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近

  • 主演:艾米丽·沃森,丹妮斯·高夫,齐季·阿库多卢,保罗·布莱克维尔,格雷斯·卡尔德,希滕·珀泰尔,泰利莎·特谢拉,瑞斯特德
  • 导演:布鲁斯·古迪森
  • 地区:英国,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1
改编自Clara Salaman以笔名Natalie Daniels出版的同名小说,这部3集剧由Clara Salaman负责执笔,《福斯特医生》导演Bruce Goodison执导。   剧中讲述法医精神病学家(研究犯罪时是否在精神正常的状态)Emma Robinson(Emily Watson饰)被指派接触正面临庭审的Connie,这个女人犯下一宗令人发指的罪行,但她声称自己对此毫无记忆;Emma尝试理解对方与好友Ness之间的复杂关系,尤其是Ness可能是令Connie犯下罪行的原因。   但是在女主发挖真相的过程中,敏锐的Connie察觉到Emma的不安感并加以利用,因此在这场心理博弈里Emma可能为了正义而走上自毁之路。

迫近第一集

第388章我还有后遗症的

晚上霍锦修回来,依旧是直接来了裴翎家里。

裴翎在厨房里鼓捣。

霍锦修扯了领带,将衬衫解开两颗扣子。

他歪在厨房的门上,看着裴翎。

裴翎注意到了霍锦修的目光,转过头看了霍锦修一眼。

霍锦修说:“别的女人都害怕油烟不敢进厨房,你最近怎么老是爱进厨房做吃的?要是以后成了黄脸婆怎么办?”

裴翎说:“人迟早都会有那么一天的。”

裴翎虽然爱漂亮,但也不畏惧衰老。

霍锦修走过去,看见裴翎在捏肉丸,问:“给我做的吗?”

他拿了一颗已经煮好的肉丸放进嘴里。

“没盐?”

裴翎说:“给我家小奶狗做的,它不能吃盐。”

霍锦修,“……”

裴翎看见霍锦修那一副吃了屎的表情,说:“除了没放调料,其余的都还好,很卫生,你吃了也没什么的。”

霍锦修有点哀怨的看着裴翎。

“我活得还不如一条狗。”

“在你父母眼里,你永远是最重要的,所以不用这么看轻你自己。”

“那你呢?在你眼里,我重要吗?”

裴翎就不说话了。

明明知道答案,却非要问。

裴翎都想不通人为什么总是爱犯贱。

裴翎围着围裙,纤细窈窕的身姿倒映在霍锦修的眼里。

霍锦修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

每次看见裴翎,都想要扑倒裴翎。

他走过去,轻轻从身后圈住了裴翎的腰。

他的下巴搁在裴翎的肩膀上,“裴翎,即便你此刻不是在为我洗羹做饭,我仍旧觉得幸福。”

裴翎没有动。

她现在都已经有经验了,这种情况下,自己再动对于男人来说就是别的意思了。

她身体僵着一动不动,却关了火。

霍锦修也没有放开她,就那么圈着她。

许久裴翎说:“霍锦修,你该放开我了?”

霍锦修一手搂着裴翎的腰,一手在裴翎的小腹上画圈圈。

裴翎身体更加僵硬了,再这样下去,就算她不懂,也会出事的。

裴翎叹了一口气,对霍锦修说:“霍锦修,你放开我,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嗯?”,霍锦修声音低沉,“你就这样讲吧,我能听到。”

裴翎说:“离远一点,我不自在,说话就不利索,”

“你是紧张吗?”

“你觉得呢?”

霍锦修说:“我可以想象你是因为面对我紧张,所以说不出话来,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将就你。”

但是霍锦修只是稍微退开那么一点点。

他的手还是圈着裴翎的。

裴翎说道:“我要讲的故事,主人公是一个公公……”

裴翎说到这里就不说了。

一直等着裴翎下文的霍锦修忍不住就追问了一句。

“没了吗?下面呢?”

