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魔咒第八季

  • 主演:艾莉莎·米兰诺,罗丝·麦高恩,霍莉·玛丽·库姆斯
  • 导演:詹姆斯·L·康威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5
圣女魔咒是美国的一部8季长剧,每季是22集。剧中描写的是一位叫菲比的女孩失业以后回到了旧金山,和姐妹们住在一起。有一天晚上,她从家里无意找到了一本魔法书,上面记载了一些咒语,三姐妹因此发现了自己的神奇本领她们发现,自己是巫女的后裔,她们三人每人有一种特别的本领:时间 停止;移物换形,预言未来。 此剧曾获1999年“最受欢迎的电影和电视伴音奖”电视类大奖以及2003年获得美国科幻及恐怖电影协会“电视类最佳女艺人”

圣女魔咒第八季第一集

第468章不由得心生感动

周云凡走进煎药房,助理小袁做事还真给力,派人放置了一套崭新的液化气灶具。

他把白诗韵那个米绿色双肩包放到青色大理石台面上,开始验收药材的真伪和份量。

“不错,小美做事还算靠谱。”周云凡给了一句赞评。

白诗韵听到后红润的嘴唇高高翘起,有点不满情绪:“喂!周医师,我不是说过,我叫白诗韵,别老是叫我小名,忒俗气。”

周云凡朝她瞥闪一眼,打趣说:“我觉得小美这个名字,说起来上口,呵呵,你不乐意听,那我就加一个字,叫你白小美得了。”

白诗韵正想出手往周云凡背后擂一拳,只是中间隔着一个赵玲珑,没法实现她的意图,只好闭嘴,满脸委委屈屈的表情,一幅我见犹怜的样子。

周云凡的注意力投在那些药材上面,很快进入工作状态,逐一清点天麻,丹参,川芎,龙涎香等药材。

白龙涎香用灰色龙涎香替代,天麻是人工种植的,药性会差一些,其它的药材都符合要求。

赵玲珑也进入到周云凡女弟子的角色,从周云凡瞧过来的眼神里,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转身对白诗韵说:“去把煎药房的门关好。”

就在白诗韵转身关门的时候,周云凡的神识触动左手中指上的“玄空剑戒”,从里面取出那个篮球大的“金龙鼎”,立即放置到液化气灶上面,掀开鼎盖。

正当周云凡把药材开始投入鼎内的时候,白诗韵关好煎药房的门,转身回来,看到液化气灶上面的“金龙鼎”。

白诗韵味满眼诧异的问:“喂!周医师,你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超级大的手雷?”

赵玲珑纠正道:“确切地说,这个鼎更象一个地雷。”

“就算是地雷,也忒大了一点呵!周医师,你莫非拿它替代砂锅煎药?”

“yes!小美猜对了,我会给你加分。”周云凡说话的同时,把那些药材相继投放“金龙鼎”,拿起台面上那个5升的纯净水桶,往鼎内倒满水,拧开炉灶开关,打火点然液化气灶。

用“金龙鼎”熬药,能增加药液的灵性浓度。

赵玲珑双眼一眯,淡然处之地说:“煎药时间有点长,小美,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咱们去你朋友龚少春病房里看看。”

