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第一季

  • 主演:CourteneyCox,IanHart,WillMcCormack,JoshStewart
  • 导演:Matthew Carnahan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7
耀眼闪烁的镁光灯下,明星大腕们尽情展现着自己最华美雄武的一面,他们享受着世人的膜拜和欢呼,却忘了自己终究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更何况光和影永远不可分割,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腐朽暗生。露西·斯皮勒(柯特妮·考克斯 Courteney Cox 饰)就是这样一个以腐败食物为生的女子,她是八卦小报《流言》的主编,顾名思义其杂志专门挖掘关于明星们的所有花边新闻。而拥有敏锐嗅觉的记者唐·康基(伊恩·哈特 Ian Hart 饰)更是其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为了获得独家一手资料,露西简直无所不用其极,黑白两道通吃。   在真相面前,道德对她来说真是累赘的东西,她只在乎明天足以闹翻娱乐圈的爆炸性新闻

流言第一季第一集

话落,男人沉默了一下,半响后,他突然询问:“今年几岁了?”

许悄悄:……!!

许悄悄盯着男人,皱起了眉头,这话问的非常无礼,但是看在他刚刚救了妈妈的份上,许悄悄开口道:“22岁。”

“22……22啊!呵……”男人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意,旋即,他就一言不发,盯着许若华。

许悄悄看着他:“你……”

话没说完,周围响起了警车,男人就像是浑身竖起了防备,看了她一眼,凶巴巴的询问:“你报警了?!”

许悄悄吓了一跳。

她点了点头:“对啊,我妈妈被歹徒带走,我当然要报警了!”

男人没有在说话,转身就走。

许悄悄皱起了眉头:“喂,你……”

话没说完啊,蹲在地上的许若华,却猛地一下子跳了起来,直接大喊:“不要走!”

男人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

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近。

男人沉默了几秒钟,再次迈开了脚步。

许若华再次大喊:“不要走!”

说完,就要去追他。

许悄悄急忙扶住了许若华:“妈,你干什么?他是救了你的好人,不是歹徒,你……”

话没说完,男人已经迈开了脚步,急促的往前跑去。

许若华想要追,根本就追不上,只能站在原地,对他伸出了手,大喊道:“不要走,不要走啊……”

许悄悄急了,“妈,你怎么了?”

许若华却整个人都癫狂了起来,“他是,他是……呜呜呜呜……啊啊啊啊!”

她一激动,就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对着男人的背影,伸着手,看样子像是要把他拽住,可男人跑得太快,很快就消失在前面的拐角处。

许若华眼睁睁看着他消失不见,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宛如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一样,大哭起来。

那副样子,看的许悄悄格外的心酸。

妈妈被歹徒抓起来的时候,是害怕。

可是此时此刻,她这样大哭的样子,却是伤心,是难过。

许悄悄从回到许家,一直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妈妈这幅样子。

许悄悄皱起了眉头,忍不住蹲下了身体,将许若华抱住:“妈,妈,我在呢。我还在呢,不要怕……”

她以为,许若华是被今天的事情,给吓坏了。

她的眼圈都红了。

就在这时,有警察们冲了过来。

为首的是一名许悄悄看着比较眼熟的警官,看见许悄悄顿时一愣,“许小姐?”

许悄悄看见他,也是稍微一愣,沉默了很久,这才开口:“原来是你啊!”

这个人,以前跟着宁邪,是宁邪的副手,后来宁邪要走,就有人在警局里作妖,最后,宁邪推荐他成了现在警局队长。

但是,许悄悄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这个人立马自我介绍:“我叫李半津,宁队长走之前……给我交代过,要好好照看您。”

说道宁邪,他的语气沉了下来,旋即又皱起了眉头,四处看了看,顿时开口:“这是怎么了?”

流言第一季

流言第一季第二集

她离开昆仑时,数十位神座准圣皆被坑害,神魂不知道飘荡在何处。

如今占了他昆仑地脉,请她移步,还要编造出神座这个称号出来,真是好大的威风。

莫羡讥讽的看着陆压,说道,“这地界,原来是昆仑仙地,你不知道吗?”

