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上错身第二季

  • 主演:JoshStamberg,AprilBowlby,BenFeldman
  • 导演:James Hayman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Lifetime今天宣布,《美女上错身》(Drop Dead Diva)第二季将于6月6日开播。第二季依旧13集。   另外前《美国偶像》评委Paula Abdul在第二季中将继续客座演出法官。   《美女上错身》讲述一位美女上天的灵魂附到了一位胖女律师的身上,从此这位胖女子的生活,事业都起了不小的波澜。这部喜剧色彩的律政剧穿插着生活、工作,谈感情和事业,插曲也很好听。这部剧仍然强烈推荐给女性观众。

美女上错身第二季第一集

“我相信你。”

君墨璃言简意赅道。

“嗷嗷。”小白软软的叫了一声。

一道道加油声中,慕倾染缓步走下台阶。

当看到走到场地中央的慕倾染时,观众席上的观众,顿时变得无比沸腾起来。

“你们看到了没有?那个就是本次内部考核的第一名。”

“看起来好年轻啊。”

“竟然连药仙门和药王风池的弟子都打败了,实在是太牛了。”

“是啊是啊,她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一道道兴奋的讨论声,传入耳中。

慕倾染在场地中央站稳脚跟。

迎面,楚仙儿大步走来。

在经过她的玉台时,故意狠狠地撞了慕倾染的肩膀一下。

“慕倾染,待会儿,本小姐就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才。”

楚仙儿阴测测的咬牙,在慕倾染耳侧怨恨的低语道。

“彼此彼此。”

慕倾染语气冰冷锐利的回答。

“你……哼,就再让你得意几分钟。”

看着慕倾染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容,楚仙儿从心里气急败坏道。

一跺脚,朝场地左侧自己所在的玉台前走去。

场地中央,所有人都在自己的玉台前站稳了身子。

一筐筐足有半人多高的大筐、连同一整筐花花绿绿的药材,被飞快的搬了上来。

“这是?”

低头看向玉台上面那筐草药,慕倾染皱了皱眉头。

无声放出神识,飞快的朝上面扫去。

敏锐的神识覆盖下…

慕倾染惊讶的发现,这里面竟然混杂了各种药材、杂草、枯藤甚至魔兽的皮毛和爪牙。

火老站在贵宾席上,环顾了一圈下面一个个神色呆滞的炼药师们。

一双苍老的目光中,顿时精光一闪。

运起灵力朝全场大声宣布道。

“第一轮,在面前这只筐子里,找出指定的药材。然后根据公会提供的药方,炼制相应的丹药。”

此话一出,场下不少炼药师,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玉台上面的药方。

连忙手忙脚乱的拿起来查看。

慕倾染低头,发现一张薄薄的纸张,被平贴在玉台上面。

她伸手拿起来。

只见纸条上面,写着“强力丹”三个大字。

火老的声音继续响起:“符合药方材料的药材,公会共准备了三副。比赛时间为两个小时,逾期则为淘汰。现在第一轮比赛,开始。”

火老的话音一落,整个广场募然间安静下来。

场地中央,所有的炼药师全都抱起巨筐,开始手忙脚乱的辨认起药材来。

近千人的场地中,所有人都双手飞快的翻动着药材。

那细小的“沙沙”声,充斥在会场的每一个角落。

听上去,反而比任何巨大的响动声,都要惊心动魄、让人捏一把汗。

玉台后面。

慕倾染并没有着急挑捡药材,而是拿起那张药方,再次认真的浏览了一边。

这副强力丹是二品丹药。

虽然品阶并不高,但是所需的材料,却有足足八种。

其中,甚至还有一味碧泽鲶的鳞片。

慕倾染挑了挑眉,低头扫了一眼巨筐里那些混杂在一起的材料。

心里忍不住发出一阵赞叹。

要在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内…

不仅需要挑拣出八种材料,确保每一株都准确无误。

而且还要保证强力丹的品质。

这已经不单单考验炼药师的水平,而且还考验其眼力、心态以及对时间的掌控能力。

“果然不愧是炼药师大会。”慕倾染由衷的感叹出声。

这样的综合考量…

远不是寻常比赛能够相提并论的。

左侧的玉台后面,楚仙儿和司徒娇两人,已经开始了对药材的挑捡。

斜眼看了一眼站在原地,正纹丝不动的慕倾染。

楚仙儿顿时从嘴里冷笑了一声。

“哼,贱人就是贱人,没见过市面。你当真以为,堂堂炼药师大会是寻常规格的比赛吗?肤浅。”

“会生火提炼又怎么样?遇到这种大场面,本小姐看你这个贱人,还有什么本事。”

楚仙儿阴阳怪气的思索间,已经幸运的从筐子里找到一株七星草。

在她旁边,司徒娇也是一脸鄙夷的看了慕倾染一眼,抓紧翻找起所需要的药材来。

观众席上。

众人看着纹丝不动的慕倾染,一脸纳闷的面面相觑。

“咦,你们看,那个慕倾染怎么没有开始挑捡药材?”

