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亲吻不幸同学了!

只能亲吻不幸同学了!
  • 主演:曾田陵介,佐藤友祐,中山咲月,押田岳,畑芽育
  • 导演:吉野主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超不幸体质的大学生福原幸多(曾田陵介饰)遇到了与自己完全相反的超幸运体质的筱宫直哉(佐藤友祐饰)。“只要和筱宫在一起,就不会发生不幸!”抱着这样的打算接近筱宫的幸多,因为一点误会二人作为恋人交往了。为了不让他人卷入自己的不幸,幸多一直伪装自己,与周围保持距离。然而从外表和内在都帅过头的直哉那里收到的甜言蜜语和温柔破坏力超群,幸多渐渐地不再是伪装的恋人了。@哦撸马(阿点)

只能亲吻不幸同学了!第一集

景桐不是完全不懂事的小女孩,她在国外留学的那几年,派对上什么没见过?虽然她不爱玩,但身边总有几个玩得比较开的朋友。所以她本不该如此大惊小怪。

但问题是,这是江煜!

在她的心里,这个男人就是禁欲的代名词,当年她不懂事,冲动之下也对他用过一些下三滥的手段,结果都失败了。

要不她怎么会如此坚定的认为这个男人是个性冷淡?

可是眼下,男人沉重而急促的呼吸以及暗沉的黑眸无不昭示着他已经被慾望主宰。

——江煜也是一个有慾望的男人,这个认知实在对她造成了太大的冲击!她不是不相信这个男人的人品,可是眼下他看起来实在太过危险,她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然而迎着她惊恐的眼神,江煜不但没有如她所愿的离开,反而抿紧了唇,一步步逼近了她。

“你别再靠近了!”景桐吓得声音都变调了,“江煜,我警告你……”

“别喊了。”男人沙哑的嗓音压抑着几分无奈和晦涩,“我说过不会碰你。”

“谁知道……”她梗着脖子,“书上说了,男人在这种时候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江煜的眸色更暗了几分。

“当初你可不是这样。”他沙哑的开口,“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好像曾经尝试过对我用强。”

景桐的脸色蓦地涨红。

“我当年不懂事……何况我不也没得逞吗?”她抖着嗓子,“你难道还想报复回来?你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吧?”

江煜的黑眸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儿,呼吸更是被他压的极为缓慢。

“你真的害怕到这个地步?”男人终于开口,“或者说,你真的那么讨厌我碰你?”

景桐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只是心脏依然砰砰直跳,脸上热度未褪。

江煜的问题让她自己都有些迷惑。她是真的害怕他忽然化身为兽,还是因为男人散发出来的荷尔蒙气息太过强烈,所以她不得不用如此激烈的方式来抵御他的吸引力?

“是又怎样?”景桐很快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气势汹汹的质问着他,“你不如问问你自己,怎么就……这样了?你不是很讨厌我吗?别说什么生理反应,当初可没见你有这样的生理反应!”

江煜忽然勾了勾唇角,他又走近了一步,一只手扶在书柜上,几乎把女人圈在怀里,却依然不曾碰到她分毫。

景桐大窘,简直恨不得夺路而逃。

“你……你别乱来啊……”

“看来你很遗憾当初我没怎么你。”他的喉结滑动了一下,英俊深刻的脸庞压了下来,沉重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那个时候我多余的精力都消耗在了部队里,没能让你如愿,很抱歉。”

景桐觉得,这个男人说的每个字都仿佛带着蓬勃的热度,导致她的脸蛋愈发滚烫。

“……遗憾你妹!”她气的咬牙,“我一点都不遗憾!我很高兴你当初没搭理我,真是要谢你不理之恩!”

只能亲吻不幸同学了!

只能亲吻不幸同学了!第二集

天亮以后,我就醒了,可是看着阳阳扔在熟睡的样子,我没敢动弹,怕惊醒了她。我也很希望就这样睡上一天。阳阳还是那样,一只手放在我的身上,头卧在我的胸前,

睡得安详而又自然。我担心她醒了以后,会尴尬,就把身子稍微的离开了她一些。这样,虽然仍旧是若即若离,但还能感觉到她的温热和花一般的体香。阳阳昨晚睡得太晚了,就让她多睡会吧。可是,这个样子,阳阳醒来以后看到会怎么想?是不是会觉得很难为情?于是,我决定起来,去沙发上坐着等她。等她醒了以后

,再想办法把那个蟑螂弄出来。于是,我就慢慢的把她的手拿下来,轻轻的离开一些距离后,再从床上下来。到了沙发那里以后,我看到自己就穿着一条短裤,晚上还觉不出什么,天亮以后再这样穿着

