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烙印

  • 主演:安娜·露西亚·多明格斯,米歇尔·布朗,CamiloAmores,SebastianMartínez
  • 导演:未知
  • 地区:哥伦比亚
  • 类型:海外剧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22

心之烙印第一集

“十八文?”慕青玖一听,不由皱了皱眉,“那这猪肉呢?”

“猪肉带肥的得二十二文钱,瘦的便宜点,二十文。”那男子也有耐心地回道。

慕青玖听着就肉疼,她摸了摸口袋,“给我一斤板油,三两瘦肉,还有这大骨,”她指了指案板上被剃了个干净,只剩下光秃秃骨头的大骨,“多少一个,给我来两根吧!”

“好嘞!”见来了生意,虽然慕青玖要得少,但是见到漂亮姑娘,他也是乐得给人服务的,顿时手脚麻利地切肉上秤。“这两根大骨左右也不好卖,这样吧,我就送给姑娘了。”

这年头没人爱吃骨头,就是吃肉都是爱吃肥肉,瘦肉根本不及肥肉的油水足。

“那就多谢这位大哥了,钱给你。”慕青玖一手交钱,一手提了肉,就准备离开,却眼尖地丢在一侧地上的猪肺,她眼睛一亮,“大哥,你这猪肺不要了啊?”

那男子笑了笑,“这猪肺脏,最是难清理,几乎没人要,就是穷苦人家都是不大乐意要的,又不如猪心和猪肝好吃,也就只能丢了。”

慕青玖眼眸一转,“那能给我吗?”

“姑娘,这猪肺不干净,吃多了对身体不好。”那男子忙劝道,他也看出了慕青玖家境不好,忙道,“如若不然,我给你再切点肉?”

“哎哟喂,阿荣啊,你这是看上人姑娘啦?还白送猪肉啊?”旁边有相熟的人就开始取笑道。

“不用了,大哥也是出来做生意的,哪儿能白送。我也就要这猪肺了,不知道大哥能给我否?”慕青玖摇了摇头。

那男人瞪了取笑的人一眼,忙对慕青玖道:“那成,我弄好给你!”说着,他又取了几根稻草梗把猪肺给拴好给她。

慕青玖道了谢,便直奔着回了米粮店取了一应东西,她留了个心眼,把所有的东西都用个蛇皮袋子装好,丝毫都没露出来。

只是这么多东西,她这根本搬不回城门口,好在又遇上了陈大德,自告奋勇帮了忙,慕青玖这才松了口气。

等到了城门口,就见不少村子里的人都在那等着方伯的牛车,李方氏也在其列,她看到陈大德扛着一大袋东西,而慕青玖却是两手空空,免不得阴阳怪气地说一通。

不过,她自以为慕青玖不可能有钱买这些,便也没多说,至于村长家素来是村子里的富户,买东西向来不手软,李方氏也没觉察出不对,见两人没搭理她,也没解释,她也只能悻悻然作罢!

这若是叫她知道,这是慕青玖买的,羡慕的同时肯定少不得又是一顿讥讽和怀疑。

慕青玖也懒得理会她,等牛车一来,等车的人统统都上了车,晃晃悠悠地回了村子。

待得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然是傍晚了。因着考虑到慕青玖扛不动,还是陈大德给她扛回去的,慕青玖都只来得及道个谢,陈大德又匆匆回家了。

此时,慕家人都下地还没回来,慕青玖见院子里静悄悄的,也只以为没人,自顾着回了房,却没注意到大房那边悄悄然打开的门缝。

谁知,慕青玖这一回房,就见慕青杏正红着眼眶,脸上还有两个交错的巴掌印,就是安燕飞的精神也有些恹恹的,见到她回来,忙扬起了笑脸,“姐姐,你回来了!哇,你买了好多东西啊!”

慕青玖却沉下了脸,“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没什么……”

“还想骗我?你脸上的巴掌印那么大个,脸都肿了,我怎么可能看不到。”慕青玖快走了几步,一把拉下了慕青杏的手,仔细打量着她的脸。

“姐姐……”慕青杏一抖,眼底浮起了水光。

安燕飞勉强笑了笑,“阿玖,没什么,只是你大伯娘带着春苗来闹了一通,把上次你姜婶送的糖盐还有那把菜刀都给抢走了……杏子想拦,没拦住……”

就是她自己起身想拦,结果哪儿敌得过身强力壮的张氏和慕春苗,两人不但刮搜走了房中的东西,两人还把受了慕青玖的气都给撒到了她们两人身上,也受了不少罪。

只是这些,她也不愿多说,免得慕青玖担心。

安燕飞说得轻巧,但慕青玖如何看不出她们的惨状,她咬了咬牙,“好啊,能耐啊,趁着我不在,找你们麻烦!我去寻她们……”

“姐姐……”慕青杏抓住了她的手,“别……”

“杏子,忘记姐姐教过你的事情了吗?和善有爱,尊重长辈是好事,但是也得分情况分人,这种胡搅蛮缠的人,只会得寸进尺,而不是适可而止。若是忍气吞声,别人只会以为咱们好欺负!”慕青玖咬牙道,“你们受了这委屈,大哥他们不在,总归要一个人出头的,不然咱们四房,都得叫他们拆骨吃了去!”

