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三第一季

  • 主演:比安卡·孔帕拉托,朱奥·米格尔
  • 导演:恺撒·查隆
  • 地区:美国,巴西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葡萄牙语
  • 年份:2016

百分之三第一季第一集

“现在倒是知道维护自己老公了,平日里对他大呼小叫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

萧依夏实在无力吐槽,低垂下头,阖了阖眼眸,立马闭了嘴,如此这般至少还能换取片刻的安宁。

“爷爷,我先送你回去休息,这里有阿宸和妈在,我回去吩咐佣人熬点粥送过来,再炖一点清淡的汤,这样子熙待会睡醒了可以直接吃点东西。”

苏浩风一面说着一面伸出手搀扶着老爷子,心底的那一点怨气似乎在此刻全都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苏老爷子有些别扭的没有拒绝,只是苍老的面容上有一丝说不出的欣慰和喜意。

两人相继离开,萧依夏特别识趣的没有进去病房打扰,而是坐在了走廊里的长椅上,靠在椅背上,闭眼休息。

苏浩风陪着苏老爷子来到医院外的停车场,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将老爷子扶了进去,随即自己才坐到了驾驶座里,车子平缓地驶了出去。

在一处有红绿灯的位置,红灯亮起,苏浩风缓缓将车停了下来,街边一道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身影蓦然闯进了苏浩风的眼中。

男人身子猛地一震,满脸不可置信的一直盯着那道身影远去,心毫无防备地疼了起来,那种被人硬生生攥着,无法呼吸的感觉。

苏老爷子大抵也是察觉了苏浩风的异样,循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却发现什么也没有看见,有些纳闷的收回了视线。

“浩风,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苏老爷子发现自家孙子的脸一瞬变得苍白不已,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我没事……”

后面的车不停按着喇叭,一声接着一声,令人莫名觉得烦躁不已,才堪堪唤回了苏浩风的神思。

方才那个人会是她吗?

苏浩风收敛了外露的情绪,车子继续朝着前方行进,男人因着方才的一幕变得有些心不在焉,途中好几次差点因为分神而闯了红灯。

苏老爷子也没有再去追问什么,有些事情不一定非得知晓,除非当事人自己愿意说,经历了过去种种,他明白了一件事,有些事情越是横加干预,反而会适得其反。

车内的爷孙俩就这样一直保持着沉默回了苏家老宅。

苏老爷子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而苏浩风如游魂一般,去到厨房,吩咐了佣人一些事情,才又转身回到了院外。

他发动车子,一路疾驰到方才看见那道身影的地方,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苏浩风下了车,站在车旁一直久久凝视着那一处拐角,那道身影消失的那处拐角,有些失魂落魄地扶着一旁的车,呢喃出声,“惜烟,是你吗?消失了这么多年,终于回来了吗?”

寒风肆虐,似刀一般刮过脸庞,如此寒冷彻骨的天气也抵不过男人心底的悲凉……

苏浩风瞬间有些红了眼眶,俊逸斯文的脸庞笼罩在一片阴霾当中,喉头哽咽,几近发不出声音,却依旧反复轻唤着一个名字,一个自从她离开便深深刻入心底的名字,蓝惜烟……蓝惜烟……

百分之三第一季

百分之三第一季第二集

厉景听后抱住江梨笑,但江梨笑浑身都在颤抖,厉景担忧地问道:“怎么抖得这么厉害,生病了吗?”

江梨笑感受着厉景的提问,本来过去温暖了她无数个夜晚的温度,现在却让她冷到了心里。借机推开厉景,摇摇头,“就是有点冷。”

江谨言看江梨笑和厉景又和好了,高兴地跳起来,“好耶!爹地和妈咪和好了!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

房间里充斥着江谨言的欢呼声,厉景也跟着江谨言笑了起来。

但是江梨笑知道,在这平静下的暗涌很快就会浮出水面,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永不会消逝,他们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等到这件事终于解决了,江谨言的肚子“咕咕咕……”地叫起来,小家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吃晚饭,早就饿坏了。

“是谁的肚子在咕咕叫啊?”厉景故意逗江谨言,“不吃晚饭,现在饿坏了吧?”

之前江谨言一直沉浸在可能要失去爹地的恐惧中,并不觉得肚子饿,但是现在人一放松下来,各种被暂时忽略的感官又通通回来了。

“我是想等爹地一起吃。”江谨言眼珠子一转,立刻就想了个好说辞。

“饭菜都冷了,我让厨房再热一下。”

很快阿姨就端上来热气腾腾的饭菜,江谨言这下闻着饭菜香,更是饿得不行,一上桌就开始猛吃。

厉景一边给江谨言夹菜,一边道:“慢慢吃,小心噎着。”

厉景关注着江谨言,自然也不会放过江梨笑的动静。江梨笑一直安安静静的没怎么说话,也不怎么吃东西。

厉景担心她还在想那些事儿,便柔声开口,“还气着呢?”

