桧山健太郎的怀孕

  • 主演:斋藤工,上野树里,筒井真理子,中川雅也,岩松了,高桥和也,宇野祥平,山田真步,细川岳,前原滉,森优作,山本亚依,伊势志
  • 导演:箱田优子,菊地健雄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在广告代理店工作的桧山健太郎(斋藤工饰)突然怀孕成为“孕夫”。而他的伴侣濑户亚季(上野树里饰)从没想过要当妈,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在对男性怀孕充满争议的社会中,健太郎受到公司和社会的审视,并将感受孕妇所经历的艰辛。面对现代怀孕和分娩带来的诸多问题,两人将不得不面对现实。@哦撸马(阿点)

桧山健太郎的怀孕第一集

听到高渐离坦然认输,夕阳缓缓点点头,他还算坦诚,没有死撑,若不然的话,接下来的意境交锋,夕阳可以让他怀疑人生!

“夕阳,你想要我做什么?”高渐离问道。

之前他是自信,这一场斗琴绝对会赢,所以他并没有详谈输了会这么样?但是,现在他已然认输,只能向夕阳询问。

高渐离的话音刚落,只见七道人影忽然从观众台冲到了擂台之上。

这七人身穿黑衣,手持长剑,周身绽放出不熟的气势,赫然都是泉海期的修为。最弱的有五重天修为,最强的,差一步晋升星极期!

看到这七人之后,蔡权的脸色一变,急忙看向身旁的蔡戟,厉声质问道:“你不是说不对夕阳出手吗?”

蔡戟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淡淡说道:“我不出手,不代表其他人不出手……”

“夕阳仇家甚多,说不得是其他人想要他死呢……”

在两人交谈之中,冲入到擂台之上的七人已经将高渐离和夕阳包围起来,这时,一位身穿蓝衣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夕阳的身后。

“夕阳,我说过,我会报仇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男子厉声说道。

“蔡戟,那个男子你怎么说?他不是你的管家吗?”夜曦看到此人之后,眉头一挑,厉声喝斥道。

“呵呵,夕阳将他打成重伤,他前去报仇,这种事情,我就算不支持,也不能阻止吧……”蔡戟淡淡说道。

“哼~”

夜曦冷哼一声,当即也懒得跟蔡戟废话,她看向高渐离,高声说道:“小高,快点出手帮忙,绝对不能让他们击杀夕阳……”

话音刚落,夜曦的身形也冲入到擂台之上,站立到夕阳和高渐离身旁,准备跟他们并肩作战!

看到这一幕,苏战脸上浮现出一丝狐疑之色,心中暗道:“小叶姑娘对夕阳的态度,这么忽然转变了这么多?”

擂台之上,蔡戟的管家满平,看到夜曦之后,他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不屑道:“这蹚浑水你既然参与了,就给我死!”

“动手!”

一声令下,七位身黑衣的青年,手持长剑,向夕阳等人围杀而去!

满平并没有动手,只是站在一旁旁观,曾经蔡戟派人接触夜曦,就是满平去做的。

几番接触之后,两人已经有了一些恩怨,此刻看到夜曦自己跳进来,满平也乐的看到,正好趁机一次解决!

看到七人动手,夕阳探手一抓,一道三尺长的灵力宝剑浮现在手中,他刚刚准备出手,夜曦忽然抓住夕阳的手腕,沉声说道:“你躲到我的身后来……”

说着,夜曦看向高渐离,道:“小高,还愣着干什么?上啊!”

“噗~”高渐离差点吐血。

黑衣人却并没有给高渐离说话的机会,七人的剑气,在空中交织到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剑网,向三人笼罩而来。

“合击类型的武技?”看到这一幕,高渐离眉头一挑,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虽然七人都是泉海期,但是,修炼这种合击类型的武技之后,他们一同出手,威力倍增,甚至能够越级击杀星极期的强者。

这一刻,高渐离脸上浮现了凝重之色,他手掌一翻,天魔琴从空间戒指中去了出来。

“魔音贯耳!”

心中一声厉喝,高渐离的五指在天魔琴之上一挥,瞬间传出一道刺耳的琴声。

夕阳骤然听到这种琴声,他脑海之中精神力凝结的长河,都微微颤动,好似要在那一刻涣散一般。

夜曦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呆滞转头,显然也受到了琴声的影响!

