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律师第六季

风骚律师第六季
  • 主演:鲍勃·奥登科克,乔纳森·班克斯,蕾亚·塞洪,帕特里克·法比安,迈克尔·曼多,托尼·达尔顿,吉安卡罗·埃斯波西托,斯蒂
  • 导演:迈克尔·莫里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讲述索尔·古德曼(鲍勃·奥登科克 饰)遇见毒师“老白”之前的故事,描述了本性善良的律师“吉米”转变为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无良律师“索尔”的过程。

风骚律师第六季第一集

王秀城听到吴良这样说,简直要气死了。

要苦心研究到七十岁,才能达到吴良十分之一的成就,那简直是赤果果的嘲讽啊!

王秀城难以抑制的沉声说道:“吴良,你太狂妄了,等我七十岁时,绝对能成为一代神医!我王家是中医世家,底蕴深厚,将来我必定有所成就!”

“真的不忍心打击你,你说你王家是中医世家对吧,可是从你老祖宗那辈,也没出个一代神医啊,所以人要懂得接受现实,哦对了,看你的脸色,你可能活不到七十岁。”

吴良的话中,带着几分调侃的意思。

但是,他的话也有七分道理。

王家虽然是中医世家,可是从祖上到当代,至今还没有出现过一位神医。

这不仅仅是底蕴的问题,跟气运和天赋也有关系。

而且,看王秀城青灰色的脸色,也不会是个长寿之人,此人到了五十岁左右,会气血不足,精气匮乏,容易得肾脏和肝脏系统疾病。

听了吴良所说,王秀城自然心里不爽。

但他的家族,确实没有出现过特别出类拔萃的人物,这里的出类拔萃,指的是能在历史上留名的名医。

“你根本不了解我们王家的历史渊源,我们王家祖上,是晚清时期的名医,曾经给曾国藩治过病。”自知理亏的王秀城,也只能厚着脸皮表示不服了。

“厉害了,可是史书上,并没有留下名字啊,行了,我要为患者施针了。”

吴良笑了笑,然后便专心致志的为患者施针。

医者父母心,对待病人要万分小心,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但一旦遇到正事,他比任何人都要专注。

就凭这份专注,等完事以后,说什么也要捐十台急救车压压惊。

而这时,王秀城看着吴良施针,默默的记在心里。

如果吴良真把病人治好,那么以后再遇到类似的病人,他王秀城也可以仿照吴良施针的手法,给病人治病。

其实他这是一种严重错误的想法。

吴良施针的手法,可以通玄,高超玄妙,不是王秀城一介凡夫俗子能模仿的。

因为王秀城只知其形,无法掌握其中的精髓。

若是他模仿吴良的施针手法为患者医治,很有可能将病人扎死。

终于,在三分钟后,吴良收针。

三分钟!

竟然真的只用了三分钟!

患者的老慢支,真的治好了吗?

“好了,收针,齐活。”吴良望向王秀城,淡然笑着。

王秀城重重皱了下眉头,不敢置信的走到患者面前,向患者询问了几句。

“还咳嗽吗?”王秀城问道。

患者回答:“不了。”

“感觉还胸闷吗?”王秀城又问道。

患者继续摇头回答:“一点也没有胸闷的感觉了,神清气爽。”

王秀城对患者详细问了几个问题,还给他号脉,随即他眉头一挑,满脸震惊的望向吴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脉象平稳,而且搏动有力,根本不像是病人的脉搏。

“王秀城,赶紧带我去最后一个患者的病房吧,我的时间有限,等完事,我还要回家。”吴良对王秀城说。

吴良再次将一位难缠的病人治好,王秀城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这位患有严重老慢支的病人,有着八年的病史,平时一直咳个不停,王秀城为病人进行了多次治疗,但都没有起到好效果,只是治标,无法治本。

而现在,吴良只用了三分钟,就治好了病人的老慢支,这让对方王秀城的老脸挂不住了。

这是彻彻底底的碾压啊!