安燕飞闭了闭眼,“杏子,放开你姐姐吧!”

安燕飞也不是拎不清的人,她们在这慕家受了多少罪,她们心里最是清楚的。而这些人却从来不会怜惜她们,反而是变本加厉,或许,以往她为了孩子没息事宁人的做法并不是正确的。但与其被蹉跎死,倒不如拼死搏一搏!

大不了,娘三个同生共死!

慕青玖沉着脸,刚打开了房门,就见得张氏溜得飞快的背影,躲入了房内。她脸色不由越发难看了,敢情刚才还是来听壁脚的啊!

张氏当然听到了慕青玖要来找自己麻烦,她现在也不知道为何,总有点怕慕青玖,可能是脸上的伤太重了,她看到慕青玖有些反射性发抖,一听要来找她,她立刻就把门给栓住了。

慕青玖冷笑了一声,就大步朝着大房走去,她踢了踢门,“开门,张氏,我知道你在里头,快给我开门!怎么,有本事在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我娘她们两个病弱幼小,现在却不敢开门了?”

张氏怎么可能会开,家里几个都出去下地干活了,就她因为受伤得了一天休息,若是开了门,现在慕青玖跟个活阎王一样,她出去还不得被她吃了去?

“好,不开门是吧?那等下就别后悔了,可别求着我放你出来!”

心之烙印

心之烙印第二集

吴国公府。万里无云,蔚蓝的天空如被水洗净一般。屋内,淡淡的花香飘散,似乎一只无形的手,按摩着人的额头发髻,让人好不轻松。

院子里,假山池里的水被晒的发烫,还露出了山底的碎石,另外还有几株水草,如今也露在了外面被太阳烤的算趴在地上。

周瑾轩刚刚回来,换了身衣服,周筝筝就过来了。

周筝筝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纱衣,衣面上绣着几朵白茶花,清风吹来,纱衣随风起摆,纱衣里面,是一件立领中衣,粉色的百褶裙长过膝,也很飘逸,行礼后说:“父亲,我们之前为了寻找林枫,几乎把整个皇城都翻过来了,可是还是没有找到。会不会漏掉了哪里!”

周瑾轩说:“要说真的漏掉的地方,除了皇宫,就只有一个地方了。”当着周筝筝不好提青楼。

周筝筝见周瑾轩欲言又止,便知这是周瑾轩不好直言之处,便说:“那父亲还不去那里搜查?皇宫固然不会藏着林枫,可除皇宫以外,林枫无处不藏。”

二人正说话,林莜就过来了,身后还跟着林栋。

林莜穿着一件黄白色的交领上衣,领口处绣着两朵梅花,另外还镶绣了一圈金边,衣面上,是一只画眉,五彩的羽毛,惟妙惟肖。

周筝筝对林栋行了礼,林栋对周瑾轩和林莜行了礼。

然后林栋说道:“真是急死人了,静安长公主竟然下口谕要我带上福尔进宫给她看看。我不肯,她就派人过来说不肯就对外宣布,福尔是她的孩子,她要夺回去。”

林莜一怔,“林福雅已经疯了,之前好几次想杀掉自己的孩子,还利用孩子去找林枫,如果把福尔送过去给林福雅,福尔一定会被害死。”

为了减轻林栋的负担,福尔已经寄养在吴国公府,由无子无后的云嬷嬷亲自照料。

福尔过得很开心。

林栋说:“可林福雅已经连发三道口谕,我再不送过去,只怕她真的会对外宣布,这样福尔会怎么想?”

周瑾轩沉思着,“福尔是林福雅的孩子,照理说,是应该归还给林福雅。只是,林福雅还不会做一个合格的母亲。但是,她不也说了,只是带进宫让她瞧一瞧,我会亲自护送,应该不会有事。”

林莜说:“是啊,让林福雅见见福尔,于人伦也是对的。”

周筝筝说:“福尔回来已经两年,这两年来,林福雅多次要求寻找林枫,却是一次都没有想过要见福尔,怎么会忽然想见福尔呢?可见林福雅这次压根就不是真的想见福尔。最近,那道士的死加上挨家挨户的搜查,做笔录,使得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而林枫也在被怀疑的嫌犯之名单内,也许,林福雅正是听说了这点,以为林枫真的重出江湖了,所以故意搬出福尔,目的呢,却是林枫。”

林莜说:“有道理!想不到林福雅还是贼心不死!竟然还要利用福尔!真是可怜的福尔!”

