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蜗牛

  • 主演:达莉娅·乌苏利亚克,KirillZhandarov,瓦西里·巴什马科夫
  • 导演:斯塔斯·伊万诺夫
  • 地区:俄罗斯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俄语
  • 年份:2022
一部心理惊悚片,即使是老练的侦探迷也会感到困惑。玛丽娜生活在两个现实中。一方面,她是一个已婚且心地善良的青少年危机中心的女校长。另一方面,一个孤独的记者走在前面。第一个玛丽娜试图找出她的病房失踪和神秘死亡的原因。第二个调查一起轮奸案并面对一个神秘的缠扰者。玛丽娜必须穿越记忆的迷宫:在真实与虚构之间的某个地方,是她过去的钥匙。斯塔斯·伊万诺夫的新系列(德国人)将诺兰的《记住》与林奇的超现实主义穆赫兰道叙事联系起来。《蜗牛大逃亡》将把观众带入一个巨大的侦探纠葛的中心,空间和时间是最细的线

奔跑的蜗牛第一集

梁隽邦和付海怡这个姿势,看上去就是拥抱在一起的恋人!

“……”早早傻乎乎的眨了眨眼,蓦地反应过来。什么话也不说,拔腿就往院门外跑。事实摆在眼前,梁隽邦选择了前女友,她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够丢脸吗?

她一边往外跑,一边擦着眼泪,经过梁隽邦时,梁隽邦分明看到了她哭红的双眼,心从未如此疼过!

“早早!”梁隽邦伸手想要拉住早早,却扑了空,早早迅速跑出了院门。

看不到早早的身影,梁隽邦着急了,手上的动作变得粗鲁,大力拉开付海怡,低吼道,“你闹够了没有?付海怡,你想要怎么样?放弃我的是你!你已经订婚了,难道现在还要来毁掉我的幸福?”

“……”付海怡被他狠戾的样子给吓住了,他们交往六年,梁隽邦从未对她如此疾言厉色。

付海怡不敢置信的摇着头,“隽邦,你……你是真的喜欢上韩希瑶了?”

“是、是、是!”梁隽邦一连声的承认,“你还要我说几遍?”

“为什么?”付海怡不甘心,更加不死心,“不可能的!我们在一起六年了,你没有可能那么快就忘了我……那个丫头究竟有什么好?这么快就让你移情别恋?”

梁隽邦转过身要去追早早,听到她这么问,侧着身子淡笑道,“她有什么好?那我告诉你,她说的……她的世界里只有我!这是真的。”

“隽邦,我也一样,我的世界也只有你!”付海怡声泪俱下,不甘心的反驳着。

梁隽邦摇摇头,“不,她和你不一样!她不会用假话来哄我,她说了不会离开我,就一定说到做到!对我而言,她是最好的,我等到她了,所以,永远不会放手!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迈开步子追出了院子。

小区里,哪里还有早早的影子?

“早早、早早!”梁隽邦一路狂奔,浓眉紧锁、懊悔不已,真没想到付海怡会来这么一出。他一直跑出了小区门口,也没有追上早早,急的掏出手机来给早早打电话。

但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早早估计是不会接的,刚才早早的样子分明是误会了什么。

果然,铃声响着,却一直没有人接。梁隽邦转身往回走,打算开车出去找,早早也许是回长夏了,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早早,她刚才哭成那样,他只要想想都心疼。

大步往回跑,梁隽邦一直不放弃的打电话,意外的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

“……”

梁隽邦蓦地停下脚步,寻找着铃声的来源。这铃声太熟悉了,是早早的!早早没有跑远,早早还在小区里!屏住呼吸,生怕吓走了早早。

梁隽邦循着铃声的方向,在灌木丛旁找到了蹲在地上的早早。

早早抱着膝盖蹲在黑暗的角落里,眼睛盯着手机一动不动。梁隽邦只看了一眼,就心疼的不得了。他二话不说,走上前往早早面前一跪,张开双臂将人抱进怀里。

“嗯……”早早正伤心难过,没想到就被梁隽邦抱住了,眼泪更加汹涌了。“呜呜……你来找我干嘛?我没事的!我不要你可怜!”

