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乘危机第二季

  • 主演:凯莉·库柯,索瑞·安达斯鲁,阿兰娜·乌巴赫,莎朗·斯通,切瑞·海恩斯,佐莎·马梅特,罗茜·佩雷兹,桑地亚哥·卡布瑞拉
  • 导演:西尔弗·特里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空乘危机第二季第一集

懊恼之下,楚南也连忙将感知力释放出去,开始洞察起外面那条地下河的情况。

试图将刚才把祖师婆婆尸体给砸过来的生物给找出来,它的存在,对巫蛊教来说,是个隐患。

就算先不谈帮柳茗烟她们解除隐患的问题,起码得搞清楚对方是个什么来头吧。

楚南这个人,做事喜欢有始有终。

来到了巫蛊教的大本营,甚至连龙脉的正确打开方式都告诉了凤瑶,那么其他的危机,自然也是想着能够一并解决掉。

毕竟这地方,虽然风景优美,但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更别提有WIFI之类的东西了。

整个就是与世隔绝的破地方,楚南心里都在纠结,没有WIFI今晚要怎么才能度过漫漫长夜呢。

他可不想,下次还要来这破地方。

随着楚南的感知力释放出去,洞外那条地下河的情况,就被楚南给洞察清楚。

那是一条得有五六百米宽的地下河,河水波涛汹涌,非常湍急,都不知道这山底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处存在。

河水因为到处都是暗涌的缘故,就算楚南有感知力,也很难彻底将水底下的情况探查清楚。

毕竟,楚南的感知力,虽然也算的上是洞察天地,但终归不是什么X射线,也不是扫一下连你骨头那里出了问题都能看清楚的……

仔细的探查一番,除了发现这里河水湍急之外,并没有什么大发现,楚南也只好将感知力给收了回来。

说实话,这里的地下河水冲击山石搞出来的动静,还真是让楚南感到心烦意乱。

倒是这边,凤瑶和柳茗烟在听了楚南的话之后,开始皱着眉头深思起来。

这里是她们的家,现在的问题已经关乎到她们家园的安危了,这让她们不敢懈怠。

先前那一声厉啸,她们也都是清楚的听见了。

既然不是祖师婆婆的尸体发出来的,那就说明这里还有其他的未知存在。

看祖师婆婆窜进来之后,就一直趴在坑里一动不动的迹象,都让人怀疑它究竟是自己窜进来的,还是被人扔进来的。

真要是被那个厉啸声的主人扔进来的话,那将会是个可怕的存在。

卧榻之下,岂容他人打鼾?

更何况那个神秘而强大的存在,不仅仅是打鼾那么简单,而是分分钟有可能给她们造成生命危险的。

楚南见她们在思考问题,也就安静的待在一旁,没有开口去打搅,免得搅乱她们的思路。

他心里也是希望,凤瑶和柳茗烟能够给力点,想出点什么有用的线索来,让自己好早点将巫蛊教的隐患彻底去除掉,好早点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凤瑶忽然左手握拳拍在右手的手掌上。

见她这动静,楚南还以为凤瑶是想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便赶忙问道:“你是想到了什么吗?这里除了是龙脉之外,还有其他的什么秘密?”

因为心急,楚南把头都凑到凤瑶跟前了,鼻子离凤瑶的耳垂,都不足十公分。

楚南呼吸的热气,都打在了凤瑶的耳垂上,痒痒的让凤瑶的俏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都忘记要怎么去回答楚南的问题。

见到凤瑶的俏脸迅速变红,楚南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跟她的相处姿态,有多么的暧昧。

下意识的要伸手摸摸鼻子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可这一个念头刚浮现,楚南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手还放在凤瑶和柳茗烟的腰间。

意识到这一点,楚南像触电似的把手从两女腰间挪开。

本能的伸手摸了摸鼻子,而且还是用搂着凤瑶腰的手摸鼻子。

让凤瑶再次觉得,楚南这是在闻手上的问道。

很猥琐的举动,让凤瑶心里很郁闷,心说这混蛋,怎么也不想着闻闻摸烟儿的那手呢?总在我一个人身上占便宜,这算什么事儿嘛?

