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侦探学校~

  • 主演:铃鹿央士,堀田真由,檀丽,板尾创路,草川拓弥,篠田麻里子
  • 导演:六車俊治,舞原賢三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为了寻找突然失踪的父亲,飞田匡(铃鹿央士饰)进入侦探学校。虽然对踏实又疲惫的侦探的形象一度感到幻灭,但他逐渐发挥出了“在意的话,在解决之前无法入睡”的特异能力。从外遇和痴情的纠缠开始,到跟踪狂对策、窃听偷拍调查、信用调查、追踪失踪者,侦探必须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在课堂上,学生们看到了人们内心的复杂。无论面对怎样的现实,都要贴近心怀不安的委托人,解开心中的谜团,让人踏出迈向明天的一步——这才是侦探的本分。@哦撸马(阿点)

十字路口~侦探学校~第一集

第964章 不过如此

“好可怕的实力,连前来接应的下属都是金仙级别,这个音希阁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程生也是不由得大惊,谁能想到在这京城繁华路段中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个超越修真界的超级势力啊。

连下属都是金仙,只怕是连修真界明面上的第一宗门天穹门也比不上吧,这个音希阁比程生想的还要可怕。

最牛哔的是这音希阁存在了这么多年,居然连一个知道内里情况的人都没有,好歹也是华夏的中心啊,以这些大家族甚至加上修真界的情报网都没有什么收获。

直到今天,人家音希阁主动邀请众人去做客,这才展露了些许实力,而且这实力只怕也是冰山一角而已。

真正的音希阁只怕是更加可怕啊。

“特么的,这音希阁真是邪门了啊。”

“陈三长老,你知道这音希阁么?”

“谁特么知道啊,这群人和鬼一般飘忽不定,也不知道这一次把我召集过来干嘛。”

稀稀拉拉的声音响起,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还是被程生捕捉到了。

这声音来自罗陈两家在场高层的窃窃私语,虽然他们很小心了,可惜敌不过程生的天耳通啊,无论对方声音压低多少都是可以听见的啊。

“这样啊,看来这音希阁并不是和罗陈两家一伙的。”

程生皱着眉头,看着那一行穿着西装的音希阁众人心中也是活络了起来,这音希阁不知道什么目的,偏偏又是如此强大,更是不属于任何一方。

若是自己能够得到音希阁的帮助,只怕是会大大便利啊。

这音希阁出来的几个家伙倒是一表人才,而且年龄都在二十多岁,实在是太年轻了,旁人只会当是这是一支商业精英团队,绝对不会想到他们是修真者啊,还是金仙级别的修真者。

“有趣,有趣啊。”

情况是越来越有趣,程生的嘴角更是浮现起一抹笑容,看的旁边的赵空嘴角直抽搐。

或许这就是程生吧,这就是大佬吧,旁人遇见这情况只怕是发愁的不行,而程生呢虽然有些惊奇,但更多的是一种斗志昂扬。

甚至于赵空都能看见程生眼中一闪而过的狂热。

程生,简直就是一个战斗狂人,根本不怕战斗。

“请诸位随我来。”

那几名年轻人说道,同时也在前面引路。

就在程生准备上前的时候,忽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啧啧,这不是皖安省的土著程生么,怎么你也受邀请来音希阁了?”

这声音是阴阳怪气,充满了高人一等的感觉,让人听着都烦。

“哦,陈董事长,这就是那个皖安省慕,慕什么集团来着?”

旁边立马有人跳了出来帮腔,这是一个穿着西服的胖子,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脖子上还挂着大金链子,简直是土得掉渣的暴发户啊。

“慕生集团啊,马老板是贵人多忘事啊,不过也难怪,毕竟这慕生集团虽然在皖安省不错,但是放到京城却是什么都不算啊。”

“慕生集团,不过如此。”

简直是狂妄到了极点,丝毫没给程生面子,不过程生依旧面无表情。

这话音刚落,只见一名中年男人从罗陈两家中慢慢走出,手中还拿着一根手杖,国字脸,板寸头,一副商界大鳄的样子,他这一出场立马让场上的人为之一颤。

“嘶,天啊,这,这是?”

“难道是他?”

所有人都是一呆,连程生也是皱起了眉头,这来人难道这么牛哔的么?

