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上错身第一季

  • 主演:布洛克·艾略特,本·费德曼,杰克逊·赫斯特,艾普尔·鲍白,赵牡丹,乔什·斯坦伯,凯特·勒维宁
  • 导演:詹姆斯·海曼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Deb(布鲁克·奥赛 Brooke D'Orsay 饰)是个艳冠群芳但是学识浅薄的美人,梦想自己有一天能成为超级模特,却在一次严重的交通事故中丧命。在去到天堂后,被天堂守门人Fred(本·费德曼 Ben Feldman 饰)拒之门外,就因为判定她是个性浅薄的中庸者,无法入天堂也无法去地狱。她因为和Fred起争执按动了返回人间的按钮。但是意外再次发生,她居然上错了身。进入Jane(布洛克·艾略特 Brooke Elliott 饰)的身体,一个聪明睿智、很有主见、热爱工作、忠于职守的女律师,唯一的缺点是太胖了。无可奈何的Deb只能在守护天使Fred的帮助下她开始作为Jane生活。没有了美貌的她要如何在人间生活,她又要如何才能找回自己的过去呢?

美女上错身第一季第一集

第832章 让你们恢复感情

白果儿话音未落,曲老太太和钱子轩不由自主相视一眼。

“你们在说什么?”滔滔好奇地问。

神马第二股东,神色代理……他神马都听不懂哎!

“这些你还不懂。”白果儿柔声说。

“……”滔滔嘟着嘴儿瞅了瞅白果儿,转向曲老太太,“太奶奶你告诉我。”

“先回去吧!”曲老太太含笑摸摸滔滔的小脑袋,“今天家里有两个厨师帮忙,做了滔滔最喜欢吃的菜。”

“……好吧!”滔滔无奈地扁扁嘴。

他警戒地瞅瞅白果儿,悄悄走向曲老太太另一边,和白果儿保持距离。

“这孩子……”曲老太太看上去有些无奈,“也不知怎么回事,果儿这么好,他就是和果儿不亲。”

“可能先入为主吧!”白果儿笑盈盈地道,“瞳瞳和我之间以前有些误会,生疏了。滔滔又是瞳瞳的粉丝,所以……”

白果儿状似无奈地摊摊双手:“慢慢来吧。”

一路说着,几人下了电梯,上了车。

不一会便回到半山园。

曲老太太没有骗滔滔,果然家里两个厨师都在,餐厅内已传来饭菜香。

色香味俱全的餐桌上正冒着热气儿,让滔滔差点流口水:“太奶奶,我要吃好多好多。”

曲老太太凝着活泼的滔滔,眼睛慢慢湿润了:“嗯。”

她站在餐厅正中,不怒自威:“今天滔滔健康归来,是我们曲家的大喜事。你们都别忙了,都过来用餐,热闹点儿,让滔滔多点福气。”

曲老太太下令,和心居内的所有人自然听令。

乔玉华头一个赞成:“是呀,大家都一起祝福我们滔滔,以后健健康康,无病无灾地活到一百二十岁。”

曲老太太顿时眉开眼笑:“说得对。”

她和两个特助笑了笑:“你们也别客气。你们看护滔滔一天,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在曲老太太的带动下,静寂了好久的和心居,难得地再度热闹起来。

热闹中,曲老太太的只觉衣角被扯住,她这才转过身来。

原来是滔滔正在扯她,希望引起她老人家的注意。

“怎么啦?”曲老太太笑眯眯地握住滔滔的小手,“不是说闻着饭菜香吗?快坐,我们开餐。”

“不。”滔滔仰高小脸,“太奶奶,我想哥哥也来。”

曲老太太顿时高兴了:“对呀,做了这么多菜,应该把淘淘也叫来。不,顺便把老二也请来吧……”

提到曲一鸿,曲老太太兴奋的神色微微一僵。

这几天,她几乎每天都亲自上和华居,用好几种方式和曲一鸿拉近乎,可惜从来没有一次能得到曲一鸿的认同。

她现在的心意对于曲一鸿而言,似乎隔靴搔痒,毫无用处。

“老太太,还是只请淘淘过来吧。”钱子轩在旁比较冷静,“老太太你不要去请,就让滔滔去请。”

曲老太太沉吟数秒,无奈地点点头:“你说得对。”

她转向滔滔:“去吧,去喊淘淘过来。太奶奶等你们一起再开餐。”

“耶——”滔滔顿时振臂欢呼,“太棒了!”

话音未落,滔滔已经小跑着向门口,很快消失在夜空中。

“看来滔滔复原得很快。”钱子轩淡淡一笑,“看上去很不错。”

“是啊!跑得兔子一样快。”白果儿甜甜地笑着,“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孩子嘛,到底治愈能力好些。”

曲老太太忙着吩咐:“把那份三鲜汤先热着,滔滔喜欢这个。”

被忙着挂念滔滔的曲老太太无视,白果儿神情微微尴尬。

但也就是尴尬了那么一下,白果儿再度绽放笑容:“奶奶喜欢热闹,还可以让曲四少他们几个来啊!”