刚想要发火,却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自己似乎被乌蒙贵在地牢里关了两天,也就是说有两天没有洗澡了,身上应该会臭臭的吧?

两天不洗澡,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很难接受的事情。

所以这一下,凤瑶都顾不得去和楚南计较什么孟浪的举动,只是羞得想找条地缝钻下去。

不过很明显,凤瑶的这种想法,是多余的。

堂堂宗师后期的古武强者,别说关在地牢里,就算是去关在桑拿房里,也不会出汗。

没有汗,怎么会臭臭的呢?

这不,楚南一摸鼻子,就闻到到手上残留的淡淡女人香。

香味让楚南神清气爽,也让他回过神来,冲着凤瑶和柳茗烟歉意的笑了笑:“抱歉啊,刚才情况紧急,所以……咳,不好意思!”

天地良心作证,楚南真不是故意去占便宜,抱着两女就不打算松手的。

实在是开始他察觉到了危机,就动手抱着两女,后来巫蛊教的祖师婆婆又窜了出来,吸引了楚南的注意力,紧接着楚南又探查了一番地下河那边的情况。

要不是凤瑶脸红的不自然,到这会儿说不定楚南都没想起来,自己有抱着两女呢。

“没事,我们知道你是为了救我们的,我们不会怪你的,是吧,师父?”

柳茗烟笑着安慰着楚南,不想看到他继续尴尬下去。

还在纠结自己两天没洗澡的凤瑶,听到柳茗烟这话,心里也是一阵腹诽。

你都把这话抬出来了,我还能说什么?我要是再去计较你言行上的不规矩,岂不是显得我不分轻重?

于是也只能闷闷的点了点头,晒笑道:“江湖儿女,没那么矫情!”

楚南也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主动错开了话题,问凤瑶:“你刚才那恍然大悟的样子,是想到了什么吗?”

“哦,对,想起了点事情!”凤瑶的思绪也被拉回了正事上,认真的说道:“要说这里的秘密,除了龙脉之外,就是乌龙了?”

“什么乌龙?”楚南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乌龙,只是听先祖们说过,这龙脉附近的地下河里有条乌龙,是我们巫蛊教的圣物。我当教主之后,找遍了这山洞,都没看到什么乌龙!”  凤瑶皱着眉头说道:“我都怀疑,是不是先祖们想要给我们弄个精神象征,所以虚构出来的一种生物。就好像古代很多帝皇,都把神龙当成皇权的象征,可谁真的见过神龙啊?吉祥物罢了!”

空乘危机第二季

空乘危机第二季第二集

这家伙的实力大家都是看在眼里。

不过是天河四重的武者。

在场的天狼帮武者,哪一个不比他强?

换做在其他地方,他们根本想也不想就一巴掌上去,拍死这牙尖嘴利的小子。

而此刻居然狐假虎威,在叫嚣各大武者?

这实在是气煞众人!

“走!”

邱南阴沉着脸,低沉的吼道。

“少爷,难道这就……”

汉三走了过来,低声问道。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邱南一巴掌拍在了脸上。

“蠢货!还在这里丢人现眼!滚回去准备!这小子我必杀,出城就是他的死期!”

汉三连忙点头,带着众人离去。

邱南目光很是阴冷与无奈。

要不是他现在缺少肉盾,他真想将这汉三给捏死。

他们根本无法在云城动那小子,不走的话,岂不是在这里白白被人笑话?

“小杂种,这是你逼我的!给了你一条安乐死的路,你不走,那到时候我就要生生的吸食掉你的神念!”

邱南心中怨声吼道。

这家伙对林炎果然是不安什么好心思。

居然要生生的吸食掉林炎的神念!

这到底是什么招式,真是好生邪恶!

林炎此刻已经回到了酒楼之中。

吃饱喝足之后,他取出了三杀剑,在房间之中挥舞了起来。

这是三杀剑提升之后,他第一次使用。

即便没有运转灵力,这三杀剑还是显露出了极位不同之处。

古朴的长剑,在空中划过,留下了道道淡金色的剑影。

看上去很是奇异。

嗡!