十字路口~侦探学校~

十字路口~侦探学校~第二集

沐剑锋一柄五尺重剑携着滔天之威,劈斩出一道道长达百米的紫电剑芒,每一击都在巨兽身上留下深深的创伤,鲜血如柱。

那头龙蜥王也并不示弱,每一次凶猛撞击,都将沐剑锋轰飞数千米。

一人一兽疯狂对轰,大地上大片大片的建筑化作废墟,又从地上打到天上,令长空撕裂,浮云退散,渐渐打到了远处,离开了观雪城。

林玄落下地面,与井蓝、段飞等人汇合一处,将十几头冲过来的凶兽斩杀一空。

“林玄,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段飞问道。

林玄目光闪烁,有些犹豫不定。

虽然他有心了却那一丝因果,为人族的战事多出点力,但如今大批凶兽已经攻入城池,数量十分庞大,他身边仅仅十几人,已经难有作为,留下来恐怕真的凶多吉少。

他刚想带领众人撤走,却突然听到一阵浩荡的声音响起。

呜呜呜——

一阵苍凉的号角声从北方传来,向着四面八方传播开来。

“雪豹军还没覆灭?”

林玄眉梢一动,他听出这是雪豹军召集散卫的信号。

“主上!主上救命啊——”

远远的一个声音传来。

林玄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名战甲破碎,满身血污的年轻将领跌跌撞撞的跑来。

来到近前,他噗通一声跪在林玄脚下,磕头如捣蒜,急声哀求道:“主上!求你救救我大哥!”

这个狼狈的家伙居然是林铁羽。

“林铁羽,怎么回事?”林玄皱眉问道。

“主上,我大哥带领八千残余雪豹军,被龙蜥族围困在城北的乱神谷,已经危在旦夕!求您救救他!主上,我林铁羽只求您这一件事,以后您让我做什么都行!求您了!”林铁羽沙哑着嗓子,悲痛的吼道。

林铁羽被数十名雪豹军拼死护送出来,本打算进城招募散卫,去救援大哥和残余的雪豹军。

谁知刚刚回来,却见观雪城已经失陷,人人自危,到处是一片混乱,他百般无奈之下,也只得向林玄这位主子求救了,权当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林玄闻言,不由的犹豫了,他询问的目光看向段飞和井蓝。至于颜辉、荆无伤等人,却是没有自主的权力。

段飞道:“林玄,你拿主意吧。”

井蓝也道:“我无所谓,我这里还有一张小挪移符,实在不行,可以随时逃命。”

林玄笑了笑,道:“好,那我们就去看看,能救则救,实在不行,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多谢主上!”林铁羽大喜,不由的对林玄感激涕零。

林玄打开一道空间门户,道:“都进来吧,我带着你们直接赶往乱神谷。”

段飞等人点了点头,一一进入幻魔珠天地。

林玄释放出火云梭,轰的一下,在一片火浪之中,火云梭一飞冲天,如火尾流星般划过长空,射向北方的天际。

观雪城北方十几里处,有着一个葫芦形的山谷,名为乱神谷。

这个山谷不大,约有十里方圆,因周围的土质中含有一种奇特的魂砂,使得生灵一旦进入小谷,就会生出一丝眩晕的感觉,因此而得名。

此刻,一名气势强横的武将,正带领数千战兵守住百米宽的谷口,与无尽龙蜥浴血厮杀,火弩爆裂声,兽吼声,喊杀声,连成一片,震动九霄。

地上已经铺满了几米厚的尸体,有战兵的,也有龙蜥的,一股浓浓的血气飘荡在山谷上空,遮天蔽日。

砰!

林铁鹰大戟横扫,将一头二阶龙蜥扫成两段,漫天血水飞溅。

他抹了把脸上的血水,抬头看了眼谷外的无尽凶兽,冷厉的眸子中隐隐闪过一丝绝望。

周围一名名精锐战兵,不断的倒下。

而谷外的龙蜥,却仿佛杀之不尽,一眼望不到尽头,如潮水一般,一波一波的汹涌而来,仿佛不将这几千军队彻底淹没,不会罢休。

“军主大人,雷裂弹和爆炎弩都打光了,弟兄们只能近身搏杀了,这样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多久的,也不知李武轩的援军何时才能到来。”一名副将面色忧虑的道。

“援军?呵呵。”

林铁鹰望了望观雪城的方向,脸上惨然一笑,叹息道,“不会有援军了,那头龙蜥王已经攻破了护城大阵,李武轩恐怕自保都难,周围几座相邻的大城早在几天前已经失陷,我们现在,已经成了孤军,我们只能靠自己!”

那副将挥刀劈飞一头龙蜥,眼中闪过一丝悲愤,大吼道:“军主大人,我们突围吧,趁着弟兄们还有余力,一鼓作气杀出去!”