赵玲珑带走白诗韵后的三小时,周云凡用“金龙鼎”煎出三缸“琥珀通窍醒脑汤”,从“玄空剑指”取出瓷瓶装载好,只留下两瓶,用来医治龚少春的“双重人格症”。

等到白诗韵和赵玲珑返回煎药房的时候,周云凡完成了煎药,于是三个人再次走进龚少春入住的病房。

为了根治龚少春,周云凡准备动用“玄通灵针”,赵玲珑把病房里的人全都劝走,病房内只留下周云凡和赵玲珑。

面对刚刚醒过来的龚少春,周云凡暗地里施展“弹指飞针”,右手中指微微一弹,隔空点中了龚少春耳后的安眠穴,龚少春再次进入睡眠状态。

毕竟是第一次医治“双重人格症”,周云凡这次动用“八卦魂技”当中最难的“八卦轮回秘法”,神识触动脑内灵台上那颗紫光珠,由它激化天目穴,得到短暂的透视功能。

凝视龚少春大脑里面,一番搜索和验证,周云凡发现龚少春脑内灵台,也就是西医所说的松果体和脑垂体的脑域,有一个黑色斑点。

接下来,先给龚少春灌服了一瓶“琥珀通窍醒脑汤”,另外从身边医疗小推车里,拿起一支10ml的注射器,从患者龚少春头部选出特效穴,实施穴位注射疗法。

随后,周云凡把玄气从体内导引出来,从中指端疾速射出,射入龚少春脑内那个黑色斑点,同时启用“八卦轮回秘法”,消除那个黑色斑点物。

直到那个黑色斑点物,被化解被消融,到后来把那里变成同其它脑髓组织同样的色泽。

赵玲珑还是第一次,看到周云凡施展“子午八卦针法”中的“八卦轮回秘法”,周云凡对她就是一个谜,让她永远看不透,时时有惊喜。

赵玲珑在心里暗自感叹修为不足,无法学会如此玄奥的针法绝技。毕竟是在头部施展针灸术,时间相对来说,必须得长一些。

这样一来,周云凡和赵玲珑就错过了午餐时间,白诗韵和龙小珍夫妇,倒是叫了外卖,在病房外面,没滋没味地吃了一些东西。

白诗韵现在才想起先前她邀请周云凡吃午餐,赵玲珑抢先说只怕没时间,原来不是只怕,而是根本就没时间。

直到下午三点多钟,赵玲珑才打开病房门,搀扶着周云凡离开,这次不只是施展了针灸术,更主要的是多次强行开启天目穴的透视功能,周云凡出现精神力透支。

很久没有在针灸手术后,被赵玲珑搀扶着去休息。周云凡的手臂被赵玲珑身前的温柔包裹,再次感觉到超爽。

白诗韵看到后,不由得心生感动,立即跟进几步,来到周云凡的另一侧,伸手帮助搀扶。

赵玲珑在医院里不想同周云凡表现得过于亲密,眼前也就没有阻止白诗韵的搀扶行动。

三个人并肩走向赵玲珑的办公室,助理小袁远远地看到后,立即打开院长办公室的门,站在门口等候。

周云凡被搀扶到沙发前坐下,赵玲珑轻轻地扶住他斜斜地躺着,从小袁手里接过一碗核桃瘦肉紫米粥,小袁做事越来越聪明能干,贴心地领会领导的心意。

给周云凡喂了一锅粥,赵玲珑象贤惠的妻子一样,从茶几上抽出餐巾纸,给周云凡擦拭了一下嘴巴,转身从小袁手里接过毛毯,覆盖到周云凡身上:“好好睡一觉。”

赵玲珑转身把办公室的空调温度调到28度,才坐到墙角小圆桌旁,从小袁手里,接过另一碗核桃瘦肉紫米粥,有滋有味地喝着。

白诗韵一直在旁观,从这一系列的生活细节,她看出周云凡同赵玲珑的关系非同寻常,这完全是情侣间才会有的亲昵嘛。

白诗韵暗自叹惜,心里全是羡慕嫉妒恨,这个恨不是恨赵玲珑和周云凡,而是恨命运捉弄人,她同周云凡的相逢晚了点。

喝过粥之后,赵玲珑注意到白诗韵满脸落寞,低声劝慰:“小美,你还年轻,会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白诗韵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唉!老天爷或许有安排”

圣女魔咒第八季

圣女魔咒第八季第二集

不会吧,居然在这里遇到他?点儿可真够背的!

听说陆老虎脾气可大了,乔希不敢想象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出来做……会可怕到什么程度。

“小美女,房间订好了,我们走吧!”

那个中年男人从前台过来,就顺势揽住了乔希的腰,搂着她往电梯口走去。

刚才小姑娘一直坐在车后座,害得他只能看不能碰,心里痒痒的。这下花了大价钱,可一定要好好把便宜占回来。

感觉到那人放在自己腰上十分不老实,乔希皱了一下眉头,还是忍了!

陆雴霄在这儿,她不能引起人注意,还是先上电梯再说。

到了酒店房间,乔希就被迫不及待的男人压在了床上。

见对方一进来就开始脱衣服,女孩拖延时间道:“张先生,你别着急啊!我们可以先喝点酒?”

“喝什么酒?我花了这么大的价来开房,当然要多做几次把本给收回来!”

“可,可是我肚子饿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吧!”

“小姑娘,你饿了?……别急,叔叔马上就喂饱你!”

听着那个男人满口的污言秽语,乔希眉头紧皱,心里在算着时间。

可心怎么还不带人来啊?一会儿这油腻的老男人都要脱完了,她怕自己会长针眼啊!

“哎……你怎么不脱啊?是不是想让我帮你脱?”

眼看那肥腻的大手伸过来,乔希连忙一把拍开,捂着自己的胸口道:“那个……我身上有汗,先去洗个澡吧!”

