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新一的不可思议短剧

  • 主演:水原希子,古馆宽治,冈山天音,片桐入,杉本哲太,永山瑛太,涩川清彦,品川彻,饭田基祐,冈本梓,中村友理,西田尚美,林遣
  • 导演:望月一扶,近藤泰教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超短篇”之神星新一。跨越世代被喜爱的魅力,是“宇宙”“机器人”“恶魔”等不可思议的令人兴奋的SF和幻想的要素。还有对人类和社会的“可笑”和“讽刺”混杂的视线。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很短,却让人吃惊的不可预测的故事。这是含有毒素的寓言,还是对人类的警钟。@哦撸马(阿点)

星新一的不可思议短剧第一集

“你……醒了?”

冷斯城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沉默了一会儿,顾青青抬起头,问了他一句:“你……要走了?”

冷斯城又点点头。

房间里继续静默了一瞬,再没人说话,也没人动一下,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样。连顾青青都觉得,彼此大眼瞪小眼有些不太合适。虽然她知道,冷斯城根本不在乎她的关心,也总是无视她的各种讨好,甚至还嫌她烦。

可是,想了想,她还是加了一句:“一路平安。”

四个字,简简单单,客套到不能再客套。

这一次,冷斯城微微一抬眸,睫毛微微有些轻颤,似乎是意外,她居然还会关心他的平安!

哪怕是客套的话也好,顾青青,居然还说了让他小心平安的话!

“我这次去国外,是去参加柏林电影节的各项事宜。去不了几天就回来了。”也许是听到她那几句“关心”的话,冷斯城难得还跟她解释一下自己的“行程”。

不过,他眸色依然平淡的很,声音也没有丝毫的波动。

顾青青一愣,“柏林电影节?”

那会不会……和徐子佩相遇?

现在的徐子佩,可是戛纳影后,华夏国炙手可热的宠儿,各大电影节一般都会被邀请,如果遇到冷斯城……

顾青青还躺在床头,闻言,双手轻轻拉上被子,把她的下巴藏在被子里。

其实,就算不在电影节上相遇,徐子佩也一样会回国,两个人一样会相遇,没有丝毫区别。

冷斯城看到她忽然失落的表情,还以为,她居然在担心自己,担心自己离开!虽然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只要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心里还是隐约泛起微茫的希望!

他故意装作毫不介意的模样,淡淡的说:“电影节上,也许会见到很多的漂亮女明星。”

——这些漂亮的女明星里,也应该会包括徐子佩吧。

“哦,是吗?”顾青青微微低头,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上不去,下不来,闷得她呼吸不顺。

也许是因为生理期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冷斯城终于要和徐子佩见面的关系,她心里难受的很,两只手又拉起被子,这次,她把被子拉高到,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冷斯城看着她低头,虽然什么都没说,可那模样——怎么也不像是高兴和平静,反而,有点儿介意!

介意?顾青青居然会对自己出去见那些明星,有那么一丝的介意!

想到这里,冷斯城就像是脑袋里忽然有火车呼啸而过,有一种极不真实的狂喜的错觉!

即使他知道,顾青青此时的话,不是因为爱。

也许,只是因为她生理期身体的脆弱和思维的纤细。

或者,只是对她冷太太地位的一丝忧虑。

又或者,还有一点点客套的意思,但是,至少这是她三年来,第一次露出对他那些绯闻的不喜!

各种情绪在他的脑中汇集,上前一步,正打算说什么,突然……

星新一的不可思议短剧

星新一的不可思议短剧第二集

原来张辽是看到了陆浑关即将被围,且又一直都没有等到汉王令其撤军的命令,更关键的是现在想撤也撤不了了!因此才要趁着这短暂的空档,令索仁速速去通报宜阳,

请求援军相助!

索仁听到这里,方才明白张辽的用意,于是对张辽言道:“何不将军先走?末将留守陆浑关?”

张辽怒道:“我若离去,谁能凝聚军心?快走!听令行事!”

没有办法,索仁只好听命,又对张辽道了声保重,当即便带了三五人一路奔出陆浑关境,直往宜阳而去!

