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大帝

  • 主演:陈宝国,焦晃,归亚蕾,陶虹,杨童舒,林静,沈保平,杜淳,宋晓英,马少骅,张世,苏小明,李乐
  • 导演:胡玫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5
平定了七国之乱,汉景帝(焦晃 饰)着手解决王国问题,削藩以加强中央集权。治国有方的汉景帝沿用了黄老的无为而治,然而刚刚稳定的西汉王朝面对强大的匈奴入侵,不得不忍辱负重,通过和亲来维持边境安全。景帝去世后,年少的汉武帝刘彻在其有心计的母后王氏的精心策划和拉拢众人下被推上皇 位。汉武帝一登基就展现出与以往君王不同的气魄和才智,广开言路,寻觅贤臣,实行改革。在其父文景之治奠定的基础下,汉武帝(陈宝国 饰)不断拓展着西汉的基业,在挫折和困难中展现着不断成长的帝王气魄,并且在皇后卫子夫(林静 饰)之弟卫青(陆剑民 饰)的帮助下对匈奴数十年讨伐赶出中原,一扫以往的民族耻辱。在刘彻的铁腕统治下,西汉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

汉武大帝第一集

第461章 被他呵护!

“把这个交给陆阳阳。她会知道怎么做,除了她,不要教给任何人。”陆青承把一个东西交给她。

舒妍看了一眼,收进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

“我等给你回来!”

“好!”

陆青承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去。

她和李源一起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听到了森林上面的直升机的声音。

“趴下。”

李源扑向了她。

她听到了隔着很近距离的爆炸声,顿时密林升起了烟雾,火光,和他们距离很近的树倒了一大片,他们暴露了。

舒妍看到了天空中的一架军用机,对方在上空盘旋,似乎在准备第二次的发射。

李源已经站起来,带着又她进入密林,不过舒妍看到了他的脚步明显慢了,他应该刚才受伤。

对方刚开始只是无意识的乱发,但是他们很不幸被发现了。

这个密林的树木没有之前地方那么密集,他们更加不好躲藏。

“嫂子,你往前面跑,那里有个瀑布,你顺着水流走,三天后,你可以到达一个小城市,但是出了这片深林,有段距离没有任何的遮掩,你要小心。”

李源把路线告诉她。

“我引开他们。”

“你受伤了,我离开的事,等我们脱困再说。”舒妍抓住他要冲出去的步伐。

李源没办法。

只能带着她躲。

可是这片树林太稀疏,直升飞机发现他们后,开始改为扫射。

李源带着她往前跑,枪声几乎从他们的脚边扫过。

“他们出现了。”

飞机上其中的一个人开口,如果舒妍往后看一定会发现他就是基地的那个凶狠的人,另他的身边穿着灰色迷彩,全身武装的人就是陈军。

阿尔汗在陈军的面前显得异常的客气,语气中还到这一丝讨好的味道。

这个人是他们的领袖特意请来的杀手,在那些佣兵的实力里面是最强的,为的就是对付突然闯入的C国的特种兵,虽然他们之前就得到了消息,重创了他们,可他们竟然在这种地方生存下来,还摧毁了他们几个不小的基地。

领袖很生气。

陈军的目光盯着地面,茂密的树木下两个身影在急奔。

飞机上的机枪手好次都没有扫到人,阿尔汗怒了,举起了自己手上的枪对着了一个目标就开枪。

枪口突然被人太高。

目标射偏,舒妍感觉刚才有自己从自己的脸颊查过,有湿润的液体划过,让她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再偏离一点,他就必死无疑。

“你做什么?”

没有声中目标,阿尔汗生气,就算他的实力很强,他们也只是合作关系,他不能骑在他的头上。

“她还有用!”