乔希从床上爬起来,就想去卫生间躲躲,谁知道这时候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抓住。

“小姑娘,你拖拖拉拉该不会是想反悔吧?老子房也开了,价钱也出了,你今天不做也得做!给我把衣服都脱了!”

就在对方要对她上手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

乔希立刻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把推开老男人,就飞奔过去开门。

然而,等她看清门外的男人时,却整个人一怔。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来的救星不是可心,而是陆雴霄啊?

“姐……姐夫?”

看着俊脸上蒙着厚重寒霜的男人站在门外,乔希艰难地喊出了这个称呼。

很明显,陆雴霄刚才是认出了自己,才找到这里来的。这会儿她连装不认识的必要都没了!

“是谁啊?别打扰老子玩女人!”

眼见身后已经脱得只剩裤衩的老男人走出来,乔希灵机一动,就快速躲到陆雴霄身后去,一脸害怕地抓住了男人手臂:“姐夫救我,那个叔叔他想强迫我!”

闻言,陆雴霄眼眸微动,眸中闪过了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

随即男人转头,看向身后那个一秒变身小白兔的女孩:“你说是他带你来酒店,企图强J你?”

“对……对啊!”

陆雴霄漠然的脸色萦绕着更重的寒气,对身后跟来的保镖吩咐道:“打!”

闻言,原本跟在他身后的四个保镖瞬间破门而入,揪起只穿了裤衩的男人就是一顿暴打。

乔希躲在陆雴霄的肩膀后面看着,都不禁心有余悸地吞了一口口水!

果然是陆老虎啊,在南城敢随便教训人的也就只有他了,还好自己刚才反应够快!

“干什么?老子叫鸡是给了钱的,你们凭什么随便打人啊?”

“啊哟哟……别打了!我那钱不要了,人也不上了,行吗?”

“放过我吧……”  眼看那人被打得只剩半条命了,保镖才重新走回陆雴霄面前,请示道:“陆总,现在怎么处置?”

“强J未遂不是小罪,送进警局吧!”

“警……警局?”乔希听到他这么说,连忙道,“不用吧?”

“动了我陆雴霄的人,怎么不用?”

“我……我觉得没有那么严重,反正我也没吃亏啊。姐夫,我看算了吧!”

“刚才让我出头的人可是你!”男人冷厉的目光斜了她一眼,强调的语气不容反驳。

“我没……”

乔希无奈挠头,她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就在她被堵着说不出话来的时候,突然,徐可心领着一群中年妇女从电梯口冲了出来。

“你这个死鬼不要脸的,儿子生病你跟我说拿不出赡养费,现在倒有钱玩女人吗?”

为首的中年妇女冲进酒店房间,原本准备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教训她那个不负责任的前夫,但是看到对方已经被打成猪头的样子,不禁整个人一愣。

徐可心也被这场面惊到了,她见乔希在陆雴霄身后捂着脸,不解问道:“小乔,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等那男人脱了裤子,我就带张太太上来抓奸吗?你怎么另外找一拨人先动手了?”

“别说了!”

乔希给她做了一个‘嘘’的姿势,都不敢去看陆雴霄的脸色了!

完了,谎话被拆穿!

……

坐在低调奢华的宾利雅致上,徐可心一脸兴奋看着陆雴霄,又凑到乔希耳边问道:“你说你们家把你打包送给一个老男人,就是他啊!这么帅,就算是那方面不行,我觉得看脸也能饱了啊!”

闻言,乔希:“……”

可心,你说悄悄话的时候能小声一点吗?这个音量是生怕当事人听不到?

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驾驶座上的男人一眼,乔希看他似乎没反应,低下头不敢搭话。

从上车开始,女孩就难得保持着小学生坐姿,乖乖等着一会儿的暴风雨!

“到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听不出有任何的怒气。

徐可心看车停在自己家附近了,就赶紧背上自己的书包,给乔希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我先回家了,小乔,替我谢谢你姐夫!他真的好帅啊,改天一起吃饭啊!”

闻言,乔希的额头上掉下三根黑线。还谢谢他?可心你是不是缺心眼啊,没看我马上就要上刑场了吗?

等那女孩下车之后,车上的气氛却明显以不可见的速度降至冰点。

驾驶座上,男人的声音幽幽响起:“你跟人说了我不行?”

闻言,乔希的身板猛然一僵,露出一个迷茫的假笑:“不是我说的!”

关于‘陆雴霄不行’这个传闻,在南城已经人尽皆知了好吗?

毕竟某人现在都二十六岁了,身边却从没有过一个女人,怎能让人不揣测?

