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了

  • 主演:玛达琳娜·波扎斯卡,赖塞科·利希塔
  • 导演:Michal Gazda,巴托斯
  • 地区:波兰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波兰语
  • 年份:2022

抓紧了第一集

第1836章 抢救学生

“我也是看好这个产业的前景。现在的深市,还有互联网这个支柱产业。东海市这样的产业,几乎没有。所以,我必须要想办法打造一个。要不然,没有强有力的支柱产业,东海市想要做大做强,是很难的。”唐傲说道。

“这话说的不对吧。神华制药公司,已经是东海市的支柱产业。”楚市长有些不解的说道。

“这个支柱产业是不稳定的。随着时间的流逝,神华制药公司的影响力会变得越来越小,收入也会变得越来越少。所以,必须要发展其他的支柱产业。”唐傲说道。

“按照你的说法,是不是未来大部分的疾病都可以得到治疗,然后这些药品,别的公司也慢慢都会跟着研制出来,然后神华制药公司的收入就没有那么高了。”楚市长猜测。

“是的。这个几乎是可以预见的。”唐傲点了点头。

“你这么说的话,倒是也有几分道理的。不过我倒是觉得,在人工智能方面,我们两座城市可以联手。毕竟,不管是什么样的行业,也不可能是一家独大的。”楚市长说道。

“这个可以考虑。不过眼下,人工智能方面,我希望还是以东海市为主。”唐傲说道。

“没问题。等到东海市发展的差不多,我们也可以跟上。”楚市长说道。

“嗯。”唐傲点了点头。

“来来来,大家别光说话,吃东西。”深市的另外一位领导招呼。

大家纷纷动筷子。

不过就在吃饭的时候,楚市长的手机响了。

他接了个电话。

脸色显得很难看。

“不好意思。各位,我有事要先走一步。”楚市长一脸歉意的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钱书记问道。

“深市实验小学的门口发生了一起非常严重的报复事件。有人开车,撞倒了很多的学生,目前伤亡情况还不清楚,我得过去看一下。”楚市长皱着眉头说道。

“那可真是大事了。你快去吧。”钱书记说道。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唐傲主动提出来。

“你?”楚市长愣了一下。

“你莫非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唐傲说道。

“对!你的医术那么高明,肯定会派上用场的!我们赶紧走!”楚市长喜出望外的喊道。

接着,唐傲跟楚市长一起离开了这里。

很快,他们赶到了事故现场。

现场是一片狼藉。

很多警察和医护人员赶到了这里。

“怎么样?”楚市长问负责这里的领导。

“当场死亡了三个,还有七个重伤,已经送去了医院。”对方回答。

“凶手抓到了吗?”楚市长问道。

“嗯。已经抓到。”对方回答。

“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恨了。”楚市长怒喊。

这时候,唐傲已经来到了被车撞死的三名学生的面前。

他忍不住潸然泪下。

这些学生,是如此的可爱。命运是如此的残酷,让他们还没有长大成人,就遭受到了这样的噩运。

唐傲望着他们,将玄天玉取了出来。

然后他将玄天玉在这些学生的身上挨着放了一会儿。

接着,这些学生都慢慢的醒了过来。

“楚市长,他们没有死!”唐傲喊道。

“啊?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刚才明明已经死了的。医生都已经做过检查。”刚才汇报的领导一下子懵了。