周筝筝说:“可是这次林福雅主动要见福尔,我们如果送的话,林福雅就会设计把孩子留下,因为林福雅知道,孩子在哪里,林枫才会去哪里。林枫只有一个孩子,不管多么不喜欢林福雅,孩子还是要的。”

林栋说:“那怎么办?不送进去能行吗?林福雅若是说这孩子是她的怎么办?”

周筝筝笑道:“林福雅说是她的就是她的?我们可以不承认的嘛。林福雅要是有办法早搬出来了,她就是知道自己啊抢不回孩子,所以才故意吓唬你的。”

林栋一听乐了,“那好啊,那我就不管她了,我可不想进宫呢。”

周筝筝说:“不进宫也不行了。”

林栋一怔:“阿筝,舅舅我可是越听越糊涂了啊,不是说不给林福雅送过去看看没关系吗?怎么又要进宫呢?舅舅比较笨,阿筝不说明白可谓理解不了。”

林莜笑道:“阿筝的意思是,福尔不要带进去免得被利用被暗算,可是,你可以进宫啊。林福雅多次邀请,你不进宫让她闭嘴,若是她再生出什么事端来岂不吃亏?”

“可是我进宫能行吗?我进宫林福雅也会生事啊。”林栋可对自己没信心。

周筝筝说:“舅舅,林福雅现在在皇宫里无权无势,只是个空头公主,你进去见机行事,总比在家里坐等暗算要好。”

林栋双手抱胸道:“那好,我就进宫会会这个贱人。”

周瑾轩说:“也好,对了瑜恒要回来了,我已经派了人去接他。大概明日会到。”

林莜大喜,“真是太好了,我马上让人去买瑜恒喜欢吃的。”

“是明日才回家啊,今天买什么啊。”周瑜恒一头晕线。

林莜说道:“儿子回家,还是赈灾这么辛苦的差事回家,我当然要提前去采买儿子喜欢的食材了。”

周瑾轩说:“好,你高兴就是。”

云秘密带着福尔过来了,一看到林栋,福尔就扑过去叫爹爹,林栋流泪了,为了照顾小石,林栋忽略了福尔,福尔却一点都不怪林栋,还是那么亲热。

“好孩子,你在这里住的习惯吗?爹爹给你带玉米棒子,糖葫芦,都是你喜欢的。”林栋摸出几个又大又白的玉米棒子和红糖汁直流的糖葫芦。

福尔接过就开吃了,口水直流,“我很喜欢这里,我也喜欢爹爹,爹爹也住这里好不好?”

林栋摸了摸福尔的头,“你喜欢就好,爹爹也放心了,爹爹的家在那边,爹爹必须回家,再说了,你弟弟还在家里呢。”

福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林莜说:“阿栋,其实福尔的建议也是对的,墨香已经不在了,你和小石两个人会不会太孤单了?不如在吴国公府住上一阵子,等小石长大后你再搬回去。”

林栋说:“姐姐,我已经长大了,我能一个人照顾好小石的,再说你不是派过去很多有经验的嬷嬷给我了?不会有事的姐姐。并且,墨香的魂魄还在那里,我不能离开。”

心之烙印

心之烙印第三集

顾斐然不在,慕安安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人,只能去了宁心儿那里!

怕家里人等他们,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顾斐然今天有事!

殷璃和慕枭他们顿时对顾斐然没有了任何好感。

这分明就是不重视他们安安,不然第一次见家长,怎么能放鸽子呢?

对顾斐然,所有的人都有了意见。

无论慕夜辰和萧蜻蜓两人怎么替顾斐然说话,都没有用!

老太太一心就看好了沈逍遥,一个劲的说要给沈逍遥保媒,让慕安安嫁给他。

慕夜辰想要说什么,却被萧蜻蜓拉住了。

她朝慕夜辰摇了摇头,示意他让老太太去说吧!

吃完晚饭,慕夜辰经不住萧蜻蜓的软磨硬泡,终于点头答应每天晚饭过后可以带着她出去逛一圈。

但是前提必须是她必须要呆在他的身边,哪里都不能去!

萧蜻蜓当然答应了!

只要能让她出去透透气,别说让她跟着他了,就是让她当牛做马都愿意。

怕人多撞到了萧蜻蜓,慕夜辰特地避开了高峰期。

他本来可以让整个商场关门,只为萧蜻蜓服务的,只是萧蜻蜓不同意。

她出去就是为了到处看看,一个人都没有,逛商场还有什么意思!

