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之禁

甜蜜之禁
  • 主演:苏格拉瓦·卡那诺,蓝米达·缇拉帕,格雷特·萨博尔,宽卡雯·坦荣勒塔瑟德
  • 导演:未知
  • 地区:泰国
  • 类型:泰剧
  • 语言:泰语
  • 年份:2022
这部剧改编自小说《??????????》暂命名《甜蜜之禁》,这部小说主推禁忌之恋,作者写作的灵感来源是一首歌,歌名是《爱是伤痛》。   小说讲述了男主(Weir)与女主(Prapye)第一次相见就被她深深吸引,让他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但是女主居然是男主的奶奶,他该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心动??他只能暗暗提醒自己“她是你的奶奶”。   女主是男主爷爷的小老婆,才23岁,男主32岁,男主的爷爷是有名望的商人,后来被神秘的人谋杀了,男主作为他的养孙,来接手打理爷爷的生意。爷爷死后替爷爷照顾女主,女主很感激他,尽管男主很迷恋他的“奶奶”,但是现实让他无法如实表达心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发现爷爷的死并非意外

甜蜜之禁第一集

石千典成为植物人后不到半年,史舒眉、石浸月母女把他当成了负担,不想再照顾他,但又不愿让颜子妆接他回家,便送到了医院,石书净争取了很多次都没用,她不愿让自己父亲孤零零地留在医院。

握起他苍老的手,贴在自己脸上,石书净眼里中明显有泪。

“爸,你快醒醒,求你……”

然而,无人回答。

“你一定会醒的,我相信你不会这么丢下我们,爸……”

听见脚步声,石书净忙擦干眼泪抬头望去,陶意谦站在门口。

他是一个斯文俊秀的男人,戴着一副商务眼镜,温和从容,儒雅英俊,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很安心。

“姐夫!”

石书净站了起来。

陶意谦微笑,笑起来温暖好看。

“你怎么来了?”

她回答。

“我刚下班,过来看看爸!”

陶意谦走近了,石书净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便问。

“你喝酒了?”

男人从容点头。

“嗯!刚吃完一个饭局!”

石书净觉得陶意谦也是不容易,他是石千典最得力的助手,当年水兰破产后,他和石浸月结婚,接管了公司。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水兰完蛋了,是靠他一直撑着,一点一点扳回局面。

尽管水兰现在不及当年的规模,但发展已出人意料。

这八年来,个中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从来不说,但石书净心里都清楚。

而且他是一个重情义的男人,就连石浸月母女都抛弃了石千典,唯独他会来探望,医院的事情也一直是他在处理。

石书净沉吟一下,便开口。

“有机会你还是和姐谈谈,我妈想把爸接回家,在医院,始终不太放心,不如自己人照顾!”

男人倒点头。

“好!我会和她说!”

接下来,两人在病房坐了一会儿,便一同离开医院。

石书净见他喝了酒,开车不安全,便提议她来开车,陶意谦同意了。

高档轿车平稳行驶,石书净一般开车都很慢。

转头,见陶意谦醉得好像有点儿厉害,脸颊发红,便开了车窗,让风透进来。

窗外霓虹闪烁,灯光璀璨,洒落了陶意谦一脸。

白皙的皮肤,斯文俊秀,头发没有擦定型水,被夜风吹乱,干净清爽。

他的五官有些书卷气,气质儒雅,但石书净知道,他的温柔只对家人,在商场上,他是一个手段卓绝的男人。

否则也不能让水兰起死回生,她从小就很钦佩他的能力。

怎么说呢?

就是属于那种心有猛虎,轻嗅蔷薇的男人,温和亲切,可头脑相当聪明,很有魄力。

她有点担心他,便问。

“难受吗?前面有一家药店,要不要买点解酒药?”

然而,陶意谦轻微摇头。

“不用,那点酒还灌不醉我!最近怎么样?工作忙吗?”

见他问起自己的事,石书净便客套。

“还是老样子,朝九晚五,你呢?”

“和你一样!”