正面面对高渐离琴声的七人,他们仿若雷击,整个人身躯一震,旋即七窍都益处血迹。

下一刻,他们七人全部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在一旁观战的满平,此刻也找到了琴声的侵袭,他之前被夕阳重伤,虽然服用了回天丹,但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

此刻遭到琴声的侵袭,他的脑海在这一刻一片空白,他的身体之中灵力也涣散开来。

碰!

满平的身躯直直的倒在地上,脑袋敲击在擂台之上,发出一声闷响,他才感觉到一丝痛的感觉!

“刚才,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满平心中惊骇的道。

心中刚刚传出这一个想法,他感觉到大脑十分沉重,他的精神力也开始涣散,他的眼皮越来越重,最终,他闭上了双眼!

一位星极期的高手,就这般死在了高渐离的手中。也算满平的运气不佳,若不是受伤,他也不会如此不堪!

战斗还没有开始,便这样结束了,这样的场面,让所有人都愣在当场!

蔡戟脸上浮现出惊骇之色,他之前一直不明白,蔡权为什么会这么费尽心力的去笼络高渐离和夜曦,此刻他知道了!

原来,高渐离不仅精通琴道意境,更精通琴道杀伐的手段。

苏战也愣在当场,他没想到,这一位有些自来熟,整日笑呵呵的青年,动起手来,居然这么的干脆果断!

蔡权眼眸之中也闪动出一抹不可思议,他笼络夜曦,是看中她的修为,高渐离只是顺带,但是,他没想到,高渐离居然拥有这么高的爆发!

擂台之上,夕阳精神微微一震之后,他便恢复过来,此刻,他看向高渐离的目光,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若是在刚才的斗琴之中,高渐离使用出如此手段,他恐怕会疲于方便,甚至对方若是忽然袭击的话,会瞬间将他击败。

正在这时,夜曦也恢复清明,她的手指在高渐离的胳膊上掐了起来,娇喝道:“你要死啊,我们还在你身旁呢,你使用这种攻击,是想将我们一同击杀了吗?”

“哎呦,小叶,你轻点,疼!”

“这些都是高手,我不使用出这一招,等他们的合击武技施展起来,恐怕我们都会被他拖死……”高渐离呲牙咧嘴的说道。

看到这两人,夕阳缓缓摇头,他的目光看向观众席上,最终锁定在蔡戟的身上,淡淡说道:“四公子,你就这么一点准备吗?”“若是只有这样的话,未免太让人失望了……”

桧山健太郎的怀孕

桧山健太郎的怀孕第二集

沈亦宠:!!!

这个魏萱萱,还真够嚣张的。

她都已经将她给揭穿了,她居然还是这样一副嚣张的态度。

沈亦宠觉得这个魏萱萱有些不得了,到底是魏敬轩的女儿,魏敬轩的确是宠出了一个好女儿来。

虽然有些恼火,不过沈亦宠也没有发作。

毕竟是在自己的婚礼上,她也不会跟自己的婚礼过不去的。

既然已经提醒过魏萱萱了,那就好了,魏敬轩也知道这件事情了,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对魏敬轩父女两人来说没什么好处的。

“既然魏先生自己会管教女儿的,那我就不说什么了。哦,当然,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人。今天,我们其实都在监控室,我们也看到了,谁对我们的老公很感兴趣。”

沈亦宠眸子一挑,眼神锐利。

“感兴趣的直接说出来,想要抢老公的,也可以直接跟我们说,最好不要我们不在的时候,就做这做那的,我们一出现,就躲躲闪闪的。”

沈亦宠嗤笑了一声。

“对,宠儿,说的没错,往后,谁要是想接近我们老公的话,麻烦先跟我们这些太太打个招呼OK吗?”

薄夏也是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还有我们家阿冥,什么想要嫁给他的,麻烦你们先跟我说一声,这样我才好给你们腾出位置来嘛!”

姚红眨了眨眼睛。

“要是跟你们打了招呼,你们就会将老公让给我们吗?”有人不怕死的大声问道。

“你们说呢?”三个女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眼眸冷的要将人给冻死。

一边,三个男人不由的笑了。

三个女人也太可爱了。

居然在婚礼上威胁别人不要打自己老公的主意。

男人们也觉得讨厌,只觉得她们都很可爱,好玩。

那些原本说过想要帮忙的,想要做替代品新娘的,此时此刻心里都一阵阵不寒而栗。

感觉到了三位太太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杀意。

完蛋了,她们会不会被记仇啊?

