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测验3

  • 主演:柳德焕,安内相
  • 导演:???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2

神的测验3第一集

夜落笑了笑回他:“你的都是大生意,咱们新品牌那是小生意儿,不着急,你安全就好啦。”

“那个房子我已经找人在装修了,你提供一下你想要的房子样图给我,我让他们按你的想法整理。”

“好啊,我这两天弄出来给你。”

提到房子夜落又精神了,果然找哥哥聊天能忘记晏七雅带来的不快。

她让佣人给她拿来纸墨,虽然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但她做画还是喜欢用毛笔。

她下床专心坐在桌边打算先画房子的整体外观图。

她将手机打开,里面有房子现在的照片。

其实不用怎么看,她也知道要怎么画,因为希凡·洛给的那套宅院真的跟康王府很像,只是可能占地面积没有那么大吧。

晏御进了重症监护室,晏七雅见到他来柔柔地喊了声:“哥哥,嫂嫂回来了吗,嫂嫂没事吧?”

晏御轻嗯了一声:“回来了,不过受了点伤,你不要听母亲的,你嫂嫂并没有对你下毒,她不是那种人,她也没必要对你下毒。”

晏七雅伸出手拉住他:“哥哥我相信你,你说嫂嫂不是那种人就不是那种人,她可能以为是给我治病的药,所以放错了吧。”

晏御眉头微皱:“好了,别说这么多了,你相信哥哥就行,母亲的话你不要怎么听。”

“哥哥,二哥哥今天跟我说他要起诉嫂嫂,我劝他也劝不了。”

晏御勾了勾唇:“我知道了,他不敢这么做的,你不用担心。”

谁给晏凡的勇气敢起诉夜落?

“哥哥,嫂嫂的伤没事吧。”

“可能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所以哥哥这几天不能经常来看你,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情绪,不要再身子出现大问题了,杰尔森说那边人工心脏已经差不多了,可能下个月就能给你换了。”

晏七雅握着他的手愧疚地问道:“哥哥,我是不是一直在拖累你,我听说这次嫂嫂出事都是因为哥哥在照顾我,所以没有接到手机,都是我的错是吗?”

晏御抚了抚她的额头:“傻丫头,你是我妹妹,你生命有危险我在照顾是正常的,只能怪敌人太狡猾钻了那个时候的空子,与你没有关系,你好好养病就好了。”

晏七雅可怜地看着他:“可是嫂嫂肯定又要怨我了,她两次出事都是因为我。”

“不会的,她怎么会怨你呢,她不会因为这事怨你。”

晏七雅咬着唇委屈的道:“可是……嫂嫂回来也来看过我,她伤得很重吗?”

“等她伤好了,我带她来见你,你嫂嫂不会跟你计较这些的。”

晏七雅露出一丝微笑:“是真的吗,嫂嫂并不会怪我的?”

“当然是真的,乖,好好休息,哥哥先走了。”

晏御说完站了起来,给她将被子整了整,摸了摸她的额头转身走了出去。

晏七雅想伸手拉住他让他多留一会,却没有晏御的动作快。

晏七雅眉头紧皱,哥哥竟然一点停留都没有,走得这么果断。

神的测验3

神的测验3第二集

男人眯了眯眸,唇上的弧度极深“你叫我姐夫?”

云念一怔,随即淡淡一笑,眼中蕴含着看不清的湿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噢,抱歉,我忘记刚刚云志洪说和我断绝父女关系,按关系,你的确不是我姐夫了!”

话落,她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

接着,习惯性的拿出厚实的口罩,戴起。

“谢谢啊霍总……”路过他的身边,她停顿了一下,声音低低凉凉的,像是幻觉。

随即,就这样一步步的踏入了雨中。

男人眉心立刻拧起,眼底掠过一抹深深的戾气。

转身,不由的看向她。

却赫然发现她摇摇欲坠。

霍霆琛眉头一蹙,大步上前,云念眼前一黑,就这样重重的倒了下去。

“霍总!”郭阳立刻上前,准备接过他手中的云念。

“她发烧了”

