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精探

  • 主演:郭晋安,郭羡妮,曾华倩,马国明,胡定欣
  • 导演:张乾文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08
一次意外使得干探于子朗(郭晋安 饰)具有了通灵的能力,能感应死去的冤魂传递给他的点点滴滴的信息。子朗本来就精明能干,这下更是如虎添翼,屡破奇案。才华出众的他却受到了上司的嫉妒,于是接口特别凶案调查组的上司准备退休,到那里很快就能升职将他调到了那个警局神憎鬼厌的部门,D.I.E.。与此同时,Madam 刑(郭羡妮 饰)因为过于想表现自己而屡屡闯祸,结果遭到多方投诉而被上司打发到了D.I.E.。Madam 刑和子朗来到这里都发现这里的人十分奇尼古怪,由于两人都一心想着接替即将提休的上司的位置,于是两人结成了冤家,展开了一番明争暗斗。幸好随后两人握手言和,子朗更是暗恋上了Madam 刑,两人一起携手为那些沉冤代雪的冤案伸张正义。

古灵精探第一集

“他是你的了。”

李有钱说完,将安倍坚仁交给了来跟自己接头的男子。

安倍坚仁始终保持着一张死鱼脸,什么也没有说。

“跟我走。”

这名男子推了推安倍坚仁说道。

安倍坚仁没有反抗,向前走去。

李有钱没有动,但是经过伪装的李文亮则从另外一侧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见状,李有钱便找了一处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

七八分钟之后,李有钱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李有钱还以为是楚桀,可是听到电话里那熟悉的声音,他瞬间激动起来0

“有钱,快来救我,我好害怕!”

李雨荷带着一丝哭腔,瑟瑟发抖的说道。

“雨荷,你先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就带人去救你!”

李有钱赶忙回道。

“我在……我在……我也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

李雨荷环顾四周,可是却根本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

“雨荷,那你直接把你的位置发给我。”

李有钱再次道。

“可我的手机是那种老式手机,连上网功能都没有。”

李雨荷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满是苦涩的说道。

听闻此言,李有钱也有些无奈了。

没有位置,他根本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救李雨荷。

“雨荷,你现在不要慌,你好好看看你周围都有什么标志性建筑物没有。”

李有钱安抚李雨荷道。

“我这很黑,我什么都看不到。”

李雨荷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说道。

此时天已经黑了,周围连道灯光都没有,这让李雨荷心中的恐惧逐渐蔓延滋长起来。

“雨荷,那你看看能不能在你附近找到当地人,让他们告诉你你现在的位置。”

李有钱继续道。

“我这里根本就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

李雨荷又不傻,如果有人的话,她早就向其他人求助了,可事实是她感觉自己身处荒郊野岭,连个鬼影都看不到,更不要说人了。

“等等,我好像听到了汽车鸣笛的声音。”

就在李雨荷要绝望的时候,一道汽笛声突然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东张西望着,很快便发现在自己不远处有一道灯光闪过。

李雨荷立即向着光源处跑去,穿过树林跟灌木丛她发现在自己前面竟然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公路!

“有钱,我现在在一处公路旁边,但我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哪。”

李雨荷立即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李有钱。

“雨荷,从现在开始你就在公路旁边守着,有车路过的话你就拦下,然后向司机问你的位置,确定位置之后立即告诉我,我去接你!”

李有钱叮嘱道。

“知道了。”

李雨荷点点头,然后便开始在公路边等待起来。

二十分钟之后,终于又有一辆车从这里路过,李雨荷赶紧站在路边朝这辆车挥手,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辆车根本没有停下来,反而加速离开了这里。

李雨荷有些失望,但她只能继续等待。

又等了七八分钟之后,又一辆车从她旁边路过,可是这车跟刚才那一辆车一样,根本就没有停的意思,直接呼啸而过。

“有钱,他们的车都不停,怎么办啊。”

李雨荷焦急的说道。

“雨荷,你是站在什么地方拦车的?”

李有钱问道。

“就在路边啊。”

李雨荷回道。

“那你等会儿直接站在路中间拦,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

李有钱完全可以理解那些人为什么没有停车,毕竟深更半夜又是在盘山公路上,突然冒出一个女人拦车,这怎么看都有些诡异,万一碰到一个打劫的,那岂不是危险了。

“啊?这样行吗?”

