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对方辩友

  • 主演:潘宥诚,林昕宜,杰士鸣,焦娜,吴岳卿,姜贞羽,刘些宁
  • 导演:韩洋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9
南州交通大学文化产业管理系大一新生白宇,误闯文学院辩论社选拔现场,阴差阳错地与欢喜冤家易小曦、孙晴等人加入了沉寂多年的文学院辩论社。梦想夺取全国高校辩论赛冠军的大四学姐耿婷婷,在这支队伍身上看到了最后的希望。然而团委唐老师突然要收回辩论社训练教室,为保住训练室,婷婷签下生死状:队伍须杀入校内赛决赛。然而,一群刚入学的菜鸟辩手们,既严重缺乏辩论知识与技巧,又面临着性格不同亟待磨合等问题。一番磨砺后,这支队伍慢慢体会到了辩论的乐趣和团队的力量。一番激烈厮杀后,他们竟出人意料地晋级半决赛,最终以微弱优势战胜政法学院,成为校内辩论赛冠军。大一结束,队员们送别了毕业的耿婷婷。辩论伴随着他们这一年的成长,也让他们开始明白大学的真正价值和意义。

你好,对方辩友第一集

方奇靠在床头,看着张丽好像个乡下人第一次进城似的,突然吼了声:“摸坏了!”

张丽吓了一跳,旋即发生方奇促狭地哈哈大笑,跑过去捡起还没拆封口的大靠枕使劲往他身上砸:“让你吓唬我!让你我吓唬我!”

方奇大笑着一揪靠枕,张丽给带着倒在席梦思上,连人带靠枕被方奇抱在怀里,张丽挣扎,两人在席梦思上翻来滚去,渐渐地两人停下。

注视着那双明净如潭水般的眼睛,方奇的脸在慢慢凑近,两人正在缠绵之际听到走廊里传来脚步声。张丽一把推开他:“有人来了!”

方奇舔舔嘴唇,嘴角跷起个好看的弧度:“你好几天没休息好了,就在这睡吧,反正去旅馆还不如这儿呢。”出去带上门,冲着东张西望的苗董喊:“在这。”

苗董打量着这的一切,“你的办公室规模不小啊,比我的还大。”

“呵呵,我们只是个小公司,怎么能和苗董您比。这里刚刚增修,咱们凑合着吧,好在这没人打扰。我在医院呆的腻歪透了。”身后跟来三个人,那名保镖守在门口,并且关上门。

但是这两名私家侦探确实让方奇开了眼界,这俩人不仅容貌相似,个头年龄都差不多,刚开始他以为是孪生兄弟,但是仔细看了就知道他俩是怎么回事。

“这位是万先森,这位是余先森。你们慢慢来聊,我就在边上靠一会儿。”在靠墙边的单独沙发上坐下支着下颌假寐。

万先森询问,余先森就在一边录音,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方奇拿出香烟叼在嘴上,半仰着头眯起眼看他俩:“你俩应该出来一个,另外一个隐藏起来,这样岂不是暴露目标了?”

万先森和余先森对视一眼,从包里拿出批准离职证明文件放在茶几上,方奇看了一眼笑起来:“哎呀喂,搞半天,你俩是如假包换的真警察啊。”

余先森收回文件:“现在不是了。”

方奇仔细给他相想面,觉得这位万叔确实有渗人毛,应该有两把刷子。有牙的老虎他尚且不惧,这种拔牙的他怕个毛啊。

“你问我,其实跟老鬼是一个说法,因为我俩都是目击者。”

“你是怎么知道要谋害苗苗的叫高珣?”

“他带人追到修车铺前,不是先报警救人,而是让我们把人交出来。我们还干了一架,警车来了他们才跑的。其实我并不认识他,但是他是我老师的学生,去老师家吃饭看到照片才知道这家伙叫高珣。”

“所以你认为他们会连你们一齐弄死?”