张辽退回关内,吕蒙已经罢兵,王雄等人经过激战,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算是又多守住了陆浑关一天!张辽当即清点人马,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万二三千人,其中还多有伤兵!可情况再艰难,张辽也只能是继续坚持,当即又令孟达分出三千人马,连夜往老虎坡安营寨扎,想

要借老虎坡的地形,暂时阻止曹洪进军。

陆浑关外,吕蒙已经有了十分把握,对手下众将言道:“明日必可攻破陆浑关!谁人能斩张辽,本督将录其为此战首功!必重重有赏!”

众将听到命令,个个都摩拳擦掌!曹洪被张辽暂时击退,回去与跟上来的吕常等重新合兵之后,当下议定,步步为营,向陆浑关收紧口袋!只要吕蒙一攻破陆浑关,曹洪便可以在后面坐享其成!因此曹洪

倒是放弃了立即就对陆浑关后发起进攻的念头!反正可以坐收渔利,何必再辛苦动手!由于传令兵的背叛,张辽没有及时的撤出,以至于身陷腹背受敌之境!前有吕蒙的十万东吴兵,后有曹洪、郝昭的四万曹军,情势一时变得十分危急,全军覆没也只在旦

夕之间!

按照刘征原本的预计,今日正该是张辽率军退回宜阳之时,然而一直等到傍晚,却也没有得到丝毫张辽的消息,刘征开始心烦意乱起来!

“为何还无文远消息?军令早已发出,文远该当是今日来合!莫不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刘征焦急的问道。

沮授上前答道:“日中时我已派出哨骑,想必很快便会有消息!”原本沮授手下有各路探马、斥候、间谍刺探军情,可是自从吕蒙突然起兵之后,断绝了通道,各路消息根本不能送达沮授手中,因此沮授也只能刺探到方圆百里之内,而

这是显然是远远不够的。情报系统遭到阻断,令刘征很是难受,原本靠情报来掌握军情,现在变成了靠推测!更坏的事情是情势危急时刻,也不乏有贪生怕死之辈生出异心!正如那两个原本该将

命令送去陆浑关的士兵,结果中途却去了曹营!

人心终究难测,刘征也不可能保证手下每一个人都忠心耿耿。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事情失去掌控。刘征只有尽早的逃脱险境,才能重新稳定态势!

庞统进入了宜阳,详细的了解许多情报,于是言道:“若是曹洪提前杀至张将军背后,恐怕事情就不妙了!”

庞统的推测正中实情!

就在此时,帐外执戟郎疾步走了进来禀道:“陆浑关有紧急军情来报!”

刘征蹭了一下便站了起来,急道:“快让来人进来!”

很快索仁便一身血迹的走了进来,上前便跪在刘征面前泣声道:“汉王快救救张将军吧!”

刘征一听,顿时一惊,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快快说来!”

庞统、沮授二人也凑上前来看着索仁。

索仁于是便将陆浑关情势一一详细说了出来!刘征听罢之后大惊道:“本王早已下令让文远撤军,这军令当真没有送到文远手中?”

索仁泣声道:“末将着实未曾接到撤军命令!反倒是那曹洪,已经断绝了陆浑关后路!眼下张将军正身陷重围之中!情况极其危险!旦夕将不保!”

“看来是命令传递出现了问题!公与先生!即刻着手重新整肃!查出问题!今后若再出现此等事情,本王唯你是问!”刘征虽然严厉对待了沮授,但并没有降罪于他,毕竟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不只是沮授无法掌控所有,刘征自己也不能!不过沮授却是十分惭愧,当下赶紧便退了出去清

肃队伍!

庞统出言道:“据我所知,张文远威名远播,若其不保,必扰动军心!汉王当即刻派出人马前去支援,至少也要将张将军救回来!”

从庞统的话里面可以看出,他已经对陆浑关做了最坏的打算!

“来人!速召子龙前来!”刘征当即下令。

很快赵云便来到了刘征面前,刘征于是便将张辽面临的危险告知了赵云,并问赵云道:“子龙可有把握救出文远?”

赵云没有丝毫迟疑,当即抱拳答道:“赵云定不负汉王所望!”

刘征想了想,还是对赵云道:“但尽人事,亦顺天命,切莫勉强!快快去吧!”刘征知道赵云是个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的人,可是现在的情况之危急,是难以预料的,刘征也不知道张辽那边将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若真是折损了张辽,赵云可不能再

有事!因此最后还是提醒赵云,莫要勉强,但尽人事而已!