她一边说,一边奋力挣扎着,挣脱不了便抬手胡乱拍打着梁隽邦,“放开我!坏蛋!你不是跟前女友好了吗?还抱的那么紧!我不要你抱!”

梁隽邦怎么可能松手?她越是挣扎,他抱的越紧,早早最终没了力气,靠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

“这么生气?没看出来,脾气挺大。我刚才叫你你没听见啊?”梁隽邦稍稍松开她,但还是将她圈在怀里,好笑的低头看着她,“不要我抱?那你要谁抱?躲在这里,一个人掉眼泪又是为了什么?”

早早怔住,直眨眼,却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没错,她是很生气!从里到外都泡在醋里面了,能不生气吗?她想要他抱,可是不要他抱别人!

“呵呵。”

梁隽邦觉得她实在可爱,掌心摩挲着她的脸颊,唇边笑意暖暖,“别瞎想,付海怡是我的前女友,可她已经订婚了,我和她早就没什么了。”

订婚?

这倒是提醒了早早,上次在付海怡和梅彦鹏的订婚礼上,梁隽邦就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对她发了脾气。

早早心底一凉,看着梁隽邦,噘着嘴问道,“你……你上次,上次他们订婚的时候,那么生气,是不是因为舍不得她?”

“……”

梁隽邦愣住,早早说的什么啊?上次付海怡和梅彦鹏订婚,他什么时候……啊!他想起来了,在洗手间那里!小笨蛋,他明明是因为她好不好?

“呵呵……”

早早乱吃醋,梁隽邦忍不住笑了,抬手揉着她的脑袋,“早早你……你真可爱,我想亲你一下,可以吗?”

说完,不等早早同意,他就低下头稳稳的吻住了早早。早早双手抵在他胸前,开始是推拒的,可是慢慢的,随着这个吻的深入,早早不自觉的抬手抱住了他。

等到梁隽邦松开她,早早早已双颊酡红。

“小笨蛋,我上次为什么生气,你真的不知道吗?你想想你当时在干什么?你跟梅彦鹏抱在一起,还不许我吃醋吗?”梁隽邦抵住早早的额头,低沉的嗓音仿佛带着魔性,吸引着早早。

“你啊!看到我和付海怡那样,不是也会生气?许你吃醋,不许我吃醋?”

一番话,说的早早更加不好意思了,原来上次,他是因为这个。

可是,她想了想,还是不放心,“我和梅彦鹏是误会,他没有抱我!付海怡是你前女友,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你心里、心里,会不会……”

早早问不出来,可是梁隽邦却明白的很。

他很肯定的回答她,“不会。”

这两个字,成功的让早早破涕为笑,止都止不住。

梁隽邦低头亲亲她,“傻瓜,都说了那是过去的事了,不管付海怡过去没有,我这里是肯定过去了。早早,我只喜欢你,现在是,以后也是,你是最好的。”

“嗯。”早早咧着嘴,点点头,“肉麻死了。”

梁隽邦把早早从地上抱起来往回走,“答应我,以后不要胡乱生气,有什么不高兴的要告诉我,不许自己胡思乱想,知道吗?”

“嗯。”早早答应着,窝进他怀里,“那、那付海怡呢?”

梁隽邦耸耸肩,“走了吧!我只顾得上你,哪儿顾得了那么多?”

进了玄关,早早突然从梁隽邦身上跳了下来,大叫道,“哎呀,完了完了!饭菜都凉了……”她急匆匆的跑到餐厅,伸手一摸盘子,饭菜果然都凉了。

“哼……本来刚刚好的,都怪你,回来的太晚了!”

