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鲨同游

  • 主演:黛安·克鲁格,琪兰·席普卡,凯瑟琳·罗伯特森,唐纳德·萨瑟兰,托马斯·戴克,菲恩·琼斯,罗斯·巴特勒,埃里卡·亚历山大
  • 导演:塔克·盖茨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Quibi预订94年电影《与鲨同游 Swimming with Sharks》的同名改编剧,Kathleen Robertson负责剧本﹑Tucker Gates执导,剧集讲述一个件轻的好莱坞演播室女助理,她身边都是群操纵者﹑阴谋家﹑机关算尽的人,但众人不知道她实际有着 智胜他们的计划。

与鲨同游第一集

是的,何止他紧张,他激动。

她也紧张,也激动。

这一次,她终于敢用最勇敢的方式说出“我爱你”,也用了最直接的决定和行动。

所以,从今往后,不管如何,他们都要好好的,坚定的……牢牢的牵着彼此的手一起走下去。

风里,雨里,都不怕。

只要陪在身边的人是彼此,那就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夏夏……”洛天擎紧紧的拥着她,用再认真不过的声音开口:“等奶奶的病好了,身体恢复后,我们就去找外公外婆,我要当着他们的面,亲自请求他们把你交给我。”

“好。”初夏点头:“等奶奶的身体恢复了,我带你去见外公外婆。”

“我一刻也等不下去了,如果不是奶奶情况特殊,我恨不得现在就带你飞回老家,让外公外婆答应我们的婚姻,然后马上把你娶回来。”洛天擎说,他的语气里藏着激动。

那样的热切和激烈,翻江倒海一样的涌动。

巨大无比,连搅动的浪花都是哗哗哗的,带着激流涌动的感觉。

是的,她感觉到了,他的心,沸腾而澎湃的心。

这……就足够了。

然而……

这世界上的有些事是永远不受控制的。

比如说,初夏做梦有没有想到,萧逸的手机放在奶奶的房间时,被奶奶无意看见了。

而那手机的相册里,满满的照片都是他们曾经在一起时的照片。

有校园里的,有青涩的,还有一些比较亲密的。

总之……照片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照片奶奶已经看见了,而那照片里满满的透露着一个讯息,她和萧逸曾经好过,他们曾经在一起过。

毕竟,有了那些照片,这个信息太好捕捉了不是吗?

以奶奶的脑力,几乎不用多想,完全可以在瞬间反应过来。

那天,奶奶陷入了重度晕倒,也陷入了重度抢救。

初夏和天擎接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奶奶已经晕倒被推进急救室了。

外面,洛天擎得知奶奶晕倒,而且是因为和萧逸呆在一起晕倒后,自然是愤怒至极。上前,洛天擎怎么也可控制不住自己,伸手……狠狠拽住萧逸的衣领,用力提起,那样大的力道,几乎将萧逸整个人直接从地上拎起来了一样,一双眼睛,更是猩红的怒目盯着萧逸:“混蛋,奶奶这两天的

状态一直不错,人也精神了很多,刚刚和你在一起呆了一会,就出事了。”

“混蛋,你到底对奶奶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

克制的,努力的压着声音,洛天擎嘶哑的问着。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完全是一条濒临暴怒的野兽了。

身边,谁也不敢向前劝。

而初夏,她之所以没有劝,是因为她认同天擎的话。

这两天,自从他们回来以后,奶奶的精神状态的确有了一个质的提升,不仅心情不错,连面色都红润了很多。

按照这个情况下去,是不可能会突然晕倒的。

但是?奶奶现在晕倒了,那一定和萧逸有关系。

既然如此……他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

这个,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而且,天擎如此愤怒的提着萧逸的衣服,按照萧逸的性格,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没有做什么事刺激到奶奶,早就吼出来为自己辩解了。

绝对不会这么安静的站着,任由洛天擎对他挥出拳头,更不会沉默的低垂着脸,一副任人发落的样子。

而萧逸越是这样,闭口一言不发,洛天擎就越生气。

抬手,再也没有任何隐忍,直接一拳狠狠砸在萧逸的鼻子上。

狠狠的砸着。

洛天擎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没有人知道;

萧逸到底有多疼也没有人知道。

但是……仅仅一拳,萧逸的脸上就已经淤青了起来,血,更是直接从嘴角和鼻子里冒出来。

萧逸也都默默的受着,半响……依旧一言不发。

他这个颓的样子,越发激怒了洛天擎,热血涌动,在身体里不断的翻滚着,再一想到奶奶还在急救室里忍受着痛苦,更加克制不住了。

或许,也不再需要克制,伸手……又是一拳重重的砸下。

伴随着咆哮的怒吼:“萧逸,你到底对奶奶说了什么?是男人就有点担当,给我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由于洛天擎的情绪已经彻底爆发,声音也完全吼了出来,初夏连忙上前抱住洛天擎,心疼的安慰着:“天擎,冷静,你冷静点。”

