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乃汤

  • 主演:奈绪,都丸纱也华,高桥优,福山翔大,中村优一,根岸季衣
  • 导演:宝来忠昭,平波亘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くおんの森」釣巻和著、「孤独のグルメ」久住昌之原案協力の同名人気漫画原作のドラマ化。   浅草で人力車の車夫をしている鮫島野乃が同じアパートに住む大家の孫?湯毛岫子、留学生のアリッサ?リベラと女性三人で各地の個性豊かな銭湯をめぐり、"ハダカの付き合い"を通して次第に友情を深めていく、体も心もほっこり温まる癒しのストーリー。   主人公?野乃を演じるのは、ドラマ?映画?CMなどで今もっとも話題の女優の一人?奈緒。   NHK連続テレビ小説「半分、青い。」でヒロインの親友役を演じ注目を集めた。   岫子役は女優、グラビアなどで幅広く活躍する都丸紗也華。アリッサ役にはモデル、女優としての活躍の他、最近ではバラエティ番組にも引っ張りだこの高橋ユウ。   そして野乃たちが住む湯毛荘の大

野乃汤第一集

“不好了,小王子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

“真的,刚刚跟慕太太一起进了房间,我们以为他们进去玩了,就在外面等,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来,我们找人进去看看,发现,两个人都……不见了。”

“三楼,这里可是三楼,难道他们还能长翅膀飞出去不成?”

一下子,几个人不敢耽误,赶紧去禀报了国王。

一行人匆匆赶来,看着这空荡荡的房间,深感整个人都被冰水浇灌一样,冰冷如窟。

三公主艾佳也在后面悠然的走了过来。

刚刚看到自己弟弟跟人家那么亲密,她心里便觉得气愤不已,因为小王子地位毕竟跟别人不同,他将来是很有可能要继承王位的人,所以,谁跟小王子亲密一点,都会成为人群的焦点。

可惜的是,她这个弟弟,从来不爱跟她多说话。

本来以为,这个弟弟人还小,不懂事,要么就是,人性子本来就是这样的。

可是现在他竟然跟叶柠那么亲密,一下子,多少人便都会觉得,她这个当姐姐的,跟弟弟反倒不如个外人亲吧。

现在好了,这个叶柠算是踢到了铁板了,家里人也该知道,那个叶柠,有多危险了吧。

艾佳说,“我早说了,不要让不明不白的人,随便的跟弟弟在一起,父亲,你现在看到了。”

艾年和看了艾佳一眼,再看了看里面。

“不,叶柠没有坏心思,她救了你弟弟,你要知道。”

“是啊,她也许没有坏心思,但是,她却仍旧很危险,因为她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教养,什么叫体面,她完全就是个乡野丫头,所以当然不懂,弟弟是跟她不一样的人,弟弟出去会有危险。”

这时……

慕夜黎从后面走了过来。

“陛下,刚刚叶柠给我发过信息,她带着小王子出去转了下,不会有危险的,您放心。”

艾佳看着慕夜黎,“你说没危险就没危险了?她带了多少人出去?你知道我弟弟出门,要带多少人吗?”

慕夜黎只是很淡薄的扫了他一眼,“你的多少人,都不会比叶柠一个有用,你大可以放心,小王子会安然无恙的回来。”

“哈,大话不要说的太满,而且,就算是回来了,她也不会好过的,私自带走了王室成员,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吗?这可是重罪。”

“好了,艾佳,是不是重罪,不是你说的算的。”艾年和在那冷冽打断了她的话。

“父亲,难道你要包庇她吗?”

“你闭嘴,如果你再胡言乱语,就给我出去。”

艾年和抱歉的看了看慕夜黎。

当着慕夜黎的面这么说,她是觉得,慕夜黎是普通的人吗?

慕夜黎看了看外面,“我会随时联系她的,您放心。”

这时。

穆梓琼匆忙的走了过来。

“小涧,阿涧,他怎么了?”

艾年和让人扶住了她。

“没事,叶柠带他出去玩去了。”

“什么?”