江梨笑从沉思中惊醒,看了看厉景,她有心想表现得毫无异样,但是开口的疲惫感却还是无法掩饰,“不怎么饿,大概是饿过了。”

厉景看着她眉间淡淡的疲惫,皱了皱眉头,“以后有这种事,不用理会,先跟我说,我来解决。”

江梨笑看着厉景关切的目光,只觉得内心冰冷。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根本从来没有看懂过眼前这个男人。

她以为能够托付终生,能够白头偕老的男人,不过是给她编织了一个巨大的谎言,让她沉醉于眼前的假象而已。

江梨笑想起曹安心对自己说过的话,可笑自己还那么义正言辞地反驳,以为自己拥有一切,事实上,曹安心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自己这个天策总裁夫人的位置,根本就没有一刻坐稳过。

“嗯。”江梨笑低下头,不让自己眼里的嘲讽泄露。

吃过晚饭,厉景就带着江谨言去洗澡。

“我今天想让妈咪给我洗澡。”

“妈咪今天太累了,让妈咪休息一下。难道小言不喜欢爹地给小言洗澡吗?”

“小言是男子汉,爹地也是男子汉。”江谨言答非所问,但厉景就是明白他的意思,他们两个都是男子汉,所以可以一起洗澡。

“嗯,这就对了。”

“等小言长大了,就自己一个人洗澡。”

厉景给江谨言脱去衣物,把江谨言放进浴缸里,一边给他洗头,一边问道:“小言知道妈咪今天不开心吗?”

“嗯,都是珍妮说了爹地的坏话,害得妈咪都哭了。”江谨言一边玩浴缸里的小鸭子,一边答道:“妈咪伤心,我也不高兴,珍妮不好,我不喜欢她。”

“那妈咪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开心的啊?”厉景继续问道,

“妈咪下午还来剧组看我了,那时候妈咪都还很高兴,就是见到珍妮才不开心的。”

厉景听到了答案,便开始随意问道:“那小言有没有哄妈咪开心啊?”

江谨言点点头,“有啊,不过小言太笨,哄不好。”

说完两人又聊了些其他的事情,厉景才将江谨言从浴缸里抱起来,擦得干干净净的,用浴巾抱住,抱回江谨言的卧室。

给江谨言换好睡衣,盖好被子,厉景弯下腰,亲了亲江谨言的额头,“晚安。”

厉景刚要走,江谨言拉住他的衣角,“爹地,要和我们永远在一起哦。”

一时间,厉景感觉自己心脏揪了起来。

江谨言一直以来性格都那么活泼乖巧,一度让自己以为早年父爱的缺失并没有对这个小男孩造成太大的影响。

但现在,江谨言的不安,害怕和惶恐,全都在提醒自己,这个孩子是多么需要自己。

厉景回过身来摸了摸江谨言的头,柔软的头发触及掌心,让他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嗯,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是不会分开的。”

从江谨言的房间出来,厉景有些茫然若失,他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希望女人的事情能够解决。

对自己深爱的人撒谎,实在是一件太过艰难的事情。

也许内心越害怕失去,就越想要抱紧。

现在厉景就想抱着江梨笑,让彼此滚烫的皮肤相接,彼此的心跳重合,只有这样,他才能确保江梨笑属于自己。

厉景整理了一下情绪,进入房间,却发现房间只开着一盏暗淡的床头灯,而江梨笑早就上床睡着了。

那盏灯,应该是江梨笑给自己留的,因为他们平时并没有留灯睡觉的习惯。

厉景有些错愕,随后就想通了,也许江梨笑在听到珍妮的话后,就一直紧绷着神经,累了也理所当然。

厉景轻轻地走过去,生怕自己的脚步声会吵醒江梨笑、

他坐在床边,昏黄的灯光下啊,江梨笑的睡颜安静甜美,似乎在做什么美梦,厉景看着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心情也变得轻松来。

他低下头,亲了亲江梨笑的嘴角,低声道:“晚安。”说完,厉景就关掉了灯,轻轻抱住江梨笑,睡去了。

而在他的怀里,江梨笑无声地睁开了眼睛。

她很迷茫,她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

如果不爱她,为什么又要给自己这些难能可贵的温柔,如果爱她,为什么又要在外面养其他女人?

难道天下男人都是如此,永远不满足一个女人,都想要两全其美?

百分之三第一季

百分之三第一季第三集

接下来的过程中,有了风北玄的帮忙,那等猎杀的速度,自然是极快!

而且,还只需要一幅完整地图,那就自然,原本他们需要好些天时间方才能够做到的事情,风北玄加入后,不过俩个时辰左右,地图就已经完整了起来。

“公子,地图已经完整了。”

“速速带路!”

