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可能的恋爱?~父亲与女儿的结婚进行曲~

  • 主演:上野树里,田中圭,矶村勇斗,井川遥,松重丰,八木亚希子,武田玲奈,柚希礼音,水崎绫女,铃木康介,清水久留巳
  • 导演:土井裕泰,山室大辅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瑜伽教练泽田杏花(上野树里饰),在2年前母亲去世时回到了老家,现在和父亲2人一起生活。因为大大咧咧的性格,对身边的事情和家务也很粗枝大叶,和同居中的父亲吵架不断。明明想把时间用在自己身上,却又要照顾父亲,因此结婚的愿望也很渺茫。父亲泽田林太郎(松重丰饰)是自由编纂辞典的日语学者。因为家里的事情完全交给妻子,日常生活能力低下,总是让女儿杏花烦躁不安。自从妻子去世后,他渐渐失去了人生的活力,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份“亡妻的离婚书”,以此为契机,他下定决心。为了寻找第二人生的伴侣,他决定和杏花参与“共同相亲活动”。@哦撸马(阿点)

持续可能的恋爱?~父亲与女儿的结婚进行曲~第一集

沈逍看到对方只有一人,内心松了口气,只有一人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看来,那五名仙尊都非常自信,或者说对他很轻蔑,没有将他仙尊一级的修为放在眼里。

想想,也是这么回事,正常人的思维。

可惜,他是个另类,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对待他。

因为,他“不正常”,能大幅度越级一战,强势斩杀强大的对手。

这个仙尊三级,还以为他运气多好,第一个遇上沈逍,成为他的猎物。

殊不知,他才是最倒霉的一个,第一个前来送死。

“就你一个人吗?”沈逍轻声笑道。

那人看到沈逍毫无畏惧之意,居然还有心思说笑,倒也愣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

“哼,假装镇定是没用的。我一个人杀你,绰绰有余。”那人不屑轻哼一声,一脸的傲慢之意,“说吧,想要怎么个死法,我都可以成全你。”

“你倒是挺自信的。”沈逍笑呵呵的看着对方,“不用那么啰嗦,直接出手吧。记住,要尽全力一击,因为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妈的,你特么还敢狂妄,找死!”

呼!

那货有些动怒,一拳轰杀过去。

不过,依旧没有将沈逍太当回事,这一拳轰杀没有动用全力。

在他看来,灭杀一个仙尊一级的小子,还动用全力,那不是太看得起对方了么,自己也掉价。

可惜,沈逍已经提醒过他了,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面对那货攻杀过来,沈逍不屑一笑,左手和右手同时出击。

一道白色玉龙和一道火红色的凤凰分别冲杀出去,相互盘旋交织在一起,轰然出击。

那货单场吓傻,从这强势的力道之中,他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危机感。

即便他全力以赴之下,也抵挡不住这么强悍的一击。

也终于明白对方刚才为何面对他时,没有丝毫的俱意,还有心思说笑。

也更加明白,刚才为何如此狂妄的要给他提醒,全力一击,还说什么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确实如初啊!

这一击之后……

他已经不敢想象,也来不及想象,想要躲避,已经不可能。

在惊恐之中,轰然一声巨响,身体倒飞而出,口中喷出血箭,重重的摔落在地上,浑身的骨头都像是寸断一般。

好在,他还没有死。

当然,也能明白他之所以没死,不是他有多么幸运,而是对方留手了,并没有取他性命。

否则,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性。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身体有多痛,伤势有多严重,而是骇然的看着沈逍。

信息有误!

眼前的小子,绝对不能用仙尊一级来衡量,这特么战力惊人,连仙尊三级都能斩杀,能是仙尊一级可比的吗?

沈逍走到对方身边,负手而立,俯视着对方,冷声笑道:“你还真不咋样,都好心提醒你了,还如此轻敌大意。”

“哼,你想杀就杀,犯不着这样羞辱我。”那货冷哼一声,自知今日难逃一死。

沈逍摇了摇头,“对于你这种人,羞辱你那是在浪费我的智商。我问你几个问题,如实回答我,或许可以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那货眼神一阵变化,有活命的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毕竟能活着,谁想死去。

“你说话算数,当真会放过我?”那货不敢置信,再次确认一遍。

沈逍轻蔑的笑了笑,“你想多了,我只是说不杀你,可没说过放了你。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俘虏,具体该怎么做,你心里不清楚吗?”