裴翎说:“你还想有什么下面?我都说了是公公,有下面吗?”

霍锦修,”……”

感觉到了某种充满黑暗性质的暗示。

而且这时候,裴翎还拿起了菜刀,开始在菜板上切黄瓜。

霍锦修感觉身下凉凉的。

裴翎说:“我不讲这位公公的下面,我们讲他下面没有以前,你知道他是怎么没有的吗?”

霍锦修,“……怎么没有的?”

“因为好色,有人特意送给他一本秘籍,这本秘籍就治好了他好色的毛病,所以就没有下面了。”

她微微扭头,看着霍锦修说:“这本秘籍声名在外,如雷贯耳,你应该也听过,就叫葵花宝典,只要是好色病,用这秘籍一治,不药而愈,就比如你这样的,治起来更轻松了。”

霍锦修,“……”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裴翎,你这样想很不对。”

他说:“不分场合和对象的发情才叫做好色,而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发情,那叫做情不自禁,如果一个男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还能无动于衷,那他肯定是不行。”

“或者,我也可以让你变得不行?”

迫近

迫近第二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火光通明的,顾清歌就这样被他拉到了背上,说她是他老婆的时候声量也挺大的,相信所有人都听见了。

顾清歌的脸登时红到了姥姥家,她轻咬着自己的下唇片刻:“可是你肩膀上面有伤,再背我的话……”

“傅少,还是让我来背少奶奶吧,您……”

时源刚想上前献殷勤,结果话说到一半就收到了傅斯寒那吃人般的瞪视,吓得他把后面的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他怎么就脑子不清明了?那可是少奶奶,傅少在这里呢,哪里轮得到他来背少奶奶?

想到这里,时源赶紧往旁边退了几分,只是担忧地看着傅斯寒的肩膀。

“那傅少您的伤没问题吧?”

顾清歌也担忧,“要不我自己下来走吧?反正应该没有那么远,我的伤也不是什么大伤口,可以自己走回去的。”

“闭嘴。”

他低斥一声,顾清歌只好保持沉默了。

时源看得出来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下少奶奶的了,还不如速战速决带他们离开。

于是一群人快速地在前面开路,时源跟在两人的身后以防万一。

顾清歌趴在傅斯寒的背上,小声地跟他咬耳朵:“你真的不放我下来自己走吗?我的伤没问题的。”

傅斯寒保持沉默。

“如果你没受伤你背就你背了,可是你刚才背了我那么长时间……”

傅斯寒的步子似乎走得缓慢了一些,顾清歌见他一直不回答,有些失望,也不敢再闹他了。

安静了一会儿,傅斯寒低沉的嗓音才缓缓地传来。

“我自己的女人,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把你交给别人。”

顾清歌被这句话给冲击到了,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直到傅斯寒把她背回了木屋之中,她才回过神来。

眼前一片明亮,带他们回来的人已经离开了,屋子里只有傅斯寒跟顾清歌两个人。

“傅少。”

时源敲门,“医生来了。”

“让她进来。”

一个女医生推开门走了进来,傅斯寒叮嘱她替顾清歌检查全身,说完以后便推门出去了。

后背几乎痛到麻木,顾清歌也没有时间去考究其他的了,等傅斯寒出去以后就跟女医生互点了下头,问了声好便开始。

屋了里开了暖气,所以一点都不冷,女医生要求她把衣服全部脱下来。

虽然同为女人,但是在女人面前脱衣服顾清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顾小姐,您别介意,医者父母心,您不用感到害羞,先把衣服脱下来,我帮您看看伤口。”

听女医生这一番话后,顾清歌的心才放了下来,真正地将上衣全都脱掉。

当女医生看到她后背那一大片血肉模糊的伤口之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伤得这么严重?”女医生本来还以为不是什么大的伤口,没想到居然伤了这么严重,而且还是一大片。

这种对视觉的冲击太大了,女医生别开了一会儿目光才正视她的伤口,然后轻声询问道:“一定很疼吧?”