可是,这时的王秀城已经骑虎难下。

他只能厚着脸皮,装作不惊讶。

王秀城一声冷笑,回应吴良说道:“雕虫小技,老慢支并不是十分难以治愈的疾病,吴良,先把第三位病人治好再说吧,呵呵。”

“是啊,老慢支确实不是很难治愈的疑难杂症,可是你王秀城就是治不好,难道不觉得羞愧吗?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中医世家,可是你不觉得其实你很垃圾吗?”吴良回应道。

“不是我治不好,而是我平时很忙,需要我救治的患者有很多,我不可能全都顾得过来,所以就遗留了一部分老患者,这就是其中之一。”王秀城找理由进行狡辩。“反正你总是能找到理由,不过你的理由并不充分,在我看来,真的很假,你算是老中医了,怎么还这么幼稚,你以为我没有准确的判断力吗?你以为我听不出来真话还是假话吗?其实只要你大胆的承认自

己治不好,我也不会嘲笑你,但你现在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真应该被嘲笑。”

吴良反感王秀城这样的人,技不如人就应当虚心请教,人活得这么虚伪,不累吗?

“行了吴良,你扯这些有意思吗?说好的三个病人,还有最后一个呢,你若是想让我服你,你必须要治愈第三个病人。”王秀城说。

“我给你免费治愈你手下的病人,凭什么?”吴良反问。

如果是为了证明自己,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前两位病人的多年慢性疾病治愈,已经足以证明了实力。

如果继续下去,即便赢了,王秀城这种厚脸皮的人,也不太可能承认。

随后,吴良又说:“王秀城,敢不敢玩点刺激的?”

“吴良,你想干什么?”王秀城很谨慎,他不想被吴良套路。

“我如果将第三位病人治好,你就是辞职,离开第五人民医院,你究竟敢不敢赌!”吴良说道:“不敢的话,就赶紧吱一声,别跟个娘们儿一眼,你们王家人不会都这么磨叽吧。”

当王秀城听到吴良提出来的赌约,眼神和脸色,无不变得凝重起来。

说实话,王秀城自我感觉,这个赌约有些大了。

“那如果你并没有治好第三位病人,你会怎样?”王秀城最关心这个。

“跟你一样,从此辞职,并发誓再也不会踏入中医界!”吴良说话,铿锵有力。

王秀城一琢磨,很明显吴良的赌约要更加大一些,如果吴良输了,那么将会付出极大的代价,比他付出的代价要多的多。

王秀城经过衡量,权衡利弊,最终决定答应与吴良对赌。

“好,我同意,赌就赌,谁怕谁!”

王秀城认为,他的胜算还是很大的,毕竟第三位病人是强直。

也就是强直性脊柱炎。属于不死的癌症!

风骚律师第六季

风骚律师第六季第二集

彭兰儿此时开了窍,感激的点头道:“清歌姐,太感谢你了,我会记住你说的。

求你一定要帮土生哥,不能让他被警察抓走,更不要坐牢啊。”

林清歌笑道:“放心吧。有我和我爸帮忙,应该不会有大问题的。

对了,我刚才对你说的,谁也不要告诉,尤其是土生,你自己记在心里就行了。”

“嗯,我明白。”

彭兰儿点头后,林清歌打了个呵欠,闭上了眼:“我要休息了,兰儿妹妹,晚安!”