这么一说,那货明白了,这是要让他交出命魂。

不杀他,可不代表会放过他,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性命是用自由换取的,想要活下去,从此以后只能为奴,供对方驱使才行。

沈逍站在那里,只是冷笑着不做声,条件已经给了他,如何选择那是他的事情。

那货陷入天人纠葛之中,是选择活下去,还是选择有尊严的死去,就像两个小人在脑海中展开激烈的争斗。

最后,强烈的求生欲还是战胜了所谓的尊严死法,他怕死,也不想死。

祭出一丝命魂,恭敬的递给沈逍,“我选择活下去……”

沈逍轻笑一下,拿出一枚玉简将对方的命魂烙印在上面,“聪明人的选择,我喜欢聪明人。”

随手扔出一枚极品疗伤丹药,“吃了它,几个时辰之内你的伤势便可修复好。”

刚才出手,沈逍将力道控制的刚刚好,只是重伤对方,而不是打的他成为残废。

除了询问几个问题之外,也看看有没有机会发展一下,成为自己人。

现在计划圆满成功,收复了第一个战仆。

那货虽说有些怀疑丹药的真实性,但此种情况下,也没有他选择的余地。

一口吞下丹药,立即感觉到伤势正在快速好转,丹药没有问题。

立即开始静心修复伤势,两个时辰之后已经完好无损。

再次忍不住惊骇,这信息失误了可不是一丁半点,对方不只是一名高级医师,还是一个拥有如此极品疗伤丹药的大人物。

这种极品丹药,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需要高级的炼丹师才能炼制出来,那是能随便见到的人物吗?

而对方随手就拿出这种丹药,毫不在意。如果不是大有来头,那他本身就是一名高级炼药师。

那货也不傻,立即分析出沈逍还是一名高级炼药师身份,内心的惊骇已经达到了顶峰。

“将你知道的实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沈逍冷声说道。

那货叹息一声,只能从实招来,没有丝毫隐瞒。

沈逍听完之后,冷笑一下,“还想分散开来猎杀我,当成游戏对待,你们还真是愚蠢的够可以。”

那货也没有任何反驳的话语,确实够愚蠢的。

假如他们五人不分散开,联手围杀一人的话,绝对不会是现在这种局面。

可话又说回来了,谁特么又能想到,被当做猎物的选手,如此恐怖!

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还真难定义。

持续可能的恋爱?~父亲与女儿的结婚进行曲~

持续可能的恋爱?~父亲与女儿的结婚进行曲~第二集

它开始吹嘘起自己生前实力多么强盛,因此虽然只剩元灵仍能保持心智,不被此地煞气感染。

杨言对此将信将疑。

这元灵自述年过数百,修为高超也并非没可能。

但生前再怎么厉害,现在也如蝼蚁般羸弱。

而且越听越觉得这不像是只有孩童心智。

杨言心中好笑,这家伙口无遮拦,浑然不觉这样已经暴露了自己真正的底牌。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可以饶了我吗?”小东西语气中带有强烈的希望。

其实,杨言也不忍心灭了这个小东西。

更何况,杨言素来言而有信,既然已经套出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自然也没有想继续为难对方的意思。

当然,就这么放了它,也不是杨言希望的结果。

“你的命暂时可以留下,不过也不会放了你。”杨言毫不掩饰的说道。

听到自己不用死……嗯,它自动忽略了暂时二字,小东西格外的高兴。

不是被杨言抓住,指不定已经手舞足蹈起来。

似乎,在这里已经都绝望了,对于自由,它反倒没有多大的奢望。

好死不如赖活着。

哪怕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它也要倔强的生存下去。

那元灵许是被困此处过久,知道自己不用死之后,开始大着胆子跟杨言说话,十分好奇地问东问西。

杨言不禁暗暗吐槽,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喜欢说话!

口若悬河般的,竟然不带丝毫停顿。

不过转念一想,杨言却又释然了。

在这个鬼地方待了这么久,对外界的好奇总是免不了的。

或许在这种地方,迷失了心智反倒是一种好事。

至少不用经受漫长岁月的煎熬。

不过被问得久了,杨言也感觉有些不耐烦,大手一挥,打算直接将其收入虚空藏物的空间。

这时,那元灵才赶紧透露此处不止它一个犹有灵智的元灵,并想将杨言带去它们的藏身之处。

无奈的摇了摇头,杨言也不好多说什么。

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遇到这种家伙,想让它把一切都说出来,看来还是不太可能了。

之后,为了让这元灵有体力带路,杨言将所获得的一些灵魂分给了它。

而这状若小猫的元灵在得到灵魂补给之后,竟出现飞天神虎的雏形!

“你这小家伙的本体竟是飞天神虎?”杨言着实吃了一惊,笑着说道。

“哼!什么飞天神虎?一看你就是外行。”这小猫似的元灵一听杨言说出“飞天神虎”几字后就面露不屑。

随即,又是一脸的傲娇样子继续解释道:

“飞天神虎这个称号只是外行人类单方面的统称,而且我们很多地方都被你们人类记载所误解。”

说完,这元灵就向前一蹿,扭过头来朝杨言招呼道:

“走吧,我带你去我们的藏身之处。”

杨言暗自观察,这元灵吸收完他给的灵魂后,以飞天神虎的形态存在,感觉也没之前那么羸弱了。

身体比之前更为清晰可见。

只是为何这等神物会被迫害至此?

