只是需要一些材料啊!

戚秉昇松了口气,忙道:“嫂子你都需要些什么,列张清单给我,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今天要是不能把那什么情蛊从他身上,他恐怕连睡觉都睡不安稳的!

“就是一些普通材料而已,不过有的比较少见,在市场上流传的名称也不尽相同,你的人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把它们都凑齐。”姜昭摇摇头道,“这事儿还是我亲自去办吧。你们俩在这里好好吃饭聊天,等你们吃完饭了,估计我就已经弄好东西回来找你们了。”

这怎么能行?!

戚秉昇下意识就要反对。

今天可是嫂子好不容易才给他和他青哥攒起来的饭局,怎么能让嫂子这个功臣一口饭不吃,反而去帮他跑腿呢?!

只是戚秉昇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萧衍青已道:“那行,我和阿昇就在这里等你。”

戚秉昇:“……”

他匪夷所思的看了萧衍青一眼。

他家青哥刚刚不是还因为他不会看眼色瞪了他吗?那青哥现在说的又是什么?!

哪有让自己女朋友在饭点儿还跑出去忙活的?!

青哥是真不怕自己哪天莫名其妙的重新变成光棍啊!

萧衍青也是心里有苦说不出。

他是对解蛊这种事情真的完全不了解,不然的话,他肯定就自己跑腿去了,怎么可能真让姜昭在这种时候去?

偏偏戚秉昇这事儿又不等人。

要是他们没办法解蛊也就算了,可既然有办法,那当然是一刻也不能耽误的。

幸好姜昭也是个以公事为先的人,她并没有介意自己这时候去跑腿的事情,反倒还劝起了戚秉昇:“你身上的蛊虫一时半会不会发作,你就安心和你青哥吃完这顿饭,别的事情自有我和你青哥处理。”

她悄悄往戚秉昇身上扔了张睡眠符,那张符穿过戚秉昇的身体,直接就打在了他心脏处的情蛊身上。

情蛊本就处于蛰伏状态,再被睡眠符这么一贴,立马就沉睡了过去。

即便与之配对的另一只情蛊这时候召唤它,只要靠得不是太近,又有萧衍青在侧随时加持睡眠符的威力,对方就休想在姜昭回返之前把这只情蛊召醒作乱。

萧衍青坐在一旁,看着姜昭扔符的动作,以及情蛊中符后的效果,不由得在心里暗赞了一声。

他家昭昭在制符用符这方面的造诣,简直是绝了!

换了是别的灵师遇到这种情况,谁能想到对蛊虫用符?!

至少他刚刚就没有想到!

而有了这张睡眠符在,就连萧衍青也放松了不少。

面对姜昭那看似随和实则不容拒绝的气场,戚秉昇压根儿什么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姜昭在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的情况下,起身离开了饭店。

待姜昭走后,房间里也没了服务员在,戚秉昇不由得感慨的对萧衍青道:“青哥,嫂子真的是个很难得的女孩子,连对我这个小兄弟都这么好。你以后可一定要对得起嫂子,千万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来啊!”

萧衍青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没忍住狠狠瞪了戚秉昇几下:“这还用得着你说?!”

他家昭昭当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他会生生世世对她好,用尽自己的所有!

独女君未见第一季

独女君未见第一季第三集

的心中异常的感激,幸亏他站起来对老师说这个问题,在这样的班级里,她是绝对不想,也不愿意站起来说自己不懂这个问题的。

刚才的掌声,她一直不认为那是鼓励,像是有些嘲讽。

她的肖扬哥哥,心中还是有她的。那个瞬间的顾小谷忽而有一种想落泪的感觉,肖扬哥哥还是那个肖扬哥哥,只是有些地方他变了。

比如上课的时候,他喜欢睡觉,即使是不睡觉的时候,也是呵欠连天。他很少在课堂上听课,有时候上英语课,他的课桌上可能还摆着其他的课本。

每次上课的时候,顾小谷都要偷偷的回头看一眼莫肖扬。

他从来就没有在状态过。

顾小谷看在心中的时候,异常的心疼。她的肖扬哥哥以曾经的优秀,若是好好学习的话,将来定可以考一个好的大学,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选择了放纵自己。

顾小谷看在眼中的时候,早就想教训他一顿了。可惜,他无论是上午的课间操,还是下午的课间操都是一个人走出去,一个人回来。

绝对不会和任何一群人走在一起。

学生们去操场的时候,有的三五成群,有的两个人互相挎着胳膊,也有的十几个人走在一起。大家都是这样从操场上下来,又这样的去操场的。即使是班里有其他的集体活动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状态。

莫肖扬和谁都不是一群,铃声一响,他几乎是第一个冲出教室的。因为他在后面,靠近后门,出去的也快。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几乎是踏着铃声进教室。基本上是和老师前后脚进来。

顾小谷就是想和他说话,或者是想和他聊聊,都没有机会。

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那天的阳光很温暖。大家站在操场上除草,这是劳动课,直接就在这里实践了。莫肖扬破天荒的也参加了这个劳动课。

若是平时的时候他早就跑了,但是这次他没有。

顾小谷在看到他的时候,心中异常的欣喜。她早就想找机会接近他了。他有好几次对她无形的帮助,而自己又装作根本不在意,或者是不是故意帮她的样子。更让她想教训他一下。

顾小谷一边拔草,一边注意着涂老师的行踪。涂老师在附近的时候,有些话她还不想说。终于在涂老师走出了操场,不知道是喝水还是去卫生间的时候。

顾小谷靠近了莫肖扬。

莫肖扬在班里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不是他人缘不好,是他根本就不和大家交往。大家和他交往的时候,他永远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要不就说话很难听。谁还和他在一起啊?

再说了,在班主任的眼里,就是在其他代课老师的眼睛里,他就是一个坏孩子。家长们永远都会说,近墨者黑,近赤者红。谁愿意和他走近啊?

但是有一点,就是他不和大家走近,大家也不和他走近。但是从来不讨厌他。

尤其是他阳光、明朗而又帅气的外表。看了让人很愉悦,从内心里大家喜欢他。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