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神

  • 主演:于震,刘小锋,张光北,牛丽燕,张笑君,王超,尹馨梓,王佳宁
  • 导演:王飞,杜修斌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1927年,滇军策应广东革命政府北伐号召征讨军阀唐继尧,双方激战昆明城外。马夫兵杨志华凭借天赋一炮命中杜清时的战地指挥所,虽然战败被俘,却因神炮技艺死里逃生。杨志华阴差阳错考入讲武堂,和高材生杜清明冲突频发。但其得到教官枝野胜男的严酷训练,成为最没文化的神炮手。抗日战争爆发,杨志华加入八路军部队奔赴华北战场,意外与杜清明重逢。一个八路军营长,一个国民党教官,二人摒弃前嫌,携手抗敌,与枝野胜男多次较量,师生决战战场。枝野胜男出尽奇招,组建特种部队,杨志华的炮兵营多次陷入危机。历经挫折考验,杨志华和杜清明反败为胜,在关键战役打败枝野胜男而名声大噪。抗战胜利,国共分裂,杨志华和杜清明又在济南战役兵戎相见。

炮神第一集

果然,不出金牙雄所料。

这十八名大汉手中长-枪看起来煞气十足,

十八人出枪整齐划一,将林宇的闪躲空间完全锁死。

可他们的目标——

林宇却不慌不忙。

闪电般探出双手,将枪杆揽在腋下。

左右腋下,各夹住九支长-枪。

双膝微曲,脚底如老树盘根。

站立原地,沉若泰山,猛然发力。

那十八名手持红缨枪的壮汉,顿时脸色涨红,如喝醉了酒似的,脚下踉踉跄跄,撞在一起。

眨眼间,闹了一个人仰马翻,狼狈不已。

“队列排的不错,手上差点火候。”

林宇淡淡笑道,松开胳膊。

咣当,咣当……

十八杆长-枪,散落在地。

见状,金牙雄心中又气又恨,忍不住低沉怒喝:“众人回避,摆阵。”

一声令下,四周的水门兄弟纷纷后撤了十几米,原本空旷的广场,越发显得宽敞。

此时,又有十八名壮汉出列,身上穿着鱼皮胶衣,脸上带着防护面罩,手持管状喷筒,将林宇团团围住。

嗤嗤……

一股水声传来,十几道水箭朝林宇激射而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臭的气息,水箭落地时,地面冒起一缕青烟,发出滋滋的声响。

一看便知,所喷水箭乃是剧毒腐蚀药水。

若是沾在身上,顷刻间,便会皮破肉烂。

在此般歹毒的攻势下,林宇淡然微笑,猛地往上一窜。

身体凌空跃起,右手顺势一扬。

扬手抖转,十几道银白色的亮光,自掌中飞出。

尖锐的破空声传出,那十八名壮汉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感觉手腕剧痛,鲜血迸溅,手指无力松开。

啪嗒……

管状喷筒,掉落在地。

兔起鹘落间,毒水阵已被破去。

这些大汉捂着手臂低头看去,手腕处嵌着一枚普普通通的硬币,入肉三分,鲜血横流。

以林宇的手劲而言,一枚硬币,也能投掷出穿金裂石的威力。

若非手下留情,这些大汉不止皮开肉绽的下场,恐怕连手骨都要被击碎。

见林宇再次轻松破阵,金牙雄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心中升起一缕不妙的预感。

若是让这小子一路势如破竹,闯过了四关。

到了第五关,那可就要自己个儿亲自下场了。

念及此处,金牙雄眼中辣色一闪。

他冲着白纸扇招了招手,附耳低声说道:“安排一名狙击手,做掉这小子。”