李雨荷有些担忧的问道。

“只能这样试试了。”

李有钱也不是太确定,但必须一试,要不然李雨荷估计得等到猴年马月。

“好吧,那我试试。”

李雨荷也大概猜到了刚才那两辆车的车主为什么没有停车,她只能按照李有钱的办法进行尝试。

李雨荷站到了公路中间,耐心的等待起下一趟路过的汽车。

又是十分钟过去,终于又有一辆汽车开了过来,李雨荷立即挥手示意。

这一辆汽车一个急刹车,最终在距离李雨荷七八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李雨荷立即跑到了汽车跟前敲了敲车窗。

车窗打开一道缝隙,驾车的男子满是戒备的看着李雨荷问道:“你想干什么?”

“先生,您能跟我说一下我现在的位置吗?”

李雨荷带着一丝哀求问道。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驾车男子眉头一皱,看向李雨荷的目光满是怀疑。

“我不知道。”

李雨荷摇了摇头道。

“那你怎么到这的?”

驾车男子再次问道。

“是这样的,我被人绑架了,那些绑匪把我丢在了这里,我向我的家人求救,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雨荷实话实说道。

听到这话,驾车男子的戒备之色这才减弱一些,不过考虑到这段路附近曾发生过抢劫杀人案,他并未放松警惕。

“这里是滦县公路,距离滦县大概还有十五公里,你直接让你的家人来这接你就是。”

驾车男子跟李雨荷说完这话,一踩油门,驾车离开,完全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

不过李雨荷没有责怪对方,换成是她大半夜在这种偏僻的路上遇到不认识的陌生人问路,她也不会轻易相信对方。

好在她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大体位置,她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李有钱。

“滦县公路?好,我马上过去,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好,等我到了之后会给你打电话。”

得知李雨荷的位置之后,李有钱也顾不上其他,以最快的速度冲下五仙山,坐上了自己的汽车。

在GPS上输入滦县之后,李有钱发现,滦县距离自己目前的位置足有八百多公里。

他现在在京都市的北面,但是滦县却在京都市的南面。

不过不管多远李有钱都不在乎,他一定要找到李雨荷!

李有钱给李文亮发了自己要去滦县的消息,然后立即开车离开了五仙山。

古灵精探

古灵精探第二集

厉漠南竟不知,许诺心底竟然会这么想。

一时间,心口疼痛难忍。

他同样小心翼翼的,将许诺抱入怀中,低头,浅吻落在她的额头,万般珍视,因为怀中的小女人,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宝贝。

“诺诺,不要怕,日后,再也没有什么人能把我们分开的。我们的幸福,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许诺无声的眼泪,滑入了枕头中,她低低的应了声。

“恩,其实不管是多是少,有你在,有孩子在,就可以了。”

哪怕她很快会死去,那都不重要,珍视当下,就可以了。

可以说,许诺既小心翼翼,又是活的最洒脱的了。

小心翼翼和洒脱之间不矛盾,她小心翼翼的期盼未来,又活在当下,没有一点遗憾,总把每一天都活的特别丰富,不让自己后悔。

两人紧紧相拥,愿这世间不要慢待这一对已经经历过太多苦难的夫妻了。

就算冲着他们三十年前的牺牲,换来联盟世界的和平,难道就不应该给他们一个幸福的后半辈子吗?

……

厉漠南在养伤期间,接到了太多的问候电话,甚至想要来家里探望的人,都是在南风基地一起训练的战友们。

可是,鉴于他们的住所,不太方便,厉漠南都推辞了。

而这个时候,许诺才想起来,他们一直住在将军府里,毕竟不太方便,他们应该搬出去住了。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厉漠南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厉景琛考虑了之后,也同意了。