飞机在半空中速度放缓,陈军用绳索滑了下去。

阿尔汗看着他目中无人的样子很恨,但无可奈何,因为对方也还有用,再说了,如果真的动手,就算飞机的上所有的人都加在一起也没有胜算。

但是。

阿尔汗露出狞笑,他说这个女人有用,但她偏偏要杀了。

这就是侮辱他尊严的下场。

飞机又开始在空中盘旋,舒妍和李源跑向了瀑布,前面没有路了,这个时候飞机突然飞来,一阵枪击向着他们扫来。

李源虽然想挡在她的面前,但也根本不可能救得了她。

突然一到身影飞速的跑来,速度快得只看得见一道残影,纵身一扑,抱着她跳下了生活的瀑布。

舒妍重重的跌入了水里,用于没有准备好,呛了水了,猛然灌进嘴巴鼻子的水让她窒息,难受。

更重要的是头有股晕眩的感觉,但抱着他的人力道很呵护,有力的手托着她的头,避免他被石头撞伤。

虽然冲击力很大,但有了这样的保护,她没有受伤。

很快两人浮出水面,在舒妍还来不及回神的时候,她又被拉出了瀑布,然后滚入了密林里。

一直滚了很远,对方才停了下来。

她听到了飞机在上面巡视了很久,才不甘心的离去。

“陆青承。”

舒妍看着抱着他的男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此刻神色紧绷,浑身透露出骇人,威猛。

“没事了。”

陆青承此刻的眼底透着寒冷,他不敢想象自己晚来一秒的下场。

“李源呢?”他不会出事了吧。

“他刚才也跳了,应该在某处。”

陆青承清楚的记得当时的状况,他抱着她跳下去,那小子也跳了,应该没有伤到。

他的能力他知道,只要不带着她,自保没有问题。

“你怎么来了?”

舒妍记得他们往的是相反的相信。

“不放心。”不过证明他的预感是正确的。他们已经被逼急了,想出了这种办法。

“队长!”

李源浑身湿漉漉的找到了他们,一脸的愧疚,队长把嫂子交给她,他差点让她出事。

“不怪你。”

“那帮王八蛋,连这种方法也想到了。”

李源骂。对着若大密林竟然想到了这种办法,估计也是被逼急了,毕竟队长的这几次声东击西,让他们根本们摸不准他们的位置。

“上来。”

陆青承蹲下身体。

“我能跑。”

舒妍担心自己太重。

“太慢!”

陆青承回头盯着她。

舒妍只好趴在了他宽厚的背上,陆青承和李源的速度很快,几乎没用多久就离开了直升机盘旋的地方。

而陆青承背着她,速度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无论是秘林还是灌木对他都没有丝毫的阻碍。

大概背着她跑了三个多小时候,陆青承放下了她在一处水流边休息。

“前面继续让李源送你。”他很想自己去,但不能。

舒妍点头,有些不舍,但是知道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做。

陆青承看了她一会儿和李源继续交代。

舒妍离他们远了点,去了水流边洗脸上的汗水,虽然一路上都是陆青承背着她,但她还是出了不少的汗。

她又喝了一口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陈军,她刚才看到陈军从机场上下来了,那他会不会一直跟着他们。

汉武大帝

汉武大帝第二集

符灵赶忙对玄武说道:“别啊,还有一个没吃完呢,螃蟹放久了就不好吃了。”

玄武叹了口气,“你吃这么多螃蟹一会肚子疼了,别找我。”

“放心吧,我肚子好着呐。”符灵边说边剥桔子。

玄武说道:“桔子过一会再吃。”

“哦。”符灵应了一声把桔子放到一边,看着玄武给她拆蟹肉。

玄武无奈,自己怎么养了这么一个吃货。

符灵问道:“玄武,你爱吃会么?”

“我是杂食的,什么都可以,但不会像你一样吃起来没完。”

符灵白了玄武一眼,“我这是好养活,不挑食。”

符灵吃完了最后一个螃蟹之后,走到客厅,坐到敖天身边,敖天马上开口说道:“去洗手。”

“怎么了?”符灵不解地问道。

敖天一脸嫌弃地说道:“腥味太大,去洗洗手。”

符灵不服气地说道:“你也吃螃蟹了,我也没见你洗手啊。”

“我手上没有腥味。”敖天继续看着电视剧,不再理符灵。

符灵只好去卫生间,洗手、刷牙。符灵再坐到沙发上时,靠到敖天身边,轻声说道:“我吃得有点饱。”

敖天瞥了一眼符灵,“什么事儿直说。”

符灵笑嘻嘻地说道:“帮我揉揉肚子吧,好帮助消化。”

敖天无奈,“你少吃点好不好。”

符灵辩解道:“吃得多才有力气,身体才能好。我这身体从来不让你们操心,你们还不知足。”

符灵枕在敖天的腿上,敖天只好帮她揉着肚子。这时符灵的手机忽然响起,符灵坐起身,拿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莫伟。

符灵兴奋地接通电话,说道:“莫伟,想我了吗?”