白纸扇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赶忙转身去安排。

说话间,又有十八名水门大汉站了出来。

他们手里托着一支支像冲锋枪似的东西,身后还背着一个圆柱形的钢瓶。

这东西名叫m2火焰喷射器,是一种单兵携带式的火焰枪。

前面像是冲锋枪的那部分是喷射器握把和喷嘴,通过后端的软管,接连到钢瓶上。

钢瓶内装着混合燃料和推进剂,在压力容器的作用下,一旦发射,火焰能喷到五十米之外的地方。

喷射的持续时间,能够达到一分钟左右。

最恶毒的是,喷出的火焰中,蕴含着凝固油。

像战场上的燃烧弹一样,一旦粘在人身上,几乎无法扑灭,只能任由其燃烧殆尽。

只能在凄厉的哀嚎中,化作一具焦尸。

看到一支支火焰喷射器时,林宇也不禁眉头一皱。

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回忆的画面,惨不忍睹。

此刻,十八名壮汉围成半圆弧形,摆好了架势,随时准备喷射火焰。

“开火!”

金牙雄沉声暴喝,面色狰狞可怖。

微微眯起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凶戾的杀气。

一道道火焰从喷嘴中激射而出,迎风起舞,交织出一张火网,将林宇牢牢罩住。

面对烈火焚身,林宇冷然一笑。

他深吸了一口气,整个胸腔都高高鼓起,舌抵颚下。

骤然间,一声怒吼,响彻天际。

惊雷滚滚,于耳畔炸响。

似龙吟,如虎啸。

连绵不绝,摄人心神。

摆阵的水门大汉,感觉耳边响起了一道炸雷。

震得心脏好似被一只大手攥住,耳膜嗡嗡作响,心气涣散,眼前金星乱冒,四肢发软。

这一刻,他们的脑袋浑浑噩噩,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手上动作,自然而然地停顿下来。

趁着摆阵水门大汉没有缓过劲儿来,林宇双脚在地上猛地一蹬。

好似利箭离弦,快如闪电掠空,须臾之间,便窜到了这些大汉跟前。

近身之后,林宇可谓是虎入羊群,无一合之敌。

一路横扫,所向披靡。

眨眼的功夫,十八名水门壮汉,就已被打倒在地。

破阵功成之际,林宇心中稍稍放松。

就在此刻,突然,脑后汗毛乍起。

一道充满了死亡的气机,将他牢牢锁定。

林宇陡然转身,电光火石间,横移了半米。

一枚呼啸而来的子弹,在耳边掠过,击中了一名水门大汉的小腿。

嘭!

小腿炸裂,碎肉四溅。

“大口径狙击子弹!”

林宇面色一冷,眼角余光,早已锁定了目标。

右手轻甩,一枚硬币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流光。

精准地插在了那名狙击手的眉心,硬币贯穿头骨,直入脑中。

“水门,不愧是水门,果然好手段!”

林宇呵呵笑道,不屑的目光,在金牙雄的身上一扫而过。

刚才的狙杀,在他眼中,仿佛不值一提的小事儿。

这句刺耳的话,把金牙雄气的老脸涨成猪肝色,一片通红。

死死地盯着林宇,恨不能将这家伙生吞活剥。

这一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非但没有暗算到对方,反而丢尽了面子。

那些观礼宾客,看向金牙雄的眼神中,都不约而同地带着几分鄙夷。

暗杀这种事儿,私底下可以做。

但在水门香堂会上,大庭广众之下,怎么做这种龌龊事?

要知道,这丢的不仅仅是金牙雄一个人的脸面。

就连水门数百年来的声誉,都会因此而受损。

“姓林的,别血口喷人,那个枪手和我们水门没有关系。”

一旁的白纸扇,扯着脖子高声狡辩。

但林宇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看向金牙雄,笑吟吟地说道:“照规矩,还剩最后一关了,你还是准备上路吧。”

说完,桀骜的笑声响起。

骨子里透出嚣张跋扈的本色,令人暗暗咋舌。

闻声,金牙雄忍不住向前跨了一步,冷冷地哼道:“我金牙雄纵横逍遥数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想要我命,就凭你,还嫩了点!”

事已至此,金牙雄也只能硬撑下去,输人不输阵。

接着,他很有气势地一摆手,中气十足地大声喊道:“请刀,开宴!”