前段时间眼看着相亲相上了她二姐,两个人马上就要结婚打破传闻了,可结果……新娘却在婚礼当天失踪了!这不是为他某方面有问题,更添一笔佐证吗?

甚至还有人传言,陆家的当家人其实是个gay,乔家二小姐时受不了做同妻才会逃婚的!

关于这个说法,乔希还挺认同的。

不是有句话叫‘长得好看的都搞基去了’吗?

像陆雴霄这种极品,不搞基简直浪费了他的颜。

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胡思乱想的女孩,陆雴霄冷漠的眸光锐利如刀:“想好解释,回去给我一个交代!”

圣女魔咒第八季

圣女魔咒第八季第三集

“林小姐,你该不会是以为,这就是一条红宝石项链吧?这是鸽血红宝石,红宝石中的极品,而且这项链应该是专门请人设计,我倒是很好奇,苏小姐到底是什么背景,能够送你一条价值几十万美元的项链……”

几十万美元!不是几千,不是几万!就算家里再有钱,也不会无缘无故送给别人吧?何况这是几十万……就算是在他们这种家庭,这样的首饰,估计也都被当成传家宝一样的放在保险箱里吧……

听完这话,林伊云抓着项链的手愈发缩紧,她当知道这项链很贵!但也只是当它是普通的红宝石项链……

“我也很好奇啊,我怎么会把这个送给别人……”苏若离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神情。

“林小姐,要不你拿下来,让苏小姐看看,如果上面没有苏小姐的名字缩写,那这也许就是一个误会……”

林伊云怎么敢拿下来!她当然知道这项链上有没有苏若离的名字缩写!她也曾想过将它磨掉,但距离宝石太近,一不小心,就可能损伤了宝石!

“不用了!是我记错了,这确实是当初小若借给我的那一条!”林伊云脸上满是不甘,将链子取了下来,不甘不愿的放到苏若离的手中。

“别人带过的东西,我向来不喜欢再用,不过这链子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我的,所以,伊云真是不好意思,夺你所好了……”

“这本来就是你的,是我该道歉才对!”林伊云咬牙切齿的看着苏若离。

“林小姐,请!”

徐姐一直等在林伊云的身边,看着林伊云的眼神相当不屑,林伊云虽然一肚子的火,但还是强忍着,直到走出蔺家别墅,林伊云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双手紧紧握着手提包,指甲几乎嵌入手掌!

“苏若离!蔺可瑜!你们都等着!”林伊云转身看着蔺家别墅,眼中满是不甘和阴郁。

虽然今天出了不少问题,但苏若离的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让林伊云吃了瘪,而且还让那几个蠢货看清楚了林伊云,虽然以林伊云的手段,估计最后那几个人也不会把她怎么样,但至少,今天她算是出了气!

次日中午,苏若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那莫名其妙的笑容,看的白煦心里居然莫名有些慌张……

“小姐今天很开心?”

“白煦,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想……”

苏若离的话还没说完,白煦直接给了她一个眼神,淡定的说道:“小姐,如果是想回苏家住,我劝您还是别想了……”

“谁说我要搬回去住了!”苏若离一脸茫然的看着白煦,她现在可还没打算回去住呢!事情都还没解决,况且,她都已经想清楚了,这辈子,宁凉辰这条大腿,她可不打算就这么放开!

“呃?那小姐是想做什么?”白煦不解的看着苏若离,以前这位小祖宗不是一天到晚想着离开梨园么?难道她真的变了?

“我就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我保证不会过分,也不会让二爷生气!”

“咳咳咳……小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不要动手动脚!”白煦紧张的往楼梯望去,急忙抽出自己的手,生怕二爷忽然出现,到时候,他还真担心自己这条胳膊能不能安全留下来……

“那你就是同意了!其实也没什么,可瑜住院了,我想去看看她,但是二爷不是在家嘛……”

“小姐,你想去医院探病,可以直接和二爷说啊!”和他说又没什么用,他也没这个权利放小姐出去啊!最后不还得是问过二爷?

“那我昨天不小心……哎呀,反正,你帮我去问问二爷嘛!”

苏若离有些心虚的看着白煦,她总不能跟白煦说,昨天晚上她吃了豹子胆,把宁凉辰从床上踹了下去?弄的她现在都不敢看宁凉辰的眼睛……

“小姐,你不会有惹二爷生气了吧?”论惹怒二爷的本事,这位苏若离小姐要是敢说自己是第二,白煦真的想不出来,还有谁能排第一了!