“他们的气息很微弱,确实已经濒临死亡。不过我用了一些比较特殊的办法,激发了他们体内的潜能,让他们活了过来。”唐傲解释。

“这样啊!你的医术也太厉害了吧。”对方惊叹。

“楚市长,你在这里处理吧。我还要去一趟医院。我刚才听到还有七名伤者在医院。”唐傲说道。

“嗯。好。你快去吧。”楚市长说道。

接着,唐傲乘坐警车赶往医院。

等他赶到那里以后,全力以赴的投入抢救。

最终,这些伤者的命,都保住了。

这时候,楚市长也来到了这里。

“怎么样?”楚市长看到唐傲,迫不及待的问道。

“万幸,都活着。”唐傲回答。

他的这句话,让楚市长那颗悬着的心放下了。

接着,他去探望了一下这些伤者。

“唐先生,这次幸亏有你。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楚市长万分感激的说道。

“客气了。我也只是举手之劳。”唐傲说道。

“不管怎么说,如果不是你出手相救的话,这些学生的命,恐怕很难保住。”楚市长说道。

“一切都是缘分。”唐傲说道。

“嗯。”楚市长点了点头。

接着,他们一起离开了这里。

等到他们回到会议大厅的时候,会议已经开始。

楚市长的出现,将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事去处理了一下。”楚市长说道。

唐傲也在马彦东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听说有学生当场被撞死,是这样吗?”马彦东小声问道。

“没有。一个学生都没有死。”唐傲摇了摇头。

“不是吧?怎么跟我得到的消息不一样。”马彦东愣了一下。

“不一样也很正常。当时几个学生的伤情确实很严重,如果抢救不及时的话,肯定就死了。”唐傲说道。

“他们的运气真好。幸亏你在深市,要不然。。”马彦东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说这个了。只要这些学生们没事,一切都好。”唐傲说道。

“也不知道那个凶手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对这些无辜的学生下手。”马彦东说道。

“警察会调查清楚的。”唐傲说道。

“嗯。”马彦东点了点头。

等到会议结束,楚市长再度向唐傲表示了感谢。

“钱书记,耿市长,我是真的羡慕你们。东海市有唐先生这样的神医,真是百姓之福啊!”楚市长赞叹。

“唐先生的医术,自然是没的说。他研制出来的那些药品,挽救了数千万人的生命。我对此也是敬佩的很。”钱书记说道。

“唐先生,我觉得你的医术一定要传承下去。别的不说,单单就是抢救的技能,已经是非常厉害了。”楚市长说道。

“传承不是那么简单的,需要时间。”唐傲说道。

“我知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你的这身医术,一定要传承下去。实在是太厉害了!”楚市长又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抓紧了

抓紧了第二集

杨瑞率先上了车。

不久,温哲带着两名保镖快步过来,那俩保镖一左一右押着何敏达,强行把何敏达塞上车,在杨瑞身边坐下。

接下来,温哲开车,张西风坐副驾驶,车队往朝新别苑疾驰而去。

"何先生。你不守规矩啊。"杨瑞往窗外望了一会,突然抬起手,搭在了何敏达的肩膀上,叹息着说道。

"哈哈哈。什么是规矩?"何敏达笑,又道:"你杀我十人百人,我只拿你一人,便可把胜利掌握在手中。"

这话虽然无耻了点。但确确实实是这样。

只要擒制住姜可人,那就真是完完全全拿捏住杨瑞的命脉了。

因为对于杨瑞来说,姜可人的安危,比他自己的安危更加重要。

"那你的家人呢?你有为他们考虑过吗?"杨瑞好奇问道。

"嗯?"何敏达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嗤笑说道:"你以为我会没有防备?"