刘征虽然这么说,但赵云却是将这命令看的极重,当即便带上文聘、臧霸,点上了一万麒麟军,连夜便出了宜阳,往陆浑关赶去!

赵云走后,刘征问庞统道:“士元答应本王,为本王争取十日,不知本王该如何做呢?”

庞统笑了笑道:“此事不急!且等陆浑见分晓之后再说吧!”

其实庞统是在等曹、孙两家合兵,现在两家都还没有合兵一处,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庞统虽然心中有谋,却也得对症下药才是。张辽困在陆浑关中,腹背受敌,手下人马士气也低落了下来。若说刚开始时吕蒙强攻陆浑关,张辽所部人马尚有退路,那现在就真的是被逼到了悬崖边上!这种时候,若

说谁不害怕,那一定是假话!没有人真的不怕死,更多的人只是靠着一股气活着!这股气在,人就拥有无穷的力量,这股气没了,人也就脆弱的不堪一击!

星新一的不可思议短剧

星新一的不可思议短剧第三集

说话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

浓眉大眼,鹰钩鼻,深邃的眼眸和衣服架子般的身材,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他一定是个混血。

既帅气又有男人味。

别说是女人了,就连秦凡看过去,也都有点忍不住羡慕。

都特么是男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而且他的说话口音,也像是刚从国外回来,直接推开秦凡,大步走到黄浣溪面前,用魁梧的身影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威廉?”黄浣溪眼眸闪烁了一下,随即微笑道:“原来是巴黎世家中华区的总裁威廉先生,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作为巴黎世家最新的广告模特,黄浣溪自然需要了解这个名牌的来历,以及相关负责人的信息。

不过,只是广告初步阶段的拍摄,竟然让堂堂大中华区的总裁亲自莅临现场,还是让她多少有些意外。

“是的,请问黄小姐现在有空吗,我想请你喝杯咖啡怎么样?”威廉见她知道自己的来历,有些得意地笑道。

“不好意思,我马上还要进行第二场广告的拍摄,可能没有时间。”黄浣溪抱歉说道。

“那太遗憾了,不过我可以和贵公司申请,把您第二场的广告往后排一排,毕竟贵公司的厉总,和我关系也不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想必她还是不会驳我的面子的。”威廉微微笑道。

同时,在他贪婪而热切的目光将黄浣溪修长完美的大腿上扫视了一圈后,那温文尔雅的面容,几乎都有些失态了!

他今天来巨星传媒,是为了和厉倾城谈接下来,关于巴黎世家宣传片来的。

需要邀请集团里,当红的几个流量女星。

不料,厉倾城因为临时有事,就把他暂时晾在了这里。

然后,他就看见在了正在给他们公司拍摄广告的黄浣溪。

这双涂抹过精油的腿,堪称完美。

尤其是在反光板折射过后的光亮映衬下,简直就是毫无瑕疵。

威廉耸动着有些干燥的喉咙,笑着将目光收回,对黄浣溪问道:“怎么样,肯赏脸吗?”

“谢谢,可是我还是先工作吧,等以后有时间,再能和您一起喝咖啡也不迟。”黄浣溪礼貌拒绝。

威廉含笑的眼神中,瞬时闪过一抹愠色。

在华夏,黄浣溪还是第一个敢明目张胆拒绝他邀请的模特。

不管是不是代言他品牌的模特,在他眼里,所有的模特和小姐都没有任何区别,无非是价格高一点,在外人面前能装一点而已。

“妈的,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人前装的高贵不食人间烟火,背地里他妈的还不如个小姐,不过越是这样,等晚上玩起来的时候,才越刺激。”

威廉暗骂了一声,脸上迅速又洋溢起绅士般的微笑,张了张嘴正要开口,就见黄浣溪冷漠的脸上忽然一变,竟对自己笑了起来。

“呵呵,黄浣溪女士,您能想通最好……”

“秦凡!”

在威廉的错愕的眼神中,黄浣溪忽然挣脱了黄倩倩的手,踩着高跟鞋,绕过自己,就朝身后跑了过去。

秦凡站在人群边缘,看到黄浣溪向自己跑来,也微微笑了笑,正要迎上去。

异变突起!