手腕一抖动,剑身在空中急速震动。

那气流涌出。

身前的桌子无声无息的划成了两半。

要知道,林炎现如今可是没用一丝的灵力以及风之意境。

“好剑。”

林炎看着升级之后的三杀剑,不由感叹道。

加入了御灵石之后,这三杀剑的不凡之处,果然逐渐流露了出来。

好像时间长河中的宝物,开始展露峥嵘。

“小子,我没说错吧?之前的我,可是至高无上的九阶灵器!”

灵皇从卧龙空间中走出,神色傲然的开口说道。

“现在看来,是有点意思。”

林炎点了点头。

“哼,这御灵石只不过是引子而已,真正厉害的变化,还在后面!”

灵皇神色很是傲然。

照他的说法,这御灵石只不过是让他进化的一个条件,要想恢复当初的等阶。

还需要很多很多稀有的材料。

“嗯,要是日后遇到,我会出手拿下。”

林炎点头说道。

只不过,他又头疼了起来。

就一块御灵石,就差不多用光了他的家底,再遇到其他的,难道要用一些强硬手段直接抢走?

但拥有那些东西的地方,可没一个是简单的势力,肯定有高手存在。

“呵,小子你真傻,明天出城了,可是会有送财童子过来送大量好处给你。”

灵皇呵呵笑道。

“对…差点忘记这一茬了。”

林炎恍然大悟,点头说道。

他今天当着众人面,这么羞辱那邱南。

以后者这阴狠歹毒的心思,肯定不会放过他。

更何况,这家伙本来就对他图谋不轨。

“走,准备一下蓝研,咱们明天出城。”

林炎对着那一旁大感无聊的蓝研说道。

后者听到林炎说的话,立刻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在城里面的这几天,没有吃一块肉的她,可早就忍不住了。

……

一夜无语。

第二天,天刚亮。

林炎就带着蓝研走出了城。

而就在他出城后不久后,一只队伍,也都是悄然尾随。

“少爷,我们真的不等三帮主过来接应吗?”

汉三在队伍中,眉头紧皱的问道。

“哼!我已经传书给三帮主了,到时候他会直接过来找我,这夜傀门的长老,也只是在路上,根本不足为据。”

邱南骑在马背上,目光很是阴冷的看向一条道路。

这嚣张的林炎要是不能死在他手上。

他可是会发疯的!

……

走了一会,林炎停下脚步。

出手猎杀了一只巨禽之后,就在原地烧烤了起来。

熟练无比的将这只天河五重天的禽鸟的毛给拔下之后。

在蓝研那无比渴望的神情下,林炎笑着烤起了这只禽鸟。

短短半个时辰之后。

一道烧烤大餐,在这野外诞生。

这仅仅只是加了一点油盐的烤鸟,香味不断的冒了出来。

导致那蓝研迫不及待的撕下了一只右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小黑看了,也都是口水直流。

这倒是让林炎有些惊愕。

这小黑不是犀牛吗?

怎么吃上了肉食。

只不过按照小黑自己严肃的说法。

则是它天赋异秉,日后是要成为五彩神牛的存在,区区吃了一点肉,根本不是什么。

林炎也不管那么多,自己也是开始品尝起自己的手艺。

他在等待猎物自己送上门。

端坐在巨石上的他,倒显得有些悠闲。

过了十多分钟。

这身前茂密的草丛,终于是有了一点反应。

悉悉率率。

一堆凶神恶煞的家伙,从草丛中冲出,看到林炎后神情顿时变得有些难以置信。

他们的目标,竟然是以这种姿态在跟他们相遇?

