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上错身第五季

  • 主演:布洛克·艾略特,艾普尔·鲍白,本·费德曼,杰克逊·赫斯特
  • 导演:Hayma Washington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美女上错身》(Drop Dead Diva)迎来一则好消息。虽然Lifetime台在年初决定取消该剧,但近日该台已经改变想法,续订第五季。早前制作室和电视台就第五季削减资金问题形成纠纷,现在双方已经达成了协议。志气高昂的模特死后被困到了胖胖律师简的身体里,故事围绕简的律师生涯展开。《美女上错身》第四季结局收视率创造全剧新高,达到276万。该集以一个重大转折收场,简的未婚夫去世,简真实的灵魂回到其未婚夫的身体里。

美女上错身第五季第一集

楚念西是真没生气了,陆尧还有点不信。

粉红豹就摆在床头,他抓过来揉了一把。

最近的拍摄有点紧张,陆尧心里确定楚念西应该不会玩消失了,稍微踏实了一些。

楚念西一觉睡醒,他现在起的晚,通常就不吃早餐了,等快中午的时候直接去餐厅吃午餐。

午餐比较丰富,而且在餐厅吃午餐的人少一些,陆尧他们拍戏的地方离民宿还是有点距离的,中午一般都是吃盒饭。

他给自己要了两个菜,又要了一碗这边的粗粮粥。

正吃着呢,餐厅进来三个人。

楚念西一眼就认出那个耳朵上戴着耳机的女人就是上次微博上跟陆尧一起在酒店被拍到的陆尧上部戏的女主角,那个绯闻对象。

叫什么名字楚念西忘记了。

离得近了楚念西发现这个女人跟陆尧年纪差不多大,他看了看对方的面相,俊脸一沉。

这女人不是个好女人,不是陆尧的良配。

他看得到陆尧身上的红线,但奇怪的事陆尧身上的红线只能看到一头,另一头他看不见。这种情况要么就是陆尧的良配还没出现,要么就是隐藏了他看不见。

如果连他都看不见的红线……

楚念西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小手指……他看不见自己的红线。

就像医者不自医,他们这种人也没办法给自己算命。

“凳子太脏了,你还不赶紧用湿巾擦一擦?”女人的声音有些烦躁:“这些桌子也是,也不知道都有哪些人坐过,这地方这么穷,我真是吃饱了撑的跑到这鬼地方来受罪。”

小助理一遍道歉一遍擦凳子:“乐姐对不起,我没注意,你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好。”

“快一点。”

“好了好了,乐姐你坐。”

“还有桌子。”

“我擦,马上擦,乐姐要不你先看看菜单?做了这么久的飞机,你肯定饿了。”

一会儿就有服务员送来了菜单,刚才还疾言厉色的女人立刻朝服务员甜蜜一笑:“谢谢。”

毕竟是个当红的女明星,服务员看了一眼就激动的不行。

“你是宋乐,你居然是宋乐,啊啊啊,你来这里是来探班的吗?”

“是啊,老朋友在这里拍戏,来看看他。”

“你说的是陆尧吧?对对对,他就在这里拍戏,陆尧他们整个剧组都住在我们民宿呢。”

“是呀,就是陆尧,真是辛苦你们啦。”

“哎呀不辛苦不辛苦,乐儿真是人美心善啊,说话好温柔,爱了爱了。”

“谢谢,等我和陆尧的剧开播,一定要支持呀。”

“一定的,我本来就是陆尧的路人粉呢,他演技没得说。人虽然看着冷冷的,但是人品正直,特别踏实敬业呢,我都块路转粉了。”

宋乐刷了一波好感后见这服务员居然是陆尧的路人粉,并且一个劲儿只夸陆尧提都不提她,瞬间失去了先聊的兴趣,拿起菜单点了好几个菜。

上了菜,等服务员一走,宋乐就沉下了脸:“这是人吃的吗,这一大盆是什么东西?”

小助理尴尬解释:“这边的炖菜比较出名的,乐姐你尝尝,很好吃的。”

“这么大的油让我怎么吃,这家就没有能吃的菜吗?”

小助理:“……”

虽然骂,宋乐还是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边吃边发脾气。

小助理脑袋垂得低低的,只能安抚:“乐姐,还有人在呢,你、你小声点。”

这会儿刚十一点,餐厅里就两桌,另一桌就是楚念西。

宋乐看都没看楚念西一眼,“土包子。”小助理倒是仔细看过楚念西了,觉得十分尴尬,低声道:“乐姐,那个人看了我们好几眼了,你小声点。并且我看那人好像不简单,身上穿的都是高奢的牌子,手腕上的表

小一百万。”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土包子呢?