钱子轩飞快扫视了白果儿一眼,神色间掠过一丝诧异。

“他们几个?”曲老太太冷冷一哼,“为了股份,他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奶奶吗?”

这段日子,她都看透了。

“心里当然有奶奶啊!”白果儿笑着,娇声道,“别人我不知道,曲白心里肯定有奶奶。”

本来一脸不屑的曲老太太,闻言面容缓和了些:“就他还好点。”

“曲白一直最疼老太太,也疼滔滔。”白果儿柔声说,“瞧他昨天还去医院看望了滔滔。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都很关心奶奶和滔滔。”

“这倒是。”乔玉华在旁道,“五少倒是对滔滔不差。”

曲老太太摇摇头,长叹一声。

数秒后,她又点点头:“让曲白来吧!果儿,你打电话给曲白。”

“我?”白果儿张大小嘴,有些无奈,“奶奶,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曲老太太深思着,道,“你以前和曲白认识,有交情。你叫他来,他肯定来。”

白果儿眉梢眼角都是受宠若惊的笑意。

然而,她却谦恭地起身,乖乖站在一边:“奶奶,我还是不适合和他接触。虽然沉江弃我而去,我在曲家也没名分。可说到底,我就是他嫂子,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曲老太太眼睛似乎隐隐一亮。

然后,曲老太太深思的脸渐渐噙了笑容,点点头:“果儿,我果然没看错你。”

“谢谢奶奶的厚爱。”白果儿说。

“果儿,你这样,倒让奶奶更加信任你了。”曲老太太感慨着,“我果然没看错你。”

白果儿看上去乖媳妇似的,笑而无声。

曲老太太含笑道:“坐下吧!我知道因为老三那个混蛋,你和童瞳之间关系一直不太好。等童瞳这次回来,我亲自给你们说合说合,让你们恢复感情。”

“谢谢奶奶!”白果儿一本正经地鞠躬。

曲老太太这才转向乔玉华:“拿电话来,我亲自请老五过来。”

乔玉华早将手机拿过来,直接拨通曲白的电话,这才将手机交给曲老太太。

曲白还在下班的路上,见曲老太太亲自打电话过去,果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打完电话没两分钟,门外已传来咚咚的小脚板声,以及愉快的交谈声——

“哥哥,我明天就可以和你一起去幼儿园啦!”

“明天星期六,我要去看我妈咪……”

美女上错身第一季

美女上错身第一季第二集

林可柔一时没反应过来,挑了个眉得意道:“当然是那个贱丫头死了呗!”

呵呵!

苏星河眸中的寒意又深了一层,“那个贱丫头是在说我?”

“可不是.....”,林可柔正打算点头,哪知一抬眼,就看到了笑的阴桀的苏星河。

她顿时吓得手一松,东西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地上,脸上花容失色,如同见了鬼一般大叫,“你你你是死人还是活人?!”

此刻苏星河恰巧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披散下来,遮盖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犀利泛红的双眸。

像极了地狱里索命的厉鬼!

“你说呢?”

苏星河压低了声音,阴阳怪气的开口问了一句,披散着她一头的黑色长发晃晃悠悠的上前,“林可柔,你害我死的好惨啊!”

“不是我干的!”

林可柔只感觉一股寒意袭来,吓得接连退后了好几步,直接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恐惧的用手捂着眼睛。

“真的不是我!苏星河,你的死跟我无关!”

林可柔大声的嚷嚷道,甚至跪了下来,给苏星河磕了好几个头,“星河,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是其他人绑架了你,跟我没有关系的!”

苏星河呵呵一笑,眼中闪过喜悦的光芒。

没想到林可柔竟然这么胆小!

她正打算扑上去再狠狠地吓一吓她,最好把她吓成神经病什么的,可忽然……

扣扣

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林可柔惨兮兮的抬起头,看到门外的人二话不说的就冲了过去,“鬼啊!救命!快救救我!”

门外的罗浩别提多无语了。

他嫌弃的推开林可柔,朝着屋内的苏星河走去,“怎么回事?”

“没事。”苏星河将自己的长发重新扎了回去,傲娇的笑了笑,“这不是打算朝着演员的方向发展了吗,就扮鬼吓吓她,看来我演技不错呢。”

罗浩:“.....”

这一家人果然不简单!!也不正常!

他有些无奈的抿了一下唇,扯开了话题,“我来找你,是想约你出去谈些事情。”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苏星河应完,便走在了前面。

林可柔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被骗了!

她错愕的睁大了眼睛望着笑的得意的苏星河,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两下。

这丫头,竟然没有死?

这怎么可能??

苏星河从她面前优雅的走过,微微的侧过脑袋来,望着林可柔如同被雷劈了的表情,阴恻恻的勾起了嘴角,“我没死,让你失望了呢.....”

林可柔整个人都怔了一下。

她望着苏星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这个丫头,怎么可以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似乎,下一秒就会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不行,她必须再找机会,弄死她才行啊。

苏星河离开之后,就和罗浩去了咖啡馆里。

……

“不知道你大老远的跑过来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苏星河好奇的眨了眨眼睛,忍不住询问。

罗浩突然不悦的哼了一声,“臭丫头,你以为我很想亲自跑来找你啊,还不是你手机一直关机,我联系不到你??”

