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黑帮第一季

  • 主演:乔·科尔,索佩·迪瑞苏,科尔姆·米尼,卢西安·姆瑟马蒂,米歇尔·费尔利,马克·路易斯·琼斯,娜格斯·拉什迪,阿西夫·拉
  • 导演:科林·哈迪,泽维尔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0
[突袭]系列导演加雷斯·埃文斯转战小荧屏,将执导新剧《伦敦黑帮》(Gangs of London,暂译),同时他也将担任该剧联合编剧。新剧由HBO旗下Cinemax频道、天空电视网联合出品。故事背景设置在现代伦敦,一个犯罪团伙头目之死引发出了伦敦不同国籍、不同派系之间的帮派斗争。该剧将于2019年播出。

伦敦黑帮第一季第一集

“我说了,我不是想要爸妈离婚,我也不想他们离婚,只是我没有办法也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离婚。”

“你不想他们离婚,那就对了,”顾书玲追着说,待看到顾念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她笑了笑,“我知道了,你不爱听,行行行,我不说了,至于办法,我们可以慢慢想,姐今天过来也不是想逼你,只是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姐想你,过来看看你过的怎么样。”

她语气好,“我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明天就去看妈。”

“行,你那天去都行,只要你还记得妈,知道我们是一家人就好,”顾书玲说着伸手车里的矿泉水打开,递到顾念面前:“以前,姐逼你太急,还有那次喊你吃饭,姐都知道错了,是姐没有考虑好,现在姐向你道歉,你就不要和姐姐计较了,好不好。”

顾念接过水喝了两口,随手放到旁边说:“以前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我也没有生你的气,只是姐………你也不要管爸妈离婚的事………”

“我当我是你啊!!”顾书玲突然打断了顾念的话,冷笑:“顾念,亏得妈生你养你那么多年,结果你却是只白眼狼,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于甘甘就是利用你的,他巴不得你死,然后好独吞爸爸的财产。”

刚刚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怎么又诈了呢?

顾念错愕,半天没缓过神来,她真是完全搞不懂这些女人,一个两个怎么都变脸那么快。

就在此时,顾念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于甘甘打来的,他出来的时候没告诉于甘甘,这会儿打电话过来是喊他吃饭。

顾书玲讥笑一声,“你亲姐打电话来了,怎么不接啊。”

顾念:“我……”

“下车!立刻马上!!”顾书玲气道,直接伸个手过去,打开车门将顾念轰下了车。

顾念死死皱着眉头,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尾,郁闷至极。

他冷冷沉着脸回了屋,于甘甘看着他问道:“你刚去哪儿了?”

“出去打个电话?”

顾念犹豫了一下,没将他去见顾书玲的事说出来,坐在餐桌边开始吃饭。

今天胡妈做了顾念爱吃的菜,美味佳肴在前,顾念大块朵颐,不愉快的事很忆便不记得了。

用餐过后,顾玲也没有走,一直留在于甘甘家,打算晚上请于甘甘和方知寒吃饭。

于甘甘一直在楼上,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换个衣服下楼,发现顾念还躺在沙发上睡觉。

“你还在睡,是想等会儿吃宵夜吗?”

被吵醒的顾念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从沙发上起身。

还没走两步……

“卟嗵”一声响,顾念眼睛一黑,一头又栽倒在沙发上。

于甘甘吓了一跳,立刻过去把了一下脉,吓得一个激灵。

她脸色发白,立刻跑到厨房,抱了几瓶苏打水和矿泉水出来,然后就往顾念嘴里灌。

根本就喝不下了,顾念脸上全是痛苦的神色,于甘甘给他灌完苏打水之后,又往他肚子里灌水……

伦敦黑帮第一季

伦敦黑帮第一季第二集

“回来了?”

那极为威严的身影,在听到此话后,立刻转身看向了跪伏在地的成石飞问道:“张家之事办的如何了?那张家珍藏的雕像,到手没有?”