敖天鄙视地看了一眼符灵。

莫伟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小符姐,我奶奶的身体恢复了,我过一两天就能上班了。”

符灵开心地说道:“太好了,我都想你了,你告诉你奶奶,将来你娶媳妇的钱我出,她年纪大了,别再下地干农活了,多注意休息。我下次回莲花山时去看她。”

莫伟瞬间尴尬了,“小符灵,我先挂电话了,我们见面再聊。”

符灵还想和莫伟聊上几句,可那头,莫伟已经挂断了电话。

符灵失落地放下手机,又枕在敖天腿上,嘟囔道:“莫伟也不跟我多说两句。”

敖天懒得理她,没有说话。收拾完餐桌的玄武来到客厅,坐到沙发上,说道:“莫伟那么腼腆的一个孩子,你说帮他娶媳妇,他怎么可能再跟你聊下去。”

符灵听玄武这么一说,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是好心,不想让张素芹太累了。”

玄武一笑,“下次好心的时候想着点对方的感受,人都是爱面子的。”

“嗯,我知道了。”符灵说着闭上了眼睛。

敖天推了符灵一下,“要睡,回房间睡去。”

符灵说道:“哎呀,你就让我枕一会儿吧。”

敖天不耐烦地说道:“你要睡起来,说不上几个小时呐,赶紧回房间睡去。”

玄武一皱眉,说道:“你别吃完就睡,出去运动运动,你看看房子前面移过来的那棵桃树怎么样了,我们家门前不能弄出来一棵死树。”

符灵眼睛都没睁开,说道:“胡常安办事儿,你放心,死了他也会想办法弄活的。”

敖天忍不下去了,又推了符灵一下,“起来,别枕我腿上。”

符灵无奈,坐起身,“那我回房间了。”

敖天对玄武说道:“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符灵说道:“别回去啊,你想做什么,我陪你。”

敖天一皱眉,“有什么事儿,我再过来吧。”

符灵看着敖天问道:“你跟我们在一起不开心吗?”

“不是,没有事情做,有些无聊。”敖天解释道。

“大哥,你回去不也是自己一个人没有事情做吗?”符灵说道这儿,忽然想到敖天那套来历不明的白色衣服。

符灵眨了一下眼睛,问道:“你不会是回去就有事情做了吧?”

敖天虽然察觉到符灵表情的变化,但也不想再解释,说道:“我先回去了。”

符灵还想劝说敖天,玄武说道:“符灵,敖天需要适应。”

敖天对玄武说道:“有事儿,我会马上过来,你不用硬扛。”

玄武点头,“我知道!”

敖天走后,符灵也没有了睡觉的心情,坐到沙发上,问玄武,“敖天那套衣服是谁送的,你懂行,你看值多少钱?”

玄武看了一眼符灵,问道:“你为什么那么在意那套衣服?”

“我们两个不在家,我怕敖天被人骗了。”

玄武一笑,“我们两个的智商加一起都不如敖天,谁能骗了他。”

“他不是一直没接触社会,不知道现在江湖险恶嘛!”符灵辩解道。

玄武看着符灵,语重心长地说道:“符灵,如果敖天想骗你,他会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他是真的没在意那套衣服,所以才随便穿在身上的,你也不用想太多。”

符灵不高兴地说道:“谁想太多了,我只是好奇,谁会送他衣服,还送那么难看的。”

“那衣服难看吗?”玄武问道。

“难看!”

玄武一笑,“不是你买的衣服都难看是吧?!”

符灵底气十足地点头,“嗯!”

“那套衣服是耐克五、六年前的春季款,也就是说,最少是五年前送给敖天的,都已经五年了,敖天今天才第一次穿,你还在意什么?”

符灵追问:“你知道是谁送的吗?”

“应该是他师兄吧,他那师兄一把年纪了,还特别关注流行时装。”

符灵看着玄武,“我怎么没见过敖天的师兄,也没听他提起过。”

玄武解释道:“那老头比敖天大很多,平时都是敖天去见他。”

符灵审视着玄武,“你没骗我?”