陶意谦半眯着眼睛,看着一身正装的石书净,微微心疼。

现在的她很坚强,已经能够独挡一面,工作上不需要他操心,但她一直都在伪装自己的脆弱。

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只有十三岁,而他十九,有些自闭,她主动过来和他说话,像一道阳光,温暖了他的心。

那时的她天真浪漫,他发过誓要保护她的童真,不让现实的残酷伤害她半分。

结果,他食言了,一如他曾许下过娶她的誓言。

年轻的时候,总以为只要拼命努力,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无奈造化弄人,往往事与愿违。

她没成为他的新娘,他却成了她的姐夫,这是陶意谦多年来一直过得不快乐的原因。

那一眼的姻缘,他却爱了她整整十一年,直到现在。

遗憾的是,他甚至无法向她坦白自己的感情,只能压抑在心里,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甜蜜之禁

甜蜜之禁第二集

郝世明也没有闲着,在丁天,向飞和向片三人的保护下,接近了那K省,F省和R省的异能者,在他们与异族战斗的时候,运用起霸体神功的感应能力,确认了里面再也没有异族潜伏着。

确认无疑后,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在田龙,苗文豪和万源三个分部长的带领下,众多异能者联手将城里的敌人全部拔除干净。

敌人里面最强的也就是两个大师级异能者,己方五个宗师级里,随便出一个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干掉他们。

地面上的那些叛族者和异族,也自有人去解决掉。

等到把城里露出头的叛族者和异族都解决干净后,田龙他们就开始了善后工作,以及分派出一部分人手前往W省各地去剿杀敌军。

K省,F省和R省三个分部的人,进入W省的时候,都不是同一路线,三方的目的都是省城这里,沿途经过的城市,都会顺手把在那里作乱的异族和叛族者解决掉,但总有一些地方是不在行径路线当中的。

这些地方的异族和叛族者的情况如何,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而且己方人员里,不仅混入了异族,还有叛族者,那么通过电话的方式,联系当地特管局,初管局,中管局和高管局这四个管理局的局长,询问当地发生的情况,从对方口中得知的消息,也是不能够当真的。

谁也不知道那些局长到底是异族,是叛族者,还是处于人族的阵营里,唯有派人亲自去往当地才能够排除意外。

除此以外,三个分部长还派出了一部分人手去往了严家,丁家和向家,这个队伍里面就包括了丁天,向飞和向片三人。

丁天也从郝世明那里得知了丁克的情况,知道丁克身受重伤,不知所踪,他现在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是找到丁克一起重建丁家,其二是寻找丁家的幸存者,还有联系丁家驻扎在其它时空的人手。

现在丁家也算是百废待兴了,虽然还有两个大师级的异能者存活着,但也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说不得就要放弃一些在其它时空的利益,让驻扎在外的族人回到这里,暂时先把这边的事情做稳妥来。

向家的情况,也是一样如此。

去往严家的队伍里,还包括了姬民和司才这两个宗师级实力的副部长。

严家那边的消息,已经很久没有传出来了,谁也不知道情况如何,因此有两个宗师级的一起前往那里,才比较保险。

虽然实际上龚宝强那些人是去阻击异能部本部的主力了,但是那边的情况可不是实时传递出来的,那里战况激烈,谁有那闲工夫用手机上外网实时直播战况啊。

大概整个W省里面,也只有郝世明才知道龚宝强那些人的所在,只不过这是通过控运异能的方式得知的,郝世明也就没有说出口来。

三个分部长都没有控运异能,也不知道敌人都已经去对付己方的主力了,还以为龚宝强那些人还在W省里兴风作浪,随时都可能会集结大军进攻省城,就都留在了这里。

王吉那些家族异能者,还有W省分部从严家那里逃到省城的异能者,以及省城当地的所有异能者,那些亲属都死光的,就跟着三个分部的队伍,一起去其它地方,为了杀死更多的敌人,给自己的亲人报仇。

一部分还有亲人在的,则是留在了省城。

那被秦桧和林武俩人联手抓起来的薛奇,也被分部的人拘留了起来,准备等到战后有时间了再去审讯对方是不是叛族者。

毕竟做出叛乱的,只有薛明和王吉,薛奇本人只是因为跟薛明是父子关系,才会被怀疑,但他还没有做出任何叛乱的事情。

与敌人的战斗中,伤势最轻,也可以理解为这是薛明与叛族者还有异族之间的交易,薛明投敌,却是要敌人在战斗当中尽可能的照顾自己的儿子。

而这种交易,只是薛明与敌人之间进行的,连自己的儿子都蒙在鼓里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郝世明利用闲暇的时间,问了下风游京那边的情况,得知邱建业和韩少辉都已经被他杀死了,他现在已经进入了空间里面,正在恢复当中。

