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上错身第四季

  • 主演:杰克逊·赫斯特,艾普尔·鲍白,本·费德曼,布洛克·艾略特,卡特·麦金太尔
  • 导演:哈依玛·华盛顿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不出所料,Lifetime电视网近日宣布续订旗下热门剧集《美女上错身》(Drop Dead Diva)第四季,据悉,该剧第四季依然是13集,将于2012年夏季如期回归。   《美女上错身》在播第三季保持了良好的收视态势,平均每集约吸引230万观众。“《美女上错身》是Lifetime电视网上非常了不起的剧集,希望明年能继续给观众带来欢乐和感动,”Lifetime电视网总裁Nancy Dubuc在一份声明中说道,“我们非常高兴能够再续订一季。”

美女上错身第四季第一集

秋桂忍不住一笑,这丫头总是能逗她开心。

她上去敲了门,很快就有人来开门,“我找柳孟谦。”

门房的小厮早就得了吩咐,要是陈大夫来了,可不能拦着的,要马上告诉少爷。

可是这都多少日了啊,怎么才来?小厮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陈大夫等着,小的这就去告诉少爷。”

“嗯。”

见那小厮转身就跑了,秋桂心里也是一阵紧张,一会儿见到柳孟谦要怎么说呢?

而里头,柳孟谦也是在焦急等待,不知道周颜卿那丫头的方法到底靠不靠得住啊,秋桂真的会着急吗?

要是秋桂找上门来,他该怎么说?

正想着呢,那小厮就进来道,“少爷,陈大夫来了,在大门口等着见少爷呢。”

“真的?”,柳孟谦一听,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立马就往大门口去了。

福全啧啧了声,这还真是被周小姐给说准了啊。

等了一会儿,大门就直接打开了,柳孟谦从里头出来,周颜卿冲着他一笑,点了点头。

小玲和小香两个都愣住了,这……小姐大晚上的跑出来,就是为了见一个男人?这男人是谁啊?她们竟然不知道。

秋桂看见他,刚刚的那些紧张,一瞬间就消失殆尽,仿佛什么都不再重要似的,“我……我就是想来问问你,你是不是……要娶胡香莲啊?”

柳孟谦犹豫了一下,没说话,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而落在秋桂眼里就成了不好说,那这件事是真的了?

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捏了捏手心,“我哪里不如她了?你说过要娶我的,现在就要娶别人了,你给我说明白了。”

柳孟谦心头还是挺高兴了,但是没笑,“我娘……”

“不就是你娘吗?我就不信我真的没法讨好她,你带我去见她。”,秋桂也是横了心了,今日就要好好问一问,柳老夫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要她做什么才能原谅她。

柳孟谦下意识地看了眼周颜卿,见她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他也就知道怎么做了。

“既然如此,我带你去吧。”,柳孟谦让开了路,让她进去。

大门关上了,小玲和小香忙跑过去,“小姐!”

周颜卿拉住她们,“放心吧,这不是什么坏人,你们家王妃也是认识的,只是你家小姐平日里没说罢了。”

“周小姐,我家小姐这还没嫁人呢,大晚上的一个人进了别人家府上,这传出去如何了得啊?”,小玲很是担心地道。

周颜卿语不惊人死不休,“说不定明日你家小姐就成了这家的夫人呢,不着急。”

“啊?!”,两丫鬟异口同声地表达了自己的惊讶。

周颜卿一笑,“走,回去吧,一会儿你家小姐会回去的,要是不回去呢……”

“嗯?”,小玲很是紧张。

“要是不回去,明日也会回去的,放心啊。”

说着,周颜卿就自己走了,小玲和小香犹豫了一阵,也只好跟上去,“周小姐,我家小姐不会有事吧?”

美女上错身第四季

美女上错身第四季第二集

元初被撩得头晕目眩,下意识想跑,偏偏她人被夜沉渊牢牢的抱在怀里,想跑都没地跑!

夜沉渊又问了一遍,“你是打算领取你的男朋友,还是接受你的男朋友?A还是B?”