声音嘹亮悠远,带着沧桑韵味儿。

这是水门五关中最后一关,名为谢客宴。

别看名字取得好听,其中的凶险之处,犹胜之前。

前面四关是刀光枪影,毒水火海,到了最后一关,以宴谢客,杀机藏于无形。

听到请刀这两字,周围的观礼宾客骚动不已。

“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金牙雄挥刀。”

唐振业摇头感叹,仿佛回忆起了什么。

“二叔,金牙雄会玩刀?”

一旁的唐天杰,纳闷地问道。

“哼,三十年前,他刚出道时,就是靠着一把刀,在东南亚打出了一片天地,站稳了脚跟,成了大佬。”

唐振业低声说道,目光中满是回味。

三十年前,正是东南亚最为混乱的时期。

无数底层的小混混,凭借着一腔热血,闯荡江湖,出人头地。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

流不尽的英雄血,说不完的风云事。

当金牙雄请刀时,躲在人群的许薇,也忍不住目露惊色。

作为金牙雄的干女儿,她很清楚,这个老胖子的刀法,堪称一绝。

她那点玩刀的本事,也是从金牙雄处学来的。

在众人期待的注视下,一名水门兄弟,手捧着檀木长盒,缓缓走来。

金牙雄接过木盒,小心翼翼地打开。

盒内盖着一层明黄-色的绸子,慢慢掀开,露出一把约半米长的宝刀。

刀身寒光四溢,蕴含着一缕诡异的冷艳。

金牙雄将刀拿在手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缓步而行。

这时,另有水门兄弟,在广场空地处,摆开了一张硬木八仙桌。

桌子下,只放了一把梨木座椅。

金牙雄走到林宇跟前,躬身相邀:“请,上座!”

不管他和林宇之间有什么恩怨,到了此刻,都得恭恭敬敬地喊出一声:请。

这是水门的规矩,也是谢客宴的礼数。

刚才狙击手的事情,他自知理亏,自然更不可能再坏礼数。

林宇微微一笑,信步走到最上首的位置,大模大样地坐了下去。

刚一落座,有两名水门兄弟,架来了一个火盆。

随即,手里拎着一把铁皮壶,放置在火盆上。

不一会儿的功夫,水壶咕咚咕咚冒起了热气。

见水已烧沸,一名水门兄弟将水壶拎下。

另外一名水门兄弟,手捧着一个青花大茶碗。

两人肩并肩,走到林宇跟前。

接着,一人双手捧着茶碗,另一人拎着水壶,将茶碗斟满。

“请用茶!”

炮神

炮神第二集

别急哈,三天之内能够补完的。

先占坑,反复发烧简直无语,脑子烧成浆糊了,正在补更中

两个时辰并不算久,摊主想想,也许这小兄弟需要费一番口舌,这也情有可原。

故而,摊主很爽快的收起了骨片,目送着云月瑶离开。

云月瑶转身回了客栈,直接进了簪子空间,现采摘了药材,开始炼制六品紫金丹。

紫金丹的药材,在她的空间内同样都具备,这还是小老头当年保留下来的,种到现在也不知多少万年了。

云月瑶可没用年份那样高的药材,而是在回转的路上,就通知了天绝道人采摘一点儿种子,催生出千年的药材来。

六品丹药,主药的年份必须满千年,其余的六百年左右就可以了。

而这些,不需要云月瑶多费口舌,天绝道人门儿清。等到云月瑶回到客栈的时候,药材都已经备好了。

云月瑶在空间内现炼制了一炉六品紫金丹,出了一颗上品中的上品。

那紫金色璀璨夺目,道台莲花文清晰澄亮,隐隐还有少量的丹砂。

这是上品丹药上面很难看到的。

拿着这颗丹药,云月瑶再次回到了交易会场,去找那位摊主。

摊主看到了那其貌不扬的小兄弟果然回来了,眼中透着期盼的神色。

云月瑶设了个禁制,将两人罩在其内,这才拿出了一只玉盒来打开,里面那枚上品紫金丹,看得摊主眼睛都直了。

摊主没想到,这可上品紫金丹的品质竟然这般好,当即拿出了兽骨就要交换。

云月瑶却是阻了一下,说道:“之前说好的,还有一个问题要问呢。”