乐光和季易俩人在战后,就一直缠着郝世明,想要知道风游京到底在不在W省这里。

这是郝世明在城外遇到季易他们的时候,就说起过的事情,当时风游京就说过他会处理。

风游京经郝世明提醒后,也想到了此事,就用通讯能力说道:“我可以跟他们说这是我自己独有的能力,但是以后肯定会遇到更多的事情,他们在遇到无法抵抗的敌人之时,就会想要我传送到他们身边去解决。”

“但他们是没有世界系统能力的,我传送不到他们身边去,那他们就会想我可以传送到你那里,却不能传送到他们那里,谎言终究是维持不了多久的,最终还得看你能不能接受把代理人的名额给他们两个才行。”

郝世明考虑了一会儿,就回复道:“他们两个也算是救过我和六弟的命,这一战更是帮了许多忙,以后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有得到代理人的身份名额,分出两个给他们,也是可以的事情。”

“只不过你也知道这事关重大,我觉得你要是能给他们多几次测试,这些测试都通过之后,完全证明了他们不会将事情透露出去,也不会背叛我们,我才会把代理人给他们。”

风游京爽快道:“这没问题,离开大华后,我会把他们俩人带到身边,另寻俩人负责大华方面的事情。”

“等他们在我身边证明了自己的忠诚,我也觉得稳妥之后,再告知他们真相。”

与风游京断开联系后,郝世明就与季易和乐光俩人道:“过几天风哥会把你们带到身边培养,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短时间内从G省到W省的,那你们就用自己的能力从他那里知道吧。”

甜蜜之禁

甜蜜之禁第三集

陈心洁哦了一声,有些失望,毕竟这是她认识圣远高层唯一的机会。

一会儿,她又试探着问:“七七,你以后,会留在圣远吗?”

裴七七走下天台,拍了下身上的裙子,慢慢地摇了摇头,“不会。”

她不会当唐煜一辈子的睛妇,她也不会允许自己这样。

陈心洁不再说什么,跟在她后面去了教室……

下午两点半,裴七七背着包上了公车,陈心洁站在站台上,挥了下手。

当公车开远,她的手还挥在半空中,好久,都没有落下来……

裴七七到了圣远,已经三点零五分,她换了衣服立即就进了档案室。

里面平时没有人,偶尔唐煜会过来,但这也是听说的……至今她也没有见过唐煜来过这里。

裴七七学设计,对着这些枯燥数字没有半点兴趣。

她铺了张报纸,坐在地上,将那些文件一份份地归类,又在外面的文件夹上贴上标签,四周静静的,她倒也是自在。

唐煜走进来时,就看到裴七七一个坐在地上的样子,垂着小脸,手指灵活地动着。

他看着就想起她做鸡丝面的样子,很温驯。

当然,如果她的脸上没有那副眼镜会更好。

今天她大概是忘了抹口红,或者是因为在这里觉得安全,小嘴清清爽爽的。

“总裁!”肖然在背后轻轻地叫了一声。

唐煜抬了手,肖然立即就明白了,自己退到一边去,在外头守着。

唐煜进去,顺手关了门,裴七七听到声音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有些迷惑,看起来挺可爱的。

唐煜只是看了看,然后就越过她走了进去,从书架上找着他想要的文件。

裴七七立即就站了起来,像是小学生一样侍候在后面。

唐煜微微一笑,手指穿在书架上,但是找了好久没有找到,他思索了一下开口问裴七七,“2011年三月的文件放在哪里?”

裴七七吓了一跳,然后反射性地就回答,“在第三层的最左边。”

唐煜笑了一下,然后侧着脸,“裴七七,你去拿给我!”

裴七七呆掉了,他叫她……裴七七?

他识出她了?

裴七七的眼睛睁大,喉咙也生生地咽了一下口水,身体不停地往后退,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唐煜勾了勾她的小下巴,“过来。”

裴七七仍是站在那儿,抿着小嘴,声音很轻,“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还在纠结?

唐煜将她拖了过来,“帮我找!”

裴七七机械一样地去找着他想要的文件,而他的手指没有离开她,反而是握住了她纤腰,她整个人几乎是靠在他肩上的。

唐煜很高,这样就显得她特别地纤细。

裴七七踮了脚,将文件拿下来,交给他……

然后她还是被抱着,唐煜的两手绕过她拿着文件,将她困在中间,就着这样的姿势看文件……

裴七七不自在极了,但是又不敢推开他,鼻间,满满是成年男子的气息,霸道地沾染了她。

唐煜一边翻看着文件,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早就知道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