顾清歌愣了一下,然后摇头轻笑道:“有更着急的事情,所以这个伤好像就没有太大的感觉了。”

“你真坚强,我先替你清理伤口,会很疼,你要是忍不住我可以叫傅先生……”

“不,别叫他进来。”顾清歌拒绝了她,她可不希望他在自己不穿衣服的时候跑进来站在她的身边,况且他进来也不能做什么。

“那好吧。”

~

外间

傅斯寒烦躁地点了一根烟,烟刚到了唇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将烟给掐灭。

时源跟了他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他此时心情的烦躁以及坐立不安。

“傅少,少奶奶……伤得很严重吗?”时源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然后傅斯寒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些暴戾起来,时源面色一变,赶紧道:“当我没说。”

傅斯寒习惯性地去摸烟,摸出来以后又暴躁地扔掉,之后整包都扔给了时源。

“以后把这些都处理掉。”

“傅少这是要戒烟了?”

傅斯寒没答话,但是把打火机都扔给他了,答案已经不明而喻了。

时源只好将东西都收了起来,然后看了房间的门板一眼,低声问:“是,因为少奶奶不让傅少抽吗?”

听言,傅斯寒冷睨了他一声,薄唇轻动:“话多。”

时源只好赶紧低头:“是是,是我话多了,我不该多问的。”

心里却忍不住撇嘴,傅少就是死要面子,明明就是为了少奶奶戒的烟。

之前三年的时间里他每天都要抽多少烟啊,晚上又酗酒啊,把自己的身体搞得一团糟。

现在少奶奶出现了,他就开始改变了,这样挺好的。

房间里,女医生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顾清歌的伤口给包扎好,顾清歌已经疼得满头大汗。女医生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因为不想把顾清歌弄疼,所以处理伤口的时候都不怎么敢下手,最后紧张到自己也是一满头大汗。

两人的样子看起来都很狼狈,对视一眼之后忍不住都笑起来。

“你是我见过伤这么重居然还不吭声女病人。”

“你是我见过最在乎病人感受的医生了。”顾清歌也笑着说道。

“这不是看你伤得严重吗?唉,我这看着都觉得疼,你居然能一声不吭。”

说完,女医生回头看了一眼房间的门,想到了什么,然后悄声问道:“这是怕傅先生担心你吧?所以才一直忍着。”

顾清歌笑意淡淡,不摇头也不点头。

不过她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他把她背回来已经很累了,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担心。而且她也不希望让他觉得自己伤得很严重。

因为她是去找他的过程中弄伤的,如果他知道自己伤得很严重的话,他肯定会愧疚。

见她笑着不语,女医生也跟她心照不宣:“我懂你,我跟我老公也是这样的,我老公受伤了舍不得让我看见,我也是这样。”

“他跟我们可不一样,受了一点小伤,就故意给我看,让我心疼。”

“哈哈,那是一点小伤,故意惹你心疼的,如果真的伤得特别严重,你看他还给不给你看。”

顾清歌想了想,的确也是她说的这样。

“嗯,我明白了,医生,今天麻烦您了。”3728

迫近

迫近第三集

这样说说,想想,车子很快就开到这次考察的第一站:张林港市城管局。张林港市是第一批全国卫生城市和宜居城市,是全国闻名的县级市,在历届全国百强县评比中一直名列前茅。

这时是上午十一点钟。车子开进去张林港市城管局,局长陆国安就迎出来,走上大巴车对邹莺说:“邹局,先去看市容市貌,回来再吃中饭吧。”

邹莺连忙对他介绍说:“这是我们右江市主管城建的罗市长,今天亲自带队来学习。”陆国安忙伸出手跟罗晓明握手:“啊?罗市长,这么年轻帅气啊!欢迎,欢迎你们来传经送宝啊。”

