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门虎将

  • 主演:苏有朋,蔡琳,赵雅芝,狄龙,寇振海,胡静,王艳,牛萌萌,赵强,贾乃亮,保剑锋,林江国,张梓宸,于小伟,严琨
  • 导演:梁德龙,刘峰,王鸣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4
故事发生在北宋年间。被太宗(方舟波 饰)赐其天波府的招降名将杨业(狄龙 饰)名噪一时,这引起丞相潘仁美(寇振海 饰)妒嫉,太宗恰好利用臣子间的内斗巩固自已的王位。杨四郎(苏有朋 饰)生性孤傲,屡屡在见解上与父亲发生冲突,他偶遇潘仁美爱女语嫣(蔡琳 饰),俩人一见钟情。潘仁美棒打怨鸯,四郎失手打死潘仁美独子潘豹(赵强 饰),结果两家世代冤仇火山般爆发。潘仁美屡进谗言,使杨家男丁纷纷踏上战场,结果都是有去无回,佘太君(赵雅芝 饰)心疼的老泪纵横。杨业为破潘仁美险恶用心,差儿子四郎去辽国做了卧底,辽国公主明姬(胡静 饰)对四郎一见倾心,硬招他为东床快婿,这一幕恰好被前来搭救四郎的语嫣撞见

杨门虎将第一集

她怔仲地站着,静默了许久,慢动作地转过身。

对上男人严峻、专注、认真的脸,她浑身一抖,咬紧牙关的同时,眼睛顷刻间血红。

“你……君粤晟,你怎么……”她震惊地说不出话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居然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君粤晟轻轻一扯嘴角,并没有笑,表情从未有过的冷峻。

他紧紧注视着她,一步一步走过去,距离她一步停下。

胥翊微微抬头,第一次发觉君粤晟很高,望着男人那张俊朗严肃的脸孔,一时间她有些不习惯。

“君……君粤晟,你不要开玩笑,我怎么会是女人!”到了这一刻,胥翊仍然否认。

男人冷冷一笑,鼻间重重一哼:“胥翊,你当我什么人?三岁小孩?!我是医生,还是中医!……”

他猛地握住她的左手腕,紧紧箍着,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搭在她腕上:

“中医博大精深,但凡有点能力者,把脉便能知晓对方是男是女……胥翊,你的胃病炎症严重,内-分-泌紊乱,若是不好好调理,最后受折磨和痛苦的是你自己!”

“……”胥翊震惊地望着他,脸色青白交加,她依旧不敢相信君粤晟早已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不、不可能!光凭把脉你能分辨男女!?”

她虽不懂医术,但不是一窍不通,靠把脉分辨出男女,他在中医上的造诣得多深?

只是有点能力的话,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我是谁?君粤晟!”他紧紧握着她的手腕,剑眉锁着,“若我的中医术不够好,你以为你的胃病能撑到现在?……胥翊,别再逞强,至少在我面前不要,让我帮你好不好?”

他的语气变得温柔,近乎恳求,眼神中的心疼毫不掩饰。

胥翊一惊,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轻轻摇晃着头,一步靠在了门板上。

君粤晟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步步紧逼,双手捉住她的双肩,俯身凝视她,语气凝重:

“我知道你为何要自己取子弹,也知道你为何不许医生替你处理伤口,你并非不想医治,而是担心自己的女儿身暴露!身在帝国,四面危机重重,正是知道你需要帮助,我才来到这里,希望可以帮你……”

他深吸一口气,表情难得露出焦急的神态,“胥翊,我理解你为何要女扮男装,也尊重你的选择,所以这些年对你的真实身份守口如瓶,只在背后默默帮助你!今天你不肯处理伤口,不得已之下我才说出这件事,我希望帮你,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你需要帮手,不是吗!?”

听到这番话,胥翊内心波动,她咬紧牙关,许久才开口:“我……明白了。”

闻言,男人总算笑了,他放下手,向她保证:“你放心,我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直到你愿意公开身份的那一天……”

“不会有那一天。”胥翊一笑,笑容里带着苦涩。

君粤晟望着她,一句话没说,他了解她的脾气,胥翊性格刚强,安慰她只会适得其反。

杨门虎将

杨门虎将第二集

第66章 时少探班

江慕安听到冉冉的声音,放下手上的奶茶,蓦地回头,竟意外看到了时墨白。

男人穿着一身白衬衣白裤子,双手插在兜里,站在不远看着她。

见她看过去,嘴角微翘,露出一丝迷人的微笑,迈开长腿朝她走了过来。

冉冉见状,慌忙松开江慕安,冲地一下站起身,笑眯眯地说:“安安,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咱们回头见啊。”

她说着,还朝时墨白挥了挥手,笑着点了点头,一副“我懂、我十分懂”模样。

时墨白嘴角的笑意不禁扩大了些,对自己小妻子的闺蜜多了一分赞赏——真是个知趣的小丫头。

“你怎么来了?”江慕安看着时墨白走到自己面前,张了张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问道。

时墨白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双手依旧插在兜里,身体后倾靠在椅靠上,眉头微微上挑,勾唇一笑,道:“想你了,就过来看看呗,难道还需要别的理由?”