眼下这么好的机会,他是一定要问出答案的,把名分先定下来再说。

元初最后垂死挣扎,“……有C吗?”

夜沉渊点头,“有。”

他侧过脸在元初害羞的小脸蛋上,光明正大的亲了一口!

“C就是以上两项,任选其一。”

元初懵了,然后就听夜沉渊笑着说,“初初……你就从了我吧?”

那种宠溺中带点撒娇的小语气,让元初直接阵亡了!不行不行,大脑缺氧,她快要不受控制的做出决断了!

“我……”不行!我还要再想想!

谁知她才开口,夜沉渊就突然抱紧了她,“谢谢你!谢谢你答应我!我真的太开心了!”

元初,“诶??”

然后夜沉渊就将一勺蛋羹送到元初嘴里,边投喂,边笑着说。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个月就做我的试用期可好?如果你觉得不满意,允许退货。”

他说得笃定,而且善解人意,但眼中幽暗的光出卖了他,小绵羊都被大灰狼咬住了,想放开?这不可能!

元初一副我是谁,我在哪的表情,她刚刚答应了吗?难道她不小心脱口而出答应了?!她居然这么冲动?!

但好在,夜沉渊说这个月是试用期……说不定不要一个月,他就不喜欢她了呢?

抱着这种幻想,元初迷迷糊糊被喂完了一顿饭,迷迷糊糊被带上了车,进而被送去学校,她还是和去之前差不多,但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天呐!这个进展好快!

元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去之前明明做好了心理建设,为什么夜沉渊一抱,一撩,她就软了呢?

结果一回想,元初就想起夜沉渊温柔的嗓音,炽热的怀抱,最后双手托腮。

唔……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她只要淡定一点,不要陷下去就好了,这样,不管他和她谈多久,都是她赚了啊~没错,就是这样!

假装是她白嫖了她,完美!

终于,一天的课业结束,元初下课了!

她收拾好东西往回走,心里装着心事,她在想这件事要怎么跟她爸说……她早恋了,对象还是他日常吹爆的少爷,感觉他不会同意怎么办?

谁知元初刚走到校门口,保镖孟齐就把她请上了车。

“怎么了?”

元初看着他,她今天还有两套题没做呢!

孟齐笑着说,“少爷已经跟你家里打好招呼了,说会带你去医院复查,所以晚点回去没关系。”

元初一惊,“等等,那我们现在去哪?”

坐在司机位置上的孟齐听罢,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少夫人不是要去给文家送花圈吗?我花圈都准备好了!”

说着,他示意元初看后座,元初回头,果然一个精致的白色花圈摆在那里,让她震惊了!

“真,真送啊?”

孟齐表现得跃跃欲试,“少夫人放心吧,少爷说送,天塌下来还有少爷顶着呢!少爷还说,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把人家的庆生宴拆了,只要不弄脏自己的手,都没关系!”

他一副你想搞事情就搞吧,我给你递斧头的表情,让元初如坐针毡,她长这么大因为家里的关系,为了不给家人带去麻烦,她连吵架都没有过,这会就要去砸场子?

而且还随便她砸?这……这会把她带坏的?她平时都不搞事情的说……

等等!

“你刚刚叫我什么?”

“少夫人啊!”小保镖精神饱满,声音洪亮!“这都是少爷的意思!”

元初害羞了,她才多大啊,就被人这样少夫人少夫人的叫,等等,她只是他的试用女友而已,怎么就变成少夫人了?夜沉渊平时都是这么撩妹的吗?!

她想了想,悄声对保镖说,“那个……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小保镖说,“少夫人问吧!”

元初神秘兮兮的说,“你们家少爷……他以前交过多少个女朋友?”

元初心里保守估计应该有十个八个,但害怕对方会在这个数字后再加一个零。

小保镖诧异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你是少爷的初恋啊!”