方奇虽然没说事,但老鬼绝对是说过了的,但怕这俩下岗警察连他俩都怀疑上,便耐着性子又说一遍。

俩人又问了细节,还拿出那三根弩箭问射他的是不是这东西,一直到下午五点才结束。

苗董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了,一直坐在沙发上聆听,此时走过来:“方奇,晚上一齐吃个饭吧。”拿出小手机给手下打电话让人安排。

方奇反正现在正没饭局呢,正好能蹭饭,便说:“好啊,我也想了解下你们二位。”

那万余俩人对视一眼,余先森嘴角下勾:“方奇,知道我们的底细对你没什么好处。你还是做好你的生意,集中精力跟你的对手争战。”

方奇也没觉得奇怪,这种私家侦探肯定连他的底细都调查了。

离饭点还有一会,苗董问道,“你们公司打算做药品还是药材?”

方奇说道:“目前正在扩张招募入股阶段,立足中医发展起中医药系列,取代西医。咱们公司还太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哩。”“哦,你的志向倒是挺大,不过以你的神奇技术,短时间填补西医空白倒是有可能,想取代西医,恐怕不那么简单吧。”苗董到底是个久经锻炼的商人,虽然现在对他的技术有信心,但这么大的目标,未免吹大了。

“是啊,我也没想在短时间内就能成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后还是有可能的。”

中医的短板地球人都知道,想大面积推广开来,传统的诊治治疗手段肯定不适合越来越快的社会节奏。

不过苗董现在却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询问了目前发展状况,一方面是她本身的商业嗅觉使然,另一方面则是还怀有其它想法。

不久,她手下就打来电话,苗董说道:“已经订好房间,咱们一齐走吧。”

方奇进里间把张丽叫起来,一道经过走廊时,那帮公司员工还没走,正端着盒饭围坐在一起吃饭呢。钱大爷带着他们在这里加班加点安装,不然也没这么快,见到方奇一齐站起来叫“方总”。

方奇还挺纳闷:“现在不早了,你们咋还没走?”

有个小伙子嚷嚷道:“咱们自愿来安装的,争取在葛总回来把事情全部做好。”

方奇瞅向钱大爷:“你可不能太累着,注意休息。”

钱大爷拍拍胸口,“放心吧,有你那药保着咱一下死不了,这不,现在也不疼了,只要活一天咱们就得为公司出力。我也没成想他们全跑来帮忙,马上下班的还有一大批哩。”

有人笑道:“咱们自带干粮免费加班,方总也得给咱们记上功劳,等咱们公司发展起来,咱们也算是元老了。”

那一群嚷嚷着起哄,方奇笑笑点头:“行啊,你们不光投资咱们公司,还投资恁大的希望,我方奇肯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下楼时,苗董问:“那个老头是生了什么病,怎么那么瘦?”

“骨癌快进入晚期,他子女也抛弃他了,我想可能跟我一样也是穷的,花不起那钱……唉,穷人看不起病,就只能等死了。”

“是你治他的病的?”

“是啊,咱们葛总也没放弃他,让在看仓库,好有个住的地方,也算咱们公司的老员工了,我当然也不能袖手不管。”

出了大楼就见到一大群人走过来一齐叫“方总”,其中有几个是方奇开药治病的,不过大多数都是他不认识的,苗董他们上汽车,方奇去骑摩托车。

刚开出校门,一辆电动车呼地开过来,方奇赶紧紧急刹车:“神经有病啊你!”

你好,对方辩友

你好,对方辩友第二集

这时,云月瑶也算明白了,这幅画,就是炼神分类中,唯一的秘法。

或者说,应该算是一副可以锤炼神识的秘宝。

云月瑶顿住脚步,站于原地,直到将自己的气息调节得悠远绵长,心绪宁静平和。

她没有再睁开眼睛,而是盘坐了下来,以神识感应着外部的一切。

神识便是修士们的心眼,以心眼来看世界,往往比肉眼要更为真实。

云月瑶想要看的,便是这画中境之中,掩映在众多景致之后的真实。

就这样,一幅幅画面被她的神识捕捉又放走,一幅幅或惊心动魄的危险画面临近,转而又变成岁月静好的美景。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也许更久,她却已经忘记了时间。

而反复出现的画面,一松一弛间,云月瑶好似感应到了什么。她闭目的小脸蓦然抬头,神识猛的向着那始终存在的红日直射而去。

当她的神识接触到红日的刹那,纷乱的画面全部褪尽,周遭再次变得迷雾蒙蒙。

但在这迷雾蒙蒙的画面之上,却是出现了三个金色大字:炼神诀。

这跟她手中的那个残卷小铁片,难道是同一卷功法?