“晚安。清歌姐……”彭兰儿随即揭开油灯玻璃罩,吹灭了油灯。

凌晨五点刚过,彭福海和林开泰几乎同时起来,两人见面说了几句之后,一起去了厨房。

闻到厨房飘来的米饭香,和浓郁的香肠腊肉香气,洪土生醒来后不久,就进了彭兰儿的闺房。

此时林清歌睡得还很熟,但彭兰儿已经睁开了眼,当着洪土生的面穿上了睡衣。

“土生哥,我想去嘘嘘了。”彭兰儿小声道。

“我抱你去。”

洪土生随即将彭兰儿抱起,很快进了后院,来到了李子树下。

彭兰儿将裤子拉下来后,小声道:“土生哥,我配不上你。”

“兰儿,你怎么突然说这话?你漂亮又贤惠,配我绰绰有余。”洪土生赶忙道。

彭兰儿坚定的说道:“不!土生哥,你是在大城市见识过大世面的,又有那么多家世好的女孩子喜欢你,她们中才有配得上你的。

土生哥,从你为我治病后,我就决定不做你的未婚妻,更不会做你的妻子。

但我又舍不得离开你,所以只想做你的女人,给你生养孩子就心满意足了。你一定要答应我!”

“呃……”

洪土生皱起了眉头,问道:“兰儿,你咋会这样想呢?

我们要是不结婚,就这么过的话,你会被村里人指指点点,背后嘲笑的!”

“我不在乎!只要能一直在你身边,做你的女人,生养你的孩子就行了!

总之,我绝不做你的未婚妻或妻子!”

彭兰儿依旧坚定的说起后,发出了潺潺的流水声。

“兰儿,我真的搞不懂了。

难道做我的未婚妻,办了婚宴后做我的妻子。等我们到了年纪就领结婚证,做一对合法的夫妻不好吗?”洪土生纳闷的问道。

彭兰儿摇头道:“不好!我就愿意不要任何名分,只做你的女人!

过会儿我要单独跟爸爸说这事,让他不要再说你是我家的上门女婿。”

洪土生认真的想了想,看着彭兰儿问道:“兰儿,你是不是担心什么?”

彭兰儿点头道:“土生哥,你觉得我要是做了你的未婚妻或妻子,被城里那些女孩子知道了,我们家会不会有麻烦?”

“呃……”

洪土生瞬间哑口无言,考虑了两分钟后,歉意的说道:“兰儿,是我对不起你。

这辈子我不会跟任何女人结婚,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心目中的妻子!”

彭兰儿很欣慰,她笑着道:“土生哥,我会永远爱你的。带我去你睡的房间,再把我爸叫来吧。”

“好吧。”

洪土生抱着彭兰儿进了他睡的房间,叫来了彭福海之后,就掩上门去了厨房。

此时林开泰正在切煮好的香肠腊肉,他对洪土生说道:“土生,老彭已经告诉我钱理发这小子设计坑害他的事情了。

你把手机给我用用,我给钱理发打个电话,帮老彭把事情处理好。”

洪土生皱眉道:“呃,林叔叔,我本来是打算今天去找钱理发,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长记性。不需要你出面也行的。”

林开泰严肃的说道:“土生,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要那样做的话,可就违法了。

赶紧把卫星手机拿来,我让钱理发当面对老彭和你道歉,欠条、视频什么的,都当面销毁掉。

放心,有我给你们撑腰,他不敢不听话!”

洪土生有些无奈,随即将卫星手机递给林开泰,说道:“好吧。不过那视频是可以复制传播的,万一钱理发以后四处传播,影响了彭叔名声咋办?”

“有我在,钱理发他敢?

另外,我也开导过老彭,即便视频传播出去了也无所谓,只要不承认是他,也没人会当真。

毕竟他只是个普通百姓,不用担心什么影响。”

林开泰翻看随身携带的小笔记本后,很快拨通了钱理发的手机。

他没说几句话,钱理发就表态在青坪乡政府大院里面等着他们,向彭福海郑重道歉还要做出赔偿。

想到林开泰说话很有权威,洪土生笑道:“谢谢林叔叔。我还有件事情想求你帮忙。”

“说吧。我们之间不用客气。”林开泰笑道。

洪土生马上道:“灵山村支部书记秦奋进,他胡乱宣传我跟他女儿有关系,还说我是他的上门女婿。

其实我只是回村的时候,碰巧救了他女儿,在他家为他女儿治了腿伤,此外什么都没做过。

我想请你给他也打个电话,希望他收回之前的胡乱宣传,还我一个清白!”