“这有什么好骗你的。”玄武不一在意地说道。

“是他师兄送的,他为什么不说?”符灵嘟囔道。

玄武一笑,“也许师兄送敖天衣服时,他都没有看,所以现在真的不知道衣服是哪来的了。”

“敖天的师兄年纪很大了吗?他们的关系好吗?”符灵好奇地问道。

汉武大帝

汉武大帝第三集

众人的目光都是朝着声音来源看去。

楚雪衣睁开眼,身前有一位黑衣白发的男子傲然站立。

“许,许先生。”

看着突然出现的许飞,楚雪衣的眼前一亮,出现了一丝喜色,想到之前自己在太湖城林家的时候,对许飞百般嘲讽,心中懊悔羞愧到了极点。

“少主,您,您怎么现身了,这和您没有关系,您快走。”

“御雷宗已经出面,您千万不要出手,免得惹祸上身。”

瘫坐在地的李方成极力劝导许飞。

许飞只是淡淡一笑。

“本天人一言既出,千金不易,我既说了今日要护你仙剑斋周全,就肯定会做到。”

“那小子是谁?”

御兽谷众人和九霄雷海之中的刑雷真仙都是用疑惑意外的眼神看着许飞。

一拳将天仙三转的楚长青击飞,显然不会是简单人物。

白发黑衣的青年,云州有这号人物吗?

在众人诧异的时候,许飞直接一步踏出,已经到了仙剑斋众弟子阵营之前。

人皇剑被他紧握在手中。

“刺啦。”

手中长剑一挥,在两方阵营之间划出一道金黄色剑气。

许飞语气冰冷的说道。

“今日以此为界,若是有一人跨过,我就杀一人,若是你等一起越界,那我就屠了你御兽谷。”

许飞说话之间,身上血芒暴涨,白发飞扬,如同从九幽地狱爬出的恶鬼魔王一般。

“好强的杀气。”

就连九霄雷海之中的刑雷真仙都是为之一愣。

“啊。”

此时,被一拳砸飞出去的楚长青一声怒喝,从十几里外的一处废墟之中怒喝一声,冲天而起,去而复返。

楚长青的浑身鲜血淋漓,尤其是胸口已经砸烂,血肉模糊。

许飞刚才那一拳虽然只是用了五成功力不到,但也绝不是楚长青可以轻易的承受的。

楚长青无比怨恨的目光朝着许飞投来,吼叫说道。

“你这个混账东西,就是因为你,我才丢了仙剑斋斋主的位置,现在你又来坏我的好事,我今日非杀了你不可。”

“李元寿,你御兽谷大长老,你的徒弟紫月,还有其他数位长老都是被这小子杀的,他是你御兽谷的生死仇敌,你还不出手?”

“是他?”

楚长青的话语一说出口,当即御兽谷众人眼神凶狠暴躁的朝着许飞看去。

“该死,原来紫月和大长老是死在此人手中,我们杀了他。”

御兽谷的几位长老已经准备出手。

“慢着。”

御兽谷谷主李元寿一声苛责,将众人喊住,随即开口说道。

“对方能杀大长老等人,还能一拳重伤楚长青,绝非是泛泛之辈,楚长青选择在这个时候告诉我们是眼前此人杀了大长老和紫月他们,只是为了借刀杀人而已,别被楚长青利用了。”

众人当即回过神来,一个个眼神怨恨的看向了楚长青。

“此人太无耻了,处处都在算计别人,哼,让他自己去送死吧,我们看着就好。”

“对,等楚长青和那小子打的两败俱伤到时候,我们再出手。”

御兽谷众人都是按耐住了出手的打算,谁会愿意为楚长青这样的小人做嫁衣?