“就算生气,就算想发火,想问出原因,也不能大声的喊,奶奶现在还在急救,里面的医生需要安静,奶奶也需要安静。”

说着,初夏从后面死死的抱着洛天擎。

而洛天擎也在听到初夏的话后终于清醒了一些。

咬着牙,不甘的松开了萧逸的衣服, 压低了声音冷冷警告:“萧逸,这事没完,如果不知道奶奶为什么晕倒,我洛天擎不会放过你。"

半个小时候,抢救室被打开,医生从里面出来取出口罩:“还好,老夫人没什么大碍。”

“不过,可能是受到了什么比较大的刺激,才会突然晕倒,幸好抢救及时。”

“好,谢谢医生。”说完,洛天擎和初夏就迅速的冲进了里面。

萧逸听到老太太脱离危险了,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长廊。

初夏刚看完老太太,确定真的没有危险了,就想去找萧逸问问真实的原因。

结果,刚一出去,走廊里就没有萧逸的身影了,所以……立马跑着追上他:“萧逸……”

听到初夏的声音,萧逸停下脚步。

抓住时间,初夏连忙追上去:“告诉我吧,刚刚独处的时间里,你到底做了什么?还是说……对奶奶说了什么?奶奶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晕倒的?”

“……”

但是,萧逸低着头,依然是沉默不语。初夏当真被急死了,胡乱的拨着头发,焦急的问:“萧逸,你也是奶奶的孙子,亲孙子,难道现在的你真的已经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六亲不认了吗?你伤了我,毁了我不止,你难道真的还想亲手害死自己的

奶奶吗?”

“说啊,你到底对奶奶说了什么?”初夏崩溃的问着。

萧逸这才抬起头看她:“夏夏,你真想知道。”

“嗯……”初夏肯定的点头:“要知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帮助奶奶。”“好,那我告诉你。”萧逸开口:“奶奶已经知道了,知道我们曾经在一起过,是男女朋友的事。”

与鲨同游

与鲨同游第二集

等断念回屋收拾好之后,被魏薇扶出来跟大家讲了一切。虽然他讲的惊心动魄,可众人的注意力多数放到他双腿上了。

为此断念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还有些洋洋得意的,就好像一个有了糖的孩子似的。

是啊,他也有双腿了。

为了不引起怀疑,白若竹和江奕淳都没提在海里看到断念的事情,被断念问起,两人也只说已经逃远了,偶然一回头看到他跳入了海中,因为距离太远了,所以也没法跟他联系上。

“我听到他们说淡水被放掉了,是你们谁干的?”断念笑着问道。

“是我,也只有这个办法让黑海盗受些教训了。”白若竹活动。

“干的漂亮。”断念嘿嘿的笑起来,“我想把他们的船偷偷凿个洞,让海水进入他们的船舱,哪知道船上的防御阵法发动了,可惜了。”

白若竹想了想说:“我发现他们的防御阵法只能针对外部,比如我在船舱里面利用术法进行毁坏,防御阵法就无法阻止我。”

她没提火雷,否则可解释不清楚她怎么带火雷过去的。

众人听的纷纷点头,再坚固的堡垒也会有弱点,他们的内部就是他们的弱点。

随即白若竹又讲了在黑海盗船舱里发生的事情,众人听的唏嘘不已,既对那些被俘虏的渔民十分同情,又十分气愤那个叫阿宝的少年的所作所为。

“等等,你说有个女人后脖子很白,是哑巴?”丁老突然问道。

白若竹有些吃惊,“是啊,难道丁老认识她?”

丁老摇头,“不认识,我就是猜想会不会是扶桑女人?”

这下子所有人都提起了兴趣,他们要去扶桑,但现在航线还不明了,如果能碰到一个扶桑人,或者对后面的路程有极大的帮助。

“单凭这些还无法确定吧?”江奕淳挑起了眉毛。

“那女子是不是身材娇小,两眼之间距离略宽?”丁老又问道,“我听人说扶桑人是这样的相貌。”

白若竹记忆力很好,她细细回忆了一下,那女子脸上虽然脏黑,但眉眼是分的比较开,跪坐在地上似乎是十分的矮小。

对了,跪坐!