“奇怪。难道她不知道比赛已经开始计时了吗?”

“难道说,她觉得赢的太容易,所以故意让别人几分钟?”

一道道纳闷的猜测声中,君景焰也是一脸奇怪的眨了眨眼睛。

“真是奇怪。男神师兄、南宫师兄,你们看倾染姐姐为什么不动了?”

“小姐她,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兰儿小脸担忧的抱着小白说道。

“嗷嗷。”

小白也是从兰儿怀里半探出身子,一副十分忧心忡忡的模样。

就在众人压低了声音讨论的时候。

玉台后面,慕倾染终于动了。

只见她飞快的拿过巨筐,十指迅速的探进筐子里。

手指飞动间,开始快速挑捡起筐子里的药材来。

慕倾染挑捡的速度十分快。

才短短两分钟的工夫,已经挑捡出了两株新鲜的七星草,迅速丢在玉台上。

那与四周格格不入的迅捷速度…

顿时引得周围观众席上,发出一阵阵响亮的惊呼声。

“你们看,慕倾染她已经挑选出两株药材来了。”

“好快的动作。”

“连看都不用看,就能准确挑捡处药材,简直太牛了。”

一道道兴奋不已的欢呼声中,慕倾染的右手已经迅速夹起第三株七星草,飞快的放在玉台上。

哗!

观众席上,又是一阵阵欢呼声爆开。

“可恶,这怎么可能?”

一旁,原本还遥遥领先的楚仙儿,当余光瞥见慕倾染的速度时,顿时不可思议的惊呼了一声。

她面前的玉台上面,此刻只孤零零的摆了一株七星草和一株紫尾花,这还是她花了足足十多分钟才找出来的。

在她旁边,司徒娇也差不多只挑出两株。

而在右侧的石台上,慕金凝也才刚刚挑拣出第三株而已。

“可恶。这个贱人,怎么会速度这么快?”

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三株七星草,慕金凝暗地里死死的咬牙。  这种逆天的速度,她打死也不肯相信。

美女上错身第二季

美女上错身第二季第二集

倾儿莫名其妙,心想照片除了能拿来看还能干什么,总不至于当柴火烧吧?

但是当她触及少年灼热的眼睛,她忽然福至心灵,恍然大悟。

倾儿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眼睛也越睁越大,写满了不敢置信的羞恼。

“你……”她大怒,狠狠的推了他一把,“你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都在想什么!”

阿曜被她推倒在沙发上,也没生气,只是咳嗽更剧烈了几分,当然,他一边咳,一边还在笑,倾儿更是被他气到无语。

“我说过好几次了……咳咳。”他抬起眼睛,认真的强调,“我真的不小!”

……这死小子还在开黄腔。

倾儿冷笑了一声,一把拽过抱枕,兜头捂在他的脸上:“我可没看出来!”

话是这么说,她的目光依然情不自禁的瞄向了少年的某个地方……好吧,穿着浴袍完全看不出来。

倾儿略有些遗憾的收回目光,起身去开门,刚才客房服务的铃声响了。

阿曜把抱枕从脸上拿下来抱在了怀里,脸上依然带着笑。

没多久,倾儿拿着感冒药和一份打包好的快餐回到了客厅,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抬头却见少年正冲她笑,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让他的笑容显得格外灿烂,连病容都减了好几分。

不得不说,当真是好看。

倾儿莫名觉得脸颊有些发烫,不禁白了他一眼:“你笑什么笑?赶紧吃药!”

“倾儿姐姐这么关心我,我很开心。”他微哑的嗓音含着几分笑意,一瞬不瞬的望着她。

彼时倾儿为了方便从袋子里拿东西,是蹲在茶几边上的,坐在沙发上的阿曜足以俯视她,在这样的高度差下,他灼热的目光蓦地多了几分深邃和温柔。

气氛陡然变得暧昧起来。

倾儿只觉得脸颊更热,心跳也开始不受控制,几秒后,她恼羞成怒一般的把感冒药丢到了他的怀里:“你自己吃!吃完了就回房间睡觉!”