陆压微怔,有些恍惚,“那应该是几千年以前的事情了。”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如今都什么年头了,谁还记得昆仑啊,若不是他见识广阔常年四处跑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几千年?几千年昆仑无人,你们便擅自占据了昆仑地脉?”莫羡目光不怒自威,当日若不是被那个狼心狗吠的畜生给坑了,昆仑仙主如何也轮不到他来当,更不会让他带着昆仑走向覆灭。

陆压有些尴尬的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自打他跟着裁决以后,就一直在天阙,哪知道这地方还是占来的。

不知道为何,莫羡的话他一下子全都信了,就凭裁决神座那奇怪的带着几分谨慎的态度也让他不得不信,这女人来头必定不小,没必要与他扯谎。

“我问你,当日昆仑殿内的东西都去哪儿了?”莫羡冷声问道。

昆仑殿内有重重机关,无数印法,常人根本无人进来,若是进来,也需两位圣人以上联手闯进来,昆仑山虽然已经无人,但是东西也是可以保存完好的,但是现在,这里竟然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宫殿,那最起码,需要将当年的那些物事全都归还与她!否则,就别怪她不客气。

陆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心说这他哪知道,但是这位客人是万万不能得罪,他上前几步陪着笑说道,“前辈,这事情我并不清楚。”

莫羡看了他片刻,皱眉说道,“那你进来做什么?”

陆压也有些不知所措,事情现在已经很清晰了,这位应该就是昆仑旧人,说不定还与裁决神座相熟,这样子,好像就是来找茬的。

“出去!”莫羡冷声说道。

陆压转过身,下意识便听从了她的话,没走两步嘴角一动,又回过头说道,“前辈,您如今前来是准备做些什么?”

话音一落,他都被自己的胆子也惊讶了,若是寻常比他修为高的上位者,他是决然不敢这么大胆的问出来的,因为他们脾气不好,万一要是问出来惹恼了他们,不小心吃亏的就是自己,这么些年他一直警言慎行,很少犯这样的错误,但是当着莫羡的面,他突然就无所顾忌起来,他是怎么想的?

陆压疑惑自己的言行时,莫羡并没有生气,反而坦然至极,“我是来找一样东西的,但是现在东西都不见了。”

陆压点了点头,与她拜了一礼,便出了门去。

“小师叔,怎么样了?”陆彩衣见她出来,立即上前问道,“那女人到底什么来头,居然会神术?还有啊,太嚣张了,直接就坐上殿下的位置了,好像这里就是她家一样,猖狂!”

“闭嘴!”陆压大声斥责道,“我看你才是猖狂,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这里可不就是那女人的老家吗,是他们天阙做事不占理,占了人家的老巢,他们才是理亏的一边。

陆彩衣被吼的脾气也上来了,大声回道,“师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女人都这样了,你还是维护她?”

陆压懒得和她说话。

“也不知道殿下什么时候回来。”她低声嘟囔了一句。

不远处,两道身影正在缓缓走来,正是拓跋惊寒与裁决。

两人面色同样的凝重,但是拓跋惊寒向来如此清冷,看着并无异样,倒是裁决神座这个样子让陆压心底一个咯噔,感觉有些不太妙。

“你们先退下。”裁决出声道,长袍随风而动,那双眼睛幽深莫测,看的极为危险。

陆压自然不会多留,拉着陆彩衣便退了下去,临近拓跋惊寒身侧,她还是忍不住喊出了声,“殿下,你回来了。”

她如今样貌并不是侍女打扮,拓跋惊寒看了她一眼,没有认出来.

“殿下,我是彩衣。”陆彩衣有些急了,她继续说道,“我是乾元山的……”

“快走吧!”陆压实在看不下去她这花痴样子,拉着陆彩衣便腾云而去,决心再也不将她带来这里,实在是丢人。

……

裁决神座与拓跋惊寒一齐进了内殿,

莫羡的目光望了过来,见到裁决时,微微惊讶了一声,“是你?”