宋乐愣了一下,不过依旧没当回事,“不到一百万的表也好意思戴出来。”

小助理:“……”

楚念西却相当震惊,下意识看了眼腕上的手表。

他本来不喜欢带这玩意儿,是陆尧给他买的,非要他戴着。

虽然他对现在的钱没什么概念,但也知道一百万不是个小数目,因为陆尧以前计算过彻底翻修道观大概就要一百来万。

看陆尧和洛儿的表情,他知道一百万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其实楚念西对翻不翻修道观完全没有执念,随两个徒弟折腾。

这表居然这么贵,陆尧个败家玩意儿。

吃完饭,服务生见他开始喝茶了,赶紧跑过来::“楚先生,今天的菜合你口味吗?”

“好吃,明天中午有锅边馍是吧,几点出锅,我早点过来吃。”

“大概十一点就出锅了,玉米都是从南方送来的,下午才到。”

“行,我知道了,饭钱还是挂陆尧账上。”

“好咧,不过楚先生你不用每次都提,陆老师之前就特意交代过了,你的一切花销只管记账,你不用管。”

楚念西有点不好意思,其实陆尧有给他现金,也帮他开通了网上支付,他是嫌麻烦。

而且他算数不好,现在算账真麻烦,他又不能总是赏人家金豆子金叶子。

见楚念西起身,服务员又问了一句:“你今天还要去山里转啊?”

“嗯,溜达一下,反正闲着也没事干。”

等楚念西一走,宋乐就叫住了服务员,“刚才那个人是陆尧什么人?”

“听说是朋友。”

“朋友?”

“嗯,楚先生是陆老师带过来玩的,不过陆老师太忙了,楚先生一直自己玩儿。”

小助理尴尬的都不行了,刚才宋乐的声音可不低,那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不过走的时候看了宋乐一眼。

小助理觉得,那个长得还挺好看的男人肯定听到宋乐说他土包子了。

“乐姐,以后咱们说话还是注意点……”

“怕什么,一个陆尧而已,我怕他不成?”

“可是公司都在说陆尧今年拿视帝稳了,他的电影也要在暑假档上瘾,眼瞅着要爆……”

因为宋乐跟陆尧合作过,他们公司明显就是想让她跟陆尧搞好关系。毕竟是前“绯闻女友”,只要跟陆尧走得近,分分钟就有热度。可是宋乐这性子,小助理也是愁的不行。

美女上错身第五季

美女上错身第五季第二集

第14章 安安,嫁给我吧

看着被迎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的人,站在舒玉静身后的江慕安扶着沙发靠的手不由乱自主地攥紧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白御齐竟会带着他的父母来到江家,并且……向她提亲。

她明明记得很清楚,前世爆出丑闻之后白御齐并没有立即上门提亲,而是私下追求她,慢慢得到她的心才来提亲的。

这一世,他们根本没有发生关系,他怎么会贸然来提亲?

江慕安的脑子有些乱,隐隐好像想到些什么,又感觉有点儿模糊,理不清。

“提亲?白兄,你是说你是来提亲的?”江立言坐在主位上,一脸震惊地看着白父。

“江叔叔,我对安安一片真心,求江叔叔成全。”不等白岳开口,白御齐便情真意切地说,“昨晚的事……我没想到会传到网上。我很抱歉,给你们、给安安添麻烦了。不过请你们放心,我是真心喜欢安安,我会负责……”

“等等。我不懂白大少在说什么?昨晚我们发生什么事了吗?”江慕安懵懂地眨了眨眼睛,看向江立言,“爸,昨晚我不是喝醉了,你送我回公寓的吗?”

江立言一怔,下意识地道:“是、是啊。昨晚我送安安回家的,能发生什么事?网上的照片根本就是假的、都是假的!”

江慕安在心里给自己老爸点了个赞。

她没想到,这个谎言本来只是想安抚妈妈,这时候竟派上用场。

白御齐啊白御齐,江语嫣啊江语嫣,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算盘啊。

故意炒热搜,让所有人都指责她,这个时候白御齐再出来充当白马王子,拯救她吗?