杨言一时之间有些想不通。

他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跟上这飞天神虎,想要看看它们究竟躲在什么地方。

“刚才你说我是外行,这是为何?”杨言一边跟着它,一边看似随意的询问些信息。

一听杨言这么问,飞天神虎就是一记白眼。

“因为真正与我们交涉较深的都不会笼统将我们称为飞天神虎,而是称呼我们族内自称的名号。”

“只有像你以及外面那些交涉不深的人才把我们统称飞天神虎。”

杨言有些奇怪的问道:“哦?这么说来你们自己族内还另有称呼?”

这元灵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是当然,飞天神虎囊括了一系列种族。”

“因为这个命名在人类中分量较重,也就渐渐的认可了这一称呼。”

“甚至有一些打擦边球的种族想方设法挨上这种名号,在人族中涨涨威风。”

说到这里,它冷哼一声:“但飞天神虎这一称呼囊括的高阶种族,虽不会主动把自己标榜进去,但也把这个作为检验外行的依据。”

那元灵说完,看了眼杨言。

发现杨言表情淡淡的,随即抬高了头颅又说道:

“除你以及外面各宗门称呼的飞天神虎之外,星域内还有许多物种都被人类胡乱命名。

“不过为了方便与人类交涉,它们也潜移默化地接受了这些称呼。

“当然也有一些种族未能达成共识,还在就称呼方面协商,或干脆族内不承认这些名字,仅在人类中这样称呼。”

杨言随口问道:“那一个种族在其它不同物种间有着不同的称号?”

那元灵点了点头:“对啊!而且这种情况相当普遍。一些较弱的种族则没资格得到承认,只能被迫接受外族命名。”

杨言又问道:“那像你们这样的,族内该怎么称呼?”

那元灵明显的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快的说道:“什么叫像我们这样的?!哼!我们所属种族为星门十三座中的噬空一族,外界俗称噬空虎族。”

“在所有种族中,算空间天赋不弱的一类。所以即便如今力量羸弱,我的速度仍能与你不相上下。”

说到这儿,这元灵又开始傲娇了。

杨言看到它那副表情,甚至有点想笑。

难怪之前速度那么快,与自己的速度不遑承让。

这时,那只飞天神虎又开始自我吹嘘起来。

“若是力量恢复,甚至能直接划破空间。哼!这个可比你们人类的什么功法还要厉害好多!”

“哦!”杨言随意的应付一句。

“哦?!哼!你应该是没见识过我们的实力。所以才会这么回答吧。我跟你说,我们族……”

“……”

对妖兽了解还是菜鸟级别的杨言始终反应平淡,丝毫不配合。

这让小家伙有点恼怒。

认为他这是有眼不识金镶玉,随即对杨言更加鄙夷了。

“要不是你的话,我自己可以很快回去,带上你我的速度慢了好多好多。”

说着,小家伙嫌弃的看了眼杨言,随即使坏似的突然提升了速度,仿佛要给杨言难堪。

杨言心中一阵好笑。

自己堂堂月耀皇居然被个小得像猫一样的东西嫌弃了。

持续可能的恋爱?~父亲与女儿的结婚进行曲~

持续可能的恋爱?~父亲与女儿的结婚进行曲~第三集

德文帝语气微冷,慢慢地道:“哦?你想说什么?”

韦才人虽然见德文帝一直都很是威严冷淡,但却总觉得今天此时的德文帝很是不同,总让她觉得胆战心惊。她抬手想去拉德文帝的衣袖,“皇上,臣妾……”

“你不是有话说么?朕在这里,你慢慢儿地说。”德文帝也不催促她先诊脉,只慢条斯理地抚了抚衣角,挑眉道。

“臣妾绝没有对皇上您不敬之意,更不曾对皇后娘娘有冒犯之意,臣妾的娘更是没这般意思,还请皇上明鉴!”韦才人咬了咬牙,说道。

闻言,德文帝微微地挑了挑眉,“说完了?”

韦才人一愣。

德文帝脸上也没了方才的怜惜之意,只淡淡地道:“你没抓住重点。方才只是其一,其二是不该假传朕的口谕,要求阿落给你诊脉。诚然如宁德所言,宫中太医甚多,你缘何一定要阿落给你看诊?阿落是朕亲封的郡君,你此般行为,莫不是连朕都不放在眼中了?”

当权者最为忌讳的莫过于别人的阴奉阳违,韦才人假传口谕,旁的德文帝可能就只会当过眼云烟,但这涉及到他的威严,若是人人都如韦才人这般的放肆,那这朝堂和宫中还谈何规矩?