早早面对着一桌子菜,愁眉苦脸的。

“呵呵。”梁隽邦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不怕,热一热就是了。”

“啊?”早早大惊,懵懂的摇摇头,“可是,我不会……”

梁隽邦笑着蹭蹭早早的脸颊,“知道你不会……我也舍不得你动手,我来,你坐着,等着吃就可以了。”

“噢。”早早被梁隽邦扶着在椅子上坐下,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她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退过。小哥哥真是棒!从小到大,他一直是她的英雄。

梁隽邦把热好饭菜端上桌,两个人偎依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好的犹如蜜里调油。

“隽邦,你吃……”早早拿着勺子喂梁隽邦,梁隽邦乖乖的张开嘴。

他一边吃着,一边想着梁骆对他的嘱咐……他必须尽快让早早成为他的人。这么一来,将来就算韩家反对,若是知道早早已经跟他发生了关系,也会无可奈何了。

可是,要怎么做,才能达到这个目的?

早早虽然经常来他这里,但是过夜却是不可能的。别说外面有早早的保镖虎视眈眈,韩希朗那个妹控,晚上一到时间,都会给早早打电话,所以让早早在他这里过夜是不可能的。

那么,想要实施这一步……必须将早早带离韩希朗的眼皮底下。

梁隽邦拥住早早,靠在她耳边轻声说着,“早早,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旅行?”

“嗯?”早早顿了顿,想想才点点头,“想啊!可是,我大哥一定不会同意的……他对你,还有偏见。”

“我有办法,你别说是跟我一起去,就跟他说是和朋友一块去。”梁隽邦夹菜往早早嘴里送,顺带擦去她唇边的汤汁,动作亲昵而体贴,“到时候,我偷偷的去,我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

早早眼珠子一瞪,咧嘴笑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很简单的方法嘛!不过,你有时间吗?”

梁隽邦点点头,“当然有,就算再忙,我也想多抽点时间来陪着你,你想去哪儿,我马上安排。”

“好啊!”早早兴奋的点着头,开始盘算,“不要去的太远,去太远了我大哥不放心,肯定派更多人看着我,神烦!要不,我们出海吧?去小岛上过几天?”

梁隽邦淡笑着答应,“好。”

奔跑的蜗牛

奔跑的蜗牛第二集

还顺便艾特了一下龙昊。

配图龙昊很熟悉。

应该是说此刻在刷微博的网友们都很熟悉。

就是今晚龙昊打架的动图。

龙昊愣了一下,继而眼神一暖。

他脸上惯常没有什么表情的,就算是现在,心情分明很不错,神色依旧是冷冷淡淡的。

或许有很了解他的人能透过他的神情揣测到他的想法,但那个人,绝对不会在这辆车里。

而文季明这条突然的微博,也是让粉丝懵逼:

【明明你认识那个文昊吗?】

【啊啊啊好不容易等到明明一条微博,居然是不相干的人】

【???】

【明明你被盗号了吗?】

【既然你上微博了,那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问了,文季明你上次答应的粉丝福利呢!】

……

今晚的文季明异常的活跃,甚至还回复了粉丝几条流言:

【不,我不认识他,就是觉得长得特别帅,主要是动作太帅了!】

【没有被盗号】

【粉丝福利……咳,请继续关注我的微博】

粉丝们:???

你这个大猪蹄子!

当然,虽然嘴上十分嫌弃,他们身体还是非常诚实的给这条评论来了点赞评论转发一条龙,并且送这条迷惑微博上了热搜。

#文季明隔空表白文昊#

瞅瞅这丧心病狂的标题?

打出这标题来的,是人吗请问?