“……”

江慕安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时总这理由未免也太牵强附会了吧?咱们不过才分开一天而已。”

“错。”时墨白突然坐正身体,双手搭到简易桌上,朝她一本正经地道,“准确地说,我们分开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了。我每分钟想你一次,已经想了至少两千八百八十次。”

他说到这儿停了一下,如葱白般的手悄然往前伸出,一把握住她的手,嘴角一勾,笑意斐然地说:“安安,你忍心让我饱受相思之苦?”

“……”呃,江慕安默。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堂堂时少在人后就是这般苏撩得没皮没脸,她真是想将她一巴掌拍飞。

可即便是知道,江慕安还是恶寒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那个,时总驾临,我当然高兴啦。”江慕安担心有人注意到他们,忍着没有抽出自己起了鸡皮疙瘩的手,极力做出微笑的表情,嘴唇却是轻轻扯动,沉声警告道,“时墨白,够了啊。”

这个男人,他不要脸 ,她还要脸呢。

她悄悄地环顾四周,见没人注意到他们,立即回头狠狠地瞪他一眼,用力地抽出自己的手。

时墨白手中顿时空空,有些意犹未尽地轻叹道:“小东西,听说你被人欺负了,我立马巴巴地赶过来,不想你就是这么报答我啊。”

他单手撑着下巴,双眼好像会放电般,直勾勾地盯着身旁的人。

江慕安一愣:“我被人欺负?”

难道是指昨天阳子找茬的事?他这么快就知道了?

也是了,他现在是倾城娱乐总裁,想要知道什么不是轻而易举?

江慕安往后靠了靠,靠到椅靠上,一手拿起奶茶杯,一手捏着下巴,挑眉看着眼前的男人,揶揄道:“所以,时总是担心我被人欺负才来的?”

她说着喝了一口奶茶,又朝他笑道:“结果呢?时总还满意吗?”

她轻扫了他一眼,看向拍摄场地上依旧还在淋雨表演的阳子,嘴角勾起一丝冷意。

如果说昨天阳子那是对她的欺负,那今天她对阳子的报复岂不是将她欺负惨了?

时墨白捕捉到她嘴角的冷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

“看来,倒是我白操心了。也是,小东西你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还有什么是你不能解决的呢?”

“时少又在夸么?”江慕安放下杯子,看着他浅浅笑道,“我姑且当作是时少在夸我好了。”

这个男人,真是嘴毒啊。

睚眦必报是什么好形容词么,居然一再用在她身上。

哼哼,她明明就是温柔善良美丽的小红花一朵好么。

时墨白看着她嘴角的笑,不由自主地随她笑了。

“时总,您怎么来了?来了多久,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路导小跑过来,朝时墨白恭敬地说道。

阳子的这条戏还没有过,路导已经被气得面色发白,恨不得大爆粗口,骂爹喊娘了。

若不是助手告诉他时总来了,他哪儿会注意到。

路导过来打招呼的时候,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都暗暗松了一口气,接着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不少人在欢那天晚上的宴会上见过时墨白,认出是他,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很快,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江慕安跟时墨白的关系。

有人暗自庆幸这两天没有得罪江慕安,有人则心神恍惚,担心自己偶尔流露出来嫉妒冉冉的小心思被江慕安发现,她会借着时总的势报复。

而这其中,最最后怕的恐怕就是阳子了吧。

她没有参加过那天晚上的宴会,自然不知道时墨白有多么重视江慕安。

相反,之前从江语嫣口中听说的江慕安跟时墨白只是商业联姻,时墨白一点儿也不喜欢江慕安,她这才敢一来就找江慕安茬。

可如今,剧组才开拍一天,时墨白就来高调探班,有谁还敢说他不在乎江慕安?

阳子心里那个后悔啊,简直就差撞墙了。

都怪江语嫣!自己被她给坑惨了!