怀中的少女脸色红的不正常,12月底的天气,她穿的很是单薄。

他搂着她的手,就可以感觉到不寻常的热度。

这烧,必然不轻。

“那……我们需要联系她父亲吗?”郭阳忙询问。

“去医院。”

现在的云志洪恐最怕见到的就是她了吧。

郭阳点头,随即接过了她手中的少女,直接抱上了车。

后排座位上,她躺在上面,整个身子不由的蜷缩了起来。

副驾驶上,霍霆琛的目光看向窗外,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郭阳虽然有疑问,但作为助理和秘书,老板想要做什么,他都不方便过问。

外面的雨,哗啦啦的下着,打在车窗上,让外面的景色越发的模糊起来。

“疼……疼……”

一声轻喃陡然响了起来。

男人透过后视镜看向了她。

后排的她,眉头骤然扭曲在一起,嘴里哆嗦,连连喊着疼。

“疼……”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双手不由的将自己抱紧,身子哆嗦的厉害。

男人低敛的眼眸里浮上些莫测的深意,沉默了一会,开口“温度打高点”

“好的!”郭阳迅速将空调温度打高。

半个小时,医院到了。

“霍总,您稍等,我马上就过来。”

郭阳说着,下了车,来到后排,将她给抱了起来,随即进入了医院。

————

下午两点整。

霍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讯息。

内容便是,相信云娜这个准媳妇。

当然,对于云家的另一个女儿。

霍家表示,每个人的生活不同,轨迹不同,不好给予评价。

不过,言下之意,也有让云家好好管一管的意思。

毕竟,两个人长得一样,这若是不知道的人,加以利用的话,丢脸的最终还是霍家。

这个消息一出,云家立刻给予回应。

原本要断绝关系的云志洪,立刻发布一条帖子,内容便是要将二女儿接过来,放在身边好好管教。

对于这个做法,网友多数都是赞美的。

也因此,云娜背黑锅,被诬陷,却大度接受妹妹回来,给予帮助改造。

这个做法,让她的大好形象,便又提高了几个度。

当然,这些事情,云念是不知道的。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

然而,让她惊愕的是,她才刚醒,就直接被人给拽着拖出了医院。

随即,被推上了车……  第二天

下午四点整。

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空气中都是湿气,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念念,你电话终于打通了啊,你在哪里啊?”电话里小葵的声音很是急促。

“我在出租车上,我昨晚被带走,给你打了一个电话,手机就被拿走了,我马上到医院,我妈怎么样?”

“阿姨不见了!”

“什么?”

“你昨晚没回来,我陪她一晚,早上去买粥,阿姨就不见了,念念你快点来,我已经报警了”小葵急的都快哭了。

云念握着的手机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师傅请你开快一点好吗?”回过神来的云念,急促的不行。

“好的”

很快,云念就赶到了医院,那边的小葵正在哭着转悠。

“小葵”

“念念”小葵一下子就迎了上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哭了起来“你怎么一个晚上都联系不上,阿姨不见了,我找遍了整个医院都找不到,阿姨会去哪里啊?”

云念的心慌的不行“冷静点,我想一想……”

“云娜真不是个东西,你看看阿姨手机上都是什么信息啊”小葵握着手机的手,抖动的厉害。

云念接过她的手机,拿起一看。

信息?

云娜什么时候给她发的信息?

她会不知道?

【你都胃癌晚期了,还治疗什么?真是怕死的很!】

【你可知道你住院的钱哪里来的,是你那个最乖的女儿卖身得来的。】

【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认你,我才不要让人知道我有一个这么没用的妈妈。】

【我云娜的妈妈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顾梁岑,你听懂了吗?】

云念的手抖的厉害,这些信息都是昨晚发的。

该死的云娜,竟然趁她不在,发了这些信息。

但现在不是找云娜算账,而是找白琴的下落。

“对了,医院附近有个公园,我妈平时就喜欢逛那里,走!”云念说着,立刻就朝着外面跑去。

小葵一边跑,一边哭着说道:“你爸把你抓去做什么?你知不知道阿姨昨晚看到你的新闻了,她都哭了……”

奔跑中的云念停下了脚步,她看向小葵,错愕道:“你说什么?我妈看到了那个新闻?”