"也是。"杨瑞笑笑,干脆不再说话。

近一个小时后,车队来到朝新别苑,也就是杨瑞和姜可人的新家。

当车队驶入前庭,一路上未见一个熟悉脸孔时,杨瑞的眼神逐渐冰冷。

温哲开着车,脸色也不太好看,这是他的失职。

车子停好后,一行人直接进入大厅。

果然。

偌大的客厅里,或站或坐,有着七八十号人。

其中四十多号人跪在地上,另外二十多号人,统一军用服饰,装备齐全。

这二十多号人,两手全部端着冲锋枪,用那黑漆漆的枪口,对着跪在地上那四十多号人的脑袋。

这拨人来自血狼佣兵团,常年活跃在东南亚战场。

他们与何敏达有着长期地良好合作关系,只要何敏达有需要,谈好价格,他们便会用最安全的渠道以最快的速度入境,双方早已养成良好的默契。

朝新别苑原有的保安都是长天安保提供的,包括温哲从云瑞会所中海分部调来的人,同样也是由长天安保提供。

长天安保虽说如今在云省安保行业名列前茅。但里头保安的专业能力,和血狼佣兵团这些常年在战场上玩命的人肯定是没法比的。

真正优秀的保镖,除了接受正规的军事化高强度训练外,还需要经历无数次战场的磨练。

杨瑞不得不承认,他每年斥巨资培养的长天安保,和国际上一流的安保集团或者某些安保团队,有着如鸿沟一般的质的差距。

不是说胆量不够,而是说在硬实力上不够扎实,因为缺乏鲜血的洗礼。

跪在地上的那四十多号人,除了三十多名保镖,余下的便是别墅的佣人。

而沙发上,姜可人、宋雪妮、温平。三人就坐在那儿。

沙发后面有四个雇佣兵,同样两手端着冲锋枪,虎视眈眈。

气氛压抑而沉闷。

然而见杨瑞等人进来,姜可人出奇地没有剧烈的反应,只是眼神担忧地望着杨瑞。

当然眼神的深处还藏着惊恐,只不过掩饰得还挺好。

也许是在杨瑞赶来的路上,她没少给自己做心理暗示,告诉自己不要怕。不能怕,不要给杨瑞拖后腿。

"哈哈哈,干的不错。"

倒是何敏达一见客厅里的场景,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狂妄。

如果不是此刻他被杨瑞的人押着,恐怕他都想和血狼佣兵团的人来个举杯痛饮。

"不怕。"

杨瑞没理会何敏达的狂妄,走了过去,轻轻拥抱姜可人。

"我不怕,我就怕肚子里??"

"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杨瑞把姜可人搂得更紧了,他有些自责,把姜可人带到中海来养胎,一是因为这里的医疗条件好,二是因为要远离姜春晖和姜可卿,那两人做事没个谱,就怕他们不小心伤着姜可人。

被自己的人伤着,那可真是没地儿讲理去。

却没想到,来到中海,他还是没能保护好姜可人。

可关键是!

他明明有能力做好这些事,却是因为疏忽大意,或者说太轻视敌人,才让姜可人陷于如此危险的境地!

想至此,杨瑞松开姜可人,直起身子,腰板如长枪般挺立,快步走到何敏达面前,上去就是一记勾拳,直接把何敏达打得佝偻起身子,脸色胀红起来,估计是快岔气了。

"说,这事怎么解决?"杨瑞伸手耗住何敏达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扯了起来,说道。

"你特么最好松开我,别忘了你老婆在我手里。"何敏达怒道。

"也是,那么换人怎么样?"杨瑞说道。

"怎么换?"

"我放了你,你放了我的人。"

"哈哈,你特么是煞笔吗?包括你妻子在内你那么多人在我手中,我跟你换?别特么比比了,有种你就打死我,但我可以保证。你的妻子也活不了!"

"先生,不用管我们,先保证夫人的安全要紧。"坐在沙发上的温平大喊道。

杨瑞皱了皱眉,沉吟了会。看着何敏达说道:"那么一换一,换吗?"

"一换一?换啊,干嘛不换。"何敏达咧嘴笑道。

他要的就是这样,一换一。到时候温平等人还在他手里,就不愁制不住杨瑞。

他早就打听清楚了,杨瑞这人,对待自己人特别仗义。

说实话,这点他还是钦佩杨瑞的,要换作他,力所能及还可以,如果要伤筋动骨付出大代价,他才不会管那些下属的死活。

"那就换。"杨瑞点头道。

"我来。"张西风拎起何敏达,走到人群前方。

现在的情况时,门口这边全是杨瑞的人,客厅休闲区那边全是何敏达的人。

两拨人就这样呈对峙的势态。

血狼佣兵团这次由他们的狼头带队。狼头是那人的代号,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古铜色的皮肤,浑身充斥着一股子彪悍的气息。

狼头见何敏达答应换人。便打了个手势,当即上去一人,冲锋枪对着姜可人喝道:"起来。"