然后,第二天,就搬家了。

厉景琛安排的,这速度,简直是让许诺忍不住给儿子点一百个赞。

新家就在将军府不远的一处别墅区里,各种条件自是不用说,而房子里,也连上了小言的兄弟,小南,这名字,是许诺起的。

有了小南,各方面生活还是安全,都滴水不漏。

又有几个方便照顾人的佣人,加上之前照顾许诺的医生和营养师,满当当的大房子里,一点都不像是新搬来的样子。

许诺和厉漠南,有了第二次意义上的家。

这样,日后来个人什么的,就不怕有什么麻烦,可以接待客人了。

生活稳定,厉漠南的伤一天天的好了,他的工作调令也下来了。

厉漠南现在成为了正式的军人,身兼要职,又重新走上了他的军旅生涯。

当然,他的身家调查方面,还是厉景琛给处理的,没有任何问题和漏洞。

不过,这个正式的军人厉漠南,从当初的厉将军,现在降职成了少校了。

许诺看着厉漠南穿上了久违的军装,不同于当年的绿色军装,现在的他,一身黑色军装,却更显肃然犀利,稳重又神秘。

许诺看着看着,星星眼冒出来。

厉漠南一手勾着腰间皮带,一手抬起,伸出两根手指,对着许诺勾了勾。

“过来!”

啊啊啊啊……

许诺快被穿军装的厉漠南迷死了。

她花痴的走过来,小手抱着厉漠南的劲瘦的腰身,就算是醉死在他怀中,都心甘情愿的幸福啊!

古灵精探

古灵精探第三集

第716章 716是情同手足的兄弟

现在我总算是安静了下来,终于可以好好的看书,好好的编改稿件了。

从上个月开始,我就被一波一波的人找我了解情况困扰着。他们来自不同的部门,可以肯定的一点,都是法律部门的。来了以后,就把我叫到狱政科设在狱内的办公室里,当然,在问我话之前,他们都是要亮明身份的,有的还拿工作证让我看,但是,我都看的不认真。既然能进到这里面来问我,还会有冒充的吗?

有的部门会来好几次,每一次来都是不同的人。我弄不明白到底是要干什么。他们反复的问我案情,到了最后,我几乎都能背过了,年月日,几点几分都背的清清楚楚。这么频繁的询问我,我自己弄不明白,韩鹤也帮我分析。他年龄是比我大,社会经验也很丰富,可是,面对着这样一件奇怪的问题,他也是说不准。

有一次再又被询问后回来,韩鹤就皱着眉头问我:“赵有财,都是些什么部门来找你问话的?”

我就向他说了一遍,他就说都是一些要害部门,可是,找你询问,又没有对你有任何的措施,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后来,他就分析说:“我看,有一种可能,就是你的案情复杂,牵扯到了什么人,要从你的口中取证。再一种可能,就是你家烧高香了,你的案子要重新审理,可能要放你出去。”

我想了一下,就说:“不可能,因为他们谁也没有跟我透露过。”

“这当然是要保密的,哪能告诉你。”

“可是,这么多人来看我,也没有人说给我听呀?别人可能不知道详细情况,我大姐总会知道吧?”

“赵有财,有没有律师来找过你?”韩鹤问我。

我想了一下,说:“在一个月以前,有个自称是律师的年轻人来找过我,也详细的问了我好多问题。他没有说明来意,我也没有多问。”

“那样的话,有可能是你的案子在重审。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个转机。”

韩鹤的话音刚落,阿星说话了:“我在里面比你们待的时间长,以前也有这种情况,好像是因为看守所里有人检举,说是有余罪没有交代,也有可能是来挖你的余罪,这样的话,有可能加刑。”

韩鹤一听,对他说:“你胡说什么,这是要加刑的样子吗?不了解情况,不要吓唬赵有财。”

我笑道:“没事,这点事还真是吓不到我。从我的直觉来看,还真没有阿星说的这种意思,因为就是反来复去的问我原来的案情,并没有牵扯到别的事情,再说,我自己走过的路,做过的事,还不清楚嘛,根本就没有其他违法犯罪的事。所以,我心里很亮堂。”

阿星就小声的嘀咕道:“也是有例外的,好多人在没有被抓之前,都觉的不是违法犯罪,可是,进了派出所,才知道是触犯了法律。在社会上,有几个是懂法的。”

韩鹤听了他的话以后,可能触动了自己,就仰天叹了口气:“阿星说的也是有点道理的,像我,万没有想到会被判刑呀?之前也没有听说过,我就是在进了看守所的时候,还感觉到不真实,盼着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放我出去,直到去法院拿了判决书,才死了心。”韩鹤毕竟是有知识有觉悟的人,他又说道:“不过,这样也好,可以让更多的企业重视安全生产,避免事故的发生,切实保障员工的生命,我算是个参照物吧,给企业的决策者们做了一个典型。”

但是,现在这段时间平静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来找我问情况的了。所以,我就恢复到了正常的学习和改造中了。

就在这时,梁主任过来说我家里来人了,让我去探监室。下去在教务处门前等了一会儿,李队长才出来。他问我:“赵有财,快一个月家里没有来人来吧?”