林开泰听了,又查找起了秦奋进的手机号码,笑道:“老秦出发点是好的,他这是在报恩。

听说他女儿去年刚高中毕业,长得很漂亮,难道你不喜欢?”

洪土生摇头道:“林叔叔,我跟他女儿只是萍水相逢,也没什么交情,不存在喜不喜欢这事……”

“嗯,老秦,土生有话要亲自对你说。”

林开泰将卫星手机递给洪土生后,洪土很快出了厨房,到了后院这才说道:“秦书记,早上好,我是洪土生。”

“土生,没想到你跟林书记关系这么好,凭着你的能力,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的!”

秦奋进笑着说起后,洪土生马上说道:“秦书记,我跟你女儿真的没做任何出轨的事情。

希望你对外澄清一下,还你女儿和我一个清白,同时收回我是你上门女婿的话。

如果我要真成了你家的上门女婿,会给你家带来很多的麻烦。

其实把关系撇清了,主要是为了你家好。”

秦奋进听了,有些冲动的问道:“土生,你这是用林书记的身份来压我吗?

玉艳这丫头真的很喜欢你!你是要让她失望吗?”

风骚律师第六季

风骚律师第六季第三集

我此时身体之所以会颤抖,也是出于人体在被刺激了之后最基本的反应,同时在我看来,我微微颤抖的反应动作也是很小,我估摸着沈佳欣可能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可是我却太低估了沈佳欣的能力。

他毕竟是龙组的成员,他的各方面能力,那都是优于常人很多的,所以说他的感知能力自然是比常人要好太多,这个时候我身体颤抖的幅度虽然不大,但他就跟我挨的很近,他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可这个丫头在感觉到我此时身体的颤抖之后,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的惊呼,尖叫了起来。

“七七,茹茹,你们发现了没有?这个家伙,刚才我在跟她耳边说话的时候,她身体颤抖了一下!”

“----”

当我在听到沈佳欣此时这般激动的话语之后,我的嘴角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两下。

我说大姐,这个事情很正常好不好啊,再说了,像这种事情也用不着到处说吧?

此时的我感觉他心中是郁闷无比,对于沈佳欣这丫头也是无可奈何,而听到沈佳欣这丫头的话,张七七和许茹两人眼神中也是不由多出了几分有趣的意味在里面。

“哟,胡不归,这家伙该不会是属于那种看上去拽的,跟个天王老子一样,但其实不敢,怎么太过于近距离亲密的和女人接触的猥琐男人吧?”

张七七这个时候是满脸笑意的说了这么一句,而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许茹是用着一种比较客观的语气说道:

“你说的这个肯定是不太准确的,他绝对不应该是属于什么猥琐男之类的类型,真正的猥琐男,那是看到美女都不敢说话的那种,他每天看我们三个,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唯唯诺诺的样子,反倒是表现得神情自若,我觉得他应该是属于那种慜感的体质,就是稍微和我们这样的女孩子接触,就会变得不正常!”

许茹这丫头说话的时候上来都比较客观,不会像张七七这丫头一般随便就会乱说,张嘴就来,可是当我才听到他说出此时的这番话之后,心中是更加的无语。

因为这个丫头现在明显就是一本正经的在胡说八道。

我什么时候又成那种比较敏感的体质啦?

这是很正常的表现好不好?如果换做是我,在你们耳边说话,你们也肯定会有这样的表现的。

我此时是在心中暗自嘀咕,但嘴上自然是不会开口说话,因为和女人争辩的男人,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男人,还别说,这一下子就是三个女人,而且这三个女人基本上都是属于那种伶牙俐齿的类型,我现在跟他们争辩无疑就是自取其辱,给自己找不痛快,本来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不说话也就算了,他们要怎么开玩笑也就开玩笑,顶多也就说几句见我不回答,他们也就是不会再这么继续的跟我耗下去。