也亏得发这条微博是文季明。

他入圈这么多年,实绩众多,地位稳固,发这么一条微博,网友们虽然各种不理解,却又没觉得有什么能黑的地方,只能归结于——这个叫文昊的男人,长得确实非常好看,身手更是该死的迷人。

要是换个没什么名气的小透明,敢在这种时候发这种微博,妥妥儿的被喷增热度了。

就在这个时候,微博上又有新的动态了。

是《跟我一起去旅行》的官微。

官微放出了一段长视频。

视频拍的很清晰,和网络上流出来的视频一样,就是一行人在夜宵摊吃饭的场景。

从几人下车开始,到上桌,低调吃东西,然后有人喝醉了上来找茬,被龙昊撂倒,又喊来一大群人堵人……

全部过程。

虽然画面中没有声音,可镜头非常清晰,但凡长了眼睛的,也能看清楚前因后果。

无非就是,有人喝醉了酒闹事,趁着醉酒想要调戏节目组的女嘉宾,被文昊教做人。

节目组还在最后贴心配了个弹幕:之前直播就已经说过,文昊先生除了担任嘉宾之外,还坚韧节目组嘉宾的保安工作。

显然,节目组非常贴近现实,将网友们舞出来的“保安”梗直接拿出来用了。

效果显然很好。

【卧槽!那个辣鸡我没看错的话,是想去拉苏苏吧?】

【气死我了!什么脑满肠肥臭男人,居然敢用你的大猪蹄子去碰我苏苏?】

【楼上请你不要侮辱大猪蹄子好吗?】

【文昊打的好!我还嫌你打轻了!】

【虽然但是……我的关注点又奇葩了,小仙女是没有手的吗?】

【CP粉烦不烦?这种时候还能嗑糖?】

奔跑的蜗牛

奔跑的蜗牛第三集

凌伊御真挚的眼神看着欧潇歌,眼眸中闪烁着湿润的泪花,小小的鼻子在抽泣着,随着眼泪流下来,凌伊御的嘴唇抽动的更加厉害。

他不敢任性,害怕凌绯苑因此而受到伤害,所以他拼命的忍耐着,正因如此他也拼命的渴求着。

他还不是很懂得伤心是什么感觉,不过委屈却很明白,每次看着其他小孩子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他羡慕到嫉妒的程度,内心那种不是滋味的感觉就是委屈。

凌伊御一直都明白,他和其他小孩子不同。

“伊御……”欧潇歌不忍心看着凌伊御那么纤弱的身体独自一人,便起身坐到了凌伊御的身边,轻柔的将凌伊御抱在了怀里。“伊御,听我说,你是小孩子,任性撒娇是你的特权,所以不需要忍耐,也不需要顾及什么,把自己的想法好好的表达出来,绯苑姐一定会理解的。”轻轻的拍拍凌伊御的小脑袋,整个小身体都在颤抖,他真的是一直忍耐着啊!

应该从凌伊御明白爸爸这个词的时候,就一直忍耐着。

“但是,提起爸爸的话,妈妈会伤心。”他不想看到凌绯苑伤心的模样。

“所以说,你不需要考虑哪些,任性一点也没关系,无理取闹一点也没关系,这是你的特权。”小小年纪就考虑那么多,让欧潇歌这个成年人情何以堪啊!

“特权?”

“不是啊,小孩子的特权就是无理取闹撒娇任性,随便怎么做都不需要负责人,因为是小孩子啊。”只有那么一点点短暂的时间拥有这份特权而已,不好好利用的话,岂不是很对不起小孩子的时光。

“舅妈也有任性撒娇吗?”凌伊御擦擦眼泪,眨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欧潇歌问。

“小时候肯定有啊,现在比较少了。”撒娇是一次都没有,不过任性的话,倒是蛮经常的。

尤其在工作上,她有自己的习惯,所以特别任性。

“那我能见到爸爸吗?”不任性也可以,不撒娇也没关系,没有小孩子的特权也无所谓,凌伊御只想见到他的父亲而已。

“我要是知道你爸爸是谁,倒是能带你去见他。”欧潇歌耸耸肩,她是没办法让凌伊御和父亲见面。“去拜托绯苑姐试试吧,她一定能明白的。”她想,凌绯苑虽然伤心,固然不会阻止凌伊御想知道父亲是谁的心情。