慕夜辰拗不过她,只好同意了。

星光天地,慕夜辰牵着萧蜻蜓走进了婴儿用品专区。

服务员一见他们穿着不凡,立刻热情的走了过来,“先生,太太,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你忙你的,我们就是看看,若是一会有看中的,再叫你!”慕夜辰示意她们先离开。

服务员很是识相,立刻退身走开了。

慕夜辰拉着萧蜻蜓往里面走去,小衣服,小裤子,小鞋子,什么看上去可爱的不行。

萧蜻蜓随手拿起了一定粉色的帽子,踮起脚尖,放在了慕夜辰的头上。

慕夜辰的脑袋虽然不大,可是这刚出生婴儿的帽子戴在他的头上很是滑稽,萧蜻蜓笑的别提有多夸张了。

而慕夜辰直接转身喊服务员过来。

服务员立刻小跑了过来,“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吗?”

“帽子!”慕夜辰指了指自己头上的帽子,然后又指了指那些小模特身上的小衣服、小鞋子,男生女生的各来十套!”

服务员一听开心极了,“好的,先生,我们立刻给您打包!”

她转身就准备走,却被慕夜辰叫住了,“等一会再打包,我们还要看!”

“那先生您慢慢看,有什么叫我!”

“好!”

服务员一离开,萧蜻蜓就拉着慕夜辰拉了拉慕夜辰的衣角,“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浪费了?”

家里的小衣服已经多的数不胜数了,现在又买,她感觉好奢侈!

“我老婆给我生的孩子,那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我会用我的一生,来给我们宝贝所有最好的!”说话间,慕夜辰已经带着萧蜻蜓来到了睡品区。

粉粉的婴儿床好看的就像是睡在花海中一样。

萧蜻蜓眼睛一亮,迅速的走了过去。

她爱不释手的摸着小床的护栏!

慕夜辰又让服务员过来,不但将这公主床买了,还将一旁男婴小床也都买了,就连其他的生活用品都没有放过!

两人逛完了婴儿区,就又去了孕妇去!

再有两个月她家里的衣服应该全都不能穿了,她也应该购置一些孕妇装了。

慕夜辰直接让孕妇专区的服务员,将店里现下最流行的孕妇装一样给萧蜻蜓来一件,并且买断了这些衣服所有的营售权。

在整个华夏,乃至于整个帝国,跟萧蜻蜓一模一样的衣服都不能再出现。

萧蜻蜓欣然接受。

她男人宠她,她愿意享受。

逛完了孕妇区,萧蜻蜓就累了,他们来到商场底楼一家十分有情调的咖啡店,休息。

两人席窗而坐!

“大公子,我们现在必须要尽快回到C国去,据可靠消息,二公子已经回到龙城,大公子,我们要不要立刻回C国?”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跟在男人的身后不停的絮叨着。

而男人则是一副很是不耐烦的模样,他转过头瞪着黑衣男,“要回去你自己回去!”

他还没玩够呢,还没有将那小子的女人弄到手。

怎么能回去呢?

更何况他一点都不担心那小子,父王那么恨那小子,一看见他就恨不得杀了他,怎么可能召见那小子?

再者,他曾经在众人的面前曾经说过,与那小子死生死不复相见,他是一国之王,说出来的话一言九鼎,岂是他想要反悔就反悔的。

就在他瞪着黑衣男的瞬间,眼角一下子撇到了此刻正坐在咖啡店里,跟慕夜辰谈笑着萧蜻蜓身上。

下一刻,他惊愕的瞪大了双眸。

怎么会那么像?

怎么会和那个女人那么像?

黑衣男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见窗户里坐着一个长相十分漂亮的女子,他以为自家的大公子又看上这美女,随即点头道,“公子放心,只要是您喜欢的,属下一定会为你办到!”

“怎么会那么像?”斐烨目光转睛的看着橱窗里和慕夜辰说笑着萧蜻蜓。

随即他又否定了。

不!

这根本就不是像,这明明就是一模一样。

“方浩,手机!”他伸手就朝黑衣男要手机。

黑衣男立刻将手机双手奉上。

斐烨立刻打开相机,对着萧蜻蜓一连拍了好几张,见他们要出来了,斐烨立刻拉着黑衣男躲到了暗处。

慕夜辰一路护着她出了商场,然后上了车。

直到他们离开,斐烨才从暗处走了出来,他立刻转身吩咐身后的方浩,“跟着那辆车子,我要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是,大公子!”方浩立刻点头,然后离开了。

斐烨站在那里,看着刚刚萧蜻蜓和慕夜辰离开的方向,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相如此相像之人?

随即他勾唇笑了起来。

如果他将这个女人抢走,献给父亲,依父亲爱那个女人的程度,他一定会封这个女人为王后的!

只要他把这个女人收为己用,让她对自己死心塌地的,他还愁父王百年之后不会把王位传给他吗?

PS------

后台抽风,到现在才发,实在卡文,现在只有六千,明日补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