哼,做梦。

江慕安悄悄拿出手机,给冉冉发了一条消息。

她不会给任何人算计她的机会。

“江叔叔,这……昨晚安安确实是跟我在一起,不然也不会有那些照片了。”白御齐诚心诚意地说道,“我对安安真的是真心的。您可以让我跟安安单独谈谈吗?”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江慕安身上。

江慕安刚好给冉冉发完消息,抬起头,一脸淡定地说:“好啊,单独谈谈。”

“安安,去你房间吧。”白御齐起身,微笑着提议道。

想得美。

江慕安正准备推辞,一直没哼声的江老太太突然开口说道:“去书房,不要关门。”

老人家思想比较保守很正常,江慕安却从奶奶的话里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关心,心里暖暖的。

这种源于亲人的关心,她有多久没有休会到了?

她觉得,能够重生一次,真的很好。

江慕安带着白御齐来到书房门口,将白御齐请进去后,她随手将门带了带,虚掩着没有关上。

“安安,嫁给我吧。”白御齐转身,温柔地看着江慕安,满目深情地说,“从第一眼看到你,就深深地被你迷住了。我是真的喜欢你。”

呕……

如果没有经历过上辈子的事,只是二十岁的江慕安这样一个从没谈过恋爱的少女,陡然听到他这么深情的告白,搞不好真会被感动。

可经历过上辈子的事,江慕安只觉得恶心。

“安安,嫁给我好吗?我可以帮你澄清一切绯闻,绝对不会影响到你的未来。”白御齐温柔地说道。

美女上错身第五季

美女上错身第五季第三集

叶柠想笑,“你找人想要拍我的视频,让我被轮的时候,你怎么没觉得自己狠毒?”

安可儿脸上一沉,低下头去不敢看人。

那天看来是真的发生了,但是被她躲过去了。

但是,她有什么证据说是自己呢。

“你怎么知道是我做的,我根本没做过,你有证据吗,你就这么折磨我。”她又看向里面的慕夜黎,“慕总,您要为我做主啊,是她胡乱陷害我,她好恶毒,就是故意想要羞辱我,我……”

慕夜黎却仍旧直直的坐在那里,不为所动。

叶柠道,“不开始是吗?慕七。”

慕七听令,上去先给她来了一巴掌。

这一下,让她整个脑袋都晕了起来。

脸颊也马上肿了起来。

一个男人的一巴掌,怎么都比女人力气大的多啊。

她觉得自己嘴巴里都有血腥气了,看着慕七,整个人颤抖起来,不敢再有任何话,赶紧单腿立了起来,站在那里,衣衫不整,样子滑稽又可笑。

江郁白当即在里面笑了起来,说,“叶柠有你的啊,这样玩。”

叶柠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叫她想弄我。”

叶柠回过头,继续坐了下来。

江郁白马山让人开了个好酒,给每人倒了一杯,让大家一起来品尝。

安可儿站在那里,没一会儿就浑身酸痛,可是看着面前铁面阴寒的慕七,根本不敢动一下。

看着前面的人一直在品酒聊天,而她就好像是个傻子一样站在这里,玩偶一般的被人看着,她的眼泪更簌簌的流了下来。

见慕夜黎终于又看向了自己,才呜咽着道,“慕总,我真的没有,你看看,她这么会折磨人,这么恶毒……”

慕夜黎一笑,那样子更显渗人,看的人不禁一冷。

“怎么,我慕夜黎的女人,就该如此,你有想法?”

“……”

安可儿心里一滞。

慕夜黎再次将叶柠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来。

叶柠抗议,慕夜黎抓着她的手道,“再动,再动小心我亲你。”

“……”

江郁白吃惊的看着慕夜黎,在一边扇着风大呼,“辣眼睛啊,不带你们这样的,叫我们来就是来秀恩爱的是不是。”

慕夜黎不为所动,仍旧旁若无人的圈着叶柠在自己的怀里,“叫你们来不是来看好戏的吗,怎么,不好看吗?”

欧阳跟江郁白一起看了眼下面,“好看,尤其刚刚那一段,哎,她不会是以为自己是来被你宠幸的吧,真是,你也太毒了,让人带着希望来,结果就给人家这么一个结局。”

下面,安可儿听着,更觉得心痛,在那哭着哭着,却不小心脚尖沾地。

一个巴掌再次打了过来。

她哭着赶紧收了回去,看着前面的人,对慕夜黎大叫,“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安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你们这样,这样给我等着……”

叶柠听了,摇摇头。

这个家伙,敢在这些人面前这么说,现在,可真是没人能救得了她了。

江郁白果然的眼底一深,“哈,好,好……”

在他们面前,也敢说自己是有头有脸的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