白若竹突然想起了扶桑国人的习惯,那女子虽然没有端正的跪坐,但她的腿就是习惯跪坐的摆放。

“丁老猜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一个普通女人怎么会出现在黑海盗的船上,她不说话怕也是口音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她能把脸抹黑了混在苦力里面,可见是个聪明女子。”白若竹有些后悔,如果早点发现那女子是扶桑人,她怎么也要想办法把人带回来啊。

众人都觉得有些惋惜,唐枫突然说:“现在还不晚,只要能找到黑海盗的船,就能想办法把人救出来。”

“茫茫大海,怎么找啊?”丘志挠了挠头说道。

断念开口说:“他们淡水不足,就算船行驶再快,也不敢有任何的耽搁,肯定会先去找水源的。”

“这里附近没什么水源啊,否则咱们也不用那么发愁了。”丁老说着摇头,突然,他看断念,“你意思他们也会去咱们要去的岛屿,用椰子补充水份?”

“很有可能。”断念说。

白若竹突然想敲自己脑袋,她这是害黑海盗呢,还是给自己人找麻烦呢?

在海上她还是太嫩了些。

江奕淳察觉到了她的心思,捏了捏她的手说:“如果不是这样,怕是没机会找到那个扶桑女人了。”

好啊,她这也叫弄巧成拙,然后又意外弄拙成巧吧。

“希望我们能早一步抵达。”丁老说道。

很快江奕淳和莫北山他们商量起了战略部署,不管黑海盗先到,还是他们先到,势必都要打一场硬仗,所以他们必须有备无患。

白若竹则带了魏薇、乌丫和亦紫去给船上的伤员处理伤口。

这次的交战人员伤亡不大,但依旧有两人死在了大海之中。

白若竹询问了一下他们是否有家人在船上,过去慰问了一下,给死者的家属了一些抚恤金。

其中有一个死者的遗孀在船上,是做杂工的,就是负责打扫卫生、洗衣之类的活计,白若竹问她是否熟悉针线,给她调换了轻松一些的缝补工作。

这样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两天之后,船上有水手惊喜的大叫道:“我看到岛屿了!我看到岛屿了!”

那水手一激动差点没从桅杆上掉下来,惊的下面的人出了一脊背的冷汗,都埋怨他也太冲动了,但大家很快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水手们高兴的唱起了歌,歌声欢快而嘹亮,伴随着粗犷而又悠扬的歌声,船朝小岛靠近。

“断念公子,这里是你提到的小岛吗?”丁老又向断念确认了一下。

断念点头,“对,就是这里,你看岸上椰子很多。”

丁老放心下来,对众人说:“待会一靠岸先把椰子都搬上船,然后立即按江大人的安排部署起来,不能有半点耽搁。”

“是!”众人齐声答道。

随后袁立诚和冯澜影、莫北山带了一些人驻扎在船上,因为袁立诚要负责阵法,准备随时应对后面赶来的黑海盗船。

白若竹和江奕淳他们则下船上了岛,在岛上四处寻找起来。

断念毕竟没有上过岛,所以也不能完全确定有没有水源。既然来了这座岛,就不能错过任何可用的东西。

一颗颗椰子很快被搬上了船,天气炎热,白若竹怕大家中暑,给每个人分一个椰子补充水份。

她和魏薇几个姑娘没做什么体力活,干脆两个人分喝一个椰子水,结果开了口一尝,她差点没吐出来。

这哪里是清香的椰汁啊,不过为了身体着想,她还是咬牙喝了不少。

魏薇倒还习惯,就是亦紫小脸都皱成了一团,看的剑七一阵心疼,小声说:“不然你去厨房拿点白糖拌进去,应该会好一些吧。”

亦紫急忙摇头,“那更容易口渴,大家都能喝,我没什么不可以的,多喝喝就习惯了。”

这时,去岛上搜寻的一名水手跑了回来,拿了一把小野果献宝似的送到了白若竹面前。

与鲨同游

与鲨同游第三集

沈墨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主要是刚刚的那张脸,太丑了。

“皇叔,没关系的。”纳兰辛辛拉住了纳兰君若的手,还伸手将自己脸上的面纱重新取了下来,“看到了吗?我就长这样,就长这么丑,你想说什么?”

沈墨望着纳兰辛辛的脸,看着她冷漠的眼神,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但是,这一刻,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她在讨厌他。

但是,她凭什么讨厌他呢?

明明就该他讨厌她才对!

纳兰辛辛重新戴上了面纱,转身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纳兰君若的怀里,无论何时,她都希望能好好的和皇叔的朋友们相处,因为她希望皇叔高兴,可刚刚沈墨的眼神,确实是伤到她了。

别人没有关系,因为她根本就不在意,但眼前的人是皇叔的结拜兄弟!

即便她讨厌他,不想搭理他,叫他黑心鬼,也还是将他当成了皇叔这边的自己人。

而当初杨之易还有她皇叔的其他几个来过君王府的结拜兄弟,在无意中看到过她的脸的,都没有露出任何的诧异震惊或是嫌弃厌恶的表情。

“辛儿。”纳兰君若能感觉到纳兰辛辛的受伤。

就因为这个,他看沈墨的眼神就更冷了,“出去!”