“你又不是不知道微博无所不能,你的出现轰炸了整个微博,无数的人肉都来搜索你,阿姨也就被曝光了出来,还有一些人来到医院来指责阿姨,骂她没教育好你,不过都被我赶走了”小葵擦了擦眼泪说道。

闻言,云念的心中涌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她迅速朝着那个花园奔去。

“妈……”云念在花园开始大声的喊了起来。

“阿姨……”

“妈……我是念念啊……”

“念念,你看,那边怎么那么多人?”小葵一把抓住她,指着前面围绕的一个人群。

两人对望一眼,快速的跑了过去。

“让一让,让一让……”

两个人挤了进去,顿时呆住了。

“哎,年纪轻轻跳河自杀,真是可惜了啊……”

“是啊,她家人还联系不上啊……”

“妈……”云念一声轻轻的呼喊响了起来。

小葵一小子捂住了嘴巴,眼泪猛地落了下来。

躺在地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她们找了半天的白琴……

“妈……”云念慢慢的蹲了下来。

地上的白琴浑身湿透,脸色惨白,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

“妈你怎么了?”云念忙将她给抱在了腿上,将她脸上的秀发给抹了抹“妈,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妈,我回来了……”

“妈,你醒醒,我回来了,你不想做手术,我们回桐城好不好,呃?”她的唇抖动的厉害,声音也颤抖的厉害“妈,我们马上回去,现在就回去好不好……”

“念念……”小葵一小子蹲了下来,她伸出手摸了一下白琴,她的尸体已经有些发硬了。

“妈,我是念念啊,我们回家,你醒一醒好不好,我们回家,我们不在南城了好不好?”云念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念念……”小葵咬唇,也呜咽的哭了起来。

“妈,你说话啊,你睁开眼看看我啊,妈……”云念抱着她大哭了起来。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压抑了一天的雨,也在这一刻,下了下来。

“下雨了……”众人忙开始四处逃窜。

就在这时候,警察的车子也来了。

“妈……”云念捧着她的脸,大声的喊了起来“妈————————”

神的测验3

神的测验3第三集

“我没事。”玉鬓的声音带了些鼻音,眼睛也红红的,好在她刚刚已经把衣衫整理好了,否则非得把侍女吓坏不可。

“好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免得再生枝节。”白若竹开口说道。

玉鬓急忙点头,她如今对白若竹佩服的很,紧紧跟在白若竹身后,离开了屋子。

“待会如果有人问起,公主只需说入恭回来遇到我即可,其他不要多提,叫你的侍女也不要多说。”白若竹交待道。

玉鬓公主想想刚刚的羞辱,真的恨不得把李元德大卸八块了,可她也知道白若竹这样说是对的,对她的名声也好一些,毕竟她还未出嫁。

“我知道了,刚刚谢谢你。”玉鬓公主红着脸说道。

白若竹笑了起来,冲她眨眨眼睛,问:“我可是不顾你死活的,你就不怪我了?”她刚刚假意麻痹李元德的时候,也确实在玉鬓公主眼中看到了恨意。

玉鬓公主的小脸更红了,支支吾吾的说:“是我、是我误会了你,我现在都明白了,也是我太笨了。”

侍女在旁边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明白肯定是白若竹帮了她主子,她立即给白若竹行礼,说:“夫人的交待奴婢一定会记住。”

面对这样没有架子,心地又善良的公主,白若竹也实在生不起反感,她冲两人笑笑,说:“我们赶紧走吧,他们支开了黎大姑娘,待会还得麻烦公主派人去找找她。”

“好,我待会让侍卫暗中找下她。”

两人说这话,却发现不需要麻烦侍卫了,因为没走多远,白若竹就扫到旁边园子里露出了一抹衣角,她记得那料子是黎大姑娘今日穿的,她急忙上前几步,就见黎大姑娘被人打晕了,扔到园子里。

白若竹急忙按了穴位把她给救醒了,黎婉华回过神来,急忙拉着白若竹问:“若竹姐,你没事吧?有人偷袭我。”

“我没事,你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白若竹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就追了那太监说诰命朝服拿错了,结果脖子一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黎婉华说着十分痛苦的揉了揉脖子。

白若竹有些心疼她,拿出跌打药,说:“别动,我给你涂些药膏,你会舒服点儿。”

玉鬓公主好奇的看着这一切,她觉得白若竹好像什么都会,真的比自己厉害多了。

这时,远处传来脚步声,白若竹立即扭头看去,是江奕淳和黎彬两人寻了过来。

江奕淳一看到她,也不管黎彬的速度如何了,运起轻功就冲到了她面前,问:“你怎么去了这么久,遇到事了?”