再来,德文帝因着荣华郡主之故,本就对穆凌落有着一种淡淡的愧疚和弥补的心理,他不曾明说,别人自是不知道,只皇后能窥得一二。他最是看不得别人这般低看了穆凌落的,韦才人方才也不曾抓住德文帝的心思,自是踩中了他的雷区。

“皇上……”韦才人心里一慌,连忙唤道:“不是的,就是借给臣妾几百个胆子,臣妾也不敢不把皇上您放在眼里的。皇上,您不要听别人乱说,臣妾只是,只是最近有感觉,这宫中有人想害臣妾啊,臣妾害怕,不敢让宫里的太医看,这才想让郡君帮忙看诊下,没有其他意思的……您是知道的,这是臣妾的第一个孩子,臣妾自是千万分的小心的。皇上……”

德文帝闻言,只睥睨着她,“所以,你就假借朕的旨意,传了阿落入宫?”

韦才人一直没明白过来德文帝的意思,只愣愣地望着他:“这……”

“放心,这宫里自是不会有人对你不利,只要你安生些,孩子自是能平安出生的。皇后,你说是吗?”德文帝转而看向一侧的皇后。

皇后只恭恭敬敬地福了福身,“这是当然的。之前臣妾就说过,才人但凡有个缺什么的,只尽管说就是。毕竟,才人这腹中可还怀着圣上的龙种,这吃穿用度,自是要好一些的。”

德文帝颔首,“很好。那之后,你就好生地在明雪殿内养胎,不必出去了。”

这就是要软禁韦才人了。

韦才人闻言,顿时震惊住了,泪花都还在眼中打转,“你……皇上,您这是要……臣妾,臣妾到底哪儿做错了?臣妾知错了,皇上,您就饶了臣妾吧!臣妾以后再也不敢了……皇上……”

她若是被软禁了,哪怕是不会苛责她的吃穿用度,可这后宫里会有多少人看她的笑话。她向来树敌无数,特别是自从得宠后,她就极为的嚣张,现在她这一被软禁,她们都该在背后如何的嘲讽她……

德文帝再不看她一眼,只站起了身,对一侧的穆凌落道:“阿落,你给才人把把脉,看看她腹中胎儿可稳健。”

穆凌落见德文帝神情不变,可就这片刻间就决定了韦才人今后的命运,她也不敢耽搁,只颔首应着,就去替韦才人把脉。

韦才人本想甩开手,但想到德文帝还在一旁,她唯恐德文帝再恼怒,却也不敢再耍诡计了,方才还想着陷害穆凌落,此时她哪里还敢!只让穆凌落替她把脉,可她却的确觉得腹中坠坠地有些疼,她捂住了腹部,面色微微发白:“我肚子疼……”

穆凌落细细地替她号脉,听得她的呼疼声,只抬手给她探了探腹部,轻轻道:“是这里疼嘛?”

“不是,还要下面点儿!”韦才人只觉得那隐隐的疼,让她甚是难受。

穆凌落又探了探,就听韦才人惊叫,旁边的韦夫人还没看清情况,虽然见德文帝恼怒,可此时却还惦记着给韦才人找回场子,听得韦才人惊呼,她着急地道:“你倒是轻一些啊!娘娘……才人肚中可怀着龙种,你下手注意个轻重!”说着,连忙就去扶着韦才人,“才人,你哪儿疼,告诉妾身,哪里不舒坦了?”

这是她们事先商量好的暗号,此时她就等着韦才人喊,可是她用眼神示意韦才人,谁知,韦才人却一点儿都没接收到,只捂住了肚子,就只顾着喊疼。

皇后看出了不对劲,只挑了挑眉,淡淡道:“韦夫人还是莫要耽搁了才人的诊治,你这般的拦着,让阿落如何好生的替才人治病。你既然知道才人腹中的是龙种,就先退到一旁,不然若是有个万一,韦夫人可就难辞其咎了。”

韦夫人惊呼道:“可是,明明是她给才人看了,才人才会肚子疼的,指不定就是她朝着才人动了手……”

她还没说完,却被韦才人猛地握住了手,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韦才人现在哪里还不懂形势,若是再由着韦夫人这般说下去,到时免不得要牵扯到家中,韦才人也不是傻子,此时只盼着德文帝莫要再迁怒了。她勉强地一笑道:“娘,我没事的。此事跟郡君没有关系的,只是……只是我腹中有些疼痛罢了……”

“才人?”韦夫人皱了皱眉道,似是有些不解。

韦才人看向了韦夫人,只无声地吐了几个字,这才让韦夫人勉强地安静了下来,到底还是用眼神狠狠地刮了穆凌落一道。

穆凌落慢条斯理地收回了手,淡淡道:“不是大碍,可能是方才才人太过激动,稍稍动了胎气,用上几贴的安胎药,平日里静心凝气便能好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