是这么扎眼,于是,我就又悄悄的把门打开。回到自己的房间,穿上了衣服。

回来以后,我站在卧室门口,看了看阳阳,她仍在酣睡之中,我就坐在沙发上,掏出了一支烟点上。阳阳这么大一个董事长,在工作的时候庄重而又露着一些霸气,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威严,可是,就一只蟑螂,就把她吓成这样,不但蹲沙发上待了那么久,在上了床以后,再次听到蟑螂的动静时,还一个劲的往我的怀里钻。她也有软弱的一面,也需要人的保护,更需要别人的关怀。不过,她这样的举动,是很危险的。也就是我能有这份

定力,换做别人,她现在恐怕早就粉身碎骨了。这样想着,我不禁笑了一下,和这么有品味的美女在一张床上睡了一夜,竟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说出去谁都不信,还会笑话我有毛病。我自嘲了一下,心想:阳阳是一朵绽放的鲜花,不能让她有一点枯萎,她又是一件珍贵的花瓶,不能有一点破损。花儿一旦枯萎,就不再鲜艳,花瓶一旦破损,就永远的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和魅力,我

愿意她永远美丽,永远像绽放的花蕾,芬芳四射。就在我沉醉在遐想中的时候,我听到了阳阳的咳嗽声,于是,赶紧地掐灭了烟蒂,然后,走到了卧室门口。只见阳阳平躺在床上,胳膊和腿都舒展着。我就说:“是不是烟

味呛到你了,我抽了一支烟。”

“是有点呛。小赵,几点了。”她慵懒地问我。

我看了下时间:“马上八点了。”“已经快八点了,我睡这么沉,马上就到上班时间了。”说着,就下了床。当她从我面钱走过的时候,我看了看她,她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或者是昨晚的一切都是梦境,早就忘了。见她去了卫生间,我就出去找了一根木棒,回来在床底下一阵的乱敲,最后,好歹把蟑螂弄了出来,不过,已经死了。看着这个小东西胖胖的,我就

喊阳阳过来看看,可是她却大喊着:“快扔掉,一见这玩意我就渗的起鸡皮疙瘩!”

我找了一张废纸巾,把蟑螂抱住,就拿着出门扔进了垃圾箱里,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洗漱了。

刚刷完牙,阳阳就敲了一下我的门,然后喊道:“小赵,去吃早餐了。”我答应一声,赶紧洗了把脸,就去了餐厅。在吃饭的时候,我不时的偷眼观察着阳阳,可是她很平静,吃的也很香。她可能发现了我在偷看她,就说道:“小赵,我最害怕这些小东西,昨天晚上这个蟑螂,可怕我吓

坏了,你是不知道,它不但围着灯光转,还在床上爬,害你也没有睡好。”

我担心她会不敢再在这里住,就说:“我已经把它打死扔掉了,没事了。”“如果再住的话,一定要弄点喷雾剂喷洒一下,不然,还会有这种东西捣乱。”说着,她就抽了张纸巾,把嘴擦了一下,把她的小皮包包背在肩上:“你慢慢吃,我先去办公

室了。”

我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吃了,自然比我吃的快。她走了,我就更加沉住气了,一定要吃饱再说。我慢慢地吃完,就走出餐厅,然后点上了一支烟,忽然,我又想到公司院内是严禁吸烟的,如果被保安发现,会被罚款,凭我现在的工作,他们不一定真罚我,但是面子

上也是不好看,于是,我就站在餐厅门口,把烟吸完才往办公室走去。从保安部门口经过的时候,大林喊住了我,招着手让我进去。我就转身走了进去。大林老远的就站起来,笑得很暧昧:“兄弟,来,快坐。”于是,就让我坐在了他们办公

室的沙发上。这是一对单人沙发,我坐下以后,他才端着泡上的茶水放在茶几上,然后,也坐在了另一个沙发上。

大林稳定了一下,说:“兄弟真是好福气,来到公司就谋到了这么一个好差事,白天黑夜的围着董事长转,有吃的有喝的,有没有玩的,那我就不知道了。”

我就说道:“还真是有玩的,想不到董事长房间里还有很多好玩的。我啥也不会,就跟她来跳棋来着。”

“跳棋?那可是小孩子的玩的,董事长难道智商退化了,会和你玩跳棋?”大林不相信似的看着我。

“我啥也不会,董事长说这个能很快的教会我,所以,我只能玩这个。我输的多,赢的少,董事上也觉得没有意思。也就是为了消磨时间嘛。”我说道。

大林把头往我这边歪了一下,眼睛转了一几下,很是诡秘地问我:“你是在董事长房间玩的跳棋?”

我点了一下头,他就又问道:“结束以后呢?”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大林这是在套我的话那,他接下来就会问我在哪个房间睡的觉?于是,就笑道:“然后就回我的房间睡觉。”

“那董事长呢?”