高空之上的刑雷真仙也并未说话。

他今日所来,只是为了对付李方成而已,其他人还不值得自己出手。

楚长青见无人出手,只能自己咬咬牙说道。

“也好,今日就让我亲手杀了你。”

“无极破甲剑诀。”

楚长青手中的灵蛇剑脱手而出,聚成一道绿色的剑气风暴朝着许飞碾压席卷而去。

“不好,少主,快退。”

见到楚长青出手,瘫坐在地的李方成声嘶力竭的呼喊了起来。

仙剑斋其余人也是担忧到了极点。

对面的御兽谷谷主李元寿唏嘘说道。

“这楚长青此人虽然无耻至极,但这修为手段的确可怕,若是一对一和其交手,我和他的胜算也只是在五五之间而已。”

“本来想要借助那白发青年的手杀了楚长青,现在看来,那小子还是太嫩了一些,今日楚长青未必能够死得了。”

站在李元寿身手的御兽谷长老们也是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这些年,楚长青杀了他们御兽谷不少人,他们当然是想要楚长青死的,但如今刑雷真仙在场,楚长青已经投靠了御雷宗,那么他们就无法再对楚长青下手了。

“可惜,太可惜了。”

许飞整个人都被卷入那绿色剑气风暴之中,不见身影。

众人都觉得许飞必然是被那剑气风暴绞杀的四分五裂,血肉模糊,绝无活命的可能。

“唉。”

李方成狠狠的给了一个耳光。

“少主,是我害了你啊,是我的错,这都是我的错。”

楼重霄无奈说道。

“少主的实力是强悍,但只有地仙巅峰修为而已,当日是胜了我,但我和楚长青至今还有不小的差距,唉,少主终究还是死在了楚长青的手中。

“少主为救我们而死,我们要为少主报仇。”

仙剑斋众人咬牙切齿,摆出了拼命的架势。

楚长青得意笑道。

“哈哈哈,一名地仙境的小子也敢和我交手?不自量力。”

他的话语刚刚落下,那剑气风暴之中就响起了一道怒喝。

“开。”

“轰。”

下一瞬,绿色的剑气风暴当即炸开,许飞的身影出现在天地之间,毫发无伤。

灵蛇剑被许飞伸出左手,死死抓住。

“咔。”

当许飞发力之后,堂堂下品仙器被一把捏碎。

“我的灵蛇剑。”

仙剑被毁,楚长青的心头都在滴血。

“他,他活下来了?”

看着毫发无伤的许飞,众人都是一阵惊奇,就连九天之上的刑雷真仙都是不由的挑了挑眉头,显得极为意外。

“天仙三转,我居然看走了眼了。”

刑雷真仙低声呢喃一声,但并未太多的情绪。

就算是天仙九转又如何?依旧不会对今日的局势产生什么影响。

这时候,许飞举起了手中的人皇剑。

“楚长青,现在该你死了。”

“轰。”

许飞的身上顿时暴发出了一股磅礴的力量,不仅仅是刑雷真仙发现了许飞的境界,场中所有人都有了察觉。

“是天仙三转,此人是天仙三转的修为,他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

当感受到许飞天仙三转的境界之后,大家意外到了极点。

而许飞的身子已经一闪即逝,极为鬼魅的从场中消失不见了。

“人呢。”

场中可是有数位天仙的,还有人境界比许飞更高,但许飞眼睁睁的从他们的眼皮子低下消失,他们愣是没有丝毫的察觉。

“滚出来,有种滚出来和老子一战?”

楚长青大喊大叫。

下一刻,他的身子在半空中僵硬,一柄金黄色的长剑从他的后背心刺入,直接洞穿了他的心脏。

“你?”

他扭过头去,看到了一张冷漠的,不带丝毫感情的脸庞。

楚长青的脸上满是惊惧和懊悔之色。

下一瞬,许飞的左手放在了楚长青的头颅之上。

楚长青根本就无力反抗。

大家都不知道许飞想要做什么,挑了挑眉头,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许飞对着楚长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就用你这一身天仙三转的修为来洗涤你所犯的罪孽吧。”

下一瞬间,吞天神诀运转起来。

“不,不要。”

楚长青一声惊呼,整个人惶恐不安到了极点,眼神之中满满的都是恐惧之色。

不过是一个呼吸而已,堂堂天仙三转强者楚长青就成为皮包骨,整个人彻底的干瘪了下去。

“呼。”

一阵风吹过,楚长青的身子彻底化作尘埃,消失于天地之间。

机关算尽的楚长青,就这么诡异的死了!

“这是?”

看着楚长青化作虚无的一幕,场中所有人都是面色巨变,就连九霄之上的刑雷真仙都变的脸色

“难道这小子真的是从地狱之中逃出的魔鬼?”

众人的心头都是惊惧起来。

许飞手持人皇剑,看向了对面的御兽谷阵营。

“你们一起上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