“这个……”

听到那威严身影的发问,成石飞赶紧回答道:“大人,出了一点意外,所以……”

“所以?”

没等成石飞说完,那威严身影就立刻冷哼一声道:“哼!这么说你是没有到手了?”

随着这一声冷哼,就看到一阵红光伴随着极为恐怖的气息,就这么从那威严身影上,迸发而出,直接化为一片片的红色莲花,就这么向着成石飞压了过去。

而石成飞感受到那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红色莲花后,瞬间脸色苍白无比,立刻喊道:“大人!大人!请听我解释,并不是我不想将那雕像带回,只是出了一些意外,导致他雕像已经被毁。还行大人您宽恕小人啊!”

“雕像被毁了?”

那威严的身影,在听到此话之后,顿时微微一愣。

不过随后就立刻收敛起了,那些红色莲花,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详细的说于本帝听一听!”

“是……是!”

见那些恐怖的红色莲花终于消失,成石飞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将张家发生的事情,一一的说了出来。

刚听到,张家的魔佛雕像内,居然有着真正的魔佛阿难的灵魂,并且所谓的昙花魔君,根本就是阿难的骗局之后。

那威严的身影,终于有所动容的开口道:“居然有这等事情?张家的雕像之内,居然有着如此上古大能的灵魂?那既然如此,你又是怎么回来的?以你那微薄的实力,上古大能现身,你又怎能活着走出来?”

“大人,您别急我正要说。”

成石飞赶紧继续说道:“那雕像内的灵魂,确实是魔佛阿难不假,但是也许是因为失去肉身的缘故,他的实力只维持在了魔君之境。”

“魔君?呵呵,这倒是有点意思,曾经的上古大能,如今的实力居然只是小小的魔君?”

那威严的身影,在听到成石飞的话之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话音一转的冷哼道:“那你刚才所说的雕像被毁又是怎么回事?据本帝所知,即便那魔佛阿难只有魔君级的实力,也绝对不是张家那些人能够对付他。毕竟在上一任昙花魔君张强坐化之后,张家如今最强的也只是那个魔王级的张赫罢了。”

“大人,这也是小人回来,要跟您重点说的事情。”

成石飞立刻跪着,用膝盖往前挪移了两步说道:“这一次小人在张家,除了见到张家之人外,还看到了一个人。”

“谁?”那威严的身影,好奇的问道。

“北魔域,天狼星的主宰,归元魔主,杨天!”成石飞立刻说道。

“杨天?”

此话一出,那威严的身影,顿时身形顿了顿,然后立刻看向成石飞问道:“可是那传闻中,乃是噬灵魔尊传人的杨天?”

“大人明鉴,正是此人!”

成石飞赶紧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这杨天,并不像传闻中说的那样,只有魔主级的实力。他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魔君级!之前小人所说的,张家雕像被毁一事,就是此人所为。”

“这才多长时间?一百年?还是两百年?这个杨天居然连跨两个大境界,达到了魔君级?而且还击败了上古大能魔佛阿难,毁掉了雕像?”

听到成石飞的这番话,之前一直从容淡定的那威严身影,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因为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一两百年的时间,对于一般的魔界修士来说,也就是一两次的闭关时间。

而对于他这样的强者来说,更是犹如打了个盹一般。

可杨天居然在这短短的一两百年当中,连续跨越了两个大境界,直接将实力从原本的魔主级,飙升到了魔君级。

而且能够打败上古大能魔佛阿难,这显然不是普普通通的魔君级。

如此宛如坐火箭一般的实力提升,如何让他不惊讶!

想到这里,那威严的身影沉吟了许久,这才开口说道:“从今日起,密切关注杨天在玄邪星上的一举一动,如果发现他需要拍卖任何珍品,都要想办法让他尽快到手。”

尽快到手?

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此话,成石飞顿时满脸的不解之色。

难道他眼前的这位大人,和杨天有什么关系不成?