要不是看苏星河天赋极好,他有预感她未来绝对会大红大紫,否则这样不知道讨好他的艺人,他早就炒了....

被罗浩这么一提醒,苏星河才想起来。

自己的手机,从被绑架的那一刻起,就关机了.....

美女上错身第一季

美女上错身第一季第三集

第一百八十六章师从何人

于禁虽然在关键的时刻意识到了此地危机四伏,同时也在关键的时刻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但是韩彬率领手下的兵马在此地等候了多时,早就按捺不住了。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于禁领着兵马进了早就布好的包围圈,有岂能让他们轻易的逃脱?

韩彬往前一挥手,早就在周围埋伏好的七千将士如潮水般涌了出来,与宇文成都所率领的兵马一起,将于禁手下的六千泰山人马团团围住。

一时之间,泰山官道上杀气弥漫!

俗话说,人到一万,无边无岸。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的士兵,于禁额头上的汗不知不觉的滴了下来。他在心中暗暗叫苦,看眼下这个架势,手下这六千兵卒少说也得交代在这一多半,这要是回到泰山郡……该如何向王太守交代啊……

跟在于禁身后的这些士兵也全都是一脸的紧张之色,本来是耀武扬威的来追杀别人,结果一夕之间,攻守之位相易,自己反而陷入了别人的合围之中,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还真的难说了。毕竟六千人围三千人,和一万人围六千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现在唯一比较淡定的就是杨凡了。

杨凡把掌中合扇板门刀往马鞍上一横,侧身轻声跟于禁说道:“师兄莫慌,师弟手中这杆刀,乃万人敌也!就凭那使凤翅镏金镋的小子,断然是拦不住师弟我!等一会打起来,师弟必定会拼死护得师兄周全!”

身为大将者,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杨凡说得这几句话,全然不落的落在了宇文成都的耳朵里,听得宇文成都都要气乐了。

像杨凡这种人,那就真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就真不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了!

“贼将休得猖狂!宇文成都在此!”宇文成都心中要已压抑的怒火终于得以释放,掌中凤翅镏金镋全力施为,如乌云盖顶一般向杨凡的头上砸去。

宇文成都这一动,围住周围的万余将士也不甘示弱,纷纷拿出手中的刀剑扑向敌军。场面顿时变得异常混乱。

乱军之中杨凡看见宇文成都直奔自己而来,嘴角短时勾起一丝不屑的笑意,掌中合扇板门刀使劲往上一架,口中还大喝了一声,道了个“开”字!在杨凡的预想中,这一次兵器碰撞,就是算是不能把宇文成都震得吐血,至少也能把他手中的兵刃磕飞,好好挫一挫这紫阳之徒的锐气。

可杨凡万万没有想到,这一磕,开得不是宇文成都的兵刃,而是自己的虎口!

宇文成都的含怒出手,这该有多大的力道?区区一个杨凡有怎么能够抵挡呢?这一碰之下,杨凡两只手的虎口顿时就崩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狂流不止,掌中合扇板门刀险些就脱手而出!

“哎呀!鼠辈!你竟敢骗我!”杨凡一时之间怒气填胸,心中满是对宇文成都的不满。既然你武功远远超过我,为何还要装作一副力切不敌的样子?你逗我玩呢?

可宇文成都哪管那些,一招得手,第二招随后便至,凤翅镏金镋就犹如杨凡的催命符一般再次袭来,直奔杨凡的咽喉。

这一招来势惊人,杨凡躲闪是肯定来不及了,慌乱之间连忙忍着手上的剧痛,将提在手中的大刀迅速回护胸前,往凤翅镏金镋最前面的那个枪尖上磕去。

杨凡又一次结结实实的承受了宇文成都的力道,短时被这偌大的一股力量推了出去,直接衰落在了马下,一口鲜血喷将出来,洒了自己一胸口。

宇文成都根本没有给杨凡喘息的机会,一见杨凡跌落马下,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跃马向前,掌中凤翅镏金镋直奔杨凡的胸口点去。

就杨凡现在这个情况,想躲肯定是来不及了,直接把眼睛一闭,口中却不甘的喊道:“师傅!弟子不孝,今生未能为您打下一片威名,但愿来生在做你的弟子,好好跟你学武艺!”

刷!

凤翅镏金镋挂起的劲风刺得杨凡胸口的肌肤生疼,但是枪尖却在没有往前进一步!

杨凡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却正看见同样一脸疑惑的宇文成都。

“你为何不杀我?”杨凡的语气之中带着一股难言的愤怒,就像是宇文成都没有杀他是给了他多大的羞辱一般。

“你是师傅是何人?你刚刚提到你认出了我的凤翅镏金镋,你也提到了家师紫阳真人!家师曾经说过,这世上识得凤翅镏金镋的人,不过两手之数,你确实从何得知?”宇文成都用凤翅镏金镋点着杨凡的胸口,一脸的审视之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