摊主迫不及待的接话道:“你问,随便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回答。”

云月瑶指了指兽骨,问道:“这骨片是从什么地方寻得的?看着就很不凡。”

摊主还以为是什么,原来就是这样的问题。

他得意洋洋的一挺身板,说道:“说来可就危险了,这是云泽国无尽洞窟内寻得的。想当初,我也曾意气风发过,勇猛的闯过无尽洞窟。在其内寻得了不少好宝贝,这骨片就是在其深处无意中得到的。可惜,当时我找遍了那周围,却只寻到这么一块。也许更深处还有,但危险也是翻倍的。”

云月瑶记下了无尽洞窟这个名字,谢过了摊主,跟摊主同时送出手中的物品,双方抓到后,一起松开另外一只手。

如此,交易就算完成了。

云月瑶直接将骨片丢给了小土,要它净化,而后继续逛了起来。

虽然清楚,这么大的会场,不可能再寻到一块了,但逛也逛了,不如一次性逛完。

这般想着,云月瑶又继续向着还没去过的摊位走去。

而摊主却是眼眸一闪,有句话,他想提醒,却又怕自己说了,对方再后悔交易。

摊主眼中的愧疚和不忍一闪即逝,旋即转身,快步离开了会场。

他现在得到了最想要的丹药,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离去的云月瑶虽然没有留意摊主,却是清楚这片骨片上的不祥气息,对人身体有害。所以,摊主的担忧,对她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而云月瑶却是在又逛了不久之后,眼神一凝。

她竟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沁兰公主!

她竟然混进了人族的地盘,还深入到了腹地中来!

炮神

炮神第三集

第278章 抓起来(2)

我推了一把王瑶:“哭,加油。”

王瑶也是一个实力派,马上眼泪就出来了,扑过去抱住了一个叔叔的大腿,嗷嗷的哭着。

“我爸要把我姐姐卖给一个残废当媳妇,我姐姐是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的,我爸爸不让她念了,要嫁过去呢,还说要是不答应,就把我们家的店给砸了!他说他是副厂长,说话算数,我们都要被他欺负死了。呜呜呜……那家的孩子已经活不了几天了,就是想让我姐姐当寡妇!”

高家夫妇眼睛瞪得老大,一起翻了一个白眼,气的哇哇大叫起来。

“死丫头片子,你说什么?老娘弄死你!”高母要冲过去打人,被我抓着衣服甩到一边去了。我恶狠狠的瞪着她,低声的说道:“我不想要嫁给你儿子,你也不想我嫁到你们家,所以我们就不用在吵吵了,只管去管刘强赔偿,要是你不识好歹,咱们就打起来!我也就是一个受害者,你们就是拐卖人口,家里再有本事又怎么样,一样要进监狱。”

高母被我说的一愣,不敢动弹了。高父对我点点头:“你是聪明伶俐的,我们家儿子配不上,赶紧把订金退了,一了百了!”

这句话说是对刘强说的。

刘强说道:“这不是什么订金,就是一般过年的礼,不算什么的。给了东西还能往回要?”

“你么的!你说什么?好几千块呢!”高父都要疯了。

我也有点纳闷了,刘强弄了那么几千块到底弄哪里去了?要是有钱的话,他一准儿就退了吧,毕竟副厂长的位置是人家给找的,要是留下来了,时间长了还是有好处的,何必要把高家给得罪了呢?这明显耍赖皮,人家能让你继续当厂长?这事儿还真是奇怪啊。

这时候两家又一次的厮打在一起,被派出所的同志给分开了。

一个同志累的气喘吁吁的:“你们这啥干啥!都是有素质的人,怎么能打起来呢?而且这都九十年代了,还有拐卖人口的?刘强,上次对你的处理,看来还是不够啊,越来越过分了,你是副厂长,就可以这么欺负人了?必须要和你们厂领导好好说说了!”