裁决看着她如今的容貌,心下叹了口气,轻声道,“阿羡小师妹。”

这称呼太久远了,但是一旦说出口,他心底却有几分异样划过,这么些以来,他以为自己忘情绝性,但是遇到这般故人,还是免不了有些心情波动。

“长流师兄。”莫羡上前,与他见了一礼。

这礼是昆仑道场的礼,裁决也回了一礼,若是顾幽离在此,肯定要笑出声,裁决在她眼底一直都是老古董模样,整日高高在上,将自己标榜成神,毫无情感,没想到见着自己师妹,表情也这么丰富。

“我明白了,若是如此,我便知道昆仑为何能变成天阙了。”她轻声说道,语气太过平淡,听不出什么喜怒来,但是裁决却是听的眉头一皱,开口道,“师妹不要误会!我并非特意来占此地的。”

他转身,指向拓跋惊寒,出声道,“你看他像谁?”

莫羡这才将目光投向拓跋惊寒,一眼望过去,她的目光瞬间就亮了,多了几分不可思议,“云贺仙君!”

拓跋惊寒目光一变,眼底多了几分深思。

他父神当年便是昆仑的云贺仙君,这女人到底是谁,竟然认识他?

联想到最近经常做的那个梦,他的手指忽然有些冰凉,心下隐隐约约多了一些担忧。

“是的。”裁决上前几步,随意坐下,出声道,“当日云贺将他交给我,我便去了昆仑,想要去寻你,可是这星辰万界并无你的行踪气息,我便只好擅自做主,将昆仑禁制打开了,入住其中。”

莫羡叹了口气,说道,“原来如此."

流言第一季

流言第一季第三集

虽然有些逆光,但是好在光线充分,苏崖倒是能清楚的看到江黎的表情。

苏崖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看着对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忽然有些紧张,脚步不自觉地走到了江黎身前两米远的地方站定。

微微仰头看着江黎,苏崖迟疑的开口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黎却并未答话 ,只看了看苏崖,面上似有不满。

只见他脚步迈开,向苏崖走了过来,走到了她身前一步远的时候也没停下的意思,惊的苏崖向后一退,双手碰到了身后的桌沿。

江黎的腿碰到了苏崖,这才停下脚步,低头看一眼苏崖,头却继续向前,嘴巴凑近她耳边。

“离那么远,听得见我说话吗?”

苏崖靠在桌上身子向后微仰,看着近在咫尺的胸口,自己的脸离他的胸膛也就一个拳头的距离吧,苏崖感觉双手微汗,心如擂鼓。

“抬头。”江黎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不抬,苏崖心道。

这个妖孽要干嘛?多年不见就不能好好说一句“好久不见”吗?

下一秒自己倔强的下巴忽然被一只手抬起。

苏崖眸子里满是震惊的看着俯身看向自己的江黎。

“长大了。”

江黎的眸子黑若深潭,又耀如繁星,扫过自己的脸庞后继续向下移。

……

天!

自己这是,被调戏了吗?

要不是看在你是恩人、还长得好看、自己又有求于你的份上,一定把你的爪子甩开!

苏崖内心有些愤愤的想。

好在下一秒江黎就放开了苏崖,转身坐到了下面的沙发上,示意苏崖坐在自己身边。

苏崖动作有些狠狠的坐姿了江黎对面。

这人道貌岸然,仗着长的好看调戏良家少女的事,其他人知道吗?

江黎看着坐在对面的苏崖,嘴角一勾。

“你不是说要商量大赛的事吗?”苏崖没好气的说道。

“我半个月前回来的。”江黎看着苏崖道。

……

这人脑回路反应这么慢的吗?苏崖闭嘴了,打算干脆等上半天,听上一句的回答算了。

“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六点半我派车去学校门口接你。”江黎看着苏崖道。

不去!苏崖在心里喊道,满眼防备的看了一眼江黎。

江黎看着苏崖的表情,嘴角一笑道:“孙昊和时雨嘉也来。”

“噢,那好吧。”苏崖点点头道。

江黎又是一笑,这语气,分明是刚才在心里拒绝过自己了吧?