听口音是周边国家的人,咬字不太清晰。

姜可人缓缓站起身,在那人的示意下,一步三挪,慢慢地往杨瑞那边走。

她真的很害怕,心脏怦怦跳得飞快,感觉自己的双脚都在打颤。

她这辈子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这与她原本的生活形成两个极端,若非杨瑞在场,恐怕她已经彻底瘫软了。

于是,张西风手中持着匕首,压在何敏达的脖子上,也慢慢地往前走。

他不擅长用枪,甚至摸枪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虽然匕首也并非他的长处,但显然比用枪要好的多。

当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偌大的客厅,却是气氛诡异地紧张起来,如同黑云压城。

终于,双方默契地在中界线碰头,交人。

在对方松开姜可人的刹那,张西风飞快地把姜可人搂进怀中,往侧面扑倒。

砰砰砰砰!!

客厅里,顿时响起一连串密集的枪声。

杨瑞看着自己身前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缓缓攥紧了拳头。

抓紧了

抓紧了第三集

女人到底还是心软,一看见景斯年这幅样子。

赵凝雪就将顾夏告诉她的所有都忘记在了脑后。

景斯年看见赵凝雪还是如此关心他,自然变得更加心里有底。

趁机抓住赵凝雪的手腕……

“小雪……。”

“你放开我。”赵凝雪别过头,带着一点点女生独有的羞涩。

“小雪,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那么自作主张了好不好……你别不要我。”

这么大的一个男人主动认错,还真的是有点让人惊讶。

尤其是景斯年这个三十几岁的老男人,主动给一个小姑娘认错。

赵凝雪本想拒绝,可是话到了嘴边,就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看她沉默,景斯年趁机反握住她的手心……

“小雪……我真的喜欢你,我不想分开,这段时间你不在我身边,我想了好多,想到我们以前在一起的快乐生活,想到你给我包饺子吃,给我洗衣服,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好不好。”

“我心里很乱,你让我好好想想。”

赵凝雪一时间情绪有些复杂,不知道要怎么答复。

不过景斯年相信,两人单独在一起过一夜,什么都好解决。

果不其然

次日清晨

景斯年出院,赵凝雪直接跟他回了景家大宅。

沫果给赵凝雪打电话的时候,她遮遮掩掩,还交代沫果不要告诉顾夏这件事。

事实上,顾夏确实不知道这些,也没空管这些。

因为顾夏还在为何雨的事情烦恼……

医院加护病房内

顾夏望着昏迷不醒的何雨,心里难过至极。

就在几天前,还和自己一起吃饭的同事,如今居然变成了植物人。

何雨的妈妈已经哭的眼泪快要干枯。

她一边给何雨用湿毛巾擦着手,一边对顾夏说,“小夏,你说我儿子命好苦是吧?他还那么年轻,还没有交过女朋友,还没有自己的家庭,我儿怎么就那么可怜啊……。”

何雨的母亲这么一哭,给顾夏哭的鼻子都酸了。

何雨为人老实忠厚,在扫黄组时候,他和顾夏干的活最多。

半夜一有什么特别行动,基本上都是她和何雨一组出警的。

之前顾夏还把沫果介绍给何雨,就觉得他人靠谱。

如今这么好的一个人就只能躺在这里……

而这一切,都归于那些黑暗的恶势力。

顾夏不爱多管闲事,即便做了警察,也不想去做什么替天行道。

如今何雨出事,她才意识到,那些黑暗势力多么的可怕,有多么的可恶。

“伯母,您放心,何雨的仇,我一定报。”

顾夏出了医院后,就直接去了重案组。

程笑看她一脸沉重的样子,也大约知道是因为什么。

“你想插手何雨的事情?”

“恩。”顾夏点头。

“你知道对他下手的是什么人吗?”

顾夏再次点头,“知道。”

皇子说过,是三清会,皇子的话,肯定不能有假。

顾夏已经确定是三清会的人干的,只是不知道老何发现了什么,为什么三清会的人会痛下杀手。

所以这件事,顾夏还打算好好调查一下。

“你以前好像不是这么爱管闲事的人?”程笑看了一眼顾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