刘强气得浑身发抖:“诬陷!诬陷,同志啊,你们看看,我被他们弄成什么样了?我什么时候拐卖人口了啊!”他的身上都是汤,还被高父和高母给打了,非常狼狈。

张景毅淡淡的说道:“因为你做事儿太过分了,这事儿和高家的那俩人没啥关系,他们是被蒙蔽的,你就是罪魁祸首。”

高家夫妇马上道:“对!他们就是坑人骗人的,骗了我们家好几千块钱呢,结果人家闺女都不知道,我们也是才知道的,我们也是受害者啊。”直接就把自己给摘出来了。

开玩笑,是要找领导的呢,谁愿意搀和这个。

“胡说八道!”刘强急的喊叫道:“你们咋不知道的?我早就说……”

“你说啥了?”高父道:“赶紧退钱,我们不要当亲家了!”

这两方面的人就这样争吵起来,当然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最后还是一起被带走了,我和我妈也跟着去了一趟局子里面。

我以为会是我和刘强唇枪舌剑呢,谁知道却变成了,那两家因为彩礼钱的纷争,甚至刚刚做好了,还没有问笔录呢,在里面就大打出手了。

我心里冷笑,刘强没有了孙玉兰,就是一个冲动的蠢货啊。这不就是正好承认了你拐卖女儿吗?得罪了这两口子,你还有想有个好?果然刘强被判定退掉所有的彩礼钱。

然后高家夫妇作证,坐实了他贩卖孩子,赚好处费的事情,但是因为没成事实,所以拘留了半个月。刘强喊叫起来:“我没有卖孩子,我没有!”

可还是没人听她的,直接戴上手铐带走了。

派出所的人还安慰了我一下,我委屈的点点头,脸上露出了委屈的表情来,心里都乐开了花了,太好了,哈哈。

等到我们回家的时候,大家一起迎了上来,一起问怎么样了。

林清风的脸上都是焦急:“我在上面很紧张,可是不能下来,你没事吧?”

我笑着摇头:“你不是都听到了?吃亏的是他们,可并不是我。”

“对不起,你和他们在下面吵,我只能在上面。”他似乎是想要拉我的手。

张景毅微微蹙眉,可是没说话。

我笑着躲开了他的手,这么多人前面呢:“我知道你的为难的地方,反正我就算是自己的话,也不会吃亏的,你不要担心了。”

“这是最后一次了,你放心吧,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你这边。”他认真的看着我,我笑着点点头:“成,那我就相信你好了。”其实我是无所谓的,我也不是那种指望着别人帮我的人,不觉得怎么样了。但是看到她的脸上的歉意,也就答应了。

林清风皱着眉道:“我一心想要摆脱别人的制肘,可是偏偏总是有所顾忌,心情很差。”

“算了。”我拍拍他的肩膀:“不算什么大事儿。我也不是也没怪你?”

“我还不如张景毅和王长龙。”

“没事儿啊,不用说这样的话。”

“好吧,咱们不说这个了,我带你出去转转吧。最近公园的花开的好着呢,我明天带你去看看。我又要忙了,趁着轻松你带玩玩吧。”

我笑着点点头,既然人家这么有心情,我也就答应你好了。

林清风走了之后,张景毅也告辞了,临走前说:“你爸爸那边你真的要教训他?还是放了他。”

“当然,这样的无耻之徒,不给他点厉害看看,还以为我好欺负呢。”我冷笑:“我就是要把他这一次彻底的踩在脚底下,让他知道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再得瑟,就回村种地去吧!”

张景毅拍拍我的肩膀:“少点怒气。直接做事情就醒了。”

“放心,我早就不生气了。我打人也不是因为生气。主要是震慑,我不多久就要离开去竟成了,你说说看,我不在的时候,万一他们卷土重来咋办?直接把这家伙一巴掌拍死。”我笑嘻嘻的看着他。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