不过方才自己确实有些冲动了,估计吓到她了。

“大赛的事,是我的责任,过一阵子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江黎适时转移了话题。

苏崖觉得跟他聊天,必须脑子转的快,这话题转的像二百七十度的大死弯。

“嗯,不过,黑幕的事会不会对集团有不好的影响?”苏崖皱眉道。

“有影响。”江黎点头缓缓道。

苏崖一听,心里一阵不安,自己本意不是如此,却还是让江影集团受到了损失,说好要报恩的人,怎么反倒拖累了恩人?苏崖心下顿时有些懊恼。

江黎满意的欣赏了一会苏崖变幻的表情,才继续道:“不过是好的影响。”

苏崖一顿,什么?好的影响?

“对我打开国内的局势,有很大帮助,苏崖,你做的很好。”江黎认真道。

苏崖轻轻白他一眼,这人说话怎么大喘气,害自己担心自责半天。

不过她面上表情也立刻缓解,嘴角忍不住的微微弯起。

被他夸奖了,嗯,这感觉还不错。

江黎看着苏崖笑意漫漫的模样,嘴上一抹粉红显得分外可口,不觉有些失神,心想她还是少笑些的好。

玄关处的敲门声响起,苏崖有些紧张的起身,表示自己该走了。

江黎看着有些慌乱的苏崖,不禁心下好笑,还是点头道:“我派车送你回学校,晚上,等我。”

苏崖面上又是一红,话是没错,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苏崖回到学校后有些神不守舍,刘宇桐过来宿舍找自己,谈话间她有些跑神。

刘宇桐看着苏崖,担心的问了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我没事,就是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一时难以消化。”苏崖道。

“嗯,没想到江黎会出现,救我们几个于危难之中。”刘宇桐再想到江黎的模样,不禁小脸也有些发红。

“他不来也没事,我想好应对方法了,不过,他的办法也不错。”苏崖点头思索道。

“苏崖,你认识江黎吗?我看他好像认识你的样子。”刘宇桐看着苏崖好奇的问道。

“我们算是校友,在学校的时候总能碰见。”苏崖道。

刘宇桐了然,“哦,这样啊,想必你高中的同学,都认识你吧,毕竟我们苏崖这么漂亮!看来江大总裁也不能免俗额。”刘宇桐笑着开玩笑道。

“没有啦,江黎这个人还不错的,不管是不是我,这种事他都会公平处理的。”苏崖笑道,她对江黎的人品还是很有信心的。

刘宇桐不禁连连点头,“看得出来,那样的人,品行又怎么会差呢。”

苏崖点头,是呀,当年他可是曾经救过身为陌生人的自己呢。

苏崖又想到晚上的聚餐,终于拉着刘宇桐,双眼闪闪的说道:“宇彤,咱俩去商业街逛逛,买套衣服吧!”刘宇桐皱眉偏头看着苏崖,苏崖平时约她一起看书、打网球、看电影、上自习,可是从来没有约过她逛街,看苏崖常年就那么几套衣服穿来穿去也不厌烦,怎么今天忽然

约自己要买衣服?

苏崖看着刘宇桐的问号脸,自觉尴尬,道:“就是,晚上和时雨嘉他们有个同学聚会,觉得自己一身校服实在没法见人。”

刘宇桐噗嗤一声笑了,“你还知道校服不能见人啊!”

刘宇桐以为苏崖还是和以前一样,与时雨嘉、季云等几个初中同学聚会。

恍惚听时雨嘉说,苏崖和其中一位姓秦的同学关系很不错,看苏崖的样子,八成晚上的聚会这位同学也参加吧?刘宇桐看着又是一阵不言而喻的笑,看得苏崖很不好意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