穆梓琼说,“不会有事吗?”

慕夜黎在一边看着她道,“您放心,不会有事的,叶柠的能力,比慕家铁骑军,还要强大,有人想在她那里,对小王子动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野乃汤

野乃汤第二集

第229章 出国留学

除了我,他没办法忍受,其他的女人在他身边?

这句话在我的脑中回荡之时,我搞不清楚,滕柯他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又或者,他只是无心那么一说。

小区楼下,唐萧走到我身边,同滕柯说道:“你一路跟我妹跟到家门口,还莫名其妙把周子昂收拾了一顿……”

我哥顿了顿,上下打量着滕柯,随即,他伸手在滕柯的面前晃了晃,“喂!看出神了你!我在和你说话!”

滕柯这才将目光从我身上挪走,他看了眼唐萧,说道:“以后别让唐未晚单独跟男人见面了,特别是周子昂这种人。”

我哥将我向后拉了拉,面对面的冲滕柯命令道:“暂且不说周子昂怎么样,你这样的人,我也不会让未晚和你见面。”

察觉形势越来越僵化,我走到我哥身后说道:“行了哥,上楼吧。”

唐萧也没打算继续吵下去,而滕柯再次拉住我的手,紧迫道:“明天别忘了来公司,我有话跟你说。”

我推开他的手,点了点头,“嗯,回去吧。”

滕柯站在原地等着我离开,而地上被打的半死的周子昂,一把就拉住了我的脚腕。

我低头看着他满脸淤青的样子,抬脚就甩了两下,“你别碰我了!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真的很烦!”

滕柯上手就将周子昂从地上拉了起来,拖着他的身子,就扯到了小区花园旁边。

唐萧在身后推了我一把,催促道:“好了,回家。”

上了楼,我爸妈连衣服都没换,就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等待我的归来。

可想而知,接下来,又是一场残酷的讨伐。

我已经做好了被批斗的准备,老老实实的脱鞋进屋,同样安静的,坐在沙发一角。

唐萧看出了家里气氛的严峻,他刻意给父母倒了两杯茶水,说:“爸、妈……未晚也很久没回家了,咱们先休息一晚,有什么事,等明天大家情绪都平静下来了,再谈。”

我妈胆怯的看了父亲一眼,随后冲我使了两个眼色,意思让我不要在客厅逗留,赶紧回自己的房间。

我没敢走,随后,我爸就突然站起了身。

我不清楚他要做什么,只见他一个人走去了书房,等着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份文件,以及……一张存折……

存折这种东西,我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估计是以前的老古董。

我心里悬着一根线,父亲就走到了我面前,随手将文件和存折放在茶几上,说道:“这是去澳大利亚留学的入学手续,我都给你咨询好了,这存折,是我前些年,帮你存下的。”

父亲竭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坐在沙发上,继续喃喃道:“以前家里条件一般,只能供你哥一个人出国留学,这些年公司的收益越来越好,家里也不缺钱了。之前我和你妈觉得对你有愧,所以一直在帮你攒钱,本来是打算,等你大学毕业的时候,把这笔钱拿给你,让你出去留学或者是作为创业资金,但是后来……”

父亲哽咽了一下,我妈就接了话,“后来你毕业就打算结婚,你爸不想耽误你的幸福,就没敢把留学的事说出来,这笔钱,也就一直在我们这放着了。”

父亲指了一下茶几,“存折里,有将近一百多万,本来就是要给你的。正好你现在离婚了,留学的事,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抉择,我觉得这当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父母的爱让我感动,但面对我已经不小的年龄,我忽然就有些打怵。

如果留学归来,我也就三十多了。

我爸的语调稍微严肃了一些,“这是你最好的选择,离开国内,摆脱现在的人和事,等你再回来,也能更好的帮你哥打理公司。”

我语塞着说不出话,我哥就开始帮我解围,“爸,为什么让未晚突然出国?她现在在国内不是好好的么,她一个女生,如果让她突然出去……”

突然,我爸发了火,“不让她出去,难道就一直让她在国内受那些人的干扰吗!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怎么看我们唐家!别人都说,我女儿离了一次婚,然后又去傍大款,傍大款不成,还被人在婚礼上数落!”