云月瑶有此疑问,正是因为那小铁片上,也有这三个字。巧合?还是机缘?

云月瑶以神识去触碰那《炼神诀》三个金色大字,那一片金色忽然崩溃成了无数的小字,纷纷扬扬飘下,全部融入到了她的眉心。

云月瑶只觉识海内一震,神识变成了金色的星河。

下一刻,她发觉那些金色的文字,所记录的炼神诀,竟然也是残卷,是残卷的上半部。

而她手中的那个小铁片,恰巧就是下半部!

这......,云月瑶有种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的错觉。她来之前还在犹豫修炼残卷的风险。尤其她手中的残卷并没有前半部分,这半途修炼一知半解的,风险比只有前半部分要大得多。

如果是拥有的前半部分,就比如百川阁的这一半,起码还是可以修炼的。

即使最后功法不能大成。但前半部分的基础,所能带来的好处,也已经足够锻炼神识,促其成长了。

云月瑶有种天上掉馅饼的错觉,得了《炼神诀》上半部分以后,便退出了那幅画,查看了一下时间。

哦吼,竟然刚好即将用尽上面的时间。

看来是自己的机缘到了才对,即便它是何人的安排,若非自己在时间限制内,领悟了前半部分的功法,这份机缘拿不到手,那也是白安排。

因为下一次,别说她没了奖励牌子,即使是有,还有那么多的分类可以学习。她还会不会舍得如此浪费时间,也不一定了。

云月瑶心满意足的,看着佩戴在身上的奖励牌子碎裂消失,而她也被瞬间弹出了百川阁,出现在了小女孩的面前。

小女孩依旧定定地看着她,云月瑶只冲着她笑了笑,说道:“谢了。我的时间已经全部用完了,下次再能得到奖励再见。”

小女孩没有说话,就安静的看着她,眼中的蓝光一闪一闪。

云月瑶也读不出个意思来,因为小女孩的眼睛,干净得就像泉水,一眼见底,丝毫情绪都没有。

故而,她这样一直看人的时候,还是让人有些挺不自在的。

你好,对方辩友

你好,对方辩友第三集

“三清山的道长并非是失踪,而是死了,杀死三清山道长的,是齐大人。”陶予吸了口气,道,“而那匣子珠宝,则是齐大人杀了三清山道长后,又拿回的。”

皇上原本靠着椅背的身子,微微前倾,“你有证据吗?”

陶予道:“三清山道长依靠售卖蛊虫,大额搜敛钱财,单单齐大人为了一条蛊虫就给他那样厚重的礼,更不要说其他人,可三清山的道士们,却无人知道道长有巨额财富,可见,他是将这些财宝全部秘密隐藏。”

“据臣调查,三清山的道长每次见那些贵客,都是在他自己的房间,贵客登门,手提礼物,离开后,两手空空,可见,那些礼物,道长留下了,可三清山的道士却从未见过道长有什么珍贵的东西,也就是说,道长收了东西,东西却没有出过道长的门!”

“臣私下去三清山道观多次暗查,在道长的屋里,找到密室机关,进了密室,密室中,一片狼藉里,有三清山道长已经发臭溃烂的尸体,尸体的胸口,插着一柄刀。”

“进宫不能带刀具,那刀,现在在臣的随身小厮手里,小厮就在宫门口。”说着,陶予忽的抬头,朝皇上看去。

皇上审视的目光如箭一样射向他,“三清山道长的屋子,朕派禁军统领几次搜查,方诀也曾两次搜查,都没有寻到那密室,竟是被你找到?”

陶予面不改色,“臣就是找到了。”

脊背挺得笔直,那底气十足的样子,分明就是,他们找不到是他们能力的问题,我就是找到了,咋地!

皇上……

这吏部不显山不露水的抄书小吏,竟然还有这气势……

“去拿。”皇上吩咐内侍总管。

内侍总管应命,半柱香的时间后,一柄匕首摆在皇上的书案上。

扫了那匕首一眼,皇上道:“最寻常不过的匕首,如何确定,就是齐焕的?”