“……”元初根本不信,她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然后继续劝道。

“你就跟我说实话吧,我保证不告诉他,我就是好奇而已。”

小保镖再一次很认真的说,“你就是少爷初恋啊!少爷有洁癖,尤其讨厌女人的碰触,以前有个女人故意投怀送抱,害得少爷回家洗了八遍澡!一点都没夸张!”

元初还是不信,对女人过敏?她不是女人吗?

再说,就夜沉渊那个颜值,就他那个身份,就他哄女孩的段数,最少十个女朋友是有过的。

她撅着嘴有些酸酸的想。

她又不会吃过去那些人的飞醋,为什么小保镖要瞒着她?该不会是……

元初一脸郑重的问保镖。

“他是不是娶妻了?!”

保镖一个急刹车,还好是红灯,他一脸惊恐的看着元初。

“谁敢嫁给少爷啊!”会被少爷冻死的好吗?

“那他就是有未婚妻了!听说他主要在帝都,他在帝都是不是有未婚妻或者女朋友了?有几个?你说吧,我承受得住!”

正当孟齐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元初的手机响了,原来孟齐的耳麦一直和夜沉渊那边的端口相连,他们刚刚说的话,夜沉渊都听到了。

元初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一点,尴尬的接了电话,然后那边就传来夜沉渊含笑的声音。

“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呢?”

他似乎心情很好,在他看来,元初会主动关心他过去的“女人”,是有认真对待这份感情的觉悟,他很乐意看到这个趋势。

元初咽了咽口水,“我……我问了你会回答吗?”

夜沉渊轻笑,“我说了,你会信吗?”

元初沉默了,如果是孟齐说的那些,她还真的很难相信。

美女上错身第四季

美女上错身第四季第三集

当周茂将庞供奉头顶的银针取出时,庞供奉浑浑噩噩的睁开了眼睛。

几秒钟后,他眼中立刻冒出许多的精光,颤声问道:“周小友,我的病...”

话并未说完,他就说不去了。他怕听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几十年的梦想此刻是否真的能实现?

“你用真气查探一下自己的体内就知道了。”周茂微笑道。

作为医生,没什么能比看见自己的病患康复可以更让周茂感到由衷的欣喜了!

庞供奉深吸了一口气,纠结了许久后,终于用真气查看。

这一看,庞供奉瞬间呆若木鸡,他的体内没有丝毫的毒素,就连他最宝贵的东西都重新焕发生机,这已经意味着...

“我的病好了!!哈哈!!我的病终于好了!我马上就有儿子了!”庞供奉有些癫狂的喊道,边说他边用手掌拼命拍打周茂的肩膀。

庞供奉虽然没用真气,但手掌的力量也非常强大,瞬间就将周茂打的龇牙咧嘴。

“呵呵..抱歉,太激动了!”庞供奉干笑了两声,他一把抓住周茂的胳膊,紧张道:“小友,我今天是不是就能...”

周茂没好气的白了庞供奉一眼,他摆出一副训斥的表情:“你激动什么?你的身体都亏空成这样了,就不能调养一下?我告诉你,你最近这段时间如果随便乱来,那就别想儿子了,孤独终生吧!”

“对对对!小友教训的对!”庞供奉将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他现在已经将周茂堪当成了神医,神医说的话是肯定要听的!

“小友,你的医术实乃我平生未见!我看不如你跟我去城主府,我将你引荐跟城主?这样也可以缓解你跟江少的矛盾!”庞供奉一脸严肃道。

在周茂询问江少时,他心中便有所猜测,可此刻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困难,毕竟像周茂这种神医,在无法地带肯定是众人都需要哄抢的对象。

况且城主的爷爷也是病入膏肓,若是周茂能治好,庞供奉也可以跟着水涨船高。

“你打消这个念头吧,城主爷爷的病我曾经看过,无能为力!”周茂微微摇头。

他对庞供奉的建议一点也不心动,首先城主的性格实在是让他没有安全感,如果进入城主府,万一城主翻脸,他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其次,庞爷爷的病目前周茂是真的无能为力,除非得到七彩珠。

“好吧,那我也不勉强!”庞供奉语气变得有些失落。

“庞供奉,你按照我给你的药方抓药,每次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取其精华,一连服用一个月!一个月以后你就可以策马奔腾,子孙同堂!”周茂连忙转移话题。

“这都是托了周小友的福!”听到周茂最后的话,庞供奉笑的嘴都合不拢,他轻抚这下巴上的胡须,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缝!

