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漏一拍

  • 主演:基特·康纳,乔·洛克,塞巴斯蒂安·克罗夫特,费塞友·阿金那德,约瑟夫·巴德拉玛,雪特娜·潘迪亚,雅斯敏·芬尼,William
  • 导演:尤洛斯·林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Netflix拿下YA漫画小说《心跳停止 Heartstopper》改编的半小时剧集,共8集。   原作者Alice Oseman负责改编,《火炬木小组》导演Euros Lyn执导,打造了《婚情咨文 State of the Union》的See-Saw Films为制片公司。   《心跳停止》讲述了Nick和Charlie的故事,他们是就读于一所男子文法学校的两个英国少年。Charlie是公开的同性恋,十分敏感,总是想太多;Nick是个阳光、心肠软的橄榄球运动员。某次两人被安排坐在一起,很快成了朋友,不久后Charlie深深爱上了Nick,尽管他觉得自己并没有机会。但爱总是以出人意料的方式运作着,Nick对Charlie的兴趣比两人想象中大得多。这是一个关于爱、友情、忠诚和精神疾病的故事,包含了Nick和Charlie生活中的各种小故事,这些小故事共同构成

心跳漏一拍第一集

第348章 上门找孩子

得知大嫂已经去了秦铭的家中,我慌慌张张的从医院离开,一个人开着车,前往秦铭家的地址。

路上,我不停的思忖着,到底要不要给秦铭打一通电话。

我不清楚大嫂现在是不是已经闯进人家家中了,还是,她还在外面逗留。

慌乱之时,我的电话已经拨了出去,我看着手机正在拨打的讯号,又抬头看了看前方的路况。

突然,手机被接通,那头,是秦铭平静的语调,“唐小姐?”

我磕磕巴巴的应着声,“秦秦……总……”

秦铭应该是听出了我语气里的不自然,他询问道:“唐小姐这个时间给我打来电话,是为了合作的事情吗?”

我纠结的思索了好久,下定决心之时,开口问道:“秦总,您现在是在家?还是在公司?”

秦铭说道:“在公司了,刚到的公司,是有什么急事吗?”

在公司……那如果在公司的话,秦铭的家里,应该就没有什么人,因为这个时间,孩子都上学去了。

不过,秦铭的妻子柏慧,就未必了。

我脑子一灵光,脱口说道:“秦总,那您家里,现在是不是没有人?我这有几盒朋友带回来的茶叶,我想着给您送去一些,我现在就在前往你家的路上,那你看……”

秦铭笑了笑,婉拒道:“唐小姐太客气了,茶叶就不必了,我平时也不太爱喝茶,朋友带给你的,你就好好珍藏吧!而且我家里现在未必有人,我夫人早上说,今天要带两个孩子去老人家里坐一坐,这个时间,可能已经出门了。”

我心里一慌,即刻问道:“孩子不上学吗今天?”

秦铭大概是被我跳跃性的问题给问住了,他停顿了一下,解释着说:“不上学,今天学校放假的,唐小姐。”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话题转的太冲突,我即刻开始圆场,“那行吧秦总,茶叶我就先不送了,你先忙,改天我请您吃顿饭!”

秦铭客气的说道:“好的唐小姐,咱们改天再聚!”

挂了电话,我将手机扔到了一边,眼前是红灯,我的车停在长长的车队之后,放眼望不到头。

按着秦铭的说法,柏慧今天是打算带着两个孩子去看望老人的,所以说,这个时间,柏慧有可能出门,也有可能没出门。

如果是这样,那大嫂遇到柏慧的可能性,就是百分之五十。

刚刚我给秦铭打电话,秦铭没有任何异常,这就说明,大嫂还没有闯到柏慧的家里,也没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推断之时,我重新拿起手机,给大嫂打了几通电话,不过大嫂一直不接,连续四五通,都是这样。

而这时,我突然收到了曲月的来电提醒,我一接起,那头的她说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走的那么突然!刚才你妈来医院照看你哥了,你现在在哪?事情棘手吗?需要我的帮助不?”