可是许茹这丫头说这番话的时候,却是无意间给这另外的两个女人提了个行,她们三个女人不知道是待在一起久了还是怎么回事,此时倒是挺有默契,都同时把目光朝着我看去。

然后她们脸都是不由的红了起来,因为此时恰巧是早上,我又刚醒来,作为正常男人,自然是会有一些正常的反应。

这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光看见三女此时的表现,我就感觉到他们好像是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有些不正常,一时间我也是有些欲哭无泪,同时也是连忙开口解说的对着张七七这三个女人说道:

“喂,你们别这么看着我,你们听我解释一下,这个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这个样子的,现在这个事情不是你们看见这样的,也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的,这件事情是---”

“啪!”---

我此时连话都还没有说完,沈佳欣这丫头抬起手,一巴掌便是狠狠的抽在了我的脸上,这一巴掌是没有手下留情,力气非常之大,差点是没有给我一巴掌打懵逼。

“流氓!”

沈佳欣在给了我一巴掌之后,丢下两个字之后,转头便是就走,而我本来是想要开口叫住她,再好好的跟他解释一番,可我这一次连开口的机会都还没有,张七七这丫头变得直接上前,又是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思考和犹豫,抬手就又给了我一耳光。

“臭不要脸!”

说完之后,张七七这丫头也是学着刚才和沈佳欣一样的动作,转身气鼓鼓的离开,好像是都不屑于和我在多说一句话一样。

“------”

看着两女离开的背影,我此时也是欲哭无泪同时我就看见此时许茹这丫头也是一步上前,我是下意识的作出了一个用手挡的姿势。

我刚才都已经挨了两巴掌了,我现在可不想在白白的挨一巴掌,许茹到是比张七七她们两女斯文很多,见我此时这幅样子也没有,要做出抬手打人的动作,甚至于都没有说话骂我,只不过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摇头快步的离开。

看到这三个女人此时的这幅表现,我是差点没有忍住哭出来。

我这才刚刚睡醒,冤枉不冤枉啊?

虽然刚才的事情我自认为觉得冤枉,但像这种事情,我自己本身是不占理的,也就只能是算是做哑巴亏了。

而我现如今脸皮厚的水平也早,已经是练得炉火纯青,所以说,虽然刚才的事情尴尬事的确尴尬了一点,但我还是能够很好的调节过来,在车上稍微得躺下休息了一番之后,我也是装出一副没有什么事情的样子起了身。

而这个时候,其他的人早就已经起来,我就是起来最晚的一个。

“不归,你醒了呀!我们刚刚去采了一些果子,还有找了一些干净的水,你先吃点果子,喝点水,然后我们继续赶路,争取在今天晚上的时候就赶到我们所要去到的国家!”

这个时候赵阳是开口对我说了这么一句。

而听到赵阳的话之后,我也是点了点头。

说实话,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和我们要去的目的地并不是特别的远,如果在国内的话很有可能半天时间就到了,但可惜这里不是国内,国内是有高速公路的,而且很多地方都是修路的,你开车的时候速度可以提到很快,不用说,因为担心没有路,所以走一些弯路,但是在这个国家,在这里却不一样,在这个国家公路很少有,就算是有也是坑坑洼洼,很多地方是不通路的,你要去到那里必须要自己想办法走其他的路,这样一来的话,在国内半天的路程在我们这边就要花费,一天两天,甚至更多的时间。

伸了一个懒腰,我也是不客气的吃起了,准备好了一些水果,还有饮用水。

不过在我吃的时候,我却是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张七七这三个丫头此时正站在不远处,不知道是在嘀咕些什么。

最为关键的是,这三个丫头在低估的时候,还时不时的会把目光看向我这边,光是从他们此时的这番表现里,我就能够大概的看出这三个丫头现在肯定又是在琢磨安排什么事情。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现在安排的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和我是有关系的。

一时间我也是不由的叹了一口气,我遇见这三个丫头,那绝对是我上辈子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