“董事长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可能也是睡觉,能干什么?”我很随意的说。大林点了下头,就让我喝茶,不再问我什么了。我就对他说:“大哥,你不知道,前天晚上的时候,我还陪着董事长在生产区、生活区、宿舍楼转了转,到处都很有秩序,

董事长很满意。”

“奥,我听兄弟们说了,还说你陪着董事长,肩并着肩,就像是散步的情侣。”大林说道。

“是呀,董事长很平易近人的,没有架子,她还让我叫她大姐那。可是,我叫不出口,还是叫她董事长。”我说。

大林就很是羡慕的看着我,让我喝茶。后来我就要走:“还没去报个到那,有时间再找你来喝茶。”说完,我站起身来就出了他的办公室。

上了二楼以后,一眼就看到了董事长的门口站着小葛,老远,她就招手让我快点走。我不知道有什么情况,就紧走几步到了她的跟前:“有事?”

“是秃子拉着汪副总进董事长办公室了,不知道又什么事。都进去好一会儿了。你不是和董事长一起住招待所吗,怎么才来?”她问我。我说:“是大林喊我去他办公室喝了一壶茶,所以,现在才过来。你在这里站着什么用,进去听听咋回事?秃子如果来横的,就过来喊我,看我不砸烂他的狗头!”说完,

我就去了值班室。

小葛不但没有进去,还跟我走了进来,她问我:“秃子差点把你的恬恬给上了,还在耿耿于怀呀?”

“我已经替恬恬报仇了,把秃子的手腕掰断了。”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我就把秃子带人堵截董事长提条件再回公司的事情和她说了,并说道:“秃子在社会上的小弟不少,但也都是些酒肉朋友。一发生冲突,跑的比兔子都快。”忽然,从董事长办公室传来了吵嚷声,小葛说:“不好,我去看看。”她出去不一会儿,接着就跑了回来:“不好,秃子抡着椅子要砸董事长!”

只能亲吻不幸同学了!

只能亲吻不幸同学了!第三集

沈太太临走时,回头看了看这幢房子,这里有着她最美好和最痛苦的回忆。

沈莲仍是站在那里,喃喃地叫了一声‘妈’。

沈太太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门合上,一室明亮的灯光、满地的狼籍,还有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的沈莲。

沈莲站着,神情落寂得像是个孩子一样。她的世界,是一座孤岛,她是孤岛上的一只鸟,她想找个地方栖息都做不到。

精致的面孔落下眼泪,她没有去抹,只是轻声地说:“要我回头,要我收手?可是我回不了头了,收不了手了。”

“我不甘心!我拥有的一切被裴七七全都夺走了。”沈莲轻轻地笑了起来,看着散在地上的菜,喃喃地说:“有多久,我都是一个人吃饭,都是我一个人。”

她拿起那瓶红酒,拼了命地往嘴里灌,后面又开了一瓶,不要命地喝。

喝醉了好,喝醉了就不用去想她失去的那些了……

只是洒醉之时保持的那一份清醒,最是要人命。

她开始唱歌,开始尖叫,开始说着疯言疯语,开始在房子里砸东西,将这儿能砸的都砸干净了。

砸了,就什么都好了,什么也没有了!落得干干净净的。

邻居报了警。

一个小时后沈莲被警察带走,直接带到了医院里测酒精。

沈莲酒没有醒,尖叫痛哭,脸上全是泪痕,还有……鼻涕。

警察也拿她没有办法,因为一碰沈莲就大叫非礼——

这么地闹了大概足足两个小时,沈莲没有那么疯狂了,趴在那里喃喃地叫着张恒远的名字。

“你男朋友吗?”警察一时也没有认出这是B市金泰和的沈总,无奈地问。

这时,有医院的医护人员认出了沈莲,“哦,张医生是她的主治医生。”

不过……呵呵呵……

警察想了想:“这人很不稳定,要不,叫张医生过来?”

小护士又呵呵呵了两声,才慢慢地说:“张医生啊,因为作风问题自己辞职了。”

警察挺失望的,“这怎么这样啊!现在的医生都这样啊!”

小护士也是个不怕事儿的,嘀咕着:“张医生的人品很好的,还不是被她勾引的,爽过了裤子一拉就说张医生医德不好!张医生要不是一个好医生,就没有好医生了。”’

正好警察带了随行的官方记者,正好将这一段拍下来,旁边还有沈莲在大声地叫着张恒远的名字,各种语言都透露着双方有着不正当的关系。

小护士也是个泼辣会来事儿的,医院上上下下谁不为张医生抱不平?

医院这么多年轻貌美的女医生小护士的,张医生至于去骗一个少了一只脚的女人,而且自愿辞职?

这分明就是喜欢,可是这种喜欢,值得吗?

小护士挺抱不平的,拿了手机就拨了张恒远的电话,“张医生,沈莲在医院闹着呢,您看要不要来看一下。”

正好曝光一下——是张医生缠着沈莲,还是沈莲缠着张医生又用完就丢!?

那边张医生放下了电话……本来不想过去,但最终,还是过去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