罗晓明笑着说:“谢谢陆局长,麻烦你们了。单位里彩旗招展,横幅高挂,让我们一进来,就感受到一种氛围,也感受到主人的好客和热情。我们要谢谢你们,也要好好向你们学习啊。”说得全车厢的人都笑了起来。

于是,在陆国安的带领下,大巴车开到一条繁华热闹的大街上才停下。考察团成员纷纷下车,跟着陆国安边走边观看市容市貌。

罗晓明和邹莺许小玉跟在陆国安的身边。陆国安热情很高,边看边给他们不时进行介绍。这个县级市规模很大,城市建设得非常大气,漂亮。街道宽畅,绿树成荫,高楼林立,道路整洁,看上去非常舒服,给人有一个新兴时尚的大城市的感觉。考察团成员边看边感慨:人家的城市确实建得好,管得好啊。

在街道上走马观花的时候,许多人都围着罗晓明走。特别是邹莺和许小玉,还是两个姿色不错的女部下,都争先恐后地往他身边凑。罗晓明则不管不顾地只管走,只管看,不说话,但被人追着围着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一直看到十二点,才回到张林港市城管局食堂来吃中饭。按照事先的约定,这顿中饭由东道主招待考察团全体成员,属于工作便餐。共三桌,每桌八菜一汤,不喝酒,只吃饭,完全按照国家现行的相关规定执行。这一点让罗晓明感到很满意,也对活动组织者邹莺又多了一层好感。

吃完饭,邹莺招呼大家上车,去预订的商务宾馆认领房间,放行李,小憩。罗晓明敏感地意识到,入住房间的安排是有讲究的。看邹莺给我安排什么样的房间,要有暧昧的戏,也就在今天晚上了,否则就没有机会了。

这样想着,罗晓明不声不响地跟着他们来到格林豪泰大酒店。他走进宾馆大堂,站在那里等待邹莺的安排。邹莺不会安排我跟奚仙平住一个房间吧?让他再给我说说她的好话,为她扶正打基础。有这个可能,随她去吧!

这时,邹莺带着许小玉灵活如燕地在大堂里走来走去,眼睛却不时朝罗晓明这边看。她们先是到总台登记,拿房卡,然后看着手上的一张纸,在找人发房卡。

原来她是事预先配对好的。罗晓明发现邹莺的工作还是比较细致的,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她的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罗晓明心里暖暖地想,只要她真的行,我就更好替她说话。

一会儿,邹莺带着许小玉向他走过来:“罗市长,你住606房,一个人住,正好有个单的。”说着把房卡递给罗晓明。

罗晓明心里一动:她这样安排,还是有某种暧昧之意的。他伸手接过房卡,没有说话。许小玉在一旁笑咪咪看着他说:“我们两人住一间,601房。”

邹莺这才妩媚地一笑说:“对了,我们住601房,有事,你可以来房间里找我们。”两人都拿迷离眼来盯他。这时,又有几个男人朝他走过来,想接近他。“好的。”罗晓明说了一声,赶紧转身朝电梯口走去。

邹莺冲大家喊道:“一点半,准时下来集中。”于是,大家纷纷走进电梯,到房间里去放行李。

罗晓明上去,一个人走到自己的房门前,用房卡开门。走进房间,是一个豪华的大床房,比他在党校招待所住的那个房间还要大一些,有一个会客区。虽然不是星级宾馆,但干净整洁,宽畅明亮,罗晓明感觉很好。

这时,到下去集中还有半个小时。罗晓明打开电视,靠在床背上看起了电视。一切工作邹莺都安排好了,用不着他操心,他乐得轻松自在。

一点二十分,罗晓明正要关了电视机出门,门上响起敲门声。他走过去开门,邹莺微笑着站在门框里,眼睛一闪一闪地盯着他说:“罗市长,下午的会议,你代表右江市考察团作个总结性的讲话,行吗?”罗晓明说:“行啊,你安排讲几分钟?”