早知道就不应该做那样的蠢事,这一群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好了,我们该说的都说完了,大家都心里有数吧?有数就吃饭吧,宴席可以开始了。”

薄夏拿着话筒,饶有意思的说道。

台下的一些女生此时此刻哪里还吃得下饭啊。

只觉得腿都软了,果然不该继续别的女人的男人的,尤其是这三个彪悍可怕的女人!

薄夏几人从舞台上走了下去。

殷顾几人也说了几句,大家都说三个女人开玩笑,别太介意了。

“谁开玩笑呢,我认真地!”薄夏哼了一声,“怎么,真想换个新娘玩玩?”

“你们三个男人,内心是不是有什么不应该有的想法?请你们把内心的想法立刻抹杀,不然就是我们抹杀你们了!”沈亦宠瞪大了眼睛。

姚红也冷哼了一声。

“老婆饶命!”

三个男人同时做了一副饶命的姿势。

一群人哄堂大笑。

觉得很好玩,但同时大家也知道了,三个男人被三个女人吃的死死的。

谁也别去妄想殷顾殷献几人,没有机会的!

桧山健太郎的怀孕

桧山健太郎的怀孕第三集

“你猜的都是对的,当年给你捐肝的就是唐冥,他以此来要挟眠眠就范,跟你离婚,又跟他结婚……这一切都是唐冥在搞鬼。”

“唐冥那个渣子,我要弄死他!”唐醉听了恨不能杀人。

“行了,你先冷静一下!眠眠不让我告诉你,当年唐冥逼着她发了毒誓,不许说出来,这是我们猜出来的,所以眠眠也不算违背誓言。”

“她怎么那么傻,她应该告诉我的。”

“告诉你什么?当年你跟唐柠打的火热,她怎么告诉你?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眠眠现在不告诉你,我觉得她有自己的苦衷。”苏千寻总感觉这次再和顾眠相见,她很不对劲。

“什么苦衷?”唐醉紧张的看着她。

“我怎么知道!你要是真的爱顾眠,你就该把这个苦衷找出来,而不是再去逼她做什么,你得答应我,要好好的对待她!不要强迫她做任何事了。”苏千寻很严肃的看着他。

“我不会的,我一定不会的。”唐醉举手发誓。

“我觉得顾眠不肯跟你承认,他是有苦衷的,你把这个苦衷给我找出来。”

“好,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她的。”唐醉向她保证。

苏千寻看着他,“现在她连孩子都有了,也有了自己的家,你怎么想的?”

“我……我不会放弃,我不可能放弃她。”唐醉摇头。

苏千寻听他这样说,也就没再说什么了,她先一步回车上了。

唐醉抬头看着楼上某个亮着灯的窗口,眼中全是苦涩。

车上,龙司爵握紧了苏千寻的手,问道,“你跟唐醉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一些他该去做的事。”苏千寻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看着他,“阿爵,我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一样,眠眠真的回来了吗?”

“傻瓜,你不是做梦,她回来了,我们现在也很幸福。”龙司爵摸了摸她的小脸。

“不幸福,找不回女儿,我就没办法真的幸福。”苏千寻想到女儿就重重的叹了口气。

龙司爵伸手搂住她,眼神复杂,他发誓一定会找回女儿的。

……

司慢城看着唐醉跟望夫石似的站在那里望着楼上,他走过来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先回去吧,明天再过来。”

“你回去吧,我留下。”唐醉怎么可能走?他恨不能睡在顾眠家的门口。

他答应千寻了,不会再强迫顾眠做任何事,这一次他有足够的耐心去慢慢的再靠近她。

“你确定,要不要给你叫辆房车过来?”

“不用了,回去吧,我在车里睡就可以。”唐醉拍了一下司慢城的肩膀,他觉得自己不可能睡的着了。

他从开始的震惊,狂喜,到失落,沮丧,现在他很高兴,因为不管怎么样,顾眠回来了。

他最爱的那个女孩回来了。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做梦都期待的事,今天总算实现了。

司慢城知道他此刻是幸福的,又跟他说了两句话,司慢城便先离开了。

坐在车上,他苦涩的摇了摇头,便开车走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