陶予道:“匕首左侧刀刃距离刀尖一拇指的地方,有一个缺口,那个缺口,和臣见过的齐大人用的一个匕首,一模一样。”

皇上凝着陶予,沉默一瞬,道:“据朕所知,你是赵彻的追随者,而且,凭你的官职,你如何见过齐焕的匕首呢?”

陶予直视皇上,面上没有任何起伏波动,“臣就是见过。”

皇上……这说话的语气,咋和方诀那么像!

前朝有个叫陶晔的人,史书记载,说话,也是这样!

深吸一口气,皇上道:“你自己见过,还是也有别人见过?”

陶予道:“齐大人的那把匕首,臣之所以见过,是在一次婚宴上,臣有幸受到邀请,和齐大人是邻桌,当时宴席上有一道烤全羊,臣见过齐大人用那匕首割羊肉,全席,就齐大人一人用的是自己的匕首,其他人,都用主人准备的小刀。如果有人留意,当时宴席上和齐大人一桌的,应该会有印象。”

“你为何对他的匕首,这么有印象?”

“席间,因为喝酒的缘故,齐大人的匕首掉过一次,恰好落在臣的脚下,是臣捡起来,擦拭干净,还给齐大人的。”

“谁家的婚宴?”显然,陶予的话,皇上信了。

“宁国公续弦那次。”陶予道。

“当时和齐大人一桌的人,都有谁,你还记得?”皇上深邃的眼底,有暗光浮动。

陶予立刻报出人名。

皇上转头吩咐内侍总管,“你现在就去按着这人名去查,切莫惊动了他们。”

内侍总管得令,立刻执行。

他前脚出了御书房的大门,陶予又道:“臣在密室中不仅发现了三清山道长的尸体,还发现了密室中一个通往郊外的密道,从密室到密道在郊外的出口,这一路,有车轮碾压的痕迹。”

皇上眼睛微眯。

陶予道:“这个车轮,一种可能,是三清山道长自己运出财宝时留下的,一种可能,是别人杀了三清山的道长后,将其财宝运出,留下的,不过,臣觉的,第一种可能几乎为零。”

话说到这个地步,皇上几乎全部相信了陶予,并且,他心里,是极其愿意相信陶予的,哪怕陶予说的不是真话,可只要他的话够完美够无懈可击,就够了。

他的目标,只是除掉齐焕。

名正言顺的除掉。

因为,他是明君,不能随意诛杀功臣,而齐焕,寻不到什么错处。

“何出此言?”

陶予恭敬又底气十足道:“因为那个车印,不仅很深,而且没有旧印子,车印所碾压出的土,潮湿程度,都是一样的。可见,是有人将里面的东西,一次性全部运出。”

皇上呵的一笑,“没想到,吏部真是卧虎藏龙,一个抄写文书的小吏,居然也知道这些!不过,朕有些好奇,你为何对周浚的案子,这么感兴趣?”

陶予抬眸,看向皇上,眸中闪着灼灼的炽热,“因为臣不想屈居吏部做一个文书抄写的小吏,臣想在陛下面前毛遂自荐,接方大人的班。”

皇上身子一欠,换了个姿势,嘴角噙着笑,“你想做京兆尹?”

陶予点头,“是!”

皇上顿时大笑!

“朕还是头一次见过你这样不知所谓的人!”

陶予面色不变,“别人不敢断的案子,臣能,别人不去想的事,臣想,别人不敢做的事,臣敢,做京兆尹,维护京都治安,除了要有凌厉的断案手段,这几条,臣认为,必不可少,可臣具备!所以,臣觉得,臣可以为自己争取。”

皇上再次审视陶予。

四个字,相貌堂堂。

“仅仅凭一把匕首,只怕不能断定,齐焕和案件有关吧,齐焕杀了三清山的道长,将三清山道长暴敛来的财富据为己有,这些,有可能,但是,齐焕为何要参与到周浚的案件中来呢?而且,周浚的案子,已经是铁板钉钉,周浚难逃一死,他有何必要再如此折腾!”

陶予道:“周浚的案子铁板钉钉,可损伤的,只是周浚一人,只怕,损伤周浚,并非齐大人的根本目的。”

皇上深深看着陶予,这个他从未见过更未听说过的吏部小吏。

“你觉得,齐焕的目的是什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