呆愣了足足三秒钟后,这才将林炎团团围了起来。

“咯,这动作还真够慢的。”

林炎打了一个饱嗝,有些不太满意的喃喃自语道。

这话语声不低,很是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让这些追杀者一个个的神情都是愣了下来。

随后那脸色也是变得极为阴沉。

因为他们感到了这林炎对他们的无视。

“呵呵!真是一个牙尖嘴利的臭小子,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

邱南驾着马,从草丛中走出,居高临下的盯着林炎。

看着后者的眼神,就好像是盯着一个死人一样。

“邱南,嗯,都来送死了。”

林炎将手中的骨头扔掉,将手上的油抹干净之后。

很是无所谓的说道。

“送死?哈哈哈!我看你是被吓傻了吧!真是可怜虫啊!”

邱南阴狠的盯着林炎,心中的杀意逐渐递增。

而就在此时。

林炎冲着一个地方看了过去。随后淡淡的说道:“你也别躲了,既然都来了,那就出来吧!”

空乘危机第二季

空乘危机第二季第三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叶紫都已经在这里求人了,她却不尽情义的对容丽华置之不理?

叶柠知道,叶紫可没那么好心,就算是自己的亲妈,她想丢掉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客气一下,但是现在她竟然这么期期艾艾的来求人。

还不是看亲戚们都在看着,又是在想为自己博得好名声呢。

这个时候,若是叶柠不同意,那明天传出去的声音,就更好听了。

指不定就要成,叶柠凶狠恶毒,叶紫跪地为母。

叶柠可不想让叶紫这么轻易的得逞。

慕夜黎抱着叶柠,看都不再看容丽华那边一眼,只是对叶荣光道,“我不想再看到,她出现在我面前的任何地方,也不想看到她再跟我慕家扯上任何关系。”

叶荣光一听,连忙感激的道,“是,是,我带她回去,绝对不会再让她出门了。”

容丽华还在地上哭着,看着叶紫竟然被慕夜黎推开了,心里对叶柠的愤恨,已经达到了极点。

只觉得自己连累了叶紫啊,叶紫这个傻丫头,现在为了她,还跪着求叶柠。

太委屈了。

慕夜黎那么抱着叶柠离开。

叶紫坐在地上,久久的失神。

她怎么也没想到,刚刚推开自己的人,就是慕夜黎。

不,不,一定是因为今天容丽华让慕夜黎生气了,所以才会连累自己。

但是,她的心,此时还是好难过啊。

……

慕夜黎带着叶柠进了医院。

“医生,快来,看看我太太的腿。”

医生真以为,这边是出了什么大事了,一下子忙赶了过来。

然而低头一看,叶柠不过是膝盖磕破了。

一下子嘴角抽搐了下,医生才说,“慕先生,这个消毒下就可以了……”

“那你还不赶紧消!”慕夜黎吼道。

“……”

医生这下真的吓到了。

赶紧以平时急救的速度,跑到了外面,拿消毒药水,给叶柠消毒,止血。

慕夜黎还紧张的看着叶柠,“你疼的话,就叫出来,我在这里呢,没事。”

“……”

疼个毛啊。

叶柠什么疼没受过,这点伤算什么

刚刚她就是夸张了一下,让大家多关注自己一下,少看叶紫在那演戏。

看着慕夜黎这个样子,叶柠觉得他真是入戏太深了,一时只能干笑了下,说,“不疼了……”

“不可能,你刚刚叫疼了,不要因为害怕我担心就故意说不疼。”

“……”

但是她是真的不疼了啊。

慕夜黎还觉得不对,回头对慕大道,“打电话给欧阳,这里医院不行,叫欧阳准备好房间。”

慕大一脸铁青。

磕破点皮还要麻烦欧少。

真是……

但是慕大还是赶紧打了个电话。

随后,欧阳风风火火的便来了。

“怎么了,说是叶柠受伤了,很严重吗?”

叶柠坐在床上干笑。

欧阳看着那伤口……

他知道慕夜黎估计着很紧张,也没说什么,赶紧给叶柠处理好了,才说,“估计着没什么事了,如果怕发炎了,就打个消炎针,应该就好了。”

后面,医生看着仰慕已久的欧阳大大,竟然在这里,早已经眼睛直了。

听欧阳说什么,便是什么,没有一点的反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