白若竹微微点头,“不过都解决了,我们还是先回席吧,免得惹人耳目。”

“你没事就好,我们走。”江奕淳旁若无人的挽了白若竹的手往回走,不仅没有看黎婉华一眼,也没有理会站着旁边的玉鬓公主。他倒不是刻意的,只是太担心若竹了,以至于看到她时,就注意不到旁边的人了。

黎彬已经冲了过来,也是先问了自己妹妹的情况,然后才注意到公主,不过他还好,至少问了玉鬓公主几句,才让她不是那么尴尬。

白若竹跟江奕淳走在前面,小声对他说:“有人想算计我,给了我四品的诰命朝服,黎大姑娘追出去就被人打晕了,公主是来报信的。”

“谁做的?”江奕淳寒了脸,那样子恨不得把对方大卸八块。

白若竹简单的把事情讲给了江奕淳听,又说:“她那表兄得了花|柳病,怕是知道自己没活头了。”

“刘贵妃!”江奕淳咬着牙说了出来,敢算计他的若竹,他一定不会让她们好过的!

“奕淳哥哥。”玉鬓公主在后面怯怯的叫了一声。

江奕淳回头,说:“玉鬓,谢谢你了。”

玉鬓公主红了脸,她哪里帮上什么忙了,最后反倒让白若竹救了。

黎婉华眨着大眼睛在江奕淳和玉鬓公主脸上猛扫,那样子简直八卦极了,要不是黎彬拉了她一下,她不知道表现的有多明显了。

江奕淳说完又挽了白若竹朝前走,白若竹小声说:“待会别声张,我给李元德下了药。”

江奕淳嘴角微微挑了起来,“好啊,我看娘子安排的好戏吧。”

等回了席间,白若竹跟江奕淳就坐会了桌边吃东西,因为她衣服没换,上面依旧污浊了一块,就引起了旁人的注意。那位洒了果汁到她身上的夫人走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江夫人没有找到衣服换吗?”

白若竹笑着摇头,“那太监太粗心了,给我找了四品的诰命朝服,我哪里敢穿啊,回过头又找不到他人了,只好先这样将就着了。”

她也不想将就,果汁透过衣料黏在身上实在不好受,但她现在真的不想再取换衣服了。

那夫人也不傻,眼珠子转转就知道里面不对劲,也不敢趟这摊浑水,客气的说了一句就走开了。

白若竹找了湿帕子在衣服上擦了擦,倒好了一些,想到后面的好戏,她又觉得这点难受不算什么了。她放下帕子,悄悄朝皇上身边看了看,果然看了的坐在皇后下首一点的刘贵妃。

刘贵妃生的貌美,还带了股狐媚味道,倒是个能惑君心的长相,眉眼有些狠戾,一看就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是啊,她不过无心的影响了刘美人的表演,就被刘贵妃这样整治,可见刘贵妃是多么睚眦必报的人了。

正想着,就看到花园那边李元德晃晃悠悠的过来了,因为他也在邀请嘉宾之中,所以护卫们并没有拦住他。哪知道他一走近,突然打了个酒嗝,然后耍起了酒疯。

“你们这些贱|人凭什么瞧不起我?让贵妃把你们许配给我,看看你们还敢不敢瞧不起我!”李元德一边耍酒疯,一边胡言乱语起来,说着他脸上露出淫|笑,“美人,让爷好好疼你!”

说着他笑着就脱起了衣服,台上刘贵妃反应倒不慢,立即对护卫说:“赶快抓住他,把人带下去,免得他在这里丢人现眼!”

皇上眉头微微皱了皱,他还在场呢,他都没发话,刘贵妃就自己发令了,可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