“我……”凌伊御低着头,让他再去问凌绯苑,这是很困难的事情,当初凌绯苑伤心的模样一直在他的脑袋里盘旋着。

“那……到时候我陪你去问绯苑姐怎么样?”揽着凌伊御的肩膀,欧潇歌微笑着问。

“真的?”有欧潇歌陪着的话,他想,他一定能够说出口。

“当然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欧潇歌向凌伊御伸出了誓约的小手指,虽然只是小小的约定,但却关系到凌伊御的童年。“好了,我们该下去了,接下来就尽情的玩吧,下次争取和绯苑姐一起来。”牵着凌伊御的手,准备在摩天轮停稳之后下去。

父母一起来,这个愿望还远了点,不管是成年人还是小孩子,都一样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两人离开了摩天轮之后,开始逐个坐上去疯狂,险峻的过山车和高弧度的海盗船,尤为刺激,伴随着尖叫声,将内心所有的压抑释放出来,再次回到地面的时候,是一种难得轻松感。

将近傍晚的时候,欧潇歌和凌伊御几乎把陆上乐园这边能玩的都玩了个遍,像碰碰车那种,对他们来说就是小儿科,只不过这个没刺激的小儿科,因为凌伊御太小,腿太短,实在没办法玩。

部分游戏也因为凌伊御是小孩子而禁止他玩,虽然有点遗憾,不过还是一样很开心。

陆上乐园里还有蹦极,那应该是整个梦幻乐园中最刺激的项目了,可惜凌伊御是小孩子,欧潇歌有孕在身,都没办法是尝试一下。

某年,7月25日,16:47Pm。

在陆上乐园这边,欧潇歌和凌伊御找了一家小吃店坐下休息,顺便先把空空的胃袋填饱,然后再考虑是回家的事情。

一道道美味的小吃送上来,欧潇歌和凌伊御吃的津津有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兴的原因,看似普通的小吃特别好吃。

“慢慢吃,待会儿让凌夙来接我们。”欧潇歌一边说一边给凌伊御倒了一杯果汁。

“我妈妈说,这个世界上,能使唤舅舅的人就只有舅妈了。”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

凌伊御虽然是凌夙的侄子,虽然也求过凌夙什么事,不过估计应该都会被拒绝,看了凌绯苑被拒绝的次数,凌伊御就知道,让凌夙点头答应,比登天还难。

“使唤……不是,我只是找他帮忙而已。”她可从来没想过要使唤凌夙。

而且凌夙那么一气场强大的人,也不是被使唤的材料啊!天生就是使唤别人的尊贵身份。

“一个意思啦。”凌伊御单纯的笑着,他对凌夙并不了解。

在凌伊御还没出生的时候,凌夙就已经离开了家里,所以两个人在感情上并不熟络,凌伊御对凌夙的事情,都是对凌绯苑说的,在凌绯苑的形容中,凌夙的性格,完全可以和魔王划等级。

凌绯苑的描述肯定会有一些夸张,不过凌夙从不插手自己以外的人的事情,也是事实。

尤其是凌绯苑,他不插手,是因为知道凌绯苑找他绝对不会有好事。

“嘛……那家伙的性格很奇怪也是事实。”这点欧潇歌承认,她有时是觉得凌夙故意在拒绝靠近他的一切,与人保持着距离,冷漠的对待着他不关心的一切。

有时候欧潇歌真怀疑凌夙是不是人,后来她开始渐渐明白了,凌夙的性格,一定和他经历的事情有直接关系。

“舅妈肚子的小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凌伊御很感兴趣的问着。

“还不知道,伊御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子?”她并不在意是孩子的性别,只在乎孩子是否健康,是不是能像凌伊御这样乖巧懂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