我说道:“你要是没什么事,我一会儿给你发个地址,你直接去地址上的地方!我现在堵车,所以你别走主路,你绕着三环往那头去,会节省时间。”

曲月不确定的说道:“去哪啊?去干嘛啊?”

我说道:“大嫂你见过吧?就是蒋勤,给我哥当护理的那个女人。”

曲月应声,“知道啊,今天她也没在医院啊,出事了?”

我继续道:“大嫂以前有个女儿,不过被婆婆给卖了,现在她找到她女儿了,可是找到的那个孩子,是叶帆集团工程项目部秦总的女儿。现在大嫂自己一个人贸然找去人家了,我怕出事,所以现在在往那边赶。在大嫂做出什么事情前,我必须阻止她。”

曲月叹了口气,“你这个婆婆真的……这种人就应该凌迟处死!行了,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我现在就去!肯定比你快!你就别着急了!”

挂了电话,我将地址发给了曲月。

堵车的路上,我一直不放心的在给大嫂打电话,她不接,我就给她发信息。

我苦口婆心的跟她讲道理,告诉她要听从公益组织的安排,我不知道她到底看没看,但这些消息,她肯定都能收到。

大概十五分钟以后,曲月那边给我来了消息,她告诉我她已经到了秦铭家附近,现在正在寻找大嫂的身影。

我看着前面的路况,心里好算是松了一口气。

大概再有个十分钟,我也就能到了。

车子开进秦铭家的复式小区时,隔着老远,我就看到了曲月的车子,我一个油门踩了过去,停下以后,曲月的车子里面并没有人,附近也没人。

我下车就开始寻找秦铭家的门牌号,在穿过了两栋建筑之后,终于,我看到了曲月和大嫂的身影。

眼前,曲月正拉着大嫂的手臂不停的撕扯,两个人在发生争执,而她们身前的那栋楼,就是秦铭家。

秦铭的家门口停着一辆白色的车子,车子的后备箱没有关,看样子,家里是有人的。

在我得知这一晴天霹雳的时候,我冲上前,就开始和曲月一起拉扯大嫂。

大嫂整个人都在做着抵抗,她的面色狰狞着,身子守着身旁的路灯杆,寸步不离。

我站到大嫂的面前,抓着她的肩膀喊道:“你别闹了好吗?你就不能冷静下来,听我把话说完吗?你这么狼狈的出现在人家家人的面前,你吓到孩子不说,万一孩子跟你就是没有关系呢!你怎么办!”

忽然,大嫂停止了挣扎,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我,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她沙哑的说道:“未晚,我还不够相信你吗?是你口口声声说,要帮我找孩子的,可孩子明明就已经找到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只想看一眼我的孩子,就那么困难吗!”

面对大嫂执意不肯收手的态度,我忽然觉得,母爱这种东西,又可怕,又伟大。

伟大的是,它可以让你放下一切,而它的可怕之处,却也恰恰就是这一点。

当我的手臂,被大嫂强行打到一边时,我握着我酸痛的手肘,回身看着她失控的身影。

而这时,秦铭的家门口,响起了柏慧,以及孩子们的欢笑声。

心跳漏一拍

心跳漏一拍第二集

“我脾气为什么爆,还不是被你给气的!”

“来,媳妇,不生气哈,你不是常说生气容易老嘛。”贺毅飞双手圈住黎珞的腰:“我也知道这几天我把你给累坏了,可在你面前,我的自制力真的为零,比如说现在…”

黎珞:“……”她好像做小鸡炖蘑菇怎么办?!

狠狠瞪着贺毅飞,贺毅飞在黎珞的眼睛上亲了一下:“已经这么大了,不需要再这么用力瞪了!”  黎珞生气的推了贺毅飞肩膀一下:“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恶劣?你就是故意惹我!现在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刚开始我还以为你是什么高冷男神,现在倒好,美好印象

全部幻灭,连渣都不剩了!”