父亲指着我的脸就喊了过来,“唐未晚!你从小到大,你妈为你费了多少心你不知道吗?初中的时候你就总打架,你妈为了平息你的那些事,来来回回的往学校跑,跑了整整一年,最后你才安分下来!”

“我以为你后来学好了,不闹了,结果呢,现在成人了,你却给我来了一个更大的闹剧!”父亲狠狠的捶着自己的胸口,“我就问你,你到底能不能对你自己的人生负责!你到底能不能理解我和你妈的心情!”

能,我当然能,我甚至还固执的用自以为的方式,去做一些所谓“孝顺”的事,结果呢,却伤害了我的父母。

眼前,父亲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胸口,冲我说道:“还有,你给我说清楚,你和那个滕柯,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外人都说,是你故意靠近的人家,你现在,给我解释清楚。”

我抬起头,急忙道:“不是的!我和他是初中的同学,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后来又碰面,是因为找工作,很巧合的遇见了。”

我爸一脸的疑惑,“一个三十岁的人,跟你是初中同学?唐未晚,你是不是在跟我说谎!”

我摇头,“他小学毕业以后,有三年多的时间,没有上学念书,原因是什么我不清楚,但他的确是我的初中同学。”

父亲将信将疑的看了我两眼,最后提醒,“留学的事,你赶紧给我做决定,你决定好了,我就托人安排澳大利亚那边的房子,那有我认识的人,还可以说上话。”

说罢,父亲转身就回了房间。

母亲站起身,拉着我的手腕说:“未晚啊,出去留学吧!听你爸的话,行么?”

我点着头,“妈,我会好好考虑的。”

野乃汤

野乃汤第三集

此刻的叶琴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看着灵云的目光,就像是她是全天地下最坏最恶毒的人。

灵云默,她欺压凉以柔?她抢夺唐俊逸?她挑拨他们的感情?

灵云满脸问号,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做了这些事情?

一旁的顾沉也是一头黑线,冷眼盯着叶琴:“你脑子坏了,我们可以不跟你计较!可你张开嘴巴就乱说话的毛病是谁教你的?

七夏以前对凉以柔多好,就连我们这些外人都看得见好吗!

凉以柔每一次在外面惹了事,不都是七夏给她收拾烂摊子?她为了博美名,事事拉七夏给她背黑锅,七夏从来也没跟她计较!

还有,唐俊逸一开始就是七夏的未婚夫好吧!什么时候变成七夏跟她抢了?不是她自己不要脸,偷偷去爬唐俊逸的床么?

我理解你跟凉以柔感情好,所以帮她说话,可你最起码也该懂点是非道义吧!

作为堂妹,背着自己姐姐去爬未来姐夫的床,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她凉以柔简直就不配做人,你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来诋毁受害者,你脑子里装的全是Shi吧!”

叶琴压根不听顾沉的话,只阴沉着一张脸瞪着灵云:“我不管什么是非道义,我只知道,以柔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她凉七夏害的!冤有头债有主,我恨不得将她凌迟处死、大卸八块,只是放了一条毒蛇而已,没有咬死她,都是她运气好。”

灵云伸手理了理羽绒服的领子,轻轻的哈了一口气,看着叶琴疯癫的模样,冷言道:“就凭你,想要弄死我?呵,异想天开。”

话落,她突然有些索然无味了,本来还以为能揪出个稍微有点儿意思的人物,没想到不过是个可悲的疯女孩儿。

她叹了一口气,也不再逗留,转身便走。

顾沉见此,忙问:“嘿,你这就走了?那她怎么办?”