“那我就不打扰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周茂便点头离去。

“小友别走啊!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怎么也要感激一下,这样吧!我排上几桌酒席,将你介绍给黑水城的权贵如何?”庞供奉拉住周茂的胳膊,笑眯眯的开口。

周茂立即将头摇成了拨浪鼓,“多谢供奉好意,我需要尽快出趟城,就不打扰了,下次肯定赴宴!”

庞供奉身体一怔,他感觉周茂有些焦急,碍于周茂确实是他的恩人,他并没有详细追问,而是放开周茂的胳膊说道:“那我也不勉强,小友一路上注意安全!”

周茂如蒙大赦,连忙回到观战席,带着张青青等人朝黑水城城门赶去。

庞供奉将周茂等人送离赌场后,刚准备转身返回,忽然身后传来呼喊,他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来者居然是黑水军!

“见过庞供奉!”黑水军的将领对庞供奉拱手。

庞供奉微微点头,询问何事。

将领从手中拿出一副画像,摊开后朝庞供奉说道:“这小子名叫周茂,刚才江少拿出令牌面见城主告状,说此人居然拿着龙卡在黑水城招摇撞骗,要我等尽快追捕!”

由于见过周茂的人很少,江少只能凭借着印象让城主府的画师画了一副周茂的画像。

不得不说,画师的技术很高,这画像就跟照片似的,让庞供奉瞬间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周茂居然有龙卡?而且还拿着龙卡招摇撞骗?

庞供奉下意识就表示不信,像周茂这种人物,又何必行如此龌龊的事情。

可现在事情有些不好办,城主对这种行为非常反感,庞供奉敢肯定,就算有自己求情,周茂等人不死也会少块皮。

是否如实禀告,这是一个问题。见识过周茂的医术后,庞供奉并不想得罪周茂,可城主也不是好惹的。

“哦,这人我见过,好像就是在我的赌场,你们进去看看吧!”庞供奉做出决定,就算不能帮忙,也可以拖延片刻。

将领大喜,他连忙对黑水军挥手,急冲冲的冲去了赌场。

看着黑水军杀气腾腾的架势,庞供奉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对身边的人招了招手:“你去打点一下城门,必须让周小友尽快出城,任何人不得阻拦!”

手下的人虽然不解庞供奉的意思,但也不敢追问,只好躬身离去。

“周小友,我只能尽力而为,帮你拖延片刻!”说完,庞供奉长叹了一口气。

周茂等人来到城门时,瞬间有不妙的预感,周茂发现许多的黑水军手上拿着画像,正在检测准备出城的人。

“周茂...我是不是惹麻烦了?”张青青眼角噙着泪水,哽咽道。

周茂拍了拍张青青的肩膀,安慰了几下。如今事情已经发生,责怪任何人都无济于事。

“城门是出不去了,我们现在只能想办法在城里躲躲!”周茂苦涩开口。

他说这话是已经有些绝望,呆在城内,被黑水军找出来是迟早的事!

“周宗师!”一个急匆匆的身影朝周茂跑来,边跑边喊。

周茂下意识就以为自己的行踪暴露,刚想逃跑时,便发现来者是庞供奉身边的手下。

“周茂,那庞供奉说不定是派人来抓我们,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张青青焦急道。

周茂微微摇头,若是庞供奉派人抓他,不可能只派一人前来。

他犹豫了一会儿后,打算赌一把,若是猜错,那也只能认了。

好在庞供奉的手下走近后说的话,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周宗师你跟我来,我有办法让你们出城。这是庞供奉的嘱托!”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