“只在你面前才会这样!”贺毅飞捏了捏黎珞的脸:“忍不住的想要欺负你,看你在我面前展露出各种各样的一面,那都是别人看不到的!”

“这也不能成为你欺负我的理由!”黎珞鼓着腮帮子道:“你就应该对我好,爱我宠我照顾我才对!”

“好!”贺毅飞笑着贴在黎珞耳边道:“以后只在床上欺负你,好不好?”

黎珞:“……”三句话不离床,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洗碗。”说着贺毅飞将黎珞放在了椅子上:“早早收拾完可以早早睡。”

“不睡,睡你个大头鬼,你就想着睡!”黎珞朝贺毅飞做了个鬼脸。

贺毅飞笑看着她:“我看你今天逛了大半天,昨天又没有收拾好,想着你累了,让你早点睡觉,你想什么呢?要是不想睡,那咱们就干点儿别的事?”

黎珞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要!还是睡觉吧。”

让贺毅飞弄得她,现在无论听到他说什么,都会给想歪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睡觉?”

“纯睡觉!”黎珞强调道。

“这睡觉就是睡觉,还纯睡觉?”两个人拌嘴的功夫贺毅飞已经把碗洗完了,把手洗了擦干,过来把黎珞抱回了屋。

放在沙发上后:“我去给你弄水,先泡泡脚,然后再去洗漱。”

黎珞点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刚才做饭还能坚持着,后来坐了一会儿,那累劲儿就上来了,现在是一点儿也不想动。

贺毅飞端过来洗脚水,给黎珞试了试水温后,将她的脚放在了水盆里,温柔的揉搓着。

黎珞看着那个蹲在那里给自己洗脚的男人,心里特别的暖。

这就是婚姻的真相吧。

面对外人是一个样子,而在自己爱人面前又是另外一番样子,这番样子只因为那个人而存在。

如果是远观的男神,他一直保持着高冷可以,可如果是两个人过日子,他高冷着,这日子还怎么过。

日子,从来都是充满烟火气的。

就是柴米油盐,就是床上床下,就是两个人可以一直有话说,而且说得还都是废话。

也会聊一些各自对于事件的观点,但更多的其实就是打趣斗嘴间说着情话。

无论多少年,只要两个人还相爱,情话这个东西就永远都仍会让人悸动不已。

而他既能前一刻跟她说着情话,后一刻又能蹲下来给她洗脚。

遇到他,她是何其的幸运!

“贺毅飞?”黎珞忍不住轻唤到贺毅飞。

“嗯?”贺毅飞抬起头来,看向黎珞:“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爱你!”在贺毅飞的怔愣中,黎珞俯身吻上了他。

这一刻,没有什么比一个深吻更能表达她内心的那种汹涌爱意。

本以为会和大部分夫妻一样,在有了孩子后,两个人的感情温度会渐渐降下去,慢慢归于平淡,可她却发现她更爱他了。

第二天没有任何意外的,黎珞又起晚了。

某只狼真的是一点儿都不能撩拨,只要给他个肉星,他就能把你给啃得连个渣都不剩!

白天各自忙碌,晚上两个人一起忙碌,这样的日子过得真的不是一般的快。

一眨眼,十天过去了。

贺毅飞那边处理完了,黎珞这边也和沈世耀把酒店的设计方案给敲定了下来。

黎珞开心的收拾着东西:“终于可以回家了!”

不知道两个小家伙长到多大了,这段时间她会天天跟张红梅还有蒋兰通电话,听她们说两个孩子,但听见和看见还是不一样。

好怀念以后的视频电话啊!

收拾好东西后,贺毅飞也回来了。

他刚才突然说有点事就离开了,她还以为今天要走不成了。

现在既然他回来了,那就还来得及。

黎珞拿起东西:“赶紧的,还有一趟车,咱们现在过去能赶得上。”

今天是星期三,北京到宣化在这一天车票会比较好买。

“不着急。”贺毅飞把东西从黎珞手里接过后放了回去:“我先带你看样东西,之前不是答应了要送你吗?”