我说:“差不多一个月了。”

对于来人看我,我是期待但又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除非是阳阳一个人,我们即使啥话也不讲,只是看着她,就能感觉到心满意足,感觉到温暖和安慰,从而给我更加十足的勇气和信心努力改造,争取早日出去与她天天在一起。可是,每一次来,都不是阳阳一个人来,不是和齐阿姨一块,就是和媚媚,还有赵彤彤,心儿也来过一次。这样,我和阳阳就不能单独的说话。

曾经多少次,我梦想着阳阳能单独的进大狱里面看我一下,就像潘卓婷进来时那样,我们可以在一间教室里单独的待上一个上午,可是,并没有给我这样的一个机会和惊喜。

我走进探监室,先是看到了阳阳,再一看,还有小葛和大林。

小葛和大林自从我进了看守所以后,还是第一次见面,老远,他们就都站了起来,走到跟前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的眼里都满了泪花。阳阳坐在凳子上,没有站起来,但是却在微笑着安静的看着我。

没法握手,只能是相互问候一下,然后就都坐下了。小葛说:“小赵大哥,想不到你真的身陷囫囵了,我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说:“这是历练,是成长。刚进来的时候,有人就对我说,蹲上几年大狱,就是一个完全人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在人们的观念里,这是一个谁都不愿来的地方。”

大林就说:“这简直就是自我嘲弄,没有一点真本事,想进还进不来那。”

小葛就问大林:“那你也想进去和小赵大哥作伴?那你就想法进去吧,我支持你!”

我就说:“这里可不是好待的地方,还是规规矩矩的在家里好,老婆孩子热坑头,平凡的生活,真情的享受。”

阳阳这时候才说话:“现在探监室有规定,来探监只能是一个月来一次,不按照规定不让见。也不能每次来都麻烦李队长,所以,就来的不是那么勤了。”

我说:“那没事,我想得开,在里面吃得好,睡得好,还有学习的机会,所以,很安心。你们不用惦念我。”接着,我就问阳阳:“大姐,是不是你们在外面给我上诉了还是怎么个情况,这段时间很多来跟我了解情况的,还是那个案情,三番五次的,我都背过了。”

阳阳立即说:“没有呀?找你了解情况可能是他们工作的需要吧。你不要多想,安心改造就行。”

“没有多想,就是感到有点奇怪。”我说。

小葛就让我吃这吃那的,不过她对我说:“你倒是没有看出消瘦,还那样。”

阳阳又说道:“小赵,这次来,我有件事情和你商量,就是汪总年龄大了,我想给他安排一个助手,你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有这样的人选吗?”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看大林能胜任吗?”

我没加思索的说:“他当然胜任,不过保卫科也很重要,他走了,安全保卫工作谁负责?”

“我想这样,大林今后的工作以生产科为主,但是还临时兼任保卫科科长,让莫爽当副科长,负责具体工作。等以后培养好了,再让莫爽担任科长职务。”很显然阳阳已经考虑成熟了,就是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我当即就同意了:“我和大林是情同手足的兄弟,自然信得过他。他也有这个能力,只是莫爽我担心还太嫩点,怕是担负不起来。”

“所以,还是让大林管着他。再说,莫爽挺有正义感,对你也很忠心,锻炼一下,应该没问题。”

“那也好,大林就多费心了。莫爽野惯了,适应了工厂的节奏,可能就能成为一棵好苗子。”我说。

刚说到这里,就见李队长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把阳阳和大林两口子带来的东西给我提进来,让我赶快回去,说狱内出事了。阳阳他们也只好跟我说了声再见,目送我走了回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