她极力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时墨白还是注意到她。

“路导,怎么回事儿?我看你们这条戏都NG好几回了,是不是你拍摄水平下降了?”时墨白吃瓜似的说道,明明是在跟路导演说道,可偏生不给他一个眼神,让人摸不准他心里在想什么。

路导额头沁出层层冷汗,正准备开口说话,却被截了胡。

“时总,路导兢兢业业,拍摄水平一流。你这么说,可真是冤枉了他哦。”江慕安笑眯眯地说道。

“哦?那我看到的NG是真吧?”时墨白心知他的小妻子这是又演上了,也不戳穿她,反倒是陪她演上了。

江慕安努了努嘴,不说话了。

她该做的都做了,该帮腔的也已经帮腔了,至于告状这种事,她还真是不屑做呢。

一旁负责洒水车的副导这时奔了过来,朝时墨白一脸谄媚地道:“时总,这不都是一个小新人总出错么,让大家都跟着白忙活了。”

他说着狠狠地瞪了阳子一眼。

虽然阳子是他收了好处特招进来了,可她得罪总裁夫人在先,现在又引起总裁的不满,若是他还帮她说话,指不定会影响到自己。

这时候,他显然是该站总裁,损小萌新嘛。

谁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呢。

“哦?”时墨白故作深沉地眯了眯眼睛,“既然这么不中用,还留着做什么?”

“……”

江慕安懵了,睁大眼睛看着身旁的男人。

这家伙,是补刀补成习惯了么?

不过,她好喜欢怎么破?

杨门虎将

杨门虎将第三集

“呵,什么莫森,莫森就是郝燕森!当初他们公布关系的时候,我也在场。

郝燕森为了她,连上官家族都没放过。现在连江家都倒霉了。你让我去帮你对付她,你嫌我活的不耐烦啊。

劝你赶紧打消念头,你不是她的对手,惹了她,你是没有好下场的。”

乔安娜很是震撼。

她怎么也没想到,莫森就是郝燕森,郝燕森就是莫森……

这怎么可能?

莫筠那个贱人,离开了那个神秘男人,竟然还能找到郝燕森这样的男人。

她到底对他们用了什么迷魂药?!

乔安娜本来是很有信心的来,结果最后却是很不甘心的离开。

郝燕森是谁,她早就打听清楚了。

莫筠竟然和郝燕森有关系,听说还要嫁入郝家了。她竟然,要嫁给那样一个男人了……

想到这些,乔安娜就感觉自己嫉妒的发狂。

为什么莫筠就有这么好的运气,而她没有?为什么什么好事都落到了她头上?

难道这辈子,她都只能不如她,被她踩在脚底下吗?!

不,她绝对不允许她得意一辈子!

呵呵,莫筠,你想嫁给郝燕森,没那么容易。别人不知道你的老底,但是我知道。你那些不堪的过去,我会让它们一一暴露出来的!

到时候,我看郝燕森还要不要你!

乔安娜的心里有了主意,也就不纠缠于江以学的事情了。就让他们先得意几天,以后有的是莫筠的好果子吃。

乔安娜很快就妥协了,只拿了违约金,就和江以学解了约。

江以学其实连违约金都不想给她。

可为了尽快摆脱她,也只能忍下这口气。以后,他会找到几乎报仇回来的。

恢复了自由的江以学很快就去江氏集团上任了。他还特地举行了庆功宴,邀请了所有人参加。

自然也包括江德良他们,以及郝燕森他们。当然,还包括他的母亲宋秋雪。

江以学其实是代表郝燕森在管理江氏集团。

郝燕森是他的幕后老板,所以有他在,他不怕坐不稳这个位置。而他也有信心,有能力处理好这个公司。

如今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江以学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所以该炫耀的时候就要炫耀,该打脸某些人的脸的时候,就要打脸。

江以学高调举办庆功宴,目的就是为了恶心江德良他们,也是为了巩固他的地位。

江德良他们接到邀请函,脸色都十分不好。

宋秋月更是不甘心的大叫,“我不去!这个小畜生分明是故意的,他请我们过去就是为了羞辱我们!”

江德良又何尝不知道。

现在他被拉下马,面子里子都丢尽了。

而且大家都知道,他是被自己儿子报复才落到这个下场的,他根本就没脸见人。

见到他的人,都在心里各种嘲笑他。

甚至他出去出个饭,都能偷听到其他人在背后八卦他们的事情。

不少贵妇还用这个作为例子警告自己的丈夫,千万别抛弃结发妻子,否则估计也是江德良这样的下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