虽然众人和风北玄之间,相处只得俩个时辰之久,但对风北玄的性子多少有所了解,面对敌人时,他可以做到冷静的不像话。

他可以将每一分力气,都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所以击杀猎物来,在他人眼中,不但速度快,也是最能切中要害处,这样的本事,众人佩服。

平时的时候,风北玄也好像极不合群,整个人透露出一股,他人所不敢靠近的孤傲,尤其,那股孤傲之中,所透露出来,仿佛与生俱来的清冷,让人更加的难以接近。

这应该是一个,让人不可接近的人,可不知为何,当他独自一人,遥看天际的时候,却是让孙海等人觉得,这个年轻人,让人很心疼。

因为,他好像不属于这个天地,所以在这个天地,他身上,总有一股格格不入的感觉。然而现在,又像是一个,找到了心爱玩具的孩童一样那么迫不及待,让人不禁恍惚着,到底是经历过什么,一个人的改变,可以如此的自然,就好像,这一切,原本就在

他身上出现似的。

“是,公子请跟我来,你们大家,也都别偷懒,这一次,没人会等你们!”

孙海旋即在前面带路,风北玄及众人紧随而至。路程有些远,加上风北玄着急,孙海也是不敢有丝毫怠慢,自是将速度放到了极致,然而他是大圆满境高手,灵力浑厚,其余的那些人,长时间下,难以跟得上他的速度

,逐渐被越甩越远。

“孙海,慢一些,不要紧,先等他们一下!”

风北玄突然说道。

孙海放缓速度,与风北玄并肩,迟疑片刻,道:“公子,其实不用迁就他们的,我一路留下记号,孙洋会带上他们找过来的。”

风北玄道:“这一路上,危险太多,他们未必能够闯的过来,或者说,可能会有人死,没这个必要。”

孙海大概震惊于,从风北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他低声的道:“公子,我现在才知道,你其实,并没有表面上呈现出来的那么冷漠。”

风北玄默然了,他自然知道自己原本是什么样的性子。

曾经的他,年少之时,就独自游历天下,喝酒、吃肉、逍遥世间,那时候的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找人大战,不断的挑战他人,也同时,结交许多朋友。

他的性子,从来都不是孤僻之辈。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从妻子被抓之后开始的。

面对的是道神宗,是他原来所在世界中,最为强大的势力,至少是其中之一。他要到道神宗去救妻子,这个难度不仅太大,也太危险,所以,曾经的朋友和至交,他都刻意的断了他们的联系,也带着儿子数度搬家,找了个,没有人可以找到他们,

也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住下。

为的就是,不想连累到曾经的那些朋友和至交。

也是因为那样,心中想着太多的事情,逐渐的,性子开始变得孤僻,变得冷漠,但其实,他并不是这样的性子。

不然,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一些人,交到一些好友!

见风北玄默然不语,孙海有些慌张,忙道:“公子对不起,我是无心的,还请公子莫怪!”

风北玄摆了摆手,淡淡道:“接下来就不用那么快,既然方位已经确定,晚一些到也没什么大的关系。”

如果一切的历练,与曾经历过的那次相似,晚一些,也真没多大关系,凭他的实力,追上一些人,当真是不成问题。

孙海道:“好,都听公子的。”

当孙洋等人到了后,又让他们休息了一阵,这才继续赶路。

如此在个把多时辰后,一行人,终于到达的目的地。

站在一处山峰之上看前方,风北玄目光猛地一凝,一抹喜色,浮上眉梢。

果然,视线之中,出现一方庞大的毁灭地带,而在那毁灭地带之中,一座骨山,巍然耸立!

毁灭之地、骨山,一切的一切,都与经历过的完全一样。

这样看来,整个遗迹之中,同样的骨山,共有三十六座,风北玄之前遇到了一座,眼中的这一座,便是他遇到的第二座了。

“公子,这?”

那般的毁灭地带,纵然是孙海,都赶到了莫大的压力。

风北玄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片毁灭之地,当是答谢孙海等人带来他来到这里,至于骨山中的一切,他没有说,那些,需要孙海他们到了之后,自行去摸索面对。

如果事事都安排好了,那就没有了惊喜,对他们的历练不会太多,所以,风北玄都没有告诉他们,要如何做,才能更好的去通过那方毁灭之地。

说完后,风北玄再道:“你们好好休息着,把精神养足之后在去闯那片毁灭之地,记住,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最重要的是坚持!”

话音路下,他身形一动,闪电般向着毁灭之地快速而去。

甚至于,他都没想过要停留在毁灭之地中,他要直接进入到骨山。

倘若眼中的骨山,里面一切,与当天遇到的骨山,是相同的话,那么,骨山之中,会有一方化骨池,这是他目标之一。

其后,才是山顶之上的八尊白骨擂台,而九天梯,那本就是囊中之物了。

“嗤!”

风北玄的速度,何等之快,数个呼吸之后,已在毁灭之地上空,纵然这空间中,都弥漫着可怕的毁灭之力,要阻止住他,几乎不可能。

但这个几乎不可能,却是在风北玄踏进毁灭之地上空时,变成了可能。

在那一瞬,他的身体,似乎受到无数山岳镇压而来的可怕重量,纵然是风北玄在前一座骨山之中,经历过太多,如今的这等重量,也根本就是他所不能够承受的。

强大力量之下,风北玄的身子猛地一沉,身不由己的向着毁灭之地中暴落而去。

看这样子,想要投机取巧不可能,要想进骨山,那都也得老老实实的,从这毁灭之地中,穿掠而过。但真实实情,却并非如此!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