小跑向秦凡的黄浣溪,忽然感觉一股大力瞬间抓住了自己的手腕,紧接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猛地向后一拽,穿着七公分高跟鞋的她,身体瞬间失衡,直接就朝身后倒了下去。

“跑什么?老子请你喝咖啡,那他妈的是看得起你,一个华夏的模特婊子,还他妈的敢在老子面前装起来了,今天你跟我走,不给老子伺候好,你他妈就等死吧你!”

众目睽睽之中,威廉目光凶狠,直接伸手抓住黄浣溪的手腕,将她一把给扯到了自己面前。

在黄浣溪惊恐的眼神里,就见威廉从刚才一个偏偏绅士,忽然变成了穷凶极恶的魔鬼,全然不顾在公开场合,自己拽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所有人都看愣了。

他们都知道威廉的来历,在行里人讲,这就是大老板,别说只是一个小小的广告拍摄了,就算是进大型剧组,那也是说一不二,没人敢说半个不字的。

尤其是在他公司花了钱的拍摄地,他就是天王老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算看不过去也得忍着,除非是不想要饭碗了。

而且黄浣溪又是个新来的模特,这种模特巨星传媒没有八百也得有一千,为了这样一个没有来历的女人,去得罪金主?这些人在娱乐圈里混迹了这么长时间,这点分寸还是能看的出来的。

黄浣溪想挣脱威廉抓住自己的手掌,可以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是人高马大的威廉的对手,任凭拳头砸在自己的身上,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迈步就往门外走。

同时,黄倩倩也反应了过来。

她立即冲上前去,伸手死死抓住威廉的胳膊,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根本不够,就扭过头,大声喊人过来帮忙。

在场数十人,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或者开口说一句话。

威廉已经透露过了,他非但是广告公司大中华区的总裁,而且还是厉倾城的好朋友,巨星传媒和他们公司合作的频率非常高,根本没人会为了一个小模特得罪这种大佬。

而最高兴的,就是周洁雅。

她不动声色地站在人群里,拿出手机对着两个人点开了录像功能,嘴角更是露出一抹难以掩饰的笑意。

“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敢抢人?难道你就不怕坐牢吗!”

黄倩倩也没有想到,身为表姐同事的这些人,在这种关头居然会如此冷漠。

她牢牢抱住威廉的一条胳膊,同时大声娇喝着。

“坐牢?”

威廉笑了。

他一只手牢牢抓紧黄浣溪的手腕,同时不屑地用力一甩,直接将抱在胳膊上的黄倩倩甩脱,不屑地嘲讽道:“法律还是针对你们华夏人的,我身为公司在华夏的大区总裁,非但拥有双重国籍,而且受到领事豁免保护,你们的法律只能管你们这些屁民,对我,是不作效的。”

“而且,我来南都,连你们南都的一把手,都得好好地招待我,谁敢抓我?”

“再说了,你知道我们集团每年和巨星的合作项目有多少吗?值多少钱吗?小婊子还敢拿法律来威胁我,今天就你们这些人,谁敢他妈的都说一句,老子现在就可以让厉倾城把你们开除,然后狗腿给你们打断!”

威廉说完,像是威胁似的拿手指着一圈围观的员工,见他们个个眼中都露出了恐惧的神情,顿时就更加嚣张了。

“一群屁民,一个三流野模,还在老子面前装起来了,一会儿带你去酒店,老子就要好好教训你,教你怎么做个听话的母狗!”

“走!”

在黄浣溪惊慌失措的眼神中,威廉满脸笑容地,拉着她大步走出影棚。

砰!

几乎就在威廉右脚刚迈出影棚大门的一瞬间,一把塑料椅从天而降,从后面直接砸碎在他的后脑勺上。

威廉几乎在这一击之下直接晕死了过去。

可常年的断粮让他拥有比一般人更坚韧的体质。

猛地扭过头,还没有看清身后站的人是谁,那已经被砸的稀烂的半张椅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卸在了他英俊的脸上。

“Fuck!”

剧痛之下,威廉身子向后倒,脏话也脱口而出。

“你他吗知道我是谁……”

啪!

威廉恼羞成怒地刚张开嘴,直接被一条塑料的板凳腿,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嘴上。

鲜血横流!

门牙直接被打掉一颗,但很快,他感觉到自己的领子被抓住了,一张玩世不恭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