林铁鹰却摇了摇头,无奈的道:“要突围,至少需要十名以上神罡境战力开道才行,可如今,都统以上将领只剩下五位,还大都有伤在身,恐怕我们一旦踏出山谷,就会立刻被龙蜥一族撕成碎片。”

“这可如何是好?莫非只能等死不成!”副将不由的悲愤欲绝。

“别无良策,唯有死战!希望会有奇迹发生!杀——”

林铁鹰怒吼一声,挺戟而上,将一头龙蜥刺死,随着又一波龙蜥冲来,大战更加激烈。

凶兽大军疯狂冲来,令雪豹军战兵在飞速的减少着,从八千多人,短短一刻钟便减员到了五千人。

没有弩炮的掩护,雪豹军根本经不起龙蜥大潮的消耗,恐怕用不了半个时辰,这支雪豹军精锐,就会彻底覆亡。

渐渐的,一股绝望的情绪弥漫在所有人心头。

就在这时,一道赤红色流光突然从远空射来,在山谷上空盘旋一周后,缓缓降下高空,落在谷底。

林玄走出火云梭,将所有人都放了出来。

“援军!是林铁羽将军带着援军回来了!”

“才十几个人,有什么用啊!”

“快看!里面有好几位神罡境高手!我们有救了!”

周围响起一片欢呼声,战兵们麻木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希望的光芒。

林铁鹰看到来了几位神罡境援兵,顿时精神大振,他让一名都统代替自己坚守岗位,亲自迎向林玄等人。

“大哥,我回来了!”林铁羽走上前道。

林铁鹰看着自己的弟弟,问道:“铁羽,这几位是?”

“大哥,这位是我……”

林铁羽指着林玄,却一时间不知如何介绍。

林玄打量了林铁鹰一眼,拱手道:“林军主,在下林玄,是铁羽的朋友,受铁羽邀请,特意来助贵军一臂之力。”

十字路口~侦探学校~

十字路口~侦探学校~第三集

容念真冷声道:“不错。”

“……皇室这些年来,竟然一直没有跟我们透露这个消息。”

自平复国难到现在已有将近七十年,容家作为皇室最亲近的势力,居然对这件事情丝毫不知。

若不是这几年,裴家因为追逐龙骨有所暴露,引起了容家的察觉,只怕容家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只存在于史书的只言片语中,传言可以改变整个中州气运的玉山守龙族一脉,居然还没有灭绝。

玉山一脉很少干涉世事,唯有朝代更迭的时候,才会在史书中偶然见到他们的影子,所以人们才会认为,玉山一脉已经灭绝了,或者更干脆的,认为玉山根本是个谣传。

容念真冷笑,“因为皇族心里畏惧,所以这个秘密从没对任何人说过。现在之所以说出来,也是被情势所逼。”

“祖父指的是,李家的王气早在七十年前国乱时就已经消失了?”

“不错。中州大地的龙脉与王气,本就息息相关。龙脉崩塌,王气溃散。裴家当时力撑李氏当权,稳定乱局,功不可没。皇室离不开裴家,裴家却可以随时离开皇室,恩德变为怨憎,也并不奇怪。”

“祖父,既然这本来就是皇室与玉山的纠葛,那我们为何要跟玉山冲突?”

“你觉得,我们是为了维护皇室,才与玉山冲突?”容念真眼神锋锐如同鹰隼。

容宴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命令自己抬头直视,平稳呼吸,“……难道不是?”

“容宴,龙脉已经崩塌了,玉山已不再是之前的玉山。裴家固然出身玉山一脉,可那又如何?龙骨是中州大陆的龙骨,并不是裴家一家的,有能者得之。”

……所以,并不是皇室借助容家与玉山抗衡,而是容家,借助皇室的龙骨,谋求更深远的发展?

毕竟,中州大陆这数百年来,灵气匮乏。龙骨中的龙灵,算是当世最强大的存在。

谁拥有最多的龙灵,谁就将会是中州阴阳界中最荣耀的家族。

所有容家的继承人,在刚学会说话时就会被灌入一个道理——为了家族的繁盛,可以牺牲一切。

容宴立刻就理解了容念真做这个决定的缘由。

他思索片刻,“祖父,我不太不明白,皇族为何选择与裴家决裂,而不是,将龙骨奉还裴家,换取更长久的支持?”

容念真冷笑,“李氏的当权者心思阴沉,因为失去王气,所以他们格外看重皇权,绝不容许任何威胁存在。当然,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因为七十年前的某桩旧事,他们没有退路,也没有机会这么做了。”

“那,您此行围困清净山,能要挟到裴家么?”

“事在人为,成败随天,对容家而言,并没什么损失。”

虽然这么说着,但容念真对于此行有七成把握。

七十年前,因为玉山一脉的封灵请求,沐氏大巫女陨落,沐氏一蹶不振,彻底衰败。

玉山亏欠沐氏,绝不会看着沐氏面临灭顶之灾,一定会出手救援。

而容家所要的,正是这个转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