毕竟这个世上,敢惹二爷的人,估计也没几个人了……

“我没有!你去不去嘛!你要是不去,我就告诉二爷,你……刚才偷看我!而且还脸红了!”

苏若离洋洋得意的看着白煦,别以为她刚才没看到,白煦今天一上午,至少偷看了她三四次!而且,每次表情都很复杂……一脸便秘的模样……

“我……小姐,你别乱说!”要是让二爷误会,他这条小命,估计也可以和这个世界saygoodbye了!

“那你去不去?你不去,现在就喊了……”

“小姐稍等一下!我这就上去找二爷!”白煦咬牙切齿的看着苏若离,苏若离果然还是苏若离,也就在二爷面前乖了一点!其余时间,依然是那个古怪的丫头!

白煦有些犹豫的站在书房门口,最后还是认命的敲响了房门。

“二爷……”

“……”

“小姐说,想去医院探病,蔺家昨天出了点事情,蔺小姐似乎受伤了!”

宁凉辰眉头微微一拧,似乎有些不悦,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她人呢?”

“小姐在楼下!”

“让她自己上来!”这丫头,是在避着他?一想到昨天半夜发生的事情,宁凉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看的白煦差点没吓一跳!

“是,二爷!”

白煦一出书房,就看到苏若离一脸纠结的站在门口,“小姐,既然你已经来了,就进去吧!二爷让你自己去和他说……”

苏若离当然听到了宁凉辰说的话,眉梢轻蹙,像是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无奈的进了书房。

“二爷……”

“昨天胆子不是很大么?原来,你就这么点胆子?”宁凉辰眉梢轻轻一挑,瞥了一眼面前一直低头在抠指甲女孩儿。

苏若离偷偷摸摸的抬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二爷,我就去一会儿,晚饭前保证回来!”

“让白煦安排,下次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

这蠢丫头,难道还看不出来,只要是她提出来的合理条件,哪怕是不合理的,只要不离开他,他什么都会满足她!

“我就知道二爷最好了!么么哒!爱死你了!”

苏若离小鹿般的眼眸就像是夜空中的繁星,闪着光芒。结果某人一个激动,直接跑到宁凉辰的边上,俯身就是一个么么哒!

宁凉辰一时没反应过来,知道苏若离离开书房,这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似乎是在回味刚才的状况。

“这样就这么开心了?”

宁凉辰有时候真的不太能理解苏若离这个小女人,以前他送她价值几百万的礼物,也从来看不到苏若离的脸上露出过一丝丝笑容!不管他怎么放下身份讨好苏若离,最后两个人永远都是以争吵,冷战结尾……

而现在,让苏若离开心,似乎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让她回家看看父母;让她去上学;花几个小时的时间,陪她逛逛街;甚至只是让厨师做了一顿她喜欢吃的饭菜,她都能开心一天……

————————————————————

医院,病房。

“可瑜,你还好吧?”

“嗯,医生说,估计得这样一个月了!看来,那个电影和我无缘了……”

一周前,蔺可瑜才刚接了一个电影,半个月之后开拍,结果女主角双手受伤,被包成了机器猫的样子,这还怎么拍戏?何况,这部电影,蔺可瑜演的角色,还需要弹钢琴!

蔺可瑜倒看不出有多失望,当演员虽然是她的梦想,但她对这个并没有太强的胜负欲,能演自然是最好,不能演,那也就只能认了!

“那不行!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怎么能够错过?”

虽然苏若离记不太清了,但她依稀还记得,前世这个角色最后似乎是被另一个新人拿走了,虽然一开始票房并不好,但在网络上却的口碑很好!而且最后那位新人,凭借着这部电影,获得了最佳新人奖。

“若离,真的没关系,那只是小制作的电影,我之前想要拍,一来是我没有接触过电影这一行,二来是那个角色,我觉得还是比较符合我的!但现在我这个情况,总不能让导演,让其他演员,等我半个月吧?”

如果蔺可瑜的角色只是一个配角,倒也没什么关系,大不了先拍别人的戏份,最后在补上她的就可以了!可偏偏蔺可瑜是女主角,整部电影几乎都是围绕着她的成长史来拍的!根本就没办法错开时间来拍!

“医生说,你这个绷带,一定要一个月之后才能拆?”

“那倒不是,医生说等伤口愈合,就不用一直这样包着了,可是戏里面需要弹钢琴,我现在根本弹不了……”

早知道会这样,她当时就克制住自己了!现在搞成这样,还不是她自己倒霉!好不容易接了一部比较喜欢的电影,现在居然要错过这个机会,心里多少会有些不甘心……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