沈墨这会儿,望着藏在纳兰君若怀里的纳兰辛辛,虽然,还在嫌弃纳兰辛辛矫情不要脸,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很不舒服。她是很丑啊!他又没有做错什么?

杨之易瞧着被赶出来的沈墨,同情的拍了拍沈墨的肩膀。

他能察觉的出来,纳兰辛辛虽然对他不客气,故意叫他秦大叔,但还是把他当自己人的,可这个小八呢?恐怕是被这位小公主,从心里彻底的排除出去了。

“还不滚?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纳兰君若见杨之易和沈墨还在门口站着,冷声就朝两人扫了过去。

杨之易带着沈墨就“滚”了。

纳兰君若抱着怀里的人,如何能不知道怀里的人儿的心思,这丫头虽然闹腾,但却很懂分寸,做的事情从来都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如今怕是真的伤心了。

纳兰辛辛有些累。

不只是因为沈墨,还是因为自己的脸,又或者是因为龙千月的事情,总之,就是很累。

她就这样抱着纳兰君若,睡着了。

而院子外,被杨之易拽走的沈墨停下了脚步,望向了杨之易,“四哥,我做错什么了?”

“你平日做生意,鬼精鬼精的。怎么到了这种需要用你脑子思考的时候,就如此无脑了?”

“我哪里无脑了?”沈墨不满的道,“我做错什么了吗?那个丑丫头竟然那么不知廉耻的让二哥亲她,我不过是看不过去了而已。”

“难不成,你想让我用商场上阴人的手段,去对付那个丑丫头吗?我虽然不喜欢她,但也……”也不至于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杨之易瞧着沈墨纠结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还真是从未见过小八如此纠结过,他想整人,永远都是先整了再说的,这样纠结,还真是第一次。

杨之易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沈墨的脑袋,“几年未见,你不但身高没长,脑子还钝化了。”

沈墨,“……”

“好了,别担心了,那丫头很健忘的,只要你对她好点儿,将她的吸引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让她看到你的好,她很快就会把这件事忘了的。”

“谁说我在意她的想法了?我干嘛要对她好?我讨厌她还来不及呢!”沈墨说着,丢下这么一句话,快步就离开了此地,根本不想再和杨之易说话。

但却不得不承认,他将这句话听进去了。

只是,听进去了,不代表,这个孩子就明白该怎么做了。

因为这个孩子,是个傲娇的孩子。

他吸引别人注意,对别人好的办法,就是招惹对方,欺负对方。

而站在原地,望着沈墨的背影的杨之易,笑了笑,转身望向了身后的院落。

由于是在纳兰君若的身边,纳兰辛辛醒得很熟,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傍晚了。纳兰君若也不在房间里,司琴也不知道有没有消息,她一个人待不住,就想先去刑讯室看看,龙千月怎么样了。

谁知,刚走到半路,一道身影就朝她飞速袭击了过来。

纳兰辛辛心头一惊,正要反击,就看到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沈墨,而沈墨更是趁着她不注意,一把就扯掉了她脸上的面纱,“喂,丑丫头,你有什么好遮的?你以为遮住了,你就不丑了吗?”

沈墨说完,就发现纳兰辛辛看着自己的眼神说不出的冷。

他被纳兰辛辛看的心里都有些慌。

“你……你看什么?”意识到自己居然被纳兰辛辛看到心里有些发慌,沈墨也浑身不对劲了起来,他恼羞成怒的纳兰辛辛道,“我说错了吗?难道你不丑?”

纳兰辛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绕过沈墨就直接走了过去。

“喂!”沈墨见纳兰辛辛居然无视自己,还绕开自己往前走,他转身就追了上去,还挡在了纳兰辛辛的面前,“我和你说话呢,你哑巴了吗?”

面对再次将自己拦下来的沈墨,纳兰辛辛没有再往前走,而是站在原地,就这样冷冷的盯着他,沈墨就从来没被人用这种眼神看过,一时间,他竟然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

于是,他就……

走到纳兰辛辛的面前,扯了纳兰辛辛的头发一下,然后,转身就跑。

沈墨本以为纳兰辛辛会来追自己的,他故意跑的很慢的等着纳兰辛辛追上来,但他没想到,纳兰辛辛根本就没有追上来的意思,不但没有追上来,还朝反方向走了去。

“喂!”沈墨还想追。

可刚追了两步,又觉得凭什么自己要这么追着那个丑丫头?

什么嘛!

沈墨很不爽,随后,转身,朝着和纳兰辛辛相反的方向走了去。

纳兰辛辛去了刑讯室,此时的龙千月还被绑在刑架上,只是已经看不出是人还是鬼了,即便是龙岩国的皇帝站在龙千月的面前,恐怕也忍不住眼前的人是他的宝贝女儿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