居然要在这玄邪星上,如此帮他。

可是他从眼前的这位大人眼中,看到的却根本不是善意的眼神。

反倒是那种贪婪的光芒,闪烁个不停。

所以成石飞立刻再次问道:“大人,是不是小人听错了?您要让小人帮杨天?”

“你没有听错。”

那威严的身影,冷笑一声说道:“他杨天乃是北魔域的星球主宰,如今居然到我南魔域的玄邪星来,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在这里的拍卖行获取。”

“那是自然。”

成石飞立刻点点头道:“我们玄邪星乃是南魔域,甚至于整个魔界的交易圣地,他必然是有什么,在外界无法轻易得到的东西,所以才要来此寻找。可是,这和大人要我帮助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自然是有的,并且还很大!”

那威严的身影冷笑一声说道:“本帝在目前的境界,已经困了不知道有多久了。杨天这一次来,对于本帝来说,简直犹如雪中送炭一般,若是能够得到噬灵魔尊的传承,本帝必然能够跨越瓶颈。不过……”

说到这里,那身影突然将语气压低了少许道:“不过,以本帝的身份,你觉得能够在这玄邪星上动手吗?”

听到这话,成石飞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眼前的大人,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他帮助杨天,而是为了让杨天尽快达成,前来玄邪星的目的。

因为只有在达成目的之后,杨天才可能尽快的离开玄邪星。

熬夜就在杨天离开的时候,才是他眼前这位大人,动手的最佳时机!

想到这里,成石飞立刻开口道:“大人放心,小人这就去办。”

“去吧!”

那威严的身影见成石飞终于领悟了自己的意思,立刻大袖一挥,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随后就看到阴影处,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展露出一丝冰冷无比的笑容。

伦敦黑帮第一季

伦敦黑帮第一季第三集

有了刚才那番生不如死的经历,苗瑞哪里还敢有所隐瞒?一五一十将真相讲了出来。

原来,他还真的被何正收入麾下。

以苗瑞在当地的地位与威望,自然不甘心被人收服。只是,何正用绝对的实力将他打趴,尔后又说可以让五毒教重振辉煌,不再蜗居于深山之中。

说起来,苗瑞对于外面的花花世界还是比较向往的。只是,他也心知出去之后,不可能像在深山里这般逍遥快活。

而何正给他描绘了美好的蓝图,说大事一成,到时一统江湖,将在各大城市设立五毒教分堂,到时自然就会迎来好日子。

如此种种,苗瑞终于死心踏地忠于何正。再说,他也不敢背叛,且不说何正的实力,就算是他带来的手下,实力也相当惊人,根本无惧他的驱毒之术。

“何正到底让你做些什么事?”花小楼问道。

“他,他给了我一个配方,让我泡制药液,然后,然后……”

说到这里时,苗瑞又开始吞吞吐吐起来。

“他让你帮着害人对吧?”阿芳突然怒道:“你自己不出面,便逼着猛子等人帮你四处寻找合适的人选……”

“对对对,我全是被逼的!”

听到阿芳所说,猛子赶紧替自己辩护起来。

结果,沈冰冰反手一个耳光扇了过去:“你个为虎作怅的家伙,幸得遇上我们,要是普通的游客,你岂不是已经害死别人了?”

“我,我……”猛子嗫嚅着说不出话。

阿芳张了张口,本想说些什么,最终只是幽幽叹了口气。

看的出来,她还是比较喜欢猛子的,只是摊上这样的大事,她的心里的确也不好受。而且,她也无力抗争。

当时与沈冰冰聊了一通,她有些不忍,心知猛子一到,肯定会趁机下手,这才好意提醒沈冰冰赶紧离开。

哪知结局却出乎意料之外……

“行了!”花小楼摆了摆手道:“猛子的事下来再说,我现在就想知道,何正让你抓外面的人,到底想做什么?”

苗瑞迟疑了一会,苦着脸道:“其实,我也不清楚他要做什么。不过,想来应该是要修炼什么邪功。”

“哦?怎么说?”花小楼疑惑道。

“他给我的配方是一种剧毒,用各种毒虫,辅以蛊虫浸泡人体。浸泡时,人必须是活的……”

“靠!”