“什么啊?”黎珞完全不记得之前贺毅飞说过要送她什么了。

“出去看看就知道了。”说着贺毅飞用一根布条蒙住了黎珞的眼睛,慢慢牵着她往院外走。

黎珞笑道:“还弄得这么神秘。”

“好啦,要解开啦!”贺毅飞解开她脑后的蝴蝶结,布条滑落,光有些刺眼,黎珞下意识用手挡了一下,随后放下手,就见自己面前停着一辆红旗。

黎珞回头惊喜的看着贺毅飞,贺毅飞点了点头,笑道:“你之前不是说想要买辆汽车吗?”

“哇!”黎珞跳起来抱住贺毅飞的脖子:“贺毅飞,你怎么能这么好?”

她惊喜感动的不是这辆车,而是贺毅飞的心意。

她都已经忘了这件事了,可他却一直都放在心上。

“这样以后你来回北京就方便了。”贺毅飞笑道:“知道你会开车,不过回去还是得乖乖取得了驾照后才能碰。”

“肯定的,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孩子。”这方面她有很强的意识。

“回去拿东西吧,咱们出发。等在路上找个安全的路段,再让你试试。”

“好。”  现在没有自动挡这么一说,人们开车全凭真技术……

心跳漏一拍

心跳漏一拍第三集

第53章 有种别走!

韩安白拉着秋小白坐下,在场所有男子的眼中无不闪过一抹惊艳,但却无人敢再多看一眼,因为今天的主角是凌星晖。

对于众人的反应韩安白显然早已料到,她得意地笑了笑,道:“都把你们脸上的口水擦擦,我家师父虽然还未名花有主,但她毕竟是峨眉掌门。”

此话一出,又引得一番轰动。

凌星晖一眼认出了秋小白,但在场对武道未涉及太深的人,则是现在才明白过来。

“峨眉派历代掌门,姿色、才华无一不是绝代风华,看来传言不假。”

“我听家中长辈说过,前任峨眉掌门宫词散人当年以‘艳’冠绝天下,可以说世间男子无不为之倾倒。也还好她是峨眉掌门,不然整个世道恐怕都要因她而乱。”

“是啊,峨眉掌门不能有子嗣,不能与男人发生关系,实在可惜。”

说到这里,就连凌星晖眸中都闪过一抹黯淡。

秋小白暗暗有些不悦,韩安白明知道他与唐晨的关系,却还偏偏那样说,显然是别有用意。但看到韩安白咧嘴对自己嘿嘿一笑,她一肚子气顿时又发不出来。

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

场中的女孩就不太开心了。秋小白犹如一颗闪亮的彗星,一出现就引得所有男人的目光。本就可媲美天仙的她,再加上峨眉派掌门这个身份,顿时加分不少。在她面前,一旁的女子哪怕打扮的再花枝招展也不由失色。

皇城小店的料理十分出名,价格很平民,但食材与味道却足以媲美米其林餐厅出来的厨师。于是有人笑称:花两百块钱,去吃总统的饭。

唐晨安静地坐在一旁,没有动筷,也没有说话。其余人见他衣着普通,又没啥太大气势,完全当成了秋小白的跟班,也懒得去理会他。

“凌大哥难得出来一次,又正好我师父在此,大家一起敬他们两个一杯。”韩安白起身道。

聪明人立即嗅到了她的话外之音,起身举杯笑道:“凌大哥乃人中之龙,秋掌门更如天仙下凡,堪称绝配。”

一语点醒梦中人,又有人起身道:“来,大家一起举杯,就当作是日后的喜酒,哈哈。”

秋小白刚皱眉头,就听韩安白故作生气地嗔道:“你们都胡说什么哩,赶紧喝酒。”

全场都起身举杯,只有唐晨依旧安静地坐在那里。韩安白使了个眼色,坐在唐晨旁边的男子当即会意,扭头道:“喂,你是没长眼睛还是听不见?”