邹莺走进房间说:“时间倒没有定,你看吧,有话说就多讲一会,没话说,就少讲几句,随便的。”罗晓明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许小玉没有来,邹莺的目光有些直,声音也有些柔。她欲言又止,想要跟他说什么,却又不敢。罗晓明看着,心里有些不安,怕被人看到,连忙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说:“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

“嗯。”邹莺这才意犹未尽地转身走出去。

罗晓明在部下们的一片招呼声中,跟他们一起乘电梯下到大堂,再到外面去上大巴车。大巴车开到张林港市城管局,下车后在邹莺的带领下,大家纷纷走进城管局会议室。

下午的安排是:先听取张林港市城管局的工作介绍和经验汇报,然后再去参观垃圾处理厂,管城大队等几个先进单位。

考察团成员在会议室里坐定后,张林港市城管局走进来六个人,在他们的对面坐下,局长陆国安对邹莺说:“邹局,我们开始吧。”

邹莺抬头看着大家,开始主持会议。她年纪不大,但毕竟是个做了两年副处级局长的女干部,所以很老练,声音清脆,说话流利。她讲了一开场白后,就让陆国安介绍他们局抓城管工作的经验,然后由办公室主任播放他们城管系统的影像资料,再由两个人介绍他们单位的一些做法。最后,才由罗晓明作总结发言。

罗晓明年纪更轻,像个大男生,这让不了解情况的张林港市城管局的几个领导都很好奇,都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他是考察团成员中年纪最轻的人,怎么倒官职最大,是领队,而且还是副市长。他何德何能啊?真的行吗?有人替他捏着一把汗。

罗晓明环视了一下会场,开始讲话。他没有讲话稿,声音沉稳老练,也很流利,中间没有停顿。他出口成章,句句很中听,字字有分量,却又是口语化的,亲切的。他说:“张林港市城建局的各位领导,右江市城建系统的同志们,今天,仅仅只有半天时间,不,实际上只化了三四个小时,就让我们大开了眼界,增长了见识,学到了经验,看到了一个城管工作搞得十分出色的先进城市的市容市貌,看到了一个城管经验非常丰富的优秀单位的形象。我们右江的同志都感慨万千,想法良多,干劲倍增。有言道,听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一点都不错啊。今天,我们耳闻目睹了先进地区先进单位的成绩和做法,比我们开十次会,学百次习都要收获大啊。刚才,我看到右江的许多同志都在用手机拍照,或者录音。这种精神是好的,我们就是要把这里的先进经验带回右江,迅速进行消化学习,要在对照中找出差距,在对比中比出干劲,尽快变为我们自己的实际行动......”

罗晓明一讲就讲了半个小时,会议室里始终都寂静无声。许多人都从开始的担心紧张,到后来脸上渐渐都出现了由衷的敬佩之色。罗晓明讲话一结束,会议室里就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

会议开到四点,再出去考察张林港市城管系统的三个先进单位。陆国安开着轿车在前面带路,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去参观学习。

应该说,这是正宗的工作考察,而不是以考察为名的旅游,大家的收获很大,感慨良多。罗晓明也觉得大开眼界,感觉不虚此行。嗯,邹莺的组织能力不错,也有很强的事业心和上进心,看来,推荐她当市城管局局长,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晚饭是右江考察团回请张林港市城管局,放在饭店里进行。邹莺来请示罗晓明:“罗市长,我们回请人家,规格应该要高一些,你看,什么档次合适呢?”

罗晓明想了想,原则性地说:“礼尚往来,是传统习惯,应该的。但我们这是工作,应该放在工作餐的档次上进行,既不要太寒酸,亏待了人家,也不要太铺张。”

邹莺说:“那就定五百元一桌,酒水另外,你看怎么样?”罗晓明说:“行,这个价格差不多。”

于是,邹莺就去安排菜谱,订酒水,很快就开宴了。也是三桌,领导一桌,坐一个小包房。其它两桌,放在一个大包房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