说完她起身就要离开。

然而这一次她却没能成功,因为少年倏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嗓音依然缠着几分气息不稳的笑意:“倾儿姐姐,你再陪陪我好不好?”

倾儿被他嗓音里的那一份好似了然的笑意给撩的心尖发痒,她一边气愤自己的不争气,一边又气这小子的没大没小……她总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作为长姐的威严就要丧失殆尽了。

于是她咳了一声,正色道:“都陪你这么久了,还不够吗?我要去隔壁看看云峥哥哥……哎哟!”

倾儿话未说完,手腕就传来一股大力,拽的她重心不稳,不得不往沙发上摔去,就这么整个人都扑到了阿曜的怀里,倾儿气的立时就要爬起来,结果却被阿曜抱了个满怀,她越挣扎这小子的手臂收的越紧。

她愤怒的抬头,却见少年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殆尽,毫无血色的脸上唯有一双黑眸亮的迫人。

“我不许。”他的声音沉闷又沙哑,每个字都好似从齿缝中挤出来似的。

美女上错身第二季

美女上错身第二季第三集

顾俊毅从地上坐起来,幸亏她家休息室的地板都是地毯式,本来就是可以躺在上面睡觉的。即使躺在上面一夜也没有问题。

小谷过生日的时候,大家是齐聚在餐厅吃饭。等到两个孩子出去了。四个大人为了彻底的放松一下,就来到了休息室里喝酒。

一喝就都躺下了,而且睡了一夜。

顾俊毅醒来,看到了蹲在面前的肖丽雅的时候,他是很温暖的。但是他真正要看到的人不是肖丽雅啊?他想看到的是那对狗男女,可是他们不在这里。

“他们在哪里?”顾俊毅又问了一句。

肖丽雅转头看了看外面,灿烂的阳光照射进来。肖丽雅指着照射进来的大片大片的阳光,似是很好笑的道,“老弟,你看看几点了。太阳都照着屁股了。人家喝得都少,早就醒了。你姐夫哥在卧室的床上休息呢。你家桐桐回家换衣服去了。”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你姐夫哥刚才拖了你半天没有拖动,才让我把你弄醒,问问你要不要接着上床休息?”

说完,他指着楼上道,“我们家楼上多得是这种休息的房间,你可以找一间随便躺下休息。”

顾俊毅停顿了一下,脸色有些发寒。他的心中此刻是极为复杂的。夫妻两人同时在别人家里喝酒,这妻子走了,没打一声招呼,留下醉酒的丈夫就走了。这还叫夫妻吗?

看来这个伊雨桐是真的想和他分手了,即使是表面的文章她也不愿意做了。哪怕是象征性的推他几下,叫不醒再走,他也有面子啊?人家无视他的存在,醒来就走了。说是回家换衣服了。

他在心中冷冷地哼了一声,难道这两个狗男女等不及了,换上衣服还要继续约会吗?

若是他和肖丽雅联合起来,说不定可以遏制一下这对狗男女,可是肖丽雅现在是蒙在鼓里。他虽然痛苦万分,但是肖丽雅不是啊?她满脸的幸福。

难道他能告诉她,其实你老公半夜不是摸错了人,就是真真正正的搂住对方的,而且无视我们。

若是那样说出来,后果可能是不堪想象的。以肖丽雅的性子,可能此时此刻她就发出来。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现在两人还是偷偷摸摸,若是公开了,说不定两人就光明正大了。

反正已经不要脸了。再不要一次脸,又能如何?

“你把姐夫哥锁得紧紧的......”顾俊毅低着头说出了这句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说。他相信当时那个贺知礼的老婆点醒她的时候,人家也是认真的,只不过她没有当真而已。

这句话那么的让人浮想联翩,若是敏感的女人,肯定会从这句话里听出什么的,但是肖丽雅没有。

她笑了,而且笑得爽朗、自然,继续道,“你姐夫这么老实的人,还用看啊?昨天夜里本来是寻找我的,结果抱错了人,抱着你家的桐桐了,一直给我道歉呢。”

顾俊毅听到这里笑了,狠狠地骂了一句,道,“真他妈的缺德!做人可以这么无耻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