灵云没回头,只低声说:“一个被人洗了脑的弱质女流罢了,我可没兴趣对付,先走一步。”

顾沉看着灵云头也没回,走的干脆,他犹豫着正要跟上去,才刚抬步便顿住,回头看着叶琴,想了想,他还是没跟上去。

不管是叶琴刚刚说的话,还是她这番模样,顾沉都有些好奇,很想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叶琴竟然会疯了般,直接放毒蛇害人。

虽然顾沉和叶琴不熟,可好歹也有一点儿印象,以前的叶琴虽然跟在凉以柔身边不显山不露水,可至少也是个正常的姑娘,如今这般疯癫的模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灵云不好奇,可他好奇啊。

他盯着叶琴,挑眉问:“喂,你刚刚说凉以柔会变成那样,都是七夏害的?那凉以柔到底怎么了?”

叶琴目光怨毒的看着灵云离开的方向,乍然回头,再看顾沉时,却又有些恍恍惚惚了,听到他提及凉以柔,她的眼泪不受控的落,浑身颤抖着再度背靠着墙面蜷缩了下去。

像是回答顾沉的话,却又更像是自言自语:“唐俊逸那个烂人,表面装的风光霁月,谁知道竟然是个变.态,他囚禁以柔,不光禁锢她的自由,竟然还让人百般折辱她……”

顾沉听到这里,眉头一锁,心想,折辱?怎么个折辱法?是骂还是打?

可看着叶琴这般凄苦的样子,他又不好再问,只沉着疑问,继续听,然而叶琴接下来的话,却是让顾沉整个三观都碎了。

叶琴低着头,抱着自己的膝盖,哭的哽咽:“他怎么可以那样?明明以柔那么喜欢他!他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去玷污以柔?而他自己还站在一边看……”

噗……

顾沉听到这里,浑身一个激灵。

这特么的是他幻听了么?

没想到唐俊逸竟然是个绿帽控啊!

喜欢自己绿自己?

叶琴吱吱唔唔的还在说,只是声音越来越小,顾沉只要凑近了一些,竖着耳朵去听。

“我的以柔,那么温柔,那么善良,她是这世间最纯粹最美好的人,她该得到全世界最美好的一切,她就该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接受所有人的膜拜和呵护……”

顾沉嘴角抽了抽,这叶琴,比脑残粉还要脑残啊。

凉以柔那个婊里婊气的白莲花,就连他这个直男看着都觉得别扭,是怎么能将叶琴洗脑洗的这么彻底的?当真也是个人才了!

“偏偏……偏偏她没有出生到一个更好的家庭,一出生就注定要受凉七夏的欺压。

该死的凉七夏,不仅要在身份上压制她,竟然还要跟她抢喜欢的人。

还有唐俊逸,那个人面兽心的变.态,他能得到以柔的喜欢,就是积攒了八辈子的福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乱听凉七夏的挑拨后就虐待以柔……

该死,他们都该死,通通都该死……

凉七夏该死,唐俊逸也该死……

以柔,我的以柔……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不嫌弃你……不放弃你……

我会救你的,会的……你等等我……”

她的话语声越来越小,就连言语里的逻辑也开始乱了,顾沉皱着眉头,只觉得越听越乱了。

他低头看着叶琴,怎么听着她的话越来越不对劲?

这么执拗的对待一个人,当真只是当凉以柔是好朋友?

他又看了看叶琴身上的伤,觉得再听她废话也听不出什么,便再次开口问:“那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叶琴听到他的问话,突然猛的抬头,一脸恐惧的看着顾沉,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脑袋,像是受到了剧烈的打击,口中尖叫连连。

“滚开,全都滚开!以柔是我的!我的!

谁敢碰她?谁敢摸她?我要杀了你们!杀光你们所有人!

别动她,有本事都冲着我来……

来啊!来啊!

我不怕你们!

不……

不要……”

叶琴一边尖叫,一边伸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身子,一会儿捂着胸口,就像是有人在摸她的.胸,而她在反抗,一会儿又去捂自己的双腿,就像是有人在扳开她的腿……

她在剧烈的挣扎反抗,可表情却又是凶狠决绝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