唐晨淡淡笑了笑,道:“不喝又如何。”

对方道:“不喝?你走得出皇城小店,只怕你走不出上平。”

唐晨又只是笑了笑。

其他人对于他的狂妄也不由升起一股怒气,一个眼镜男推了推眼框,语气尖刻道:“不喝,你是不给我们面子,还是不给凌大哥面子?”

皇城小店内讲究人人平等,纵然你有天大的靠山也不敢再这里闹事,但出了皇城小店就不一样了。在这个房间内,家中无不是上平市中的实权人物,想要一个人消失轻而易举。

凌星晖就更不用说了,传说中的龙子龙孙,鼎鼎大名的凌少主,得罪了他,即使他不说话,凌家以及天玄书院也不会放过对方!

面对这样的压力,唐晨却依旧能笑得出来,“不给你们,也不给他。”

此话一出,更是引得全场哗然。

他这是得罪所有人的架势!

凌星晖纵然有再好的脾气也露出了一抹愠怒。

身为凌家少主,身为公祖上苍的弟子,他若丢了面子,那便会让身后两座大山无光。

韩安白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诡计得逞的笑意。

她千方百计地骗秋小白来此并无恶意,而是为了让唐晨离开她最尊敬最深爱的师父。在韩安白心中,秋小白不仅美的足以令天下男子为之侧目,才华性格也是一等一的好,世间根本没有男人能够配得上她。

但是,如今那么优秀的师父竟然被一个臭男人拐下峨眉山,还丢了掌门之位,她无法也不能忍受。必须要想办法让师父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并让唐晨识相地滚远点。

秋小白替唐晨解释道:“他不能喝酒,我替他自罚三杯。”

其他人自然不敢反驳,但凌星晖忽然端着酒杯走到了唐晨面前,笑道:“我敬你。”

他语气虽平淡,但态度却无比强硬。今天无论坐在那里的人是谁,都不敢不给凌少主一个面子,但他却偏偏碰上的是唐晨!

“敬我?你不配。”唐晨慵懒地靠在椅子上,微微眯眼,根本不把其他人敬若神明一般的凌星晖放在眼中。

凌家少主如何?

公祖上苍的徒弟又如何?

在他唐晨眼中,就从来没有“高我一等”之说。

凌星晖手中杯里的红酒几乎差点荡出,随即凭借良好的养气功夫才算压抑住心中怒火,最后一言不发地回到座位上,原本脸上的笑意早已荡然无存。

其他人也只好坐下放下酒杯,整个屋子瞬间尴尬无比。

只有韩安白一人心中雀跃,得罪了凌星晖,他倒要看看唐晨有什么本事能够脱身。

秋小白心中很是无奈,别看唐晨与在场中人的年龄差不多,但他所经历过的事情,恐怕比他们家中的父辈都要多,岂会把这些“孩子”放在眼中。

韩安白忽然笑着道:“听说武道场有位强人如今已经五十连胜,而今天,他的对手是一位武道宗师!大家有兴趣看看没?”

“什么,竟然是武道宗师?消息可属实?”有人激动地问。

“那是自然,别忘了我家中有位长辈是皇城小店中的负责人。”韩安白道。

灵气复苏前,武道宗师如钻石一样稀有,尽管如今世道不同,但武道宗师同样可价比黄金。况且哪一位武道宗师不是心高气傲之辈,一般来说根本不屑于在公众场合与人比斗。

但皇城小店却不同,它的名气造就了它的高度。凡是进入帝都上平的武者,首先考虑的便是来到皇城小店的武道场,不求成为“百胜王”,哪怕连胜十场就必定会吸引一些世家的注意。

若是能三十连胜或者五十连胜,即使帝都四大家族也会抛出橄榄枝。因此,一些稍微年轻些的武道宗师经常出入皇城小店武道场,以求博个名声,好“卖”出一个高价钱。

韩安白的提议立即得到了全票通过,秋小白本想早些回酒店,但在她的苦苦哀求下也只好答应。

凌星晖路过唐晨身边时,冷笑着说道:“有种别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