听到这里,沈冰冰气愤不过,一脚便将苗瑞踹飞。

“冰冰,冷静一点,先听他说完。”

“好吧!”沈冰冰哼了一声。

花小楼将差点背过气的苗瑞抓了回来,继续盘问。

经过苗瑞一番讲述,花小楼不由想起了妲己曾经说过的傀儡人。难不成,何正那老匹夫,在制造傀儡人?

这时,阿芳突然脸色一变,惊呼道:“难不成,那个何正在炼制毒煞?”

“毒煞?”

这个字眼令沈冰冰与花小楼愣了愣。

“对,这是一个五毒教流传下来的古老传说……”

“五毒教的古老传说?”

显然,连苗瑞也不知道此事,不由疑惑地自语了一声。

“没错,我们家以前翻修吊脚楼时,我发现了一本残缺的古书,看到过相关的介绍。”

“哦?那本古书呢?”花小楼急急问道。

“我……我把它烧了……”

阿芳的脸色有些苍白着回应:“因为我看了一下,上面记载的东西都十分的邪恶,所以一害怕就给烧了。”

“呃……那么,这个毒煞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上面的介绍,毒煞好像是千余年前,一个五毒教的长老发明的。因为其手段太过残忍,被当时的教主禁止,还把那个长老赶了出去。

结果,那个长老另立门户,成立了一个什么教,字迹看不清楚。总之,关于毒煞的介绍大意就是用毒液浸泡活人,令其成为一种刀枪不入,威力奇大,而且身含巨毒的怪物……”

听到阿芳的介绍,花小楼突然想起了以前曾经遇到过的那只尸煞。难道说,何正所要泡制的,就是一种类似于尸煞的东西?

要是真让他大量泡制出来,一旦这些怪物入侵都市,那将会造成多大的恐慌与伤亡?

重要的是,这些个毒煞会不会像科幻片中的丧尸那样,一旦人被抓被咬就受到感染?

“不关我的事,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抓人是用来做这些邪恶的东西……”

听到阿芳一番讲述之后,猛子吓得腿一软,瘫软到地上大呼小叫起来。

他不叫还好,这一叫更是激得沈冰冰怒火万丈,上前就是一通乱踩……

花小楼并没有阻止。

从他的内心来讲,他可以同情阿芳,毕竟阿芳本性是善良的。但猛子这个人,就算是被逼迫的,但就其本心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花小楼瞟向眼神复杂的阿芳,劝慰道:“阿芳,此事之后,你还是离开吧,猛子不适合你,你去外面生活,早晚会找到一个真正相爱的人。”

“呼!”

阿芳长长吐了口气,犹豫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

另一边,沈冰冰恶狠狠发泄了一通心头的怒气,直将猛子踩踏得昏死过去。虽然没死,但醒来之后,估计也是终于残疾。

毕竟沈冰冰可不是普通女子,这一通乱踢,有多少人承受得了?

“老家伙,说吧,你现在到底害了多少人?那些被你浸泡的人在什么地方?”

看到猛子的下场,苗瑞已经不再指望有活命的希望。

他不想死,但更不想再被花小楼折腾,所以心一横,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痛痛快快倒了出来……

包括他在寨子里做过的一些坏事。

“好了,阿芳,现在咱们把这老家伙带回寨子里,让寨子里那些曾经被他欺负过的人收拾吧。包括他那些个手下,也不能放过!”

“好!”

不久后,花小楼拖着苗瑞再次来到寨子里,阿芳则跑去和村民交流……

苗瑞的手下,起先已经挂了几个,有几个受了伤,还有两个已经跑了。不过无所谓,相信他们也不敢再回来。

寨子里的人群情激愤,积压了多年的怒火在这一刻尽情释放。

在苗瑞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中,花小楼与沈冰冰已经悄然离村。

不久后,二人来到了离村子几里之外的一处山洞。